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 (十五)

(2019-01-28 15:56:05) 下一个

十五

 

暑假里周蔚和薛宁一起去了南方玩儿,南京、无锡、苏州、杭州、舟山、普陀,转了一大圈。穷学生嘛,去到哪儿都是调动当地资源,不是住父母的朋友、亲戚家,就是住同学家。虽然玩儿得开心,还是很累的。最后一站是上海,黄毅在的城市。其实已经放假一段时间了,鬼使神差地,周蔚还是去了黄毅在的学校。

这天上海下了大雨,黄毅的学校在郊区,周蔚摆渡啊汽车啊坐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到。下车还好雨停了,但地上几乎都是齐膝深的积水。周蔚边走边打听,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黄毅学校里他们系的男生宿舍,身上都湿透了,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地上的雨水溅起来的。现在站在黄毅学校宿舍的门口,周蔚的心怦怦狂跳,深吸了好几口气,又站了半天,她才鼓起勇气进到楼里。

男生宿舍一片昏暗,静悄悄的。她沿着走廊走过去,想看哪间宿舍有人就问问。左手边的宿舍都黑黑的关着门,右边走廊中间有间宿舍的门是半掩着的。周蔚按捺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轻轻敲了敲门。隔着脏兮兮的布帘子,能看到里面的男生在玩儿牌。

“请问你们知道黄毅住哪间宿舍吗?”周蔚觉得自己声音突然都变细了,怎么那么不好意思起来?

几个男生听到她的声音都停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她。其中一个男生答道:“他住二层。不过他已经走了吧?”后半句是对他身边的另一个男生说的。“嗯,走了两三天了。”那个被问的男生回答道。

周蔚觉得有些失望,但又不由自主松了口气。其实她早就想到黄毅有可能不在学校的,是不是潜意识里也只是想来这里看看?说了声谢谢,周蔚就退出了男生宿舍。雨过天晴了,外面的空气非常湿润清新,也没有往日南方的炎热,校园在蓝天下有着水洗过的纯净和清爽。大操场上空旷而干净,周围有些单杠双杠攀登架什么的锻炼器材。周蔚想象着黄毅每天在这里上课、自习、买饭、生活,觉得亲切又放松,自己在学校里操场边上遛遛达达了好久才离开。

从上海回到北京,周蔚把这天的经历写了一封信给黄毅,在信里她只是说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这封信她自认为写得还不错,以前可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有才情呢。

收到信的第二天,黄毅又来找了周蔚。再见黄毅,周蔚觉得她心里还是为黄毅系着一根弦。不管怎么否认,她不能否认自己对黄毅还是放不下。可是放不下又怎样?她还记得那些伤害和痛苦。还有一年就毕业了,也许毕业以后看看各自打算再想比较现实些吧。

大学的最后一年过得好快,转眼又到了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中午大家一起聚餐的时候,同班的向若石喝了酒,提议大家都说出自己这些年在大学里暗恋的是谁。周蔚心跳了一会儿,有些盼望徐凯文能说出来他喜欢谁。可惜除了向同学自己,谁都没有答这个茬儿。

晚上跳舞到11点半的时候,周蔚正和人跳华尔兹转圈儿,转着转着看到徐凯文进来了。他仍然穿着周蔚熟悉的那件灰大衣,敞着怀,大衣里随随便便的一件运动服。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就走到周蔚刚刚呆的地方坐下来。周蔚心不在焉地跳完这支舞,不由自主走去徐凯文坐的地方。她能感觉到,徐凯文看到她很高兴。他们俩聊了一会儿就跳上了。周蔚觉得徐凯文的手很凉,而自己的手因为跳了半天舞热得要命,握住他细长而冰凉的手感到舒服而又心动。新年钟声响过之后的第一支舞,徐凯文还是请周蔚跳的。林燕看着他们俩,不由在周蔚耳边打趣道:“徐凯文很好,他会是个好外交官的。”周蔚笑笑,红了脸,却觉得林燕其实错看了徐凯文。

新年学校一般都是开通宵舞会的,但几场之间有个休息时间。第一场舞会1点结束,周蔚数了数,和徐凯文一共跳了五支舞。徐凯文的舞跳得比以前好多了,起码能踩住点儿。只是水平还是不太高,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转圈儿,转得周蔚都快晕了。回到宿舍没多久,徐凯文和向若石一起来拉人打牌。周蔚和女生宿舍的好几个同学也都不跳舞了,去徐凯文的宿舍打升级。周蔚和徐凯文一拨儿,手气特好,居然打得超了对家一轮。宿舍里有些冷,徐凯文就让周蔚把他的大衣穿上。虽然大衣有些脏兮兮油亮亮的,但周蔚穿着却觉得那么温暖舒服,打牌结束都舍不得脱下来。

打完牌又去跳了一圈舞,早上六点多周蔚才回宿舍躺下。可是躺下也睡不着,太兴奋了,而且她发现自己想的都是徐凯文。自己对徐凯文是怎么样的感情,周蔚想不清楚。是,徐凯文长得不难看,东北男生却长了张南方人非常斯文秀气的脸;身量不高,却宽肩膀,身材很好。当然她更喜欢和欣赏的是徐凯文的才华。徐凯文在英语方面的天赋,尤其是口语,在学校里一直拔尖儿。他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不停在校内外获奖。他的画虽然没怎么展示过,但送给周蔚的两幅小画让她相信,这方面他也是颇有造诣的。而且大学的这几年,那么寂寞,每天晚上周蔚看到背对着她坐在期刊阅览室长桌旁徐凯文宽宽的肩膀都觉得温暖,好像有一股镇定的力量让她能安静下来好好看书。多少次她不去自习室,不去文献阅览室,而是去抢占期刊阅览室紧俏的位子,只有自己知道是为什么。可当时她觉得,徐凯文和她不是一类人。徐凯文做这些事都是举重若轻,好像看什么都淡淡的,心里没有什么值得他全力以赴的事情。他希望过的生活应该是轻轻松松,不必刻意去追求什么的。而周蔚却觉得男生应该有责任心,有魄力。这两条她都没有在徐凯文身上找到。宿舍里的女生们有一次谈到徐凯文,大家都很喜欢他的才华,燕华却不以为然,觉得徐凯文小小年纪就有着老头子的爱好,不知道上进。真是看到徐凯文骨子里了。更何况徐凯文还比她小两岁。在那个年纪,周蔚觉得两岁相差好大了。所以她也奇怪自己怎么会受徐凯文吸引,快要毕业了,却失魂落魄起来。多少年过去以后再回头看,周蔚发现其实自己骨子里和徐凯文是一类人,都是喜欢享受生活享受现在的人。当然这是在她经历了好多以后才发现的。

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寒假转眼就到来了。黄毅回来,周蔚和他又见了几面。其中一次是周蔚病了,黄毅听说,赶紧跑来给她送药还送了水果。当然,黄毅也免不了说她:“小蔚,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为什么你不知足?”周蔚心里还是很感激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

大学的同学要入部的也在寒假前参加了入部考试,徐凯文也去了,寒假结束前就知道他们这一批都成功入部了。周蔚没有参加入部考试,爸爸知道了把她骂了一顿:“入部是保底的工作,你为什么不试试呢?你不参加也行,怎么也不和我们商量一下?现在你准备找什么工作啊?”周蔚也茫然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当然最想还是出国看看。年级里几个同学已经拿到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她还不知道怎么申请呢。第一年肯定是要在国内工作了。但那几年国内控制得严,不是所有单位都让随时辞职出国的,再加一笔不小的培养费,找工作还得考虑这些方面。周蔚想起来都觉得头疼,压力大。

最后这一年,学业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大部分时间大家都在写论文和找工作。 一直拖到4月份,一次次希望失望的轮回后,周蔚终于定下来去一个部委下属的事业单位。待遇不错,管理又不像部里那么严,算是个不错的选择。接下来就是开始论文最后冲刺、为后面留学选学校和考托福、GRE了。也好,每天忙忙碌碌,还要上托福班,没有时间和精力也不敢想感情方面的事。可是春天到了,尤其傍晚,闻着春天的味道,特别是海棠花香,周蔚觉得好多好多和黄毅在一起的日子就会浮现在眼前。他毕竟是周蔚的初恋,是她曾经深爱过的男生,而且他还在爱着周蔚。有时候周蔚真的希望时光倒流,流回到5年前的那个春天,那个他们开始由相识而相知的春天。只是一样东西失去很容易,要想再回头拾起来却很难很难了。周蔚觉得也许出去是个很好的逃避吧。

五月初暮春的一天,天气特别晴好,已经有夏天的感觉了。周蔚在学校图书馆写了半天论文,快中饭时间了,想出来透透气,就和林燕一起,收拾好东西去学校小卖部买酸奶喝。刚交了钱,有人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她扭头一看,竟然是黄毅!

“哎呀,你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周蔚惊喜地叫道。她和黄毅分手以后就再也没有带黄毅来过学校。如果放在以前他们还好的时候,她也许会觉得尴尬,要顾忌别的同学怎么看她和黄毅。可这次她居然什么都没想,满心只是看到黄毅的惊喜。

“我找到了招商局的工作,这次在天津港实习,实习完了就回北京看看。”黄毅看到周蔚这么高兴,本来忐忑的心情也轻松起来。

林燕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们俩。周蔚注意到林燕的目光,才说道:“林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高中同学黄毅。”又对黄毅说道:“这是我同宿舍的好朋友林燕。”

周蔚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一下黄毅。黄毅穿着米色的条绒西服,深蓝西裤,高中时候的婴儿肥已经没有了,文质彬彬而又帅气。也许是上海那个花花世界让他变得更会穿衣服了吧?看得出来,他是下功夫打扮了一番的。只是今天太热,他穿着西服,已经一脑门子汗了。

林燕笑笑说:“我不打搅你们了,你们俩叙旧吧,我吃饭去了。”

周蔚冲林燕挥挥手,带黄毅去了学校后门的小餐馆。

一坐下来周蔚就说道:“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

“也是临时改的实习地点,本来就在上海实习的,后来天津那儿正好缺人就去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小卖部?”

“我不知道啊!你们宿舍的人说你去图书馆了,我正要去图书馆找你,走过去的路上一眼看到你了。”黄毅得意地笑了笑,周蔚也乐了。

“那,工作就算定了?去招商局?”周蔚看着黄毅问道。

“嗯,今年去招商局的名额不多,不过我这几年在学校的表现有目共睹,不管几个名额肯定有一个是我的。”黄毅说得自信而又傲气。

“我相信。祝贺啊!”周蔚好像看到当年那个又狂又傲让她心折的黄毅又回来了,这会儿她觉得,黄毅当年离开北京去上海是走对了。

“你呢?”黄毅问。

“我没你那么厉害,我去服务局,主要也是为了以后离开方便。”周蔚笑着说。她想到那些贴在简历上的照片,那些看了照片才决定选谁去面试的热门银行、保险公司和外贸公司,眼睛黯淡了一下:谁让自己长得不够好看呢?好多公司连面试的机会都不给她。

“离开?你决定去留学了?”周蔚和黄毅提起过自己想去留学。

“是,在找学校呢,托福已经考过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对黄毅说的时候,心里又疼了一下。

“哦,那也应该祝贺你啦!”黄毅说着,举起茶杯轻轻和周蔚的茶杯碰了一下。可是周蔚能看出来,黄毅并不像他说的那么高兴。

周蔚摇摇头,轻轻说道:“不说这些了,我自己都还没想好。不管怎么说,你就要回北京了,我真的很开心!”是啊,整整4年,当时周蔚觉得那么漫长的4年,其实也就这么过去了。俩人于是还挺开心地吃了顿饭,还是黄毅拿他的第一份实习工资请的客。

6月中徐凯文过生日,请周蔚吃了一顿麦当劳。当时麦当劳在北京开业没多久,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徐凯文说是为了感谢她给他提供的入部信息,其实她也没做什么,但还是很乐意去吃顿洋饭,这可是周蔚第一次吃麦当劳啊。周蔚暗笑自己有口福,最近净被人请吃饭了。他们俩吃完还在长安街和东单公园走了好久,聊了半天各自的打算。当然也只是泛泛而谈,周蔚觉得自己对徐凯文已经没有那种激动了,是因为时过境迁了吗?他们俩毕竟大学四年除了跳舞的时候拉拉手,什么都没做过,连暧昧的话都没说过。周蔚想想,也只能算自己心里有好感吧。

6月30号那天是周蔚大学毕业典礼,也是他们在学校待的最后一天。周蔚的爸妈6月份回国休假,正好也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下午爸妈先回去了,留下她参加学校官方的联欢会,和同学道别。本来周蔚还没那么感伤,毕竟上午爸妈在,下午联欢会又有点儿官方的无聊和滑稽。可离开宿舍在楼道里,周蔚碰到同宿舍的薛宁和燕华,她们俩都找到了在上海的工作。周蔚一想到这一别以后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心情就黯淡下来。拥抱着她们道别,周蔚的眼泪充满了眼眶。

走到大门口,正碰到徐凯文骑车回来。周蔚说:“我走了,再见。”而徐凯文只是很平常又平静地说:“再见。”林燕送周蔚下来的,看了徐凯文的反应,在旁边说道:“他不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周蔚一听就流泪了。是啊,她从未对徐凯文说过任何暧昧的话,但要分别了,她脑海里这时却都是过去他们在一起时的细节:全班一起春游的时候,清晨在十渡的铁道边,他问周蔚为什么这么早起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在麦当劳吃饭,吃完他告诉周蔚要自己收拾桌子,把垃圾倒入垃圾桶里;在同学家一起包饺子,他和面的手法一级娴熟;在联欢会上,他送给周蔚两幅字,又邀请周蔚和他一起做游戏;联欢会结束,他怕周蔚忘了那幅字又跑来找周蔚;周蔚给他照相,他因为喝了酒脸上一直红红的。。。不能想,不能想,周蔚告诫自己,却在回家的路上掉了一路的眼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