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全世界美国最不是个东西

(2019-07-13 01:19:36) 下一个

【鱼论】全世界美国最不是个东西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又提南海,美联社记者果断拆台

 

2019-07-13 13:33:03 来源:观察者网

 

 

没签《海洋法公约》却还要在海洋问题上对他国说三道四,美国的“双标”言论又来了,不过这次却整得有点下不了台了...

1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Ortagus)在例行记者会上提及三年前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对中国横加指责,还敦促各国依据《海洋法公约》和平解决海洋领土争端问题。

不过很快,美联社记者马修·李(Matthew Lee)的一番提问立马让这位发言人连话都要说不顺畅了。

(视频编辑 郑冰颢)

据美国国务院官方网站7月11日公布的记者会实录视频显示,马修开始先是礼貌地祝奥特加斯生日快乐,随后提问说,“你说的法庭指的是海洋法的法庭吗?”

奥特加斯回答:“是的。”

“那美国政府当前对《海洋法公约》的立场是什么?你认为参议院应该批准吗?”马修接着问道。

这时,奥特加斯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言论中所存在的问题,“呃...所以...我知道你要得出什么。因为我们还没有签署公约。”但她还是坚称,“但我们认为所有参与各方都有义务遵守这一决定。”

“类似伊核协议这样?即使你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他国家包括伊朗在内也要遵守它,对吗?”马修问。

此话一出,这位女发言人彻底答不出来了。她似略带哀求地唤了声,“哎...马修”,然后直接回避问题,说道,“你的下一个问题是什么?”

这已经不是马修第一次拆美国的台了,他去年在“孟晚舟问题”上质问美方“双重标准”的对话也一度成为热点。今日俄罗斯(RT)曾形容他是一位“时常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架在火上烤’的人”。

7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也对美方上述的“双标”言论作出了回应。

耿爽表示,美方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却整天把《公约》挂在嘴边,用《公约》来要求其他国家。美国自己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却不断利用这一平台对他国的人权状况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横加干涉。美国自己单方面退出了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却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来讨论全面协议的执行情况。

耿爽反问道,你不觉得美方的言行有些太荒诞了吗?如果你仔细审视这种荒诞,你会发现双重标准、霸权逻辑和虚伪、丑陋。

 

马丁·雅克:美利坚的DNA里,

“美国”与“世界第一”是同义词

马丁·雅克

马丁·雅克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教授,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访问教授

 

2019-07-13 08:27:30 来源:观察者网

 

 

【7月1日-2日,由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观察者网发起的“百年变局——70年共和国道路与世界格局重构”第三届思想者论坛在北京举办,本文为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教授马丁·雅克在论坛开幕式演讲,根据现场速记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定。】

马丁·雅克:非常高兴再次来到“思想者论坛”,也非常很高兴看到这个论坛在逐渐成长壮大起来,张维为教授、李世默先生和其他几位同事为此做了很多工作。我会尽量讲得短一些,我一共讲7点内容。由于我只有7分钟,所以每讲一点我只会花60秒。

第一点,当今全球化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中国的崛起。

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贸易大国,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而且现在也正在接近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中国的市场可能很快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市场,当然现在中国市场也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市场。世界经济的中心正在发生转移。上世纪80年代,全球经济的中心在欧洲沿岸,或者说是在大西洋两岸。如今已经发生了一些偏移,人们预计到2050年世界经济的中心将在中国、印度这一带。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变化。

第二点,中国对全球化的理解(特别是考虑到华为这家公司的成长模式)与西方对全球化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对于中国人来说,当他们谈论全球化的时候,他们想到的主要是中国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系。在西方,我们的全球化概念在程度上或方式上与中国人的全球化概念是有很大差异的。在分析中西对全球化理解的差异时,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

在上世纪70年代,发展中国家占全世界GDP的比例还不到1/3,不要忘了他们的人口可是占到全球人口的85%;到2000年的时候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发展中国家占全世界GDP的比例已经达到50%。目前发展中国家占全球GDP的59%。与此同时,发达国家的GDP比例是41%,人口比例为15%。胡鞍钢教授曾对2030年有一个预测,他认为届时发展中国家会占全球GDP的2/3,发达国家占1/3,这将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变。中国十分看重自己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战略关系,我相信“一带一路”这个概念的缘起也与此有关。

第三点,早期多极化一般是指欧盟、美国等作为一极的政治实体,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看法。而我的观点有些不同,我认为多极化兴起的过程也是发展中国家崛起的过程。这不只是个经济问题。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国家治理不是很良好。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是非常虚弱无力的,而且各个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很密切。而这一切目前都处于变化之中。在全球层面来看,多极化的兴起也意味着地区主义(regionalism)的兴起。

第四点,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一个提醒。的确,发展中国家正在崛起,多极化的趋势也十分明显,可是当我们分析自2016年特朗普上台以来国际局势的发展变化以及中美关系的复杂状况(日本大阪G20峰会将此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两极格局。这个新的两极格局是由美国和中国构建的。这个局面是非常复杂的。中国在崛起,发展中国家在崛起,多极化在兴起,但是与此同时,两极格局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第五点,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那些受到某些全球化观念影响的发展中国家很好地诠释了全球化的变迁。自上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全球化兴起以来,我们已经见证全球化自身发生了很大变化。新自由主义兴起了,华盛顿共识出现了,这些都曾在发展中国家全球化的过程中起到主导性作用。

可是情况变化得很快,这些后来都消失了,大家再也听不到人们谈论华盛顿共识了,大家再也听不到人们谈论全面私有化、削弱国家角色的话题了。因为新自由主义等随全球化兴起的观念在发展中国家被我所谓的“发展实用主义”(developmental pragmaticism)取代了。

中国取得巨大发展所走的路径与这种“发展实用主义”虽然不是完全相同,但在某种程度上是相似的。与此形成对比,西方民主国家认为发展中国家要想在全球化过程中获得发展就必须满足某些先决条件,西方国家的这种论点已经被大大削弱了。我认为,发展实用主义与西方民主观念之间已经出现了对立。

第六点,美国正在从全球化中抽身。这并不是一个新的动向。美国这样做已经有很长时间,比大家认为的时间要早。在全球化这个层面,美国在发展中世界的地位其实一直在下降。很典型的就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曾经在东亚国家的贸易方面起主导作用,但随后这个角色被中国取代。如今中国是东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贸易方面的影响力远超美国。

我们也可以找到类似的一些案例。比如张维为教授刚才提到,在非洲也是如此。如今非洲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关系要远比与美国的贸易关系更加密切。当然其他的大陆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形。所以说,美国的贸易影响力一直在衰落,美国在全球化中的角色一直在下降。如今这种衰落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特朗普总统强调美国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国家利益,他把美国利益放在首位,放弃了身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抱负,这些与全球化都是背道而驰的。

最后一点,很显然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全新的时代。中美关系在过去40年里一直是比较稳定的,如今这样一个阶段已经结束。没有人知道中美关系的未来将如何发展。中美之间的争端会对逆全球化以及中美之间的脱钩产生多大影响?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我只能说,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进程已经在2016年(这个时间点是我个人的看法)结束了。中美关系相对稳定的时期(无论其中有哪些波折)也已经结束了。

根本原因在于,美国作为超级大国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现实,即中国已经成长为美国的一个难以容忍的对手。在美利坚合众国的DNA里面,“美国”与“世界第一”是同义词。而美国人意识到,由于中国的存在他们将无法再把“美国即世界第一”这样一种观念维持下去。在美国人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个新的现实之前,这个世界将会陷入一种越来越不稳定的状况。

谢谢大家!

【校对/观察者网 马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