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十四)

(2019-01-27 16:12:40) 下一个

十四

 

没有了黄毅的日子是难熬的。周蔚本以为她离开黄毅这么久,早就不在乎了,却发现每次想起从前,或者听到从前他们一起听过的歌,还是会心痛得受不了。所有的磁带她都收了起来,不敢再听。

暑假里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和周蔚去了南昌的三姨家,和表哥一起游了庐山。庐山上的雾很美很神秘,三叠泉爬得她和周蓝几乎中暑。庐山上的人那么多,却赶不走周蔚心里的难过和孤单,她总是在想三年前黄毅在江西的时候是不是也坐的这趟火车?是不是也经过了这里?

回到北京,周蔚辗转听到李骥科和王靖宜也分开了。也许中学生的感情就像大家说的那样,经不起考验吧。只是她想着以前每个暑假一起的结伴出游,就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那种寂寞、孤独和凄凉简直要把她吞噬掉,心里空空荡荡的。

看奥运开幕式的那天,她凌晨才睡。回到卧室拉开窗帘的时候,发现刚才还是狂风骤雨的外面,已经是月朗星稀。空气清新而湿润,一弯亮亮的月牙照得地上的积水闪闪发光。吸一口气,周蔚能感觉到空气的凉爽和甜蜜。高高的杨树洒下细碎的黑影。此情此景不由让周蔚想起过去的温柔和浪漫,想起那段看席慕容诗集的日子,她的心不由又疼起来。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他们还是见过几面的。一次是黄毅来周蔚家还她日记,一次是周蔚去黄毅家看他。周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还要去看黄毅,也许只是为了她自己说过俩人还做朋友?这次见面,她觉得和黄毅聊得很好,就像老朋友一样,亲切但不亲密。只是说再见的时候,他们都不由自主哭了。周蔚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坏、这么残忍、这么对不起谁过。她分析了半天自己的感情,觉得自己还是受到爸妈的影响很深。六四那次黄毅的食言没有出现,让周蔚爸爸一直觉得黄毅不可信赖,也没有那么爱她。而且爸妈都觉得黄毅有些地方不如周蔚。周蔚不愿意伤害别人,现在却带给黄毅这么大的痛苦。但是她也怕有一天她会在黄毅面前表现出优越感,黄毅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是更会给他压力和痛苦吗?他那天说自己穷,其实不是他自己的自卑感在作祟吗?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只想让自己静一静再说了。

大三一开学,爸妈出国常驻了,妹妹经常不在家,在家也是和赵维在一起,周蔚有了她一直想要的自由,却愈发觉得孤单。这天,他们在礼堂里开全校大会,还没坐好,林燕笑着走过来,递给她一个小盒子:“有你的信!”周蔚看看邮寄地址,是上海,心跳有些快。她想不出这回俩人都分手了,黄毅反倒给她寄礼物,是因为什么。急急地撕开包装,是一盘磁带,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和黄毅写的一张小纸条:我的心情和他一样。回到宿舍,周蔚迫不及待地把磁带塞进Walkman听了起来。

你现在还好吗

你的世界距离我遥远,

我的爱情你放在一边,

不知不觉回忆取代这一切,

爱得再深已是从前

你的梦想我不再了解,

我的心情是有些抱歉,

人来人往寂寞会成为习惯,

唯独对你有些想念,

想着你。

你现在还好吗,

是否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我不能为你做到的是不是你已拥有?

你现在还好吗,

是否还是那么苦苦执着,

有没有人让你真正的快乐?

第二首歌响起的时候,周蔚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她赶紧装作不舒服,把头侧向靠墙的那面,不让宿舍里同学注意到她的失态。

让我欢喜让我忧

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爱悠悠,恨悠悠

为何要到无法挽留,

才又想起你的温柔

 

给我关怀为我解忧,

为我平添许多愁

在深夜无尽等候,

独自泪流,独自忍受

 

多想说声我真的爱你,

多想说声对不起你

你哭着说情缘已尽,

难再续,难再续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时间,

再多一点点问候,

不要一切都带走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空间,

再多一点点温柔,

不要让我如此难受

 

你这样一个女人,

让我欢喜让我忧

让我甘心为了你,

付出我所有。

 

大三也许就这么平平淡淡过下去了,周蔚觉得除了寂寞和孤独以外,更让她难受的是挫败感。如果说中学的时候她只是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但还有可以骄傲的学习和一个爱自己的男朋友,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长得还是不好看,学习不再拔尖儿,说爱自己的人其实并不那么爱自己,所以才会离自己而去,就连父母都走了。。。

爸妈走了以后几个月,托人带来一个大箱子的东西,都是给她和周蓝的,要她去人家家里去取。箱子很大,人家是汽车运回来的,周蔚没本事找汽车,想问徐凯文帮忙,毕竟俩人算班里还比较熟的,而且徐凯文晚上下了晚自习也请她喝过几次酸奶什么的,可她还是觉得张不开嘴,抹不开面子。想问赵维,周蓝却说赵维脚上刚做了甲沟炎的手术,走路都不利索,也确实没法帮。举目四望,周蔚这才觉得孤立无援,只能自己把大箱子弄回家,一路上停了好几次,大冬天的骑车骑得满头大汗。她心里只盼着下次爸妈别再给她们带这么多好东西来了。

还有一次是家里煤气炉坏了,她叫了楼上的张叔叔来看。父母在的时候,她经常见到张叔叔扫楼道,一直觉得他是个热心的老实人。张叔叔从楼上下来敲门,她一脚进一脚出地站在门口告诉张叔叔哪里出问题了,不料张叔叔看到就她一个人在家,还不等她退回到门里,就挤着她的身子往门里钻,有意无意地蹭到她胸部。她被恶心坏了,以后再也不敢叫张叔叔来。

另一次周蔚去帮妈妈取工资,她们处长以前见到妈妈和周蔚一起,都是笑眯眯的。这次却冷嘲热讽,连个笑脸都没有。后来一个阿姨私下告诉周蔚,是因为周蔚的妈妈评上了高级职称,他没评到。而且周蔚妈妈现在虽然出国了,却并没有停薪留职,而是带着职务出去工作的,他着实心里不忿。

周蔚有时候想想,如果没经历这些事儿,她可能还看不到生活里的那些阴暗。所以虽然她时不时地觉得特别失败和孤单,但也觉得自己多少成熟了些。只是就在她快要适应了这种生活的时候,爸爸来信说想让她出国留学了。

她还记得高三的时候和父母谈起自己的好友钟丽欣要去日本留学,当时自己很羡慕她的机会和不用参加高考的轻松,父母却一直说:我们没有能力让你出去,你要出去就自己努力。那次过后她就没怎么想过留学的事儿,毕竟她这个人性格比较现实,不愿意做梦,梦醒后只能让自己难过。现在看来出国又有了希望,她不由得还是有些小小的兴奋:学英语的,谁不想去英语国家看看呢?不过现在好像时机还不成熟,她也就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看学校,学学托福。

大三的学生号召献血,周蔚早就决定了报名的。她一直觉得献血是能帮到别人的事情,自己身体又不错,干嘛不带头去做呢。可是临到献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打鼓,毕竟不是学医的,看见那么多血还是有些紧张。不过,献血那天,站她后面的男生比她还紧张。她刚扎上针,后面男生就开始催:“您能快点儿吗?”把周蔚弄得哭笑不得:快点儿慢点儿是自己说了算嘛!

献完血除了有点儿犯困头晕,其实周蔚完全没啥感觉。但学校给了3天假,还有250块钱,另有一堆补品,让周蔚高兴得不行。假期就用来睡觉了,钱可是留着想好了暑假要去南方玩儿的。赵维在周蓝的指点下给周蔚熬了红枣汤,再吃点儿补品,这小日子…。这天傍晚,周蔚自己在家懒得做饭,正想煮方便面呢,周蓝推门回来了。平时周蓝回来的没准儿,虽然她不住校,但经常和赵维在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儿回家了。她一进门就嚷着说:“周蔚,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啦!”周蔚跑过去一看,周蓝手里拿着个食盒,里面居然是只烤得黄亮亮香喷喷的乳鸽。在那个大家都不怎么富裕的年代,周蔚只是听说过,可完全没吃过乳鸽呢。

“你怎么有钱买这么好的东西啊?”周蔚外号“小吃呗儿”,看见这么好吃的东西,忍不住口水直流。

“猜猜是谁送你的吧?”周蓝故作神秘地说。

“送我?谁会送我好吃的啊,别逗了。”周蔚摇摇头笑着,一边说,一边伸手要撕鸽子腿吃。

“猜不到就归我喽!”周蓝一下把装鸽子的食盒藏到身后。

“好妹妹,告诉我吧。我真是完全猜不到啊!”周蔚边说边拉住妹妹的手,要她交出烤乳鸽。

周蓝笑了半天才说道:“你肯定想不到,是李骥科。”周蓝赵维中学的时候和周蔚他们班的几对也一起出去玩儿过,所以都认识。而且周蓝和李骥科以前的女朋友是在同一所大学。

“啊?你怎么碰到他了?”周蔚好奇地问。

“他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你献血了,特意去我们学校送的,还不好意思送来咱家。”

周蔚心里一暖,不由得笑了。想给这人打个电话,可惜那会儿还没有几个人有手机,电话也没留言,只得罢了,先和周蓝一起享用了这只乳鸽才不费人家一番心意不是?

生日那天,周蔚开始过得闷闷不乐的。除了黄毅来信还祝她生日快乐,根本也没有别人对她说生日快乐。中午她本想找唐静陪她一起吃顿饭,但唐静正好有事儿。晚上她为了不让自己陷在自怜的情绪里,干脆自己去学校小餐厅吃一顿,庆祝一下。正吃着一半儿,林燕来叫她:“周蔚,有你长途!”周蔚的第一反应是:出事儿了!但一想,不大可能,爸妈并不知道学校这个新号码。又想到黄毅,虽然没有告诉他新号码,但他可以打听到。上到宿舍二楼,周蔚住的那层才听到唐静说:“别跑、别跑,不是长途,是李骥科。他怕大爷不给传过来才说是长途。”周蔚一听就笑了,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李骥科这么会玩儿心眼。

拿起听筒,听到李骥科低沉的嗓音说道:“祝你生日快乐!本来想送你玫瑰花的,怕你不接受。。。”周蔚发现自己心情终于好起来一些了,却又有些不安。她是不想接受李骥科的玫瑰花,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玩儿?我请你吃饭。上次的乳鸽还没当面谢谢你呢!”

俩人后来也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只是周蔚总是觉得李骥科是个好朋友,却不是男朋友。这个生日的这个电话倒是让她温暖了好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少男少女的纯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