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十八)1

(2019-02-03 16:13:00) 下一个

十八

短短的十几分钟,周蔚已经从公司到家了。周蔚住在高尔夫球场边上的一个公寓小区。当初找到这儿,也是因为这里离公司近,环境也好,一年四季都是绿草如茵。吃过饭,周蔚慢慢走出公寓,夕阳西下,她的思绪也被拉回到刚来美国的那些日子。

不是所有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

内疚和悔恨

总要深深地种植在离别后的心中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后终必成空……

 

今朝 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余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

向你深深俯首

请为我珍重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后终必 终必成空。

  • 席慕容 《送别》

 

纽约、纽约,周蔚就这么来了。周蔚的父母去接的机,爸妈见了周蔚很高兴,周蔚在父母身边也觉得温暖。

周蔚是晚上到的,车子从肯尼迪机场开到曼哈顿的路上一片黑乎乎,街边是一些低矮的楼房,和她想象中并不一样。当然,爸妈一直在问她话,她也没有来得及仔细看周围的景色。第二天天亮了,从他们住的42街楼上看出去,一边是哈德逊河以及停在河边的Intrepid航空母舰,一边是曼哈顿高高的天际线,确实让人心动。

周蔚拿的是助教奖学金,要提前去学校接受培训。在培训开始之前的几天,爸妈陪着她逛遍了纽约的大景点。但周蔚最喜欢的、现在还能想起来的都是些小地方的小细节:穿过中城洛克菲勒中心去五粮液饭店吃饭,走在两边都是古老的连排别墅的小街上,街边卖花的小店色彩缤纷,香气四溢;在自由女神像脚下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加拿大鹅,不光不怕人,还追着人跑;挽着老爸从中央车站沿42街走回住的地方,经过一个警察局的马厩,闻到那个味道就知道离家不远了。周蔚看到那里面的大耗子几乎比猫还大,毫不怕人地白天就到处跑;和老妈一起去大都会博物馆,俩人坐地铁坐过了站,一出来到处是黑人,周蔚第一次感觉到纽约不安全的一面。曼哈顿岛上也有各类小小的商店,卖肉的、卖衣服的、卖纪念品的。蓝天白云下周蔚和老妈闲散地逛着,最后手里提块猪肉回去,好像又是小时候在北京的日子了。

只是周蔚身边少了黄毅,总是会走神,会想念。她和爸妈聊了黄毅,也在逛街的时候给黄毅买了礼物。爸妈没有反对,还答应帮她把礼物带回去,因为他们还有几个月也就该离职回国了。和爸妈在一起的日子是幸福的,有人照顾吃喝,还有人带着玩儿,让初到美国的周蔚对纽约的感觉很好,没有什么陌生感。到了学校所在的N城可就不一样了。

N城离纽约不远,但只是个小镇,因为有了大学才不那么荒凉。刚去的时候,周蔚没觉得学校有什么好看的,暑假里,人也很少。周蔚算是比较早去报道的,报道完了去宿舍,一进学生公共厨房就碰到个瘦高个儿男生在煮方便面。这是她认识的第一个同学了,一两天之内,宿舍里就住进了几十个外国留学生,都是来参加开学前的助教培训的。好在这几十个留学生里中国学生占了几乎半数,还有教会的师兄师姐们,没事儿就来给他们送好吃的,带他们去采购,所以虽然爸妈送完她就走了,周蔚倒并不觉得寂寞。

宿舍条件并不好,卧室里没有空调,在N城的夏天,晚上也还是闷热不堪。这点周蔚倒没觉得有什么,和大家在一起冲散了刚离开家离开黄毅的寂寞和难过。何况还有那么多的事要她自己独立去办:找房子(现在的宿舍只提供到培训结束)、办社会安全卡、开银行账户、注册新学期的课、办学生卡、和老师见面了解开学要做些什么、参加每天的助教培训课,甚至买菜和日用品都成了一件大事,因为宿舍离超市远,没有车如果走着去,单程就要4、50分钟。周蔚毕竟是英语专业出来的,口语考试一次通过,可以免上一门口语课。可就这样,她每天还忙得不行。当然也有好玩儿的:学校图书馆有中文书,居然还有中文录像带;一起培训的同学绝大部分都是刚来美国的,互相帮助着申请各种自己不知道的身份、卡、课程,也一起玩儿,打牌、看电影、买菜、去查经班;有个同学不知道宿舍墙上的红色把手是什么,一把拉了下来,这下好了,警笛大作,一会儿救火车警车的就来了好几辆。也就是这么忙着、玩着、乐着,周蔚才能不那么想黄毅,想北京,不会因为思念而不知所措。

一个多月以后开学了,大家一下都分散开,不再经常见面,寂寞和孤独的感觉就像一层浓浓的雾把周蔚罩住了,她怎么也拨不开。更可怕的是学业,她的国际关系硕士课程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在国内的时候,周蔚他们都是上课听讲,下课背书。而在美国大学的硕士课上,老师基本不讲,都是seminar,就是研讨会,老师每次给他们布置要看的书,上课就是带着讨论书里的内容。且不说周蔚的英语在英语是母语的国家里一点儿优势没有,就是那些书的内容也完全不是她以前学的现实中的国际关系问题,而更偏重理论,空洞而抽象,完全不是周蔚的强项。她总共就注册了四门课,可一门每一周就要读完一本这种空洞的理论书,提出自己的想法。周蔚已经每天用功到很晚,却还是觉得太吃力了,每次都被老师点名批评为什么不发言,她实在是有苦说不出啊。

每天这样的日子里,周蔚苦闷难过孤独寂寞,发疯地想念黄毅,也想念北京,想念那里所有的朋友和景色,就是以前没有离开过家乡的人那么发疯地想家吧。更何况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陌生,文化背景、语言交流,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外来的,融不进去。还记得有些夜晚,实在难过看不下去书的时候,周蔚会去图书馆看录像。图书馆里有一套老版红楼梦,她翻来覆去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只有在看红楼梦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中国,回到了熟悉的环境。只是一出图书馆,这个梦就结束了。她和黄毅一周会打次电话,平常还是写信多,毕竟那会儿长途还很贵,以她微薄的文科奖学金,付了房租、水电、饭费和书本费也就所剩无几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