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十八)2

(2019-02-05 15:48:01) 下一个

就是这个时候袁彬开始进入她的生活的。周蔚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袁彬是什么时候或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一起助教培训的时候袁彬是个瘦小、戴眼镜、不爱说话的男孩子,像个小弟弟。后来申请社会安全卡,袁彬打电话提醒她。去银行开帐户,袁彬也拉着她一起去。等到开学,更是几乎一天两个电话,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儿都会对周蔚说,还会在周末拉周蔚去打乒乓球。本来周蔚没什么想法的,到美国以后中国人少,大家都玩儿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只是有一次大家一起去吃饭,就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中餐馆。来学校两个月了,第一次吃到清炒油菜,周蔚吃得好开心,免不了感叹一句:“哎呀,太好吃了!不知道他们油菜哪儿买的。”大家听了都附和说,是啊,也不知道哪儿有卖的。只有袁彬,马上站起身来,走到前台去问。回来,他笑笑告诉大家:“老板娘说了,油菜这附近的中国店就有。不过走是走不到的,可以等有人带咱们去的时候买。”说着,他有意无意地看了周蔚一眼。周蔚心里一暖,这个不爱说话的男孩子,为了她居然肯去抛头露面。她出来以后第一次感觉到被关心,不由得对袁彬刮目相看。

俩人打完乒乓球经常会在一起聊天儿。袁彬也是北京人,和周蔚同级,周蔚的大学同学里居然有很多和袁彬是中学同学,那可是北京最好的中学之一啊。周蔚和袁彬聊天儿,聊着聊着就觉得,原来俩人有这么多共同话题,有这么多认识的熟人。而且袁彬像邻家弟弟似的,周蔚抱怨什么他都默默听着,只偶尔给点儿安慰,让人觉得舒服,也减轻了周蔚的寂寞,是她冰冷生活中的一点儿温暖。周蔚也想过,袁彬估计不会只是因为喜欢跟她聊天而聊天,也许他喜欢她这个人,她不敢给袁彬任何希望和暗示。可是,她总不敢让自己多想,她怕告诉袁彬自己有男朋友了,袁彬再也不理她,她又重新陷入灰暗孤独的日子。所以她经常也有负罪的感觉。奇怪的是,她对黄毅却没有负罪感,应该还是觉得自己不会离开黄毅的吧。

秋天到了,周蔚第一次觉得N城真美啊!坐在Robinson Hall边的椅子上看书,天气极好,云淡风轻。几个金发女孩儿坐在还是碧绿的草地上看书,晒太阳。人那么少,天空中偶尔飞过一两架飞机,日子就这么淡淡的,平和安静。周蔚住的小蓝屋就在图书馆对面,是教会一个牧师的家产。房子有上百年,很老了,空调、下水都不是很好,房间也小。但胜在离学校近,去哪儿走几步就到了,晚上图书馆关门再出来也不用害怕走夜路。小蓝屋侧面那条街,通向大学城里老师和普通居民的住宅区,两边都是高大的枫树。秋天的时候,枫叶变色了,金黄淡红,满满的一条街,比使馆区秋天的银杏还要绚烂。没来美国的时候,周蔚怎么也想不到一条小街一棵大树的色彩能美成这个样子。假如说秋天的使馆区给人以宁静和安详,这条小街却让人感到热烈和激情,周蔚反倒觉得有一种最后的疯狂的意味了。

进入冬天,快过圣诞的时候,周蔚觉得一下冷了下来。学业首先受挫,一门课没过要补考。系里同时也通知她,她的奖学金只到第一学年年底。进入这个研究生项目的时候,她只看到了学校提供全奖,完全不知道第一年上课,而第二年还要写论文,论文通过才能拿到学位。学校也从来没有提过第二年就不再提供奖学金。现在她完全懵了,不知道再怎么走下去才能拿到学位或者工作。幸好系里还有个中国师兄。师兄热心地告诉她,有几条路可走:接着读完硕士、申请博士或者转学其它专业。工作就别想了,学的是国际关系,这个专业唯一用得上的是美国国务院,没有身份完全不可能进入。至于费用呢,师兄也说了,要么学校里打工再家里接济些,要么打黑工挣学费,要么申请转博士,就可以接着申请奖学金。周蔚想了半天,觉得自己硕士的课程都读得这么费劲,读博更得吃力。而且博士出来就是教书,她自认为不喜欢也不是这块料。可是费了这么大力气出来,也不能学位都没拿到就回去吧?那就只有试着找校内工作,或者转专业了。系里和她一起出来的同一本科的师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和周蔚硕士专业的师兄俩人都决定转学法律,开始积极备考LSAT。周蔚开始也看了LSAT的题,觉得还不难,开始春季选课的时候,也选了一门海运法课,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读法律。要知道,读法对英语的要求更高,周蔚的师姐当年在她们大学不光是年级第一,全国英语专业的比赛都是一等奖,写出来的英语文章比英语是母语的人还漂亮,周蔚绝对是自愧不如。除了法律,周蔚也可以转商科。只是不管是学法律还是商科,都不太可能拿到奖学金。如果找到校内工作还好,不然下一年她也要开始打工了。

11月份的周末,学生中心放电影,阿波罗13号,袁彬拉着周蔚一起去的。电影开始前俩人聊天,周蔚终于说起来她有男朋友,袁彬一下变得沉默不语,整场电影都没有说一句话。电影散场后他们俩走出学生中心,在又冷又湿刚下过雨的街道上,袁彬和周蔚说起了他的初恋以及后来的女友,说起她们怎么离他而去。然后,突然间,他抓住周蔚的胳膊,平静地说“我爱你。”周蔚当时就傻了,什么话都说不出。

“周蔚,你知道你很自私吗?你有男朋友了,可你从来没对我说过。他们告诉我,我还不信。现在我知道自己有多傻。”袁彬说着自嘲地摇了摇头。

周蔚当初被袁彬吸引,有一部分也是喜欢听他的嗓音。别看袁彬个子不高,可他声音很沉,特别男性。现在他的嗓音因为难过更低了,周蔚听他这么说,觉得心里好疼,眼泪一下就涌上来。她知道在这个孤独而寂寞的地方,她又要失去一个好朋友了,这周围为什么这么黑暗呢!

周蔚说不出话来,只能沉默着。她从来不知道袁彬居然这么能说。

“你知道吗?我觉得你性格特别好,温和,像我妈妈。”

“你做梦有过色彩吗?我在认识你之前做的梦都是黑白灰的,可是认识你以后,我的梦都变成彩色的了。”

周蔚在黑夜里觉得心里暖了一下,这个大男孩,给她的感觉就是个温暖的弟弟,虽然他比黄毅还大一些,谁让他在家里排行老二呢。“我做过好多彩色的梦。你不说,我还真没意识到。难道梦不都是彩色的吗?”周蔚轻轻地说。

他们走回到周蔚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周蔚想挥手说再见,袁彬却拉住了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袁彬轻轻说:“就这么走了吗?”

周蔚不敢看他的痛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还是好朋友吧?”

“不管你怎么想的,我还是会争取你。”袁彬沉默了半天这样说道,说完就点点头离开了。

周蔚这一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承认对袁彬有好感,但还不到爱的程度。可是让她现在离开袁彬,放弃这身边仅有的温暖,她又做不到。她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软弱无助,一点都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坚强。

第二天本来说好袁彬晚饭来周蔚这儿包馄饨的,他却完全没有出现。周蔚不知道他只是生气还是去做什么傻事了,毕竟袁彬不像黄毅那么成熟。周蔚心里着急担心得不行,校园里的食堂和图书馆找了个遍也没见到袁彬的影子。躲在宿舍的屋里,周蔚哭得稀里哗啦的,好像自打离开黄毅那天她就没这么哭过了。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哭,是为了失去一个朋友,还是为了自己面临的所有困难却没有解决办法,也许是为了黄毅不在她身边。她心里只是想喊:黄毅,你为什么不过来陪我?你知道我快受不了了吗?如果你在我身边我不会这么无助啊!为什么你从来不说娶我?如果我们结婚了,我就能带你来美国。难道一定要让一个女孩子先说嫁你吗?!可是她也知道,黄毅的骄傲,注定了他不会因为要出去而说娶她。他不想别人说他为了出去要靠着女人。

晚上9点多袁彬才打来电话,说他小组一起做一个项目,没有按时结束。其实周蔚也知道是借口,但她觉得自己就像个鸵鸟一样,现在什么都愿意相信,只要能不让自己那么孤独。

在周蔚和袁彬摊牌后的第三天晚上,吃过晚饭,周蔚正想去图书馆,袁彬来了。周蔚为了前一天晚上袁彬的爽约还有些生气,不想开口理他。周蔚不说话,袁彬也沉默着,小小的房间里,空气显得那么凝滞胶着,有些尴尬也有些暧昧。周蔚觉得别扭,就走到五斗橱旁开了录音机,周华健那首“痛哭的人”轻轻地在屋子里响起来。

今夜的寒风将我心撕碎

仓皇的脚步我不醉不归

朦胧的细雨有朦胧的美

酒再来一杯

 

爱上你从来就不曾后悔

离开你是否是宿命的罪

刺鼻的酒味

我浑身欲裂

嘶哑着我的眼泪

 

我怎麽哭得如此狼狈

是否我还期待你的出现

无法再相信

相信我自己

肤浅而荒唐的我

痛哭的人

 

爱或者不爱

我已经无法分辨

要如何才能够忘记

我曾许下的承诺

 

今夜的寒风

将我心撕碎

仓皇的脚步我不醉不归

朦胧的细雨有朦胧的美

酒再来一杯

痛哭的人

 

周蔚还没转过身,袁彬已经从身后抱住了她。这是他们俩第一次这么亲密地接触,袁彬呼出的热气轻轻喷在她脖子里,周蔚觉得心怦怦跳得厉害,脸也红了。

 “别动,周蔚,听我说好吗?”袁彬那磁性的嗓音从她背后沉沉地响起。其实现在周蔚虽然想挣扎开去,但身子却软软地,特别享受袁彬抱住自己那温暖的感觉,根本也动弹不得。

“昨天是我不好,对不起。你知道我前天晚上回家几乎一夜没睡,就想着你,想着你的自私和狠心!你现在放的这首歌真的应景儿,好像说的就是我。 ”周蔚感觉袁彬说到这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可是我没办法了,我不想离开你。像我那天说的,我不甘心,不会就这么离开你的,我会再争取你。”

停了半晌,他轻轻扳转周蔚的身子,看着周蔚,他接着说道:“告诉我,你男朋友为什么没跟你出来?”

“他有他自己的事业。。。”周蔚心虚地说。是啊,她曾经多少次问过自己,为什么黄毅不肯为自己出来?!

“如果我是你男朋友,我就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儿受苦。”

“你知道我什么也不可能答应你,尤其我现在都不确定明年我会去哪儿。。。”周蔚苦恼地说。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会一直跟着你!”

周蔚一听就不由得笑了:“你是贾宝玉吗?”

她这一笑,气氛算是缓和下来,也没那么尴尬暧昧了。俩人随便聊了些什么,这篇儿算翻过去了。只是周蔚虽然不想对袁彬有什么承诺,怕对不起黄毅,但袁彬和她坦白了她却没有离开,她自己心里还是对袁彬充满了歉意的。这个星期周蔚越发地想念黄毅,想让黄毅到她身边来,可是她也知道希望渺茫。她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要强又知道和黄毅报怨也没用,只是打电话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提到这里的苦。黄毅总是安慰她,说她做什么他都能理解,让她坚持不住了就回去,有他在呢。可是都这会儿了让她放弃学位,周蔚做不出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