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香港反《逃犯条例》幕后大斗法

(2019-07-04 02:02:20) 下一个

张麟徵:香港反《逃犯条例》幕后大斗法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03 04:50:56

 

062719 张麟徵:了解「送中」(香港人,你为什么这么傻?)(50% 版)

 

 

 闹得沸沸扬扬的香港「反送中」活动,终于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无限期推迟修法并道歉后落幕。反对者意犹未尽,加码要求林郑撤案并辞职。这意味着什么?《逃犯条例》修正案还有续集吗? 

 

美英公然以各种形式介入 

 让这次修法铩羽而归的幕后大黑手非美国莫属,因为港府动到了美国的奶酪。众所周知,香港是有名的国际间谍城市,二战后,这里就成了西方间谍,当然也包含台谍与陆谍,收集并交换各方情报,特别是大陆情报的大本营,甚至也成了两岸密使接触的便宜之城。 

 1997后有所顾忌,美国曾一度把在港的情报单位移往曼谷,但运作不佳,后又搬回香港。此后,美英等国利用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特殊的政治制度,致力在此鼓动颜色革命,伺机向大陆输出;整合港独、台独、藏独、疆独等分离势力,企图颠覆大陆政权。若非如此,以香港弹丸之地,700万左右人口,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竟有1,000人的编制,实在不合常理。而英国直到1984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后启动香港的民主化进程,也是不怀好意,预埋地雷的报复行为。 

 美英等国之所以能在香港大搞情报间谍,甚至渗透颠覆活动,原因有三。 

 一是在「一国两制」下,大陆的法治之手伸不到香港。二是,美英等西方国家早在港英时代就与香港签了引渡条约。如其人员在大陆搞情报颠覆活动,被大陆察觉逃到香港,可以根据引渡条约,要求引渡回国受审。三是,香港实行属地主义,如果犯罪者非港人,又不是在香港境内犯罪,香港无管辖权。 

 有这三重保障,美英等西方间谍在香港活动如鱼得水,肆无忌惮。《逃犯条例》修正案就是在防堵这块治安与国安的死角。 

 《逃犯条例》在港英政府时代就存在,当时又在英国主导下,与美、加、澳等20几个国家都签有引渡条约,相互引渡人犯。而大陆、香港、台湾、澳门都属一国之内,倒无法相互移交逃犯,情理上很难说得通。为越过「一国两制」的束缚,或签订移交协议的政治障碍,由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将移交逃犯规定纳入《条例》,最为简便。 

 修订草案明确规定只有37种国际公认的刑事犯罪,刑期在7年以上,且必须有特区法院和特首的双批,才能移交。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犯罪行为者,将排除在外,即所谓「八不移交」。在法言法,这个修正案无可挑剔。 

 本来香港这一方浑水既深且浊,美英等国间谍嬉戏其中,悠游自得。但《逃犯条例》修正案犹如抽水马达,一旦启动,浑水抽尽,水下脏物尽出,美英情报网将被一网打尽,如何使得?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何以过去港人反政府活动中,美英介入都还躲躲藏藏,但在这次「反送中」行动中则毫不遮掩,公然以各种形式介入。

 

港人为何甘心被人操弄? 

 港人为何每次都心甘情愿走上街头对抗自己的政府,丝毫不觉是被美英操弄?说来话长。这其中有历史、政治、经济、外力等因素,也有心理上的各种障碍。 

(一)历史与政治因素。香港被英国殖民155年,受殖民教化影响甚深,对积弱不振的母国向来隔阂鄙视。回归前充满焦虑,甚至演出97逃亡潮。二战后西方对共产国家的敌视,对中国的围堵从未松手。中共建政后内部政潮频仍,1949年后大批难民自大陆偷渡到港,港人对北京政府自无好感,六四事件更加深了港人对大陆的距离感。香港人对「一国」的无感,对「两制」的捍卫,可以说并不意外。 

(二)经济因素。香港是亚洲四小龙之一,亚洲重要金融中心,经济发达,对大陆很有优越感。但是,风水轮流转,1990年代后,大陆急起直追。911事件让大陆争取到几年的发展时间,2008年金融危机让大陆崭露头角,逐渐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原来不上眼的上海赶超上来了,不起眼的小渔村深圳也变成举世瞩目的东方硅谷,风华盖过香港。在这一轮的竞争中,香港颇有斯人独憔悴的落寞。 

 香港人不喜欢中国与港府,也不喜欢任何一任特首。其实第一任特首董建华是个颇有眼光的人,他在1999到2005年间曾提出三个计画,第一个是「数码港」,想发展互联网科技。第二个是「硅港」计画,想发展晶片制造业。第三个是「中药港」计画,想发展生物科技产业。但这些计画都不为港人所喜,不断地以走上街头方式将之一一否决。 

 港人喜欢地产业、金融业、服务业,路线与美国选的一样,弃实体经济,走向金钱游戏。结果楼价被炒高,股市波动起伏,贫富差距拉大。而上述董建华那些被否决掉的计画,除「硅港」在上海落脚,其他都被深圳接收并实现了。 

(三)心理因素。从自视为高级华人,瞧不起大陆人,到现在金融中心地位被上海分食,制造业地位完全被深圳取代,明珠蒙尘,香港人一肚子怨气,但要怪谁?怪自己未能面对世局快速变迁?对大陆存有错误敌意?热衷政治而轻经济?从「反送中」的能量看来,香港不会反求诸己,还是会把一切归咎于大陆。

 

香港将漂流向何方? 

 香港前路何在,取决于两项因素。第一是香港能否面对现实与自省改变?第二是中美实力消长。 

 首先,香港能否面对现实与自省改变?由于长期殖民,被西方同化,接受西方价值观,港人对中国没有政治认同不说,还充满疏离感、恐惧感与被迫害妄想心理。这次「反送中」暴动的理由就是不信任大陆司法独立与人权。 

 港人对西方与大陆的态度是两套标准。英国是养父母,港人对英没有过多期待与要求,能平安生活就感恩戴德。中国是亲生父母,对我多好都是应该,我多胡闹与无理要求都应包容,因为这么多年你都欠我,充满逆反情绪。 

 这种自我定位,加上美英的煽动操作,港人从回归后,就处处与港府对着干,先是积极要求直接民选,2002-03年反对涉及内乱外患等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23条立法,2012年反对政府在小学实施国民教育政策,2014年发动雨伞运动,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的香港政改方桉,到目前反对港府所提修正《逃犯条例》,背后无一没有美英等国介入的身影,而港人却毫不以为意。 

 港人像台湾人一样,拒绝认同中国,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分不清地方认同与国家认同可以并存不悖。建立认同要靠地方自觉,根本之道只有从教育着手,台湾没有遏止「去中国化」教育的推行,港府未能赢得国民教育政策的实施,是这两地分裂主义横行的主因。港台在分离的路上越走越远,只会助长大陆政府与民间的挫折感,促成大陆政策转向强硬。大陆网路疯传的「港儿八问」,是个风向球。 

 其次,中美实力消长将影响港台问题的解决时辰与方式。中美贸易科技战已外溢到南海、东海、台湾、香港、军事外交等各个层面。川普政府与美国传媒向港台频送秋波,鼓励了港台两地的出格作为。为大局着想,大陆除严正警告美国与港台外,尚未真正出手制止,但会记在政策行事历上,伺机还招。 

 中美交手至今,表面上美国稍占上风,实际上中国步步为营,见招拆招,倒也未必没有还手的实力。事涉美国霸权维护,中国崛起复兴,在这场较量中,双方都不会轻易弃子认输。 

 中美纠缠下去,比的是哪一方气长,在这一点上,中国人的韧性无庸置疑。中国还有制度的优势与信心:没有选举民粹拖累,有的是在再创民族辉煌的渴望,最后赢家是谁已呼之欲出。倒是港台,必须看清国际关係的发展势头,明了自己的棋子身分,以免在中美关系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从有用的棋子,被转变为无用的弃子。 

 至于《逃犯条例》修正案虽被推迟,但陆、港政府目标既然是要肃清美英情报单位这些毒虫,还香港一个和谐社会,在适当时机,一定会重新启动。 

 

 (作者张麟徵係观察月刊主笔、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来源:观察月刊71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