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铃兰夜语 为死去的爱情默哀

(2019-04-16 17:21:11) 下一个

昨日黄昏, 巍峨的巴黎圣母院尖塔在烈焰中坍塌, 吉普赛女郎不再跳舞, 卡西莫多不再敲钟了, 石头在呻吟, 睡莲彻夜无眠.

燕妮说: 昨晚, 趁他洗澡时偷看了他的手机 ...... 我为我们死去的爱情默哀了一分钟.

“一眼看到她, 其余人与声, 光与影都渐渐退出消失, 我已知道是她了”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见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吻下去, 一吻留下极美的一刻; 相遇不易, 没有理由不相拥, 鱼和鱼相爱, 飞鸟爱飞鸟.

不知有多少来自火星与来自金星, 男的女的, 因悸动的心牵手入围城, 不知有多少昏后仍记得当初的激情, 不知有多少婚姻渐渐的不再活色生香了.

萱萱的失望 ----

她的理念是, 做一个能够平衡家庭和工作的现代时尚女性.

萱萱结婚 8 年, 除了头几年蜜糖年的你侬我侬, 乐也融融, 近几年不时小打小闹, 前天回家向他诉说公司里更年期的女老板如何不可理喻, 今天饭桌上她议论女儿班上的一位母亲在 Parent Advisory Council 里如何爱出风头, 搬弄是非.

她的蜜糖要么漫不经心的嗯嗯敷衍一下, 要么扮演法官义正严辞地判决: 多理解你的老板, 谁能保证以后你更年期时不比她更沸腾?  为夫的没有与妻子同一阵线枪口一致对外, 令萱萱抓狂.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为啥我俩就是不能两团泥巴捏在一起, 合二为一的呢? 

我笑着反问萱萱: 为啥就不能有时各自为阵, 一分为二呢? 知道有弹簧的床为什么舒服吗?

燕妮的失望 ----

她是全职家庭主妇, 二个儿子读同一间私校, 大儿子全年级第一名, 小儿子全年级倒数第一名, 每次去学校, 一个领奖一个被罚, 她为小儿子和家操碎了心. 让她心寒的是, 昨晚趁老公洗澡时突击偷查他的手机, 用自己的出生年月竟然开了锁, 发现他与美女头像的 ID 聊得热火朝天, 尺度上下限不设, 而他近年在家缄默是银, 只是说: 很累.

燕妮忧心及不甘心: 难道 16 年的婚姻就此走向灭亡吗? 俩儿子恐怕将看到父母爱情死亡的尸体了.

我冷静地问: 查到搞出人命了吗? 那可真是回头无岸了. 燕妮你知道什么是生命的张力吗? 

依明的失望 ----

她是一位勤劳持家的好妻子, 好母亲, 里里外外一把手. 儿子女儿大学毕业后各自有稳定的工作, 她已经从舞动双手向天借时间的繁忙中解放出来, 经济压力也大为舒缓, 似乎生活渐入佳境, 迎来人生的艳阳天. 但是, 最近见她, 一付愁眉不展的模样.

问依明有何不如意? 她先说自己胃区餐后胀闷, 身体不适诸多小毛病, 随后又低声嘀咕一句: 他不怎么行了, 总是热屁股贴他的冷脸孔. 此话一出, 眼眸竟然波光粼粼.

我边递纸巾给依明, 边轻声问: 是在跟以前比较吗? 你期待他潮涨不潮落雄风犹在, 是吗? Be realistic. 怎么我每次见你, 你都是穿这套要腰身没腰身, 要品味没品味的衣裤呢.

夜末央, 铃兰夜语:

1)    两人一个心眼一个鼻孔出气, 挺理想的, 但为了没能心有灵犀一点通而较劲和纠缠, 婚姻缺乏弹性, 难免日渐走向枯竭.
2)    爱情是否因为婚姻而寂亡, 视乎两人是否不断自我完善, 拓展生命的张力; 婚姻成为内囿生命张力的桎梏, 当生命张力萎缩时, 爱情就消失了.
3)    想象他一直都 “很行”, 免不了失望; 摸清他的 “性爱周期”, 中年以后, 要明白他的 “很行” 是过去时, 不是现在将来进行时, 情形也就不那么糟糕了. 有时, 医生为了诊断, 会问: Do you still have active sex? 你回答 Yes or No ? 根据什么呢? 周 3 或 月 3 或 年 10? 医生接着问: When’s the last time? 你记得么?

夜已深, 读了一首不知谁写的英文诗: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
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夜已黑, 风止, 雨停, 鸟儿不唱歌了, 大地一片静寂;
星夜暖暖, 不要说话, 关了手机, 熄灯, 听听 …… When you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I'm shining like a candle in the dark.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读博文, 若能读到心里去, 或读得放松, 如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轻轻松松的, 就愉快了.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哈哈哈,今天刚刚忙活完,来铃兰小屋,看到你俩的对话,疲惫顿消。 你们说话太有趣了,竟然跟我这个比较无趣的人这么来电,真是上帝的恩赐!这些天在跟邻居们共谋要事,关系到小区未来的风格。上班之余经常往政府办公楼跑,这叫一个累。 来铃兰这里总能让绷紧的脑子放松一下。
群兄的脑子真好使, 可不是嘛,俺要捶可爱的铃兰妹妹那一定是用棉花捶啊。 祝二位好朋友愉快!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铃兰以家庭主妇为正职, 兼职专业的 consultant & examiner, 也诊病, 要提前 3 个月预约 : ))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我不懂化学啊,不是化学这个学科的。我还一直好奇铃兰是哪科的呢。以后弄清楚了我可要专门去你那里看一次病。千里迢迢,只为看你一眼。呵呵:)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糟了, 我的催泪弹是不是没有击中目标, 还是你甘愿替七月挡住?

那好吧, 遵命, 化学教授 : ))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啊呀,铃兰的话语简直是催泪弹,也太感人了吧。我肯定七月只会舍得用棉花"捶"你啊。铃兰和七月这好得简直比亲姐妹还亲(perfect chemistry),我都有点小嫉妒了。这么办吧,建议七月hug铃兰的时候,一定要想着也替我hug一下铃兰。同样铃兰hug七月的时候也一定要想着替我hug一下七月,这样我心里就比较平衡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任何时候都可以 "捶" 铃兰的, 我不但不怕, 还保证骂不还口, 打不还手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一滴, 暖冬, dqdeer 和雪梅姐.

是的呀, 太阳每天照常升起 :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美文,音乐也好听。平安是福。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那首诗好像很出名。太sad.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铃兰mm医生治病救人,包治百病:) 现在夜已深,睡觉去喽,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
一滴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Love。
嗨,生活在继续,没有片刻停留,要默哀的何止是爱情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的肯定!Have a great evening.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好哇,你个调皮的铃兰!当心我哪天捶你噢:)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我喜欢七月身上的那股正气, 只是有时她比较一本正经, 不知道我在逗她玩, 她愈是认真, 我愈想逗她 ......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芷兰' 的评论 :

谢谢! 你的头像好漂亮, 看上去很能干和精明 : )
qun0 回复 悄悄话 我乐见七月和铃兰互相吹捧。感到特别地亲切,温馨,和恰到好处。“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我由衷地佩服!” 呵呵呵。好吧,祝你们俩周中继续快乐。
天芷兰 回复 悄悄话 很美又睿智的文字!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绝对是真的,不是哄你!我自己就是太啰嗦,所以特别羡慕你能这么简明地讲故事。我在你这里偷学:)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 等你忙完, 轮到你来写了.

真的佩服吗? 哄我吧? 喜欢你哄我 : ))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这篇的长度和跳跃速度刚刚好对我的胃口。铃兰妹妹在不长的篇幅塞进了仨故事,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我由衷地佩服!喜欢这样充满智慧和趣味的文章!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群兄帮我 edit, 太感谢了, 飞吻!
qun0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好像是心理医生啊。你开出的处方大概是降低期望值,正视现实,顺势而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x事也是两个人的事,情商很重要。
“我边递纸巾给绮明” - 是不是指“依明“?
“But you fine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fine" 是不是“find"?
这首钢琴曲很配这种无奈又悲壮的心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