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北美的蚂蚁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正文

欧洲五国十城游回顾之十–科布伦茨篇

(2019-01-18 14:43:30) 下一个

0 科布伦茨与莱茵河之旅

欧洲中部有两条大河流经德国境内,一条是“摩泽尔河”(Mosel),另一条是“莱茵河”(Rhein),这两条河交汇于德国的中西部,那里有一座小城市-科布伦茨(Koblenz)。城市虽小,仅有20几万人口,却是德国历史上最有名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因为它见证了德意志帝国的统一。

 (高速公路上“欢迎来到科布伦茨”的标牌)

 

 

(流过科布伦茨的摩泽尔河)

1114中午,当旅行大巴进入了科布伦茨市区后我们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古典建筑,它就是由选帝侯克莱门斯.温哲斯劳斯在1777年建造的选帝侯宫。这是一座法国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宫殿, 它的后面有一座美丽的花园。1850年至1857, 普鲁士督军威廉王子,也就是后来的威廉一世皇帝,在此设立官邸并同妻子欧古斯塔居住在这座选帝侯宫里。

(选帝候宫)

 

接着,导游带领我们来到了两河的交汇处,瞻仰被德国人引以为豪的“德意志之角”。18世纪之前,欧洲的德语区四分五裂,具有500多个诸侯小邦国,形成不了强大的力量以对抗外族的侵略。经过了18世纪中叶的拿破伦战争和普法战争,普鲁士军队战胜了法军,迫使法国承认了一个强大的德意志国家的存在,并在法国凡尔赛的镜厅加冕了普鲁士国王威廉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一世,德意志诸国正式在政治上和行政上统一成一个民族国家。1891年,威廉二世皇帝选中了这里,为他的祖父威廉一世设立了一座纪念碑。二战中这座纪念碑变成了废墟,1953年,残存的基座建成为德国统一纪念碑,1993年后又重塑了威廉大帝的雕像,以总高度37米的角度,俯看着莱茵河和摩泽河滚滚北去。

纪念碑的一侧还竖立着三块1989年从柏林运来的柏林墙水泥墙板,作为这个国家二战后再次统一的见证。

站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对岸耸立着一座古堡,那里就是著名的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Festung Ehrenbreitstein), 也是欧洲仅存的第二大要塞(另一个据说是奥地利的萨尔斯堡)。一部高架缆车横跨莱茵河,一次可以把这边的十几位游客送到对面的要塞上去。河两岸景色如画,引人入胜。河中长长的货轮往来穿梭不息,把货物送往远方。莱茵河看起来并不太宽,然而却很深,河边的一个水文站记录着夏季涨水期的最高记录竟然深达30多米,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欧洲大河。

(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Festung Ehrenbreitstein

德意志之角附近有一家饭店,提供一种蒸猪肘美味。经不住导游的一再煽动,我们在那里品尝了一次德国大餐。饭店不是很大,却收拾的古香古色,到处摆满了三五十年代使用的家用器具和工具,从缝纫机,电烫斗,到木工,铁匠工具,墙上挂了许多老照片,老画报,顾客们坐在里面仿佛玩了一次时空穿越回到了上世纪的三五十年代。那猪肘蒸的很烂,味道一般,比加拿大安省滑铁卢德国小镇上那烤猪肘差远了。不过量倒很大,把食客们撑的不行,个个捧着肚子“滚”了出来。直呼上当,再也不敢来了。

(这就是那家提供"撑死人猪肘"的饭店)

(店内古香古色,象个上世纪的杂货铺)

(瞧那份猪肘+土豆泥,俩人一份肯定富裕!)

由于在这里啃猪肘用去了两个多小时,想去对岸游览欧洲第二大军事要塞的打算落空了,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下午的主要项目是游览莱茵河。游客们分成了两帮,喜欢坐船的就乘船游览,不喜欢的就乘车顺河而下,到下游的一个小镇“圣.戈阿”(St. Goar)等待。由于天阴乎乎的,担心在船上冷,也看不到什么景,于是选择了后者。其实,只要天气好,无论是乘船和乘车都可以欣赏到莱茵河两岸的秀丽风光。

(两岸风光无限,文化古迹比比皆是)

(川流不息的货轮)

(山坡上大片的葡萄园)

莱茵河在欧洲是一条著名的国际河流,它发源于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流经德国注入北海,沿途的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和荷兰都留下了它的足迹。自古莱茵河就是欧洲交通最繁忙的水上通道。莱茵河流经德国的部分长865公里,流域面积占德国总面积的40%,因此德国人称她为“母亲河”

(沿河南岸宛然曲折的公路前行,沿途风光美不胜收)

莱茵河的这一段由于气候温和,雨水适中,光照强烈,是著名的酿酒用葡萄的高产区。 沿河望去,山坡上到处都大片大片的葡萄园。这里产的葡萄可以酿制出优质的雷司令及许多知名品牌的红白葡萄酒。除此之外,在两岸山上还点缀着许多罗马时代的古堡。有的看起来似乎已经破败和废弃,有的还有人居住。可以说,世界上还没有其他地方如此集中地汇集着闪耀着古老文化色彩的老城堡遗址。

(著名的“马克斯堡”Marksburg Castal )

距科布伦茨不远的莱茵河出现了一个大转弯,对面山顶上有一座气势雄伟的城堡,高高的了望塔矗立在雪白的城堡之上,那就是著名的“马克斯堡”(Marksburg Castal)。这座城堡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经过了几个世纪的风雨,它的主人和用途也几次变更,比如十二世纪时它是作为附近河道收税的管理机构而存在的,后来又成为海塞伯爵(Landgraves of Hesse)的私人庄园,十八世纪时它曾经成为一个伤残军人的疗养院,十八世纪至今,它被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赠送给德国城堡协会,成为协会的所在地和德国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

(闹阋墙”的俩兄弟城堡 “Burg SterrenbergBurg Liebenstain

再往前走,看到对面山上出现了两座小小的城堡,那就是有名的“阋墙兄弟”城堡。这两座城堡之间建有一堵高墙,一座是史特伦贝格Burg Sterrenberg, 另一座是利本施泰因 Burg Liebenstain。这两座城堡分别建于1113世纪,传说有一对住在这里的兄弟在山下的一座教堂里决斗而死。因此,两个城堡之间的高墙至今也没有拆掉。

(教堂 Kamp Bornhofen)

山下岸边有一个小镇,镇中有一座高高的教堂 Kamp Bornhofen,雪白的塔尖非常惹眼。这么美丽的地方,兄弟之间怎么可能发生决斗呢

(著名的“鼠堡”Burg Maus

从那里再往上游走不远,河对面山上有一座小小的城堡,看起来保护的状态还不错,经在地图上查对,它的名字叫“鼠堡”(Burg Maus)。我想,既然有“鼠堡”,那也应该有座“猫堡“吧?果然,就它前面不远的山上又出现了一座小古堡,连建造的样子都差不多,经查对它的名字叫“猫堡”(Burg Katz)。我想,说不定当年这是“鼠猫”兄弟俩创下的家业,看守着附近山上的葡萄园和山下缓缓流淌的“黄金水道”呢。

(著名的“猫堡”)

其实,“鼠”“猫”两堡分别属于两个人,他们还是冤家对头。“鼠堡”的主人时任特利尔的大主教,他于1356年建造了这座小城堡,而“猫堡”的主人是莱茵岩城堡(Burg Rheinfelds)的主人卡策艾伦博格伯爵。莱茵岩城堡位于小镇圣戈阿(St. Goar)的一座山崖上,建于12世纪,也是为了征收河税而设立的。卡策艾伦博格伯爵嘲笑“鼠堡”太小,象老鼠窝似的,没想到歪打正着,“鼠堡”名字不胫而走,流传至今。

(“莱茵岩城堡”Burg Rheinfelds

圣戈阿(St. Goar)小镇位于莱茵河畔,也是一座码头,是公元六世纪由一位经营餐饮和和陶瓷业的奴隶主建立的,后来由于莱茵岩城堡的出现而名闻天下,成为旅游胜地。上个世纪,著名的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曾来过这里,写下了他的那篇著名的《莱茵河游记》。站在这里的岸边,可以欣赏到到对岸不远处的猫堡、鼠堡,以及这边的莱茵岩城堡 。我们在码头上等待从科布伦茨开来的游船,与那些搭船前来的游客一起乘车继续赶路。

(莱茵河上货运十分繁忙)

(山妖“罗蕾莱”Lorelei 作怪的山崖

乘车再往上游走,对岸出现了一座高高的山崖,这就是有名的“罗蕾莱”Lorelei这座130多米的山崖由于一段妖魅的传说而充满了神密的色彩。

传说罗蕾莱是个美丽的少女,由于情人的背叛而投河自尽,化作女妖,终日坐在山崖上唱着哀婉的歌。德国的浪漫诗人克莱门斯.布伦坦诺曾写过她的故事,海涅也以她的题材写过一篇诗歌,说的是女妖罗蕾莱坐在回音岩悬崖峭壁上,瞰着下面湍急的河水,用她那沟人的美色和撩人的歌声引诱过往的船夫,使他们心猿意马,从而忘了面前湍急危险的水道,最终导致撞崖翻船。

过去,这里的河道狭窄,水流湍急,仅有90米宽,翻船时有发生。而今,河道早已拓宽,河妖和险要也就不复存在了。

(“法尔茨拉芬斯泰因城堡”Burg Pfalzgrafenstein)

再往上游走不远处,莱茵河中的一个小岛上处现了一座小古堡,它的名字叫“法尔茨拉芬斯泰因城堡(Burg Pfalzgrafenstein),同样也是一座收税关卡。你看,从科布伦茨到这里也不过才几十里里路的样子,大大小小的竟然有十几家收税站,看来当年在莱茵河上行船还真是不容易,怎么弄得跟中国大陆的高速公路似的,三里一要钱,五里一收费的?

这座城堡也是一座军事要塞,一战的时候曾经被德国军队用作桥头堡,顺利攻克了对岸法军的阵地。

(有名的“鼠塔”)

说到收税,德国历史上还真的闹得挺凶的。在宾根小城附近莱茵河上中间的一个小岛上有一座小塔被称为“鼠塔”,也是一座收税站,由美因茨的大主教Hatto所建。这位主教十分吝啬和凶残,疯狂地聚敛财富,附近的人们都恨死了他。公元968年,莱茵河周边地区闹饥荒,饿死了许多人,而主教却囤积着大量粮食,于是愤怒的人们联合起来,把他抓起来关进了他自己建造的“鼠塔”,后来,这位主教死于该塔中,据说被老鼠吃掉了。

就在“鼠塔”附近,本来与莱茵河并行的公路向右转了弯,离河边越来越远,旅行大巴开始载着我们经过“缅因”区,向我们这次旅行的起点和终点–法兰克福奔去。

莱茵河的观光结束了,可是,莱茵河的秀丽景色以及相关的故事却长久地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让人难忘和回味无穷。

(写在后面的话,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专门访问莱茵河景区,最好是选择夏季乘船,用三到五天的时间,沿莱茵河从科布伦茨到“鼠塔”,一站一站地仔细欣赏,那时你一定会发现更多的趣闻和优美的景色。)

(“欧洲五国十城游回顾” 全文完)

原记于 12/13/2015,18/01/2019 修改于多伦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回 'chunfengfeng' : 罗蕾莱女妖的歌一定是美妙动听的,否则怎么会让那些水手失魂落魄,辨不清方向而撞上山崖?莱茵河两岸有许许多多的人文故事,值得去细细欣赏和品味。
流浪北美的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回 'chufang' : 正是,那些古堡的主人其实就是占山为王,拦河抢劫的匪徒。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这些堡主今天就是路霸(或者河霸)。海涅还有一首诗《罗蕾莱》。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罗蕾莱女妖的歌一定好听!后面的人文历史典故传说真好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