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纪实文学翻译作品 致命地带 - 连载(十六)

(2018-07-10 06:33:10) 下一个

11月4日,星期三

 

猴舍的经理将会被称作比尔·伏特。伏特看着猴子死去,开始担心起来。11月1日,在这批猴子到猴舍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给丹·戴尔加德打了电话,告诉他最近从菲律宾来的这批猴子死亡很多,不正常。他数了,100只猴子里死了29只,也就是几乎三分之一的猴子都死了。同时,房子的供暖和空气处理系统也出毛病了。温控器坏了,供热不停。暖气以最大热量给房子供暖,但空调却无法启动,房子里变得异常炎热。伏特猜暖气也许给猴子增加了很大压力。他注意到死亡大部分都发生在一间屋子,坐落在房子后面一条长走廊的F室。

 

戴尔加德同意开车去猴舍看看,但他被其它事情缠住了,直到第二周才去。到了以后,比尔·伏特带他去了F室,死亡集中的地点,好让戴尔加德检查猴子。两人穿上白大褂,戴上外科口罩,穿过一条长长的煤渣砖走廊,两边都是通向猴舍的不锈钢门。走廊里很热,他们开始出汗了。他们能从门上的窗户看到上百只猴子眼睛在他们走过时看着他们。猴子对人的到来异常敏感。

 

F室里只有十月那批从菲律宾弗莱特农场来的吃螃蟹的猴子,每只猴子都在自己的笼子里,显得很抑郁。几周前,他们还在树林里荡来荡去,他们不喜欢这几周发生的事。戴尔加德一个笼子一个笼子地看猴子,他可以从猴子眼睛看出很多东西,也可以看出猴子的身体语言。他在找那些缺乏精力或者正在忍受疼痛的动物。

 

戴尔加德盯着猴子的眼睛,这让它们疯狂。当他经过一只猴王,仔细检查它时,它朝戴尔加德冲过来,想消灭戴尔加德。戴尔加德发现其中一只猴子眼睛没神,不是闪闪发亮,而是呆滞而有些迟钝,眼睑下垂,眼睛有些眯上。一般猴子眼睑是缩回去的,你可以看到整个虹膜。健康猴子的眼睛在猴脸上是两个闪亮的圆圈,而这只猴子的眼睑有点儿合上而且下垂,虹膜成了眯起来的椭圆形。这是猴子生病的表现。

 

戴尔加德戴上长皮手套,打开笼门,伸手进去,按住了那只猴子。他把一只手从手套里褪出来,很快摸了一下猴子的肚子。是的,这只动物摸上去有点儿热,发烧了,而且在流鼻涕。他放了猴子,关上笼门。他觉得猴子得的不是肺炎或感冒,也许是中暑,这屋里很热。他建议比尔·伏特给房东施加压力,赶快把暖气系统修好。他还发现第二只耷拉着眼睑的猴子,还有那眯缝的眼睛。这只摸起来也很热,有点儿发烧。F房间里有两只病猴子。

 

两只猴子夜里都死了。比尔·伏特早晨发现了它们,背部拱起缩在笼子里,像玻璃样的眼睛半睁着。这让伏特很担心,他决定解剖猴子,试着看看是什么杀死了它们。他把两只死了的猴子带到走廊另一头的检查室,并把门在他身后关上了,不让其它猴子看到。(不能在其它猴子面前切开一只死猴子,这会引起骚乱。)他用解剖刀切开猴子,开始检查。他不喜欢他所看到的现象,也不明白为什么,于是给戴尔加德打电话说:“不知道你能否来这边看看这些猴子。”

 

戴尔加德马上开车来了猴舍。他那双能自信而熟练地拆卸钟表的手这次摸索上了猴子。猴子身体里的现象让他困惑。他们看起来是死于中暑,他怀疑是因为房子里的暖气系统出毛病引起的,但猴子的脾都很奇怪地肿大。中暑不会让脾肿大,对吧?他还注意到其它让他想不明白的事:两只猴子的肠子里都有少量的血,什么会造成这种情况呢?

 

那天晚些时候,另一大批从弗莱德农场来的吃螃蟹的猴子运到了。比尔·伏特把新来的猴子放到了H室,离F室隔两个门。

 

丹·戴尔加德很担心F室的猴子,他怀疑有什么传染性病原体在屋子里流窜。猴肚子里的血像是一种叫猴出血热的猴类病毒引起的,这种病毒也叫SHF,对人类无害,但对猴子是致命的。(它不能在人体里存活。)猴出血热可以在猴群里非常快地流行,基本上可以消灭整个猴群。

 

现在是11月10日,周五了。戴尔加德打算周末在自己家的起居室修理钟表。但是周六早晨在家,当他把工具和要修理的古董钟的部件摆出来时,总是忍不住想到那些猴子。他担心它们。最后他还是和妻子说他公司有事,得出去一趟,然后穿上白大褂,开车去了猴舍,他把车停在了房子前面,从前门进去。门是玻璃的,当他开门时,能感到房子里反常的热浪一下子扑到他身上,还听到猴子那熟悉的尖叫声。他进入F室,“克拉!克拉!”猴子冲着他警惕地叫着。他在F室又发现了3只死猴,它们都蜷缩在自己笼子里,眼睛睁着,没有表情。这可不太好。他把死猴子带到检查室,打开猴子,检查起猴子身体里面。

 

这之后不久,丹·戴尔加德开始记日记。他把日记存在个人电脑里,每天都写几个词。他没有多想地很快给自己的日记起了个名字,叫它“大事年表”。现在快到11月中了,下午太阳下山了,里斯堡收费路上车流开始拥挤起来,戴尔加德在写日记。一边敲键盘,他一边在脑海里回忆在猴子身体里看到的现象。

这次病变显示的规律是脾肿大(肿大的脾脏) - 切割的地方非常干燥,肾肿大,零星的不同脏器的出血。。。临床上,动物表现出突然厌食(没有胃口)和嗜睡。当动物开始表现出厌食,它的状态会迅速恶化。解剖了的猴子的肛门温度没有升高,鼻子有流出的液体,鼻出血(出血的鼻子)或便血不明显。。。很多都身体素质良好,身上的脂肪比一般从野外来的猴子脂肪多。

 

死去的动物没有什么太多出错的地方,没有他能正确指出来的错处。它们就是不吃饭,然后死了。它们睁着眼睛,脸上是瞪视的表情。不管是什么病,死因不明显。是心脏病?发烧?到底是什么?

 

脾脏无法解释地受损。脾脏是过滤血的口袋,在免疫系统里起一定作用。正常的脾脏是个有着点点红色中心的软袋子,让戴尔加德想起带果酱的甜甜圈。如果用解剖刀切开一个正常脾脏,切下去的阻力和用刀切一个果酱甜甜圈一样,而且会出很多血。但是这些脾脏都肿起来了,变得象石头一样硬。正常猴子的脾脏和核桃的大小差不多,而这些脾脏是桔子的尺寸,而且像皮革似的。它们让戴尔加德想起萨拉米香肠 – 多肉、干硬,他的解剖刀切下去的时候几乎反弹回来。实际上,他可以用刀刃在猴子的脾脏上敲,而刀刃还是切不进多少。他没有意识到整个脾脏已经成了一个实心的血块,他意识不到是因为这几乎不可思议,他其实正在用解剖刀敲击一个桔子那么大的血块。

 

11月12日,周日早晨,戴尔加德在房子里踱来踱去,修东西,做些杂事。吃过午饭,他又去了猴舍,而且又在F室发现了3 只死猴。它们以稳定的数量死去,每晚都有几只。一个难解之谜正在雷斯顿灵长类动物检疫部形成。

 

其中一只死去的动物被命名为O53。戴尔加德把猴子O53的尸体带到检查室解剖,检查体腔。他用解剖刀切下一块O53的脾,猴子的脾巨大而干硬。他用棉签擦了死猴的喉咙,收集了一点粘液,等于擦洗了喉咙一下。然后他把棉签在一个充满蒸馏水的试管里涮了涮,盖上试管盖子。粘液里活的东西应该被暂时保存起来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