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隔墙有耳 都是房事惹的祸

(2019-02-01 17:22:17) 下一个

黄昏的灯色风中摇曳, 叮当, 叮当, 门铃声响起, 铃兰开门.

方晴怒气冲冲, 脚下生风, 卷入客厅, 在墨绿色的情侣沙发, 一屁股重重坐下, 弯弯的柳月眉倒立, 胸脯起伏, 呼呼直喘粗气.

铃兰吓了一跳, 方晴素来逍遥, 此刻却野蛮地呼吸着, 难道是她老公陈伟歌, 卷入不要脸的粉红色事件? 趋前, 关切地询问: 这是怎么啦?

今天的方晴, 一头长发束成马尾在后脑, 俏丽白皙的天鹅颈耀眼, 只可惜, 娟秀的脸容扭曲成一个不规则形状的血红细胞, 她恨恨地说: 真是不要脸.

铃兰忙问: 谁呀?
方晴的马尾辫猛晃几下, 气急败坏, 咆哮道: 不要脸到这份上, 令人发指. 
铃兰急了: 到底谁不要脸? 快说呀.

边问边伸手整理方晴歪了的衣领, 以掩饰自己内心不期然涌现的惴惴不安, 千万别发生小三小四之类的恶性事件, 虽然难以将孤傲木讷的伟歌, 与猥琐大叔划上等号.

方晴咬牙切齿说道: 就在昨天夜里 … … 
她顿了一顿: 阿兰, 请给我一杯水. 铃兰连忙递给她一杯清水.

方美人清了清咽, 说: 我俩那个, 那个啥 …… 四周静寂, 昏昏然要入睡时, 突然听到房门外有一种声音, 似有人蹑脚离开的声音, 我本能地想到一个极其可怕的可能, 不顾他的阻拦, 爬起来, 披上浴袍, 你还记得我卧室对着走廊的尽头是阳台吗? 

月光下, 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 是她.

凝视满脸通红的方晴, 想象得出, 当时她铁定无比的愤慨, 难堪, 铃兰小心翼翼地问: 那, 你们的辩论比赛, 谁胜谁负?
方晴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将婆媳深夜过招的一幕, 原原本本地演绎一遍.

方晴: 妈, 您这是干嘛? 半夜三更起来站岗若然冻着您, 我们岂不是罪人.
婆婆: 睡不着, 起来溜弯, 这儿是我的家, 我愿意站就站, 坐就坐.

方晴: 您老人家站在门口当哨兵, 多累, 听到些什么了? 您倒是进去我们的房间, 坐一坐呀. 
婆婆: 你既然不害臊, 我挑明了说吧, 我儿子起名 “伟歌”, 是因为从小身子骨弱, 你可要悠着点劲.

方晴: 您大大的放心, 我疼您儿子, 更甚于疼我自己, 我身子骨与他般配得很.
婆婆: 也不必过度克制, 不用力气的话, 我猴年猴月才抱上孙子?

方晴: 对不起, 妈, 我不想生, 等什么时候晚上不用捂住嘴巴时, 才考虑.
婆婆: 我是为你好, 早生我还能帮你带, 这旮旯请月嫂多贵呀, 怕你们负担不起.

方晴的语速愈来愈快, 像迫击炮一样十连发, 铃兰听着, 终于忍不住咯咯咯大笑: 吓晕我了, 还以为你抄起床底下的气枪, 夜审负心郎呢.

像猫咪一样好奇心重的铃兰问: 婆媳俩在清风朗月下激辩时, 伟哥在干啥?

方晴一撇嘴哼哼夹一丝冷笑: 人家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裹得像粽子一样, 不, 像一头猪, 肥猪, 装睡, 装死.

铃兰给方晴打气: 谁和你睡同一张床, 盖同一床被? 小妹妹把哥哥拿下, 很难么? 老太太这么疼儿子, 横竖不还得听儿子的. 跟她针尖对麦芒反唇相讥, 蠢到加零一; 人老了都缺乏安全感, 多让她一点嘛, 岁月加倍宽容你的宽容.

方晴不以为然: 说这些铃兰金句没有用, 喝你煲的鸡汤倒是美味可口营养丰富. 老公告诉我了, 他老娘说: 儿子你笨嘴拙舌的, 岂是那绵里藏针小媳妇的对手, 幸亏有老娘跟着. 我同他下了通碟, 不搬出去住, 决不生 baby.

现在房价贵, 要不先买个小公寓吧, 不要太晚生, 女人愈孕愈有韵味. 铃兰劝得自己也累了, 遂转移话题: 约个时间, 我去皇朝订位, 你带上老太太, 一起饮茶, 好久没见他们了.

婆婆偷听儿子的房, 怒了方晴, 难了伟歌, 醉了铃兰. 

俩口子没有自己的窝, 就不生娃, 北鼻与房子共进退.

后来, 婆婆不再去房门口偷听了. 方晴沾沾自喜: 还不是我机智才搞定她.
铃兰皮笑肉不笑: 嗯, 你真牛, 智商情商财商性商, 全部爆灯.

方晴不无伤感地哀叹:  没办法, 都是房子惹的祸, 这个浮光掠影的城市, 我俩再努力也追不上火箭式上升的房价, 老太太有点钱, 可那是她的养老本, 要她帮不要她帮都一样难.

铃兰安慰她: 你结婚前, 我提过 Yellowtown 那个楼盘, 地点好, 性价比合适, 你说房价处于历史最高点, 宁愿与婆婆同居共舞, 这一等待, 几年时间几番攀升 …… 算了, 旧事莫提, 向前看, 最近, 一直坚挺的房事, 似乎有开始疲软的迹象, 你一定会有自己那一片瓦的, 亲爱的. 

月亮升起来, 风儿轻轻吹, Do you wanna dance tonigh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婆婆真奇葩。 难怪房市疲软。 哈哈哈哈。 铃兰妹妹灵感多多,写得有声有色。祝你爬梯快乐。 祝妹妹和家人新春快乐,万事如意,生活更精彩!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哟, 这回复, 太有才啦, 啧啧, 硬叫铃兰无言以对, 且相信你说的吧.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ay_walker' 的评论 :

谢谢 jay. 看来还是有善解风情的男人, 好!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先赞一下铃兰有才!

我耳朵是不行,但是我眼睛 ...

也花了呀!

就剩下鸭子嘴硬了:)



jay_walker 回复 悄悄话 好文!风情万种的铃兰!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股聋还想再听? 哎, 我一直有个疑问, 你到底行不行, 你的听力?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 嗯, 我的床也很暖很雅适, 但这张不是, 哈哈.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der' 的评论 :

plder 好! 这是我将生活的事儿稍稍提炼, 浓缩, 比生活的原貌更震撼些 : )

那啥声音大, 婆婆她老人家就不能识趣点儿, 装着听不见么? 要不, 送她 earplug?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乐S了 :)

"好,这一期 '铃兰听房 ' 节目,今天就播送到这里,咱们下次再见!"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铃兰mm好有情调啊,这卧室布置的,一个雅字,一个美字,赞!(文章也读了的)
plder 回复 悄悄话 “我俩那个, 那个啥 ……”
你们“那个啥”声音太大,把老太太吵醒了。
“儿子。。。从小身子骨弱, 你可要悠着点劲”,可以听出,她是经常被吵醒的。

这是小小说,还是生活体验?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太搞笑了! 谢谢铃兰分享,这个周末有个欢乐的开头。
“婆婆偷听儿子的房, 怒了方晴, 难了伟歌, 醉了铃兰. ” 也醉了七月!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这首 “月亮升起来” 是阿鲁阿卓唱的, 群兄耳朵不错.

婆婆听房, 我觉得挺伤害性的, 这种精神折磨, 轻则引起儿媳的恼火, 重则导致性冷感.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不是吧? 阿海, 成年人都看得懂, 内容与题目相符的呀.

我承认写得含蓄, 可是, 打死也不服将这篇文章归入标题党.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东先生好, 周末了呀, 能逗你哈哈一乐, 我很开心.
qun0 回复 悄悄话 这首“月亮升起来”很好听,我估计是阿鲁阿卓唱的。应该很适合铃兰演唱。等着听铃兰唱这首歌的版本呢。
qun0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娓娓道来得故事有意思。其实铃兰应该劝劝方晴说婆婆又不是外人,听就听呗,应该该干嘛就干嘛呗。:)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编的故事,真真假假。 queen size, hotel 的床。 差不多够封标题皇后了 :)))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哈哈…铃兰“标题党”呀!不过这婆婆太过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