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十七)

(2019-01-31 16:05:23) 下一个

司马台长城:

十七

从来不知道出一趟国有这么多事儿,辞职、户口挂靠到人才交流中心、交培养费、申请护照、参加培训、体检、打疫苗、订机票、买箱子、收拾行李……。等都收拾差不多了,也到六月底了。黄毅一有机会就陪着周蔚,两个人周末逛了北京周边好多景点:司马台长城、香山、恭王府,连多少年都没去过的动物园也去了一遍。其间周蔚还去医院做了个小手术,也是黄毅陪着去的。周蔚感觉自己已经不知道离开黄毅怎么生活了。

这天晚上,周蔚去了黄毅公司。黄毅一直说他公司里的红烧鲤鱼好吃,要带周蔚尝尝。周蔚一向没有那么爱吃河鱼,但黄毅公司的鱼确实做得好吃,嫩滑而入味,周蔚不知不觉就吃了大半条。吃得太饱,又还早,俩人决定去公司边上隆福寺逛逛。

这时的隆福寺,经历了隆福大厦的一把火已经冷清下来,人不多。天已经全黑了,但初夏的天气一点都不凉,晚风吹在身上让人觉得舒服,空气湿润而带了点儿泥土的气息,有些放松的味道。黄毅无目的地在隆福寺周边的小胡同里慢悠悠地骑着车,胡同两边的高墙黑乎乎的,街边的路灯和墙上的窗户中透出一些昏黄的灯光。周蔚坐在黄毅自行车的后座上,紧紧抱着黄毅的腰,把脸靠在黄毅的身上,感受他的温度和味道,好像高二那年他们参加陈欣生日聚会的日子又回来了。天那么黑,周蔚的心里却觉得很暖,从未有过的依恋让她不舍得把头抬起来。即使不说话,她也能感受到他的思想。她知道黄毅也一样,可是这样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在这天夜里,抱着黄毅,周蔚一下子觉得心疼得无法呼吸。

“黄毅,你会等着我吗?我最多两年一定回来。”周蔚趴在黄毅的背上轻轻说。周蔚轻易不许诺,她总觉得许诺了就要做到,做不到说什么也没用。

黄毅停下车,转过身来对着周蔚。他轻轻抚摸着周蔚柔顺而漆黑的长发:“当然,小蔚,你个傻孩子,要我说多少次?”

周蔚的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下来,是的,他说等她。但这么久以来,他一次没有要求过她留下来,为他留下来,也没有说过要娶她。就像当年黄毅走,她张不开口要黄毅留下一样,他们都是太骄傲的人,都不忍心阻碍对方的前程。可是如果黄毅真的张口要娶她,要她留下,她会留下吗?这么多年以后再回想,也许她会嫁给黄毅,也许她会带黄毅出去,但她不会留下,她注定不甘心留在北京。是赌气吗?还是心里放不下的那份骄傲?还是太年轻气盛了。

多少年以后,周蔚第一次听到Maroon 5的Daylight,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胡同里的晚上,想到了她和黄毅分别的时刻:

Here I am waiting
I'll have to leave soon
Why am I holding on?
We knew this day would come
We knew it all along
How did it come so fast?

我在这里等待

很快就会离开

为什么我还在踟蹰?

我们知道这天终将到来

早就知道

可它怎会来得如此之快?


This is our last night but it's late
And I'm trying not to sleep
Cause I know, when I wake, I will have to slip away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晚,夜深了

我努力不让自己入睡

因为我知道,等醒来,我就要悄悄离去

And when the daylight comes I'll have to go
But tonight I'm gonna hold you so close
Cause in the daylight we'll be on our own
But tonight I need to hold you so close

天亮我就会离开

但今晚我将紧紧拥你入怀

因为天亮我们就会分别

但今晚我需要紧紧拥你入怀

Oh-whoa, oh-whoa, oh-whoa-oh-oh-oh-oh-oh-oh
Oh-whoa, oh-whoa, oh-whoa-oh-oh-oh-oh-oh-oh

Here I am staring at your perfection
In my arms, so beautiful
The sky is getting bright, the stars are burning out
Somebody slow it down

我凝视着你的无暇

在我的臂弯里,如此美丽

天空渐渐发白,星星即将隐去

让这一切慢下来吧

This is way too hard, cause I know
When the sun comes up, I will leave
This is my last glance that will soon be memory

这一切太过痛苦,因为我知道

当太阳升起,我会离开

这将是我记忆中的最后一瞥

And when the daylight comes I'll have to go
But tonight I'm gonna hold you so close
Cause in the daylight we'll be on our own
But tonight I need to hold you so close

当太阳升起,我会离开

但今晚我将紧紧拥你入怀

因为天亮我们就会分别

但今夜我需要紧紧拥你入怀


Oh-whoa, oh-whoa, oh-whoa-oh-oh-oh-oh-oh-oh
Oh-whoa, oh-whoa, oh-whoa-oh-oh-oh-oh-oh-oh

I never want it to stop
Because I don't wanna start all over
Start all over
I was afraid of the dark
But now it's all that I want
All that I want, all that I want

我从不愿这爱停止

因为我不愿从新开始

从新开始

我害怕黑暗

但现在黑暗是我所愿

我所愿,我所愿

And when the daylight comes I'll have to go
But tonight I'm gonna hold you so close
Cause in the daylight we'll be on our own
But tonight I need to hold you so close

天亮我就会离开

但今夜我将紧紧拥你入怀

因为天亮我们就会分别

但今夜我需要紧紧拥你入怀

And when the daylight comes I'll have to go
But tonight I'm gonna hold you so close
Cause in the daylight we'll be on our own
But tonight I need to hold you so close

天亮我就会离开

但今夜我将紧紧拥你入怀

因为天亮我们就会分别

但今夜我需要紧紧拥你入怀

 

不管愿不愿意,分别的这一天还是来了。周蔚说不想黄毅去送,却拗不过黄毅,还是让他去帮着搬行李了。周蔚一直都装得那么坚强,她知道这也是黄毅想要看到的,可是在入海关之前,在转身要离开的那一瞬间,周蔚完全崩溃了。黄毅这天穿的是他穿旧的那件蓝白条纹T恤衫,是他们俩都喜欢的一件衣服。周蔚摸着这件旧衣服柔软的手感,听着黄毅的心跳,趴在黄毅身上哭得抬不起头来,完全顾不上周围人的眼光。反倒是黄毅,这次一滴眼泪都没流,只是不停地抚摸着周蔚的后背,轻轻说:“小蔚,我等着你。四年都过去了,两年很快的,你记得说过要回来的啊!”直到时间实在不多了,黄毅劝她半天,周蔚才放开黄毅,一步三回头地走进海关,一边走还是一边止不住地哭。她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感到了,虽然他们互相做了承诺,从此他们会天涯路人,他们的路再也不会合在一起。

排在过关的队伍里,周蔚的眼泪还是停不下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觉得这么绝望的难过,会完全不顾忌外人的看法,放肆地哭个不停。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排在周蔚前面,大概是看不过去了,她对周蔚笑笑,温和地说:“第一次出去吗?”周蔚点点头。“第一次出去都这样,没关系的,别害怕,都会没事儿的。”说着,她轻轻转过身来抱了抱周蔚。多少年以后,周蔚还记得女孩子好看的相貌,还感动于女孩子的温暖,只是当时在那种关怀下,周蔚却哭得更厉害了。

“你去哪儿?”女孩子不经意地问她。

“纽约。”周蔚抽抽噎噎地回答道。

“好地方啊。我去新加坡,今年第二年了。你不用担心,第一年会有些困难,第二年肯定能适应的。”女孩子对周蔚鼓励地笑笑说。

周蔚想说:我不是因为害怕;却觉得张不开嘴。也许女孩子说的有道理,她在对黄毅的依恋里,也有对自己要独自面对不确定的未来的担心。所以才会那么难过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