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个人资料
正文

略论中美关系前景光明

(2019-06-07 00:23:52) 下一个

多维新闻/多维客/思想/内文

延崑

 

略论中美关系前景光明

2019-06-06 22:28

 

现在有一种舆论,说什么中美关系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据说这是一位大人物说的。

本人从来不信什么大人物的权威。就是毛泽东也得有道理才行。

中美过去七十年关系从热战到冷战到破冰到开放有过几个阶段。热战谈不上好,冷战,对中国实行武装禁运,也谈不上好。

也就是1972尼克松访华到1989年这一段关系是在上升。首先是美国为了从越战脱身必须得到中国的帮助,因为中国当时是越南最重要的支持者。苏联也给越南武器,但是中国是越南的大后方,这不是虚的。轻武器,以及其他后勤供应全部来自中国,而且中国还负责运输,包括苏联的武器经过中国也是免费运送。在胡志明小道上中国的卡车和司机损失了多少至今未见统计。所以美国需要中国的援手。同时,美国人还有一个更大的希望就是中美联手对付苏联。尽管毛泽东在会见尼克松的时候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他,中国跟美国改善关系绝不针对第三国,美国还是不死心。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这个要求,一位中国领导人也许是敷衍基辛格吧,口头上答应了,但是没有报告毛泽东,毛泽东愤怒了。批道:大事不报告,小事天天送。此事不纠正,势必出修正。责令其深刻检讨,怎么叫深刻呢,不许秘书代笔,必须亲自写。

毛泽东之后,也许美国人更进一步要拉中国打击苏联。不过我没有任何资料佐证这一点。邓小平作为久经考验的国务活动家,在大国关系上还是拿捏到位的。他同时想跟美国和苏联都搞好关系。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而且邓小平要亲自接待,了结中苏论战的往事。也许正是这一点,让美国人不高兴,要给他制造一个大麻烦,那就是八九年的风波。

1989年,美国朋友极大参与到颠覆中国政府的活动中去,实际上是颜色革命的发端。在方励之身边有个林培瑞,这位当时也是刘宾雁的好朋友。至于其他的人如王丹等跟谁有接触,将来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此外港台也有大量的人员介入其间。他们可能都是好心,但是他们的好心带着强烈的意识形态冲动,搞垮共产党政权是这些人的强烈愿望。那一轮颜色革命,在中国没有成功,倒是在欧洲搞垮了一大片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究竟是什么让中国挺过这场劫难,现在恐怕也是个有争论的问题,但是事实确确实实是中国挺住了,东欧倒下了,然后苏联也解体了。然后就是经济制裁中国。这曾经是所谓海外民运的唯一策略。以为这样可以搞垮中国,完全不在乎十一亿同胞的疾苦。

应当说,邓小平的政治神经还是很不得了的。他看出了大形势下可能有的波涛。坚持采取严肃的态度。但是领导层的不统一让外人有机可乘。按说1989年的所谓闯物价关时间很短,对老百姓生活水平的真正影响微乎其微。但是之前是一个物价绝对稳定的年代,有点波动心理上就受不了。领导层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也没有给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当风波起来之后,也没有正本清源,而是对学生和市民下手,这是我对邓小平的批评。假如他逮捕方励之,驱逐林培瑞,或着其他涉嫌的外国人,而不是大开杀戒。我就支持他。就像2008年那一次所谓《08宪章》,在一年前我就呼吁警惕了。而胡锦涛,抓了刘晓波一个人,就化解了这次风波,就比邓小平的办法好。当然如果早一点让刘晓波保外就医就更好了。胡一点都没有老邓释放方励之的手笔大气。其实刘晓波到了西方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也许可以去大学读一个学位。我倒是希望他读点书充实充实,不要总是只会喊口号并无多少真才实学。老方不管怎么说还是在普及宇宙论上有点成绩。别的人,政治学术两头空。扯远了。回头说中美关系。

1989到2001,是波涛汹涌的十几年。

当时正是全球化大潮。中国为了入世跟美国经过了艰苦的谈判。我还记得朱镕基总理根据江泽民的要求访问美国,据说是要给美国消消气。而他下榻的酒店外面就是彻夜不停的抗议集会让他不得安宁。在他访问多伦多的时候居然被困在电梯里很长时间。朱老板倒是挺幽默,说你们应当买我们的电梯,绝不会有这样的问题。然而疲惫也写在脸上。

然后就更……怎么说呢,更戏剧化了。美国朋友用错了地图,特地从国内本土派出轰炸机,好像是B2吧?我记不清了。飞到贝尔格莱德,把中国大使馆给炸了。我记得这个大使馆的建筑是新的,在任何旧地图上应当是一片草地。不知怎么的,美国最先进的轰炸技术居然能在一片草地的地图上找到一个崭新的建筑,而且对它发起了精准打击。这就是过去一派大好的中美关系的一个顶峰吧。然后又是中美飞机在南海相撞。其实从更早的时候起,美国对中国的抵近侦查就基本没有断过。这时候,出了个911事件。美国有了真正的敌人,为了反恐,需要中国的合作,于是中美关系又缓和了一段时间。

也许,2001之后的十来年可以算是中美关系的黄金时代。甚至当陈水扁不醒眼,要搞事的时候,中国让美国教训他。反恐之后是08年金融危机。那可是中美的真正蜜月。财长到中国,希望中国购买国债。我不知道中国一次性买了多少。至少是中国没有在这个困难时刻抛售美国的国债。这是许多人希望的,是整一下美国的大好时机。假如中国抛售,美国真的很困难。如果说金融危机是个重感冒,那么假如中国抛售就可能转肺炎,直接进ICU了。但是中国够朋友,甚至有人提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奥巴马上台之后就派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华。她在中国还说了同舟共济的话。当然有一位喜欢掉书袋的先生解释说这是吴国人和越国人在一条船上遇到风暴,下了船他们还是敌人。还真让这位希拉里的教师爷说着了,现在,不,去年,不到十年之后,金融危机的影子还没有远去,说不定还正在等着卷土重来呢,换上来的另一个班子就把中国当成了首要的敌人,而且发起贸易战。我不知道,下一次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美国朋友还有没有脸面到中国去请求帮助。

回顾这段历史,我得出一个结论,凡是美国有比较大的麻烦的时候,中美关系就好一些,一旦美国腾出手来,没有别的麻烦了,它就要找中国的麻烦。

但是,说心里话,我觉得美国现在正给中国制造的麻烦已经不足为虑了。但是不是说毫无影响。比如去年以来的贸易战,美国几乎使出了全身解数,而中国可以说有点仓促上阵。没有预料到两国关系会这样丕变。但是全年算下来,GDP增速比预期少一个0.1个百分点。今年就算他对另外的大约3,500亿也加征关税,可以预料美国方面认为对中国有影响大而对自己影响小 是在前面的2,000亿,越往后,对中国的影响越小,而对美国的影响越大。今年下来,即使中国政府不做多大的调控,影响也就是0.3到0.5个百分点。我的估计应当是0.3。一来比去年时间要长,而且去年还有提前储备抢购的效应。我多次说过,如果中国启动真正的内需,国土开发,拉动的绝对不止这么一点。过去出口经济效益好,资本家愿意搞,等到这条路变窄了,就必然去开发了。只要国家引导,使他们也还有钱可赚。毕竟中国还有半个中国需要开发。中国真正发达板块就是东南沿海,现在也可以逐步西移,也可以部分地搞西部大开发。可以说,贸易战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明年,还可能有一些转移效应,也可能还有0.1到0.2的影响。过了明年,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就没有贡献了。该消化的已经消化了。

如果特朗普还不住手,还要打下去,那么伤害自己的程度将会加深。而且我看不到抵消贸易战影响的可能性。特朗普先生也准备搞两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这才是正路,不过至今还是在纸上,还没有落实。一个任期过了四分之三了,真正正经事还在纸上!这么玩下去,我看一场比较大规模的萧条就该不远了。我不希望它的影响像1929年那么严重。应当不会,美国现在有发债的本钱,可以用这个方式从全世界勒索盘剥,减轻自己的损失。但是如果再来一次2008, 美国的信誉,制度的感召力,就会黯然失色。

到那时,也许就可能是中美GDP排名易位的时候了。如果他来的晚一点,等到他下一个总统任期结束的时候,大概就是如此了。这五年,同时也将是中国高科技产业卯足劲追赶美国的五年。芯片的短板可能将被补齐,中国可以跟美国在这个领域并驾齐驱,同时在5G上有相当大的优势。到那个时候,美国还有什么力量对抗中国呢?

这里不拟过多讨论军事问题。我认为中美现在已经建立了军事的动态平衡,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小龙鱼就是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哈哈哈,谢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跟读你的转载。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