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十八)3

(2019-02-07 16:05:12) 下一个

1月里的一天,N城下了几十年不遇的大暴风雪。那天周蔚刚从纽约送父母回国没多久,袁彬来看她。他们俩和周蔚的室友张欣以及张欣的男朋友宋伟一起躲在周蔚他们宿舍看电影。张欣和宋伟也是和他们一拨来的助教,因为寂寞而走到了一起。周蔚其实来美国以后最佩服的就是张欣了,国内名牌医学院毕业的,只比她大一点儿,却非常成熟,做事稳重而冷静,一看就是标准当医生的料。张欣进的是生物系的研究生,但一直没放弃当医生的理想,一来就一直在努力复习考行医执照。每天晚上周蔚学不下去的时候,就会看看张欣屋子里的灯光,那灯光总能带给周蔚一些心里的温暖和平静。可是这么成熟的女孩子很快也找了男友,而且周蔚知道张欣和宋伟很早就开始同居。宋伟和张欣同系,俩人经常在一起做实验,谈得来也是合情合理的。只是在周蔚看来,和成熟的张欣在一起,宋伟更像个弟弟。

这天他们几个看完电影已经10点多钟了,张欣和宋伟回了张欣的房间。袁彬也想跟着周蔚去她房间,周蔚却说:“外面下雪,你还是早点儿回去吧。”袁彬打开门,一阵刺骨的寒风呼地卷着湿润的雪花吹进来,外面白茫茫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能见度几乎为零。这么大的雪,他们在北京可是从来没有经历过。周蔚被寒风刺激得打了个哆嗦。袁彬使劲关上门,转过身来对周蔚说:“这么大的雪,你不怕吗?”

“这有什么好怕?”周蔚笑笑说。

“你不怕我怕。你就忍心让我冒这么大雪回去?外面什么都看不清啊!”袁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你离我这儿又不远,有十分钟也就走回去了。”周蔚委实不想留袁彬在这里,她心里装的还是黄毅,不想和袁彬走得这么近。

“真的这么狠心?你看看外面地上。”袁彬有些懊恼地再次打开大门。周蔚低头一看,这才注意到,就在他们看电影的这两三个小时里,地面已经积起了几乎一英尺厚的雪,而且外面雪还在大片大片无休止地下着,风呼呼地号着,根本看不见路在哪里,空气又湿又冷。袁彬的脚上是双运动鞋,即使是平常十分钟的路,估计他这双鞋也坚持不到家就得湿透。周蔚无奈地摇摇头,虽然不想袁彬留在这里,但她也确实不忍心让袁彬冒这么大雪摸黑回去。

“你要留下来可以,但咱们说好了,你不许乱摸乱动。”周蔚皱着眉头说道。

“当然啦。”袁彬有些嘻皮笑脸。

周蔚拿出自己一套富余的床单被子,帮袁彬打了个地铺。小蓝屋的一层是起居室,就是他们一起看电影的地方。其实那里有一张沙发,但周蔚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袁彬留在她这里睡觉,也就没让他下去睡沙发。袁彬说到底还是个老实孩子,一夜俩人都只是聊了聊天,连手都没拉。

第二天早起一看,外面的积雪把门都堵住了,幸好袁彬和宋伟在,帮他们几个女生把门口三英尺厚的雪铲了铲,人这才能走出去。等到有机会上街买菜已经是三、五天之后了。俩人这次虽然同室而居做了回君子,周蔚心里却不能不把袁彬更看重了些,毕竟他陪自己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黑夜。

1月份学校在放寒假,除了他们这些无处可去的外国学生,整个校园都空了,更显得他们这些初到美国的留学生形单影只,也只有袁彬每日里陪着周蔚念书做饭上课,偶尔也去小城的Main Street逛逛小店。伴随着更深的孤独而来的是周蔚对学业的困惑和绝望:期末考试一门没有考好要补考;整体成绩不够奖学金要求达到的平均分,寒假要多选一门课;第二年的奖学金一点着落没有;也不知道如果要转学商科到哪儿去弄学费和生活费。压力和绝望底下,再加上每日的陪伴,周蔚和袁彬越走越近。她心里一直抗拒这样,觉得对不起黄毅,却怎么也管不住自己。

灰蒙蒙的一个冬日里周蔚打电话给黄毅。为了省钱,他们一般一周就通一次话,每次都是周蔚打过去。周蔚这次寒暄了几句就开门见山:“黄毅,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小蔚,你知道我这里没有那么容易的。”黄毅犹豫半天,说道:“这两年我不可能过去。”

“黄毅,你知道我这儿有多难吗?!我要受不了了。。。”

“你要真的受不了就回来吧!我在这儿等你呢。”

“我什么都没有怎么回去?!”周蔚差点儿嚷出来。深吸一口气,周蔚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哭,但泪水还是无声无息地坠落,说话都带了颤音:“黄毅,我这两年也不可能回去,我还没有拿到学位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我们之间希望太渺茫了。你还是再找个女朋友吧,我怕我坚持不住,可能也要结婚了。”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周蔚已经哽咽得说不清楚。

电话那头的黄毅一直沉默,足足有两分钟,周蔚以为他已经挂了电话,他却开口了。没人比周蔚更熟悉黄毅语气里的难过:“小蔚,我理解你,如果你要嫁人,我不会反对,我只是不开心。你要看准了,很难再找到像我待你这么好的人了!”

周蔚想说:如果你真的待我好,为什么不过来?如果黄毅现在说他娶她,愿意在结婚以后过来,她肯定会答应。可是她没说,他也没说。他们都太要强,不愿意为了对方妥协。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分别的时候周蔚就感到了他们的未来吧。

黄毅在电话那头又说道:“小蔚,到11号你走了七个月了,七个月不算长。”周蔚能明白黄毅的言外之意,七个月自己就变心了,就辜负了那个等她的人。当时的承诺呢?说两年以后一定回去呢?那一刻,周蔚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坏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多谢狮兄!初五??狮兄猪年大吉、万事胜意啊!恭喜发财!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唉,再好的感情也架不住时间和距离的拷打。读着无奈。
祝吴美眉新春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