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心上的罗加 My little blue

(2019-01-27 09:17:56) 下一个

常常听歌, 有时嗓子痒痒的, 会哼哼几句, 可是, 断断上不了台面的, 我忒有自知知明了, 虽从小练琴, 音准和节奏贼好, 然而, 先天声线耳语般的细弱, 音域窄, 不够气, 音质似毛毛雨, 后天没有经过任何训练.

刚刚结束的一个小春晚, 筹备工作小组里人材济济, 有几位唱功尚可, 但是我们决定, 文艺节目全部邀请专业的演员. 晚会莺歌燕舞, 喜气洋洋, 宾主尽欢.

大约半年前, 一位医生朋友传来一首歌, 只写下寥寥数字: 这歌合适你唱.

是 < 心上的罗加 >, 第一次听, 就好喜欢. 阿鲁阿卓天籁的嗓音, 铃铛般的清澈明亮, 颇具穿透力; 她卓越的乐感, 原生态民族唱法与流行唱法的揉合, 将这首情歌演绎得绵延余韵, 婉转悠长, 三日不绝.

我的确特别喜欢大草原的音乐, 黑鸭子的 <在那草地上>, 龚玥的 <马头琴传说>, 腾格尔的 <天堂>, 云飞的 <天边>, 呼斯楞的 <鸿雁>, 谭晶的 <在那东山顶上> 等, 都是可以一再循环听的心水歌.

好朋友 安 mm 很会唱歌, 她的歌声应该如何形容呢? 第一次听, 沦陷的感觉, 之后就有点儿离不开了. 当年, 她未满 18 岁时, 唱片公司需要她的父亲在合约上签字, 父亲霸气一句 “我的女儿只唱歌给我一人听”, 断了她的歌星梦. 如今的 安 mm 相夫教女, 家庭幸福, 唱歌只是业余爱好, 她三番四次地追问: 铃兰, 你的歌在哪儿? 唱给我们听呵.

我接纳自己的声音, 没想过在众人面前唱. 只是, 人呵, 有时免不了自不量力, 尤其在某些特定的时刻, 一时心血来潮, 眼睛一闭, 唱了, 并在手机录下来, 传给安 mm , 她听后送来昂贵的电子贺礼, 包括鲜花和鹦鹉, 并说: 演绎得柔情似水, 很有 feel, 满是你的味道. 

好了, 有一个傍晚, 安 mm 约了去专业录音室录一首歌, 我心怀鬼胎地说陪她. 于是, 俩人各自驾车前往一间音乐 studio 的录音室聚合. 负责录音的可乐先生, 个子不小, 来头更大, 反正为很多音乐人的现场音乐会工作过.

可乐很健谈, 同我们上了一课, 关于音响, 录音制作的常识, subwoofer 出来 50 赫兹 HERZ 的低频声音, 人只是感觉到 膨 膨 膨 的震撼冲击. 参观他那些五花八门的 Mic, 繁复的设备, 可谓大开眼界, 他还放了一些歌手修音前与修音后的歌, 哇噻, 真的很不一样.

他告诉我们, 香港歌手只有张学友基本上不需要后期修音, 像 Leon 在录音棚唱 2 个小时, 之后得让人忙乎几个星期, 歌曲才出街; 问可乐, 那唱 Live 怎么办呀? 他笑笑: 假唱呀, 我在后台配合. 

听着听着, 开始心不在焉, 想入非非了, 怯怯的掏出我的爱疯: 可乐老师, 请听一下, 我有得救么, 可以修音乎? 我也想我的歌可以出街呢.

可乐乐坏了, 眼睛眯成一条缝, 好心肠的他听完我用手机上一个 app 录的 < 心上的罗加 >, 不忍直视我满怀期待的眼眸, 微笑着说: 你还是报读一个课程, 跟老师学习唱歌吧.

走出录音室, 心情突然 blue blue, 虽然天空没有下雨, 虽然人海里没有不见了他.

假如生活中没有 blue 的时刻, 那还是铃兰我吗?  Blue 一下下之后, 继续安心做浴室歌后.

或者, 我可以不唱, 但不可以没有调子;

我可以收起我的笔, 却藏不住我的喜爱.

 

< 心上的罗加>   阿鲁阿卓 演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A mm 到访, 满心欢喜.

我喜欢唱歌的, 但老天爷没赏我这个饭碗.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红背影好美,铃mm会唱歌啊?我是五音不全的,等着哪天听到你的歌声。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 真喜欢淘气又可爱的妹妹们。 晚安, 亲爱的铃兰妹妹!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真的吗? 姐姐的胆不小耶.
上次我写 "房事", 喊救命时, 是姐第一时间过来安慰我, 我记得 : ))
Thanks.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俺也不知道这男声是谁呢.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妹妹敢写, 我就敢看! 都喜欢。 呵呵呵。 :-)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主唱女声是阿鲁阿卓。男声是助唱不知道是谁。大概铃兰知道。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是呀,群兄,因为铃兰说她自己:“先天声线耳语般的细弱, 音域窄, 不够气, 音质似毛毛雨”。我听着后半段(前半段,或者小半段,是男声)的歌声就是这样啊,软软的弱弱的。哈哈。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太有意思了,我笑得止不住啊。哈哈哈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NE_双人鱼1221' 的评论 :

爱读书的鱼鱼是铃兰的稀客, 贵客. 谢谢.

我喜欢以一本书形容女性的一生, 从序言至结语, 有人只在乎封面的设计是否绮丽花俏, 有人愿意一页一页, 一章一章地用心书写, 试图写出内涵, 写得磁性.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若芙姐, 七月, 其实我在文城挺 “压抑” 的, 似乎这儿好多谦谦君子, 道德模楷, 我不敢放肆说笑, 老端着, 荷尔蒙水平直线下降 : )
JUNE_双人鱼1221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喜欢这首歌,也喜欢你的这句 “my little blue"。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 你们两个顽皮的妹妹!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 你们两个顽皮的妹妹!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哈,铃兰呀铃兰,你竟然反讽你姐姐!哈哈哈,我就是这么认真,经常分辩不出玩笑话。结果把群兄和若芙姐姐都误导啦!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太好了。 我等着。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哈哈, 若芙姐好. 我以后继续介绍好歌给你听哈.

姐认同 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吗? 七月虽同你一样, 来我这儿玩得多些, 但我发过几张生活正面近照给她, 她大概被我 "可爱的俏皮" 传染了.

她的意思, 歌的后半段是我的心声; 我反讽她的听力太好了 : )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动听的《心上的罗加》, 多亏铃兰妹妹介绍。 我仔细听了几遍,还是分不出是两个人唱的。 旋律音色和歌词太美了。 :-)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你的意思后半段是铃兰唱的? 真的啊?我没听出来啊,没听出来和前半段有不同啊。佩服七月。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这么说俺这双耳朵还行,也说明俺跟铃兰心心相通呀!自我表扬一下,并陶醉一会儿。呵呵。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咳, 咳 ~ ~ 你对声音的分辨力, 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这首歌, 宣泄的是柔情, 旋律透明的质感, 将都市喧嚣的欲望过滤了.

我闭着眼唱, 歌词一字不差, 欢快的心情似草原上奔驰的骏马.

可是, 我不能放上来, 也许, 那天心血来潮了, 传给你和七月听, 倒有小机率的可能性 : ))

谢谢你, 群兄.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刚刚听了,这首歌难度太大了。我五音不全,唱唱简单的儿歌还勉强能听,稍微有点难度的是绝对驾驭不了滴。
我怎么觉得后半段是铃兰唱的呢?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把这首歌录好后也一定要贴上来啊。:)
qun0 回复 悄悄话 这首“心上的罗加”真好听,特别地喜欢。谢介绍。而且我坚信这首歌非常适合铃兰。你也许嗓音不如专业歌手,但你对音乐的理解,感悟,和底蕴绝对上乘。好好练一下吧,孰能生巧。录好后贴上来,也让我们欣赏一下。
我非常喜欢草原的歌曲 (包括你列出的几个歌曲)。我如果真喜欢上一首歌曲我会反复地听,我会记得每一个音符,直到歌曲能在我的脑子里自动播放。但我唱不好。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嘻嘻, 我好多东西都可以同你 share 呢, 非常乐意把我的音准和节奏借给七月.

Happy Sunday !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铃兰早上好! 哈哈, 把你的音准和节奏借给我用一下行吗? 我也想做做浴室歌后!:)
现在大家都在睡懒觉,俺还没敢放你的音乐,等下吃早饭的时候再放。
Happy Sunda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