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撞

出国14年,东与西的碰撞。爱与自由的执着。
个人资料
正文

再去远方(14): -Sensato Living 8 – 多少杯子是太多

(2019-01-05 07:36:08) 下一个

第一次去大狮子的家,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厨房玻璃柜里一套一套不同的玻璃杯:红酒杯,啤酒杯,和普通的水杯,像一排排站得笔直的小士兵,干净得可以听到它们相互碰撞时清脆的“叮”的回声。现在想想,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给我一个舒适的家的那个男人:有点讲究有点过分,但是不用我操心琐碎的那个男人。

后来证明我的第一印象非常正确,他无论搬家到哪里,一定会把所有的东西买全,从家具到厨房用品,杯子必须是不同的几套一起买,烧菜的调料必须是全套买。看着我们墨西哥的房子很快就被东西塞得满满当当,我忍不住问他:“如果你用红酒杯喝啤酒,那啤酒会不会变味?”他根本不明白我为什么问那样的问题,所以疼爱地揉揉我的头发,说:“满脑子奇怪的问题,小傻瓜”。真正让我抑郁的是那个装满20多种调料的架子:尽管公寓那边的客房从没有人住,尽管那套调料价格不菲,他还是买了两套,一个房子一套,不然就是人生不完整的意思。
墨西哥海边丛林里气候温暖湿润,调料很快就湿湿地倒不出来了。我终于有一天在厨房里发火:“明明我们烧菜只用盐和油,偶尔用用黑胡椒,为什么你要那么浪费买那么多没用的东西!”他赶忙跑进厨房,看看那些已经发糊的调料瓶,闷声说:“我习惯了把东西一套一套的买,这套调料的确是失策,保证下不为例好不好?”我花了半天时间试图用小餐刀从其中的一个瓶子里挖一些大蒜粉用来煎鱼,蒜粉都结了硬硬的块,根本挖不出来,倒把我的手指划了一个刀口,满肚子的火气这是一下子就喷发了。我用留血的手指指着满架子的杯子,满抽屉的厨房用品,还有那新买的5张沙滩椅,眼泪一边哗哗地流,一边泣不成声地数落:“不是说好我们到这里来是过简单生活的吗?不是答应我从现在开始只做减法不做加法的吗?为什么东西一买就整套整套的也不想想那样加起来是多少钱?那些钱留给我们慢慢退休不好吗,一定要浪费在这些没用的东西上!你给我说说这满屋的东西都买了一年了你都用过什么了?沙滩椅就你家人来的时候用过一次,那多套杯子可以请整个镇里的人来我家喝酒了。我妈当年厨房里就一把菜刀一个刀板一把锅铲,还不是养活了我们一家还有招待了无数亲朋好友!我最讨厌像你这样铺张浪费的人了!”

他看我气头上,就嘀咕了一声:“我又没像我妈那样餐具几套几套的买,最贵的那套每年就圣诞节用一次。”然后他也气呼呼地出去了。

如果要不是Chilli 这时候跑过来在我身边不安地呜呜,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把那满架的杯子拿起来摔几个。可是我只是泄气地做到吧台边的高脚凳子上,心里悲哀地想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文化差异吧?我说的减法是从2减到1,他的减法是从10减到9。 这鸡同鸭讲的生活,有时真是累啊。真正能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世上又真有多少人呢?是不是我爱他再多一点就没有这样地争吵了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