正文

老高散记(四)

(2018-10-09 15:41:59) 下一个

老高家住山东济南府。2000年三月份,我想报考托福考试。由于北京报考名额已满,老高就热情地邀我去济南报考,说考试其间吃住全包。盛情难却,我周五请了一天假,和老赵于周四晚上坐夜车,周五凌晨四点多到的济南,赶紧去山大排队,结果前面已经黑压压排了一百多号人。上帝保佑,上午终于报上了名。于是回老高家吃饭打尖。老高由于周五要上班,下班才能坐火车,与周五深夜才能到济南。 

老高的父母都是博导,知识份子,老高级了。高老伯一口山东腔,说:“俺讲的是普痛(通)华(话),可淆(学)生们总舌(说)俺是陕(山)洞(东)华(话)…”可高老伯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连校长都不敢计较他说的是不是普通话。高老伯高妈妈热情款待,高老伯特地从学校赶回家来请我们吃饭。席间高老伯蹬着櫈子从最高的壁橱上先拿下一瓶茅台,说:尝尝,淆(学)生送的。刚喝完一杯茅台,又蹬着櫈子从壁橱上拿下一瓶法国红酒:尝尝,淆(学)生送的。刚喝完一杯红酒,又蹬着櫈子从壁橱上拿下一瓶俄国伏特加:尝尝,淆(学)生送的。刚喝完一杯伏特加,又蹬着櫈子从壁橱上拿下一瓶美国威士忌:尝尝,淆(学)生送的…总之那天喝了有七八国的酒。高妈妈也是博导,于百忙之中亲自下厨,令我和老赵甚是感动。 

老高的姐姐不在家,老赵就睡他姐姐的房间,我睡老高的房间。周五深夜老高到了,一进门先轻声呼唤:王有财,王有财——他家的小猫“喵”地一声扑到老高怀里:原来这猫叫王有财。我当时还没睡,就和老高聊了会。老高说:他家原来有一只猫,起名张富贵。后来张富贵死了,全家都很伤心,幸亏王有财的到来,大家才有了往日的欢乐。想来这么些年过去了,王有财估计也死了,也许又有李金斗之流的弥补了这一空缺,也未可知。 

老高洗漱已毕,上床之前,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打塑料子弹的手枪,啪啪啪对着床头的泡沫靶子一阵乱射。第二天早晨我先起床,老高还在呼呼大睡。我惊诧地发现老高居然抱着一枝玩具仿真步枪!后来高妈妈告诉我:老高打小就有这毛病,喜环抱着枪睡觉。这真是绝对隐私,成了我和老赵日后讥讽老高的笑柄。回到北京我们给老高踅摸了一把玩具仿真手枪,老高爱不释手,天天放在枕头底下睡觉,搞的自己跟敌后武工队似的。

 

老高回到家,高老伯高妈妈就赶紧攒捣着传统项目:给儿子介绍对象。高老伯介绍的对象多是从自己的研究生里就地取材,往往以学习好为第一标准。这就和老高的标准大相径庭了。老高的第一标准是风调雨顺,至于是不是五讲四美,那甚至可以放在最后的标准里。但高老伯不为所动,我行我素,依然为老高介绍着各种学习优秀但长像对不起人民群众的老姑娘。老高暗气暗憋,但也不能都不见,只好见几个。最损的是高老伯事先都不给看照片,因为他认为学习好就行。搞的老高只能从女孩的名字中推断这人是不是长的还行,每每事与愿违,折戟沉沙。这次回家又不例外,高老伯又从自己的研究生中选拔了一个,推荐给老高。结果老高从其姓名中看出这是一个柴禾妞,死活不见。搞得高老伯一阵痛骂。

在济南呆了两天,看了大明湖,豹突泉等和济南街头众姑娘(私下认为还不错),就颠儿回了北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nla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