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怀念snowy (一)

(2018-11-08 07:26:57) 下一个

    今天,无意中又听到Elaine Paige的《memory》,凄惨不堪的Grizabella浮现在眼前。很自然地,我又想起了Snowy。

    Snowy是我家的第一只猫,也是最后一只。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一身洁白似雪。自从他走后, 我们家再也没有养过任何宠物。失去他后的伤心就像化石一样,长期地埋在我的记忆里。

     他已经走了35年了, 可一想到他,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就像现在一样。儿子两岁以后,我就开始给他讲一些Snowy的故事, 讲他第一次来到我家,讲他在别人家的不屈,讲他给姥姥和妈妈带来的欢乐,讲他悲惨的晚年... ...  无论讲什么,躺在儿子身边的我,都是眼泪汪汪的;有时,儿子发现了我的眼泪,就抱着我,陪着我哭。

      五年前,我参加了一个英文写作班。 写作班结束时,老师要求我们准备一篇小小说,题目是"the Unexpected"。我立刻想到了Snowy的结局。当我在电脑上完成文章时, Snowy深夜坐在窗台上凝望夜空的孤独的侧影, 就一直在我模糊的泪眼前晃......晃... ...直到写完后,趴在桌上放声大哭.......

     Snowy一生孤独,除了晚年, 他从来没有出过家门,没有过朋友,更没有过伴侣和子女; 在晚年,他比音乐剧《Cat》里的Grizabella还要凄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