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么多年过去了(年轻时代)

(2018-07-10 12:44:08) 下一个

我会偶尔想起了他

 

他好像叫燕北

是在一个事故中偶遇

那天他穿着一件奶白黄色条绒猎装

我也穿一件奶白色卡几布猎装

我进歌厅时较晚

他们院的人早就到了

也可能我们巧巧的像是情侣装

又可能就是我们都是单个

把我们安排了一起

那时喝啤酒是用大扎喝的

我们聊了起来

他是从美国回去的探亲

似乎是个学摄影的

他说话很幽默诙谐

我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

这时音乐响起来

当时特流行的一首歌

他拉着我说走

咱俩唱这首歌吧

我跟本不会唱歌

但酒精的作用下我也勇敢的站起来

我们对唱了一首“糊涂的爱”

有时候人会超水平完成一项任务

就是“勇气”吧

大家纷纷鼓掌叫好时

我们各自干了酒扎里剩下的啤酒

快乐时光流逝很快

 

这时大厅里进来一位大姐

她是他们院里的买单王

是个做医药代理的人

前二天我们在电话中有些磨擦

我说了她就是根“搅shi棍子”后把电话挂了

她径直朝我走来

叫我出去聊聊

俺是个拧巴人

吃软不吃硬的

回她:不去,有事儿,这里说吧!

 

沒想到她手很快

一杯啤酒就扔了过来

她也愣住片刻

我拿起了空酒扎照她头顶打去

沒想到她的头巨硬

酒扎反弹回来打到我自己眉骨上

鲜血花的流下来

这时燕北才反应过来

跳起来搂抱着我

我们就都鲜血都满身了

直接我们就去了海淀医院急诊室

我被气的泪水和鲜血迷在脸上

他一直搂着我安慰着

那时我们真如同情侣一般

他轻轻地说:不怕、不怕。

我也委屈地靠在他怀里

 

后来他开车送我回家

留给电话号码放在我口袋里

他说三天后他就回美国了

 

他的电话我没打

但他帅帅的样子我现在依然记得

偶遇不一定就发现后续故事

不过已经得惊心动魄了

我蛮羞愧的,,

如果沒有这场丢人的打架

也可能会

可能不会

谁知道呢

 

叫燕北的人很多

不知道他会记起我吗?

那场架持续了剑拔弩张很久。

 

我们年轻时就这么无厘头的情绪

傻傻的无聊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