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北美的蚂蚁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正文

西地中海沿岸行之六--嘎纳和尼斯一日行

(2019-01-03 18:37:24) 下一个

地中海沿岸地区历史悠久,风光绮丽,气候宜人,马赛,土伦,嘎纳,尼斯,摩纳哥从西到东依次排开,个个都值得一游。可是我们这次乘坐的“名人精致号”邮轮的航程安排却有两个明显的不足;

一是在第一站伊维萨岛不该停留两天,因为那个地中海南部的小岛实在太小了,没什么好看的。如果是夏季的话倒是一项不错的安排,因为该岛是欧洲著名的避暑胜地之一。可这班邮轮到那里已经是9月15日了,暑天早已过去,沙滩音乐派对俱乐部也都纷纷关门了,让我们在那里白白浪费了一整天(而且第二天还下雨)。

二是不该停靠嘎纳港而不停靠摩纳哥。据了解,嘎纳作为世界名城的确值得一看,但也不值得待一天,半天足够了。相比起来,摩纳哥更值得一游,至少需要一天。

为弥补航程安排的不足,我们的岸上行计划作出了这样的调整:9月19日邮船停在嘎纳港,我们将简单游览一下沿岸风光,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样子,然后乘火车到尼斯去,把那里当作做重点旅游之地。这样一来,当邮轮第二天,也就是9月20日停靠尼斯港时,我们乘将火车去摩纳哥旅行。也就是说,在两天的时间里,我们将完成三个城市的旅行,岂不美哉!

9月19日早晨,邮轮停靠嘎纳港,我们早早就上了岸,初生的太阳把嘎纳港妆扮的如同抹上了胭脂一般漂亮。

港边大道静悄悄的,嘎纳似乎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初升的太阳给市政厅披上了一层金光。

市政厅对面的二战纪念碑上,几位军人抬着胜利女神走来,原来西方人也搞“古为今用”呢。

嘎纳实在太小了,从港区转过湾来,没走多远就来到了著名的“嘎纳电影节”节庆广场。这个让无数影迷充满想象的地方是这样的小,好像我们家乡“潍柴动力”的俱乐部。由于太早,节庆宫前没几个行人,清洁工正在清理入口前的石阶。

这里可是年轻影迷梦绕魂牵的地方。见不到心中崇拜的影星,那就自导自演一出现代武打片过把瘾吧。

这就是著名的“星光大道"吧?影星们留了手印,咱就留个脚印吧。

海边的棕榈大道和海上停泊的邮轮。

这些大旅馆或许是那些“星星们”下榻的地方,咱就在这里瞅瞅算了。

还有沿街商店橱窗里的这些名款,名包都沾满了星光,咱也顺便饱一下眼福!

转身来到港口附近的小山丘上,那里有一座古堡,是这座城市唯一值得观看的古迹。

古堡前面静悄悄。

小小的城堡,紧挨着一个小小的教堂。

入内观看,空空如也,即无信徒敬香,也无游人捧场。教堂装饰的如此简陋,是我在欧洲所见过的最简朴的一个。

也许,众人们都热衷于崇拜山下海边“节庆宫”里的明星,却冷落了这里孤零零的圣母。

看看周围再没有吸引我们眼球的地方,于是赶紧下山,奔向市中心火车站。

嘎纳火车站是那种看起来很普通的车站,我们登上了一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火车,三人票价才16.5欧元(单人7欧元)。

也就二十几分钟就到了,尼斯的火车站虽小却古朴典雅。

车站前最抢眼球的是这些排列整齐的共享单车,值得我们国人认真前来瞅一眼,看看欧罗巴人是怎样管理共享单车的。

还有这些共享电动车,代表着未来城市交通的方向。

我们特地步行了十几分钟,来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座俄罗斯东正教大教堂,它是俄罗斯在境外同类建筑中最古老最重要的建筑,也是尼斯的一处历史古迹。

这座教堂的造型十分别致,洋葱头般的6个圆顶加两个锥形塔尖指向蓝天,美的让人难以形容。 

当我们抵达教堂的时候,教堂的钟声响起来了,好似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

这样的结构,不禁使人联想起莫斯科红场上建于1555~1561 年的瓦西里·勃拉仁内大教堂,它有13个圆顶。

这座教堂于1912年由沙皇尼古拉二世(Tsar Nicholas II)建成。东正教教堂几乎总是东西向的,建筑的主要入口在西端,象征着礼拜者从罪恶的黑暗中(西边)进入到真理的光亮中 (东边)。

该教堂为17世纪早期建筑风格,外墙由红砖、浅灰色大理石及色彩斑斓的陶砖铺砌而成。

6个洋葱型圆顶是这座教堂的一大特色, 葱头圆顶数量均出自圣经故事,3头、5头、13头,均有其说法和依据。

教堂内收藏了大量珍品,包括各类雕像、木制品及壁画等,这是正门入口处的一幅镀金图像。

这是教堂的穹顶,也就是东正教教义中所强调充满真理光亮的地方。

出了俄罗斯大教堂,我们走街串巷,向着下一观光地点走去。法国所有城市的街道跟浪漫的法国人一样,浪漫的没有个正南正北的方向,稍不留神就会走错,我们不得不时常求助于路人。

这是位于尼斯市中心的圣玛丽亚大教堂,具有哥特式建筑风格,通体洁白,引人注目的双塔高65米,十分壮观。

该教堂建于1864~1868年间,为尼斯最大的教堂,看起来很像巴黎圣母院,当然规模小了很多。

然后,我们沿着金梅德大道(Avenue Jean Medecin)来到了马塞纳广场 

(Place Massena ),这里是尼斯最热闹的地方,始建于18世纪30年代左右,现连接尼斯老城与新城。广场北半部为长方形,南半部为半圆形,地面由黑白相间的石块铺成,很具有马赛克效果。

广场东侧的一个喷水广场,带给人们仙境一般的感受。

当群泉喷涌的时候,更是让人难掩激动心情。

游人们争相把美景揽入镜头。

连娃娃也乐在其中不肯离去。

广场南端有一个喷水池及一组雕塑,造型优美,形象逼真。中间这位高大健壮,头顶四匹马的雕塑也许是古希腊神话中全能之神宙斯之子战神-阿瑞斯,奥林匹斯十二神之一,尚武精神的化身。

 

 

这位女神骑着一只大鱼,她是十二提坦之一的沧海女神泰西斯(Tethys)么?

这又是哪一位女神,双手托着一个婴儿在一头公牛的陪伴下跃出水面? 也许这里描绘的是宙斯化身为白色公牛劫夺美女欧罗巴的故事。有一天,欧罗巴和朋友们在海边放牛,宙斯偷偷将自己变成一头牛混在牛群中接近欧罗巴,由于宙斯变的牛有风度,很讨人喜爱,在朋友的纵恿下,欧罗巴骑上牛背,就这样宙斯带着欧罗巴飞奔而去,横渡爱琴海逃到克里特岛,他们相爱了,欧罗巴为宙斯生下了两个儿子,即弥诺斯和拉达曼托斯。

离开了马塞娜广场,我们乘坐电车赶往老城,哪知坐过了站,歪打正着,我们来到了加里波第广场。加里波第广场是尼斯最古老的广场,建于18世纪,以意大利统一时的传奇英雄加里波第命名,广场上有一座他的雕像。尼斯于1860年从撒丁王国手中转让给了法国,作为法国支持意大利统一的条件。

我们在老城区的小巷中穿行,迷失了方向,几乎错过了登上城堡山的机会。

一条弯弯的窄巷把我们引向尼斯东面的林比亚港。

港口边城堡山的前面,有一座战争纪念碑(Place Guynemer,Quai Rauba Capeu),纪念两次世界大战中的亡灵。

沿着陡峭的石阶登上尼斯最有名的旅游景点——城堡山(colline de Château),尼斯老城的红屋顶和天使湾那优美的弧线尽收眼底。 

山顶上已经没有了历史的沧桑,更像一个观景台。一位手风琴手在那里悠闲地演奏着《溜冰圆舞曲》,悠扬的琴声飞扬在海湾的上空。

9世纪中后期,法国再次占领尼斯时,当时尼斯的统治者查理菲利斯国王把城堡山的占有权让出来,城堡山也从此成为了公园。现在的城堡山,已经成为尼斯一个不可或缺的景点了。在城堡山上可以鸟瞰整个尼斯城和天使湾(la Baie des Anges)。

从城堡山下来,便进入了著名的天使湾(la Baie des Anges)。“英国人散步大道”的起始处有一处特殊的造型,其实也是一句英文--“I LOVE NICE”,许多游人在那里争相留影。

 这里就是著名的”英国人散步大道“(Promenade des Anglais),大道两旁的景色引人入胜。

说也遗憾。美其名曰的”天使湾,海滩上却少见柔软的沙子,而是坚硬的碎石,只有这一小块人工改造过的“沙滩“,喜欢日光浴的人们才得以在那里享受阳光的抚摸。

 大道另一边古香古色的建筑物。

因时间关系,我们沿”英国人散步大道“走了约一半就在这里止步了。对面便是位于尼斯市中心的金梅德大道,我们的尼斯之行也在这里结束了。

余兴未尽的我们,下午4:30 左右乘火车赶回到了嘎纳,那里海滨大道依然热闹非凡,人们在尽情地享受着初秋的风光。

在码头的护波堤上,跟不远处的”名人号“合个影吧,算是匆匆结束了今日的”嘎纳-尼斯一日行“。

 

2017年 10月6日 整理于多伦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回'chunfengfeng' : 谢谢光顾!后面还有多篇,请赏光。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旅游,匆匆行色,收获风景优美,感想注入文字,留下不枉此行的记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