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正文

我经历的六四前后左右

(2019-06-03 14:40:52) 下一个

平生最不关心也不懂政治的人,看到铺天盖地的关于六四的文章,有回忆亲身经历的, 有纪念的,忍不住也想分享我经历的和知道的关于六四的细枝末节。 仅仅是细枝末节,因为我的记忆只是点滴,既不系统,也没有全局意识。

1989年,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工作单位在西单,集体宿舍就在单位大院一角。幸运分了个小房子,在天坛南门,晚上回房子住,中午在宿舍休息。从房子到单位可以乘公交车,也可以骑自行车。 

学生的诉求 -- 反腐

宿舍和房子都没有电视,办公室有一台, 偶尔看看新闻。四月份就开始有电视节目转播学生与中央领导人的对话。记得一次学生代表控诉中国的领导人号召全国人民过一段苦日子,因为我们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可是某位领导却经常去打高尔夫球。 为什么让全国人民过苦日子,而领导人却去享受腐败的生活?学生代表举着一本体育杂志, 翻到领导人在高尔夫球场的照片 -- 可以看见,那照片上是赵紫阳。 当时想:完蛋了,赵要成为学生批判的目标了。

不久之后,发现赵紫阳成了学生的同情派,中间如何转变的,我这个政治盲不得而知。

学生运动对周边城市交通和治安的影响

五月份草莓开始上市。 LG的公司总部在河北保定,同时在北京,涿州,高碑店,都有分部。酷爱美食的我经常哄着LG周末带我去保定出差,借机到保定吃草莓,和特产牛肉罩饼,马家老鸡,刘氏三兄弟的卤煮鸡。 有时候开他们公司的车。涿州和高碑店的同事传信儿说,那两个城市已经很乱,偷盗抢劫的很多,北京来的车免不了被人打劫。 我们就放弃开车,坐火车出行。

从北京站上车还好,没什么大问题。 从保定火车站回京可困难了,因为大帮的学生,不买票举着学生证直接上车,边喊口号去支援北京的学生运动。等学生们都上了车, 我们举着车票上去,却发现座位早被南方省市来的学生占领。真有点天下大乱的景象。 

北京的交通与治安

原来可以从天坛乘公交车上班的,那些日子不安全了。听说了公交车被燃烧事件,胆小怕死的我只好骑自行车,每天单程要骑45分钟。 单位规定上午8点半上班,自从学生运动开始,同事们上班的时间越来越晚。 我们新来的大学生基本在9点准时到单位,那些老点的(30岁左右的)同事,每天都是11点才到单位,下午3点离开,理由是,“我去广场给学生们送水。” “我去看看那些可怜的孩子们。” 再老点的,比如40-50多岁的,则不参与。 

后来新闻报道,学生在人民大会堂跪下,求与领导人对话,未得应允。 再后来戈尔巴乔夫要来访华,按常规要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欢迎仪式。 学生们不肯撤离。

对于跪求的方式,我当时有点反感,从大学的欧美老师那里知道,跪无非是一个姿势,跟蹲着坐着没啥区别。 当然,在中国人眼里跪是很重要的,我的奶奶和父亲都很喜欢春节的时候让弟弟跪着拜年。 当时我想, 这些学生到底是要进步还是退步? 拿着下跪逼人妥协,这着与他们要求西化的民主不一致呀。 

反腐败的运动变成闹剧

五月份的北京天气干热。那年的五月份好漫长,因为北京的公共交通越来越差,北京的治安也开始乱起来。我每天需要从南城到西城上班, 生怕路上遇到意外。

有时候LG公司的同事从外地来京,他们几个小伙子晚饭后就去广场呆俩小时,回来后象看了场演出似的兴奋。 他们说,广场上竖起了自由女神像,有几个广播站,广场上和附近到处贴着打油诗。也有些正经的标语,比如中国海关打出的,“官倒腐败,铁证如山”。 

喇叭定时广播。先喊口号,比如反腐败,抓官倒,要民主等等。然后大部分时间是娱乐性的节目,用比较肤浅的顺口溜骂某位领导人。 然后引起学生和旁观者的哄笑叫好。 LG能记得的一首打油诗是: “周总理,周总理,李鹏长得不象你。 邓妈妈,邓妈妈,管管你的鹏儿吧。 Pia!Pia!Pia!, Pia!Pia!Pia!, 扇他几个大嘴巴。” 

LG说,在新华门的木头柱子上还有刀刻的字:“李鹏是试管婴儿。” 

如果说当初学生运动的诉求是高尚的,后来的诉求性质, 参与人员,以及运动引起的社会动乱, 的确远离了他们的初衷。

保定的三十八军

LG公司总部在107国道旁边,38军进京的必经之地。记得我们去吃草莓的周末,LG公司的同事,还有附近的小学生们, 都参与了劝阻军队进京的行动。 有人拎着瓶水,有人拎着一铁壶白开水。 小学生们还在旁边唱歌。 保定的5月也热得难挨,我们都猫在荫凉里,小战士们在骄阳下晒着,想想真不容易。 

1989年6月3日

是个周末(星期六)。 我们又去了保定,那时候的草莓已经完全成熟,新摘的草莓摆在大街旁边,远远地就能闻到成熟草莓的香味。 

周六吃草莓过了瘾。星期天早上醒来去打水,住旁边的邻居问,“你们昨晚逃回来啦? 北京情况如何?” 我当时不明白她在问什么。 赶紧打开电视看, 才知道北京出了大事。 等周一要去火车站买票回京, 听说北京戒严,暂时不卖票。 又等了两天,才上了火车。

在北京南站(当时叫永定门火车站)下车出站,一片冷清,平时打车的地方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终于等来了一辆人力平板三轮车,把我们送回家。经过南二环某个立交桥的时候, 路上看到两三个持枪的战士。 我吓得大气不敢出,直到回家。 

六四后继续上班

回到单位的上午,以为会被领导批评,因为几天旷工。 还好, 领导见了我,没提旷工的事, 直接让我表态,关于六四。 我仗着年轻,爱胡说八道。 所以回领导,“表啥态呀,我可不管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谁给钱多给谁工作呗!” 领导一连严肃,说单位已经开会讨论过这个问题,每个同事都表了态, 我这样过不了关。让我慎重考虑,等下次开会必须发言。 

中午吃饭回到宿舍楼, 跟小伙伴们热聊。 宿舍楼一共有7个同时来的伙伴, 其中两个是研究生。 明严是学哲学博士,还曾经当过兵。 记得在五月份公交车被烧的时候我们几个年轻人讨论过,说一个大汽车怎么会烧起来呢。 明严说,很容易,他知道如何用汽油和啤酒瓶制作土手榴弹(或者燃烧弹?)。 当时觉得明严好酷,在他面前我都傻子一样。  

这天中午在小楼见到明严, 发现他的右腿上裹着绷带, 我问他咋回事? 明严说是六四凌晨去长安街,想帮一个受伤的女大学生,结果被战士枪射的。 我问,“你干嘛不解释解释,说你不是去参加暴乱, 而只是想救人的?” 

明严道,“哪里还容你解释?! 能保命,不把我当成暴徒处理就不错了!” 接着别的伙伴告诉我,有一老同事的儿子被打死, 据说同事去某医院的太平间看到儿子的尸体,脸部血肉模糊,像是被“狼牙棒”打的。 那位妈妈心痛地哭个不停。

下午跟几个亲近的老同事聊, 他们瞧不起的是单位的大头儿。 在全体会议上,大头儿痛哭流涕地说,“我很后悔, 后悔为什么在同志们去游行的时候没有拦住大家, 让大家都随波逐流跟着犯错误?!” 

总担心下次开会让我表态,我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好,还好,那个会终究没有开。 

参加游行的学生成了同事

89年毕业的学生找工作不容易, 尤其想留在北京的工作更不容易。 我们单位那年招了一位人民大学的毕业生肖嫣。 肖嫣是个活波开朗聪明俏皮的女孩, 很快成了我的朋友。 我问她,六四她参与了没有。 肖嫣说,“参加了! 我们从4月份就停课了。 大部分同学根本不在意什么宏伟目标,只是享受不上课的自由。 当时那些平时没机会出头的,不太优秀的学生上蹿下跳得最欢,好不容易可以出风头了。 在大学门口的街道上,看到过往的大汽车就拦下, 那时候的司机一看是群学生, 不敢不停啊。 然后自封的学生头儿就风光地招呼大家上车,命令司机开车把大家送到天安门广场。"

肖嫣接着回忆,”我们几个有自行车的不愿意跟着那几个小瘪三去坐车,自己骑自行车去广场。 实在无聊,我们就跑到新华门跟站岗的卫兵逗。 无论我们说什么, 卫兵都一动不动。 后来有男生拿石子丢他们身上,卫兵急了,要追我们。 我们骑上车就跑。 回头看看,卫兵停下了。 我们又回去招他们。唉! 其实我们也没多想为什么那么做, 估计就是几个年轻人一起找乐子吧。 什么主义,民主,我们哪里想那么多,大多数学生都是随着潮流去凑热闹的。“ 

六四后的日子

不久我厌倦了机关的工作,改行当了导游, 专门接待欧美的说英语的客人。每次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要介绍几个主要建筑, 包括人民英雄纪念碑。 好像在1989年以前可以靠近看看碑基的浮雕,之后发现连台阶都被栏杆圈起来。 好多人说纪念碑上有子弹击中的痕迹, 我找了几次,没有找到。

有几次带客人到天安门广场(作为日程上的景点之一),赶上有重要仪式在广场举行,有士兵清理半个广场, 我偶尔会莽撞地继续往前走, 被士兵拦截过, 感觉他们比较粗鲁。很不满意了一阵子。 后来到美国也遇到过不够温柔的执法人员,终于认识到, 全世界的兵可能都差不多。 

我读书不多, 脑子里的历史地理知识非常有限。 在旅游车上讲解一些基本的景点介绍,又不能冷落了客人,就让他们随便提问。 提问最多的是关于中国的计划生育和六四(他们称Tiananmeng Square Massacre). 我便尽量客观的分享我知道的信息。 到最后, 欧美客人, 尤其是美国客人,总是说, ”It's unfortunate that people were killed. What your government did was not good, but it's necessary. A country cannot function without law and order." (人死了很不幸。 你们政府行为不是好事, 但是不得已必须那么做。一个国家必须要有法律和秩序才能生存。) 关于计划生育, 他们大部分也是这句话,"It's not good, but it's necessary."

从欧美客人那里, 我接受了“It's not good , but it's necessary."的说法。 

出国后寻找更多真相

六四后不久,在深圳工作的大学同学跟我说,天安门广场有坦克轧死学生的事,还说我在北京反而看不到视频,以后有机会给我看。

90年代中到了自由的美国,一直希望能够找到同学说的真相视频。 终于在有了youtube以后找到了,看到的是一个学生在坦克前挡着, 坦克左拐有拐想绕过学生,这个视频让我明白了真相。 

在美国读研期间认识了在同一所大学读研的田木夫妇。 田木夫妇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学生,以高分GRE拿到了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 不是TAship, 而是fellowship。 认识久了, 才知道,田木原来是北大的学生, 89年他是大二, 参加了学生运动, 还是个小头头。 六四后他逃到乡下的姥姥家。90年改名换姓,重新参加高考,考取了北京医学院。 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继续读研。 当时那所大学有好几家每年六四都去参加烛光祈祷, 我问田木为啥不去? 田木说,”这几个积极分子,六四的时候他们都在别的省市, 既没有参加学生运动,也不了解六四的初衷。 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申请绿卡。“  真正参加过的, 反而选择沉默。 

昨日读了博主笑薇的六四期间的零星日志回忆, 正好弥补了我不在北京的那几天的空白。 

如今我做了母亲, 非常理解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无论是为了高尚的目标,还是因为不幸的事故,心里那个空洞是无法弥补的, 失去爱子的痛也会时时啃噬母亲的心。 

今天的中国 - 我的肤浅的思考

到美国后我经常看的电视剧包括Law & Order, Criminal Minds, NCIS, 等等。 终于明白了, law and order 对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意义。 戒严令是严肃的, 不论人民子弟兵还是普通百姓, 都需要遵守法律。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任何人都不例外。

习近平上台后,大规模反腐反贪,老虎苍蝇一起打,相当于给一个有病的政府刮骨去瘤, 不正是当初学生们期望的反腐败,反官倒吗? 

一带一路的具体意思我不完全明白, 但是肯定是鼓励进一步开放政策,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 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城乡的老人,哪怕没有工龄的,都按年龄领取养老金了),这不是每一个爱国的热血青年期待的吗?

近期政府治理环境,宁可经济倒退十年, 也要青山绿水和干净的空气,不也是为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有好的生存环境吗? 

对于失去孩子的母亲,我们永远同情,也希望她们能得到某种形式的安慰。 对于不懈地呼吁中共下台的人,试想, 假如如你们所愿,换个执政党, 或者中国真的实行了你们说的民主自由, 但是结果中国的经济衰退, 或者社会秩序紊乱,人民生活质量下降, 你们也坚持要换党, 换体制吗?我幼稚的想法, 是维持现状, 稳定中求发展。 无论什么变化改革,要根据国情,可以借鉴,不能照搬。 时间上不要操之过急,等待时机成熟,水到渠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1)
评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qioji' 的评论 : 谢谢老八的真实分享。 我当时在北京,看到太多人罢课罢工, 罪犯等等也混进游行的队伍,社会动荡的征兆已经开始。当时最担心的是医生也罢工游行, 谁来救死扶伤啊? 为了未来的自由民主而无视当时的病人伤者,似乎不对劲。 再说,学生们最初表达对胡书记的不满, 后来又明确指向赵紫阳, 再后来又改了。 显然他们在被某种暗流推着走, 自己并没有主意。 如果只是为了民主,我觉得表达诉求应该有更好的办法,有不会影响社会治安和正常生产的办法。 中国的老百姓经不起折腾了。 当然, 我没有远大志向,看到的想到的,都是作为居民的一份子日常的生活。
也非常同意您最后那句,追求某种主义理想都没错,抨击政党也可以理解,我最受不了的是咬牙切齿地谩骂和诅咒自己祖国,唱衰中国的某些言论。
haqioj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以后就叫老八,没问题。很喜欢您的文笔,朴实,真实,客观,充满生活气息,接地气。我的领导当时一个儿子在公安大学,一个在农大都没有听说看到什么惨案。当时我们在北京展览馆筹备展出,大家都说这哪是情愿,就是起哄作妖,看看吧北京城糟蹋的不像样了。出国后我也好奇搜了一下也没见到什么可信的资料和照片,看到的就是学生和市民殴打士兵,火烧军车的画面。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和人很怕中国不乱,居心叵测。那些天天骂自己祖国的人死后怎么有脸去见老祖宗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群兄! 度假回来啦?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qi' 的评论 : 谢谢新朋友来访留言和佐证。 放心,我不会介意刺耳的留言的。 写出来就是为了分享自己知道的事实而已, 别人愿意怎么解读是他们的事。

*************************************************************
难得好文。事发时已经听话回家了,当时留京同学的讲述和楼主的回忆相似。另外楼主别介意那些刺耳的留言,让他们把包袱一直背下去吧。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睿智与弱智' 的评论 : 谢谢睿智先生。 这两天破例好好思考了关于六四的事,诸多亲身经历的人, 不同的表述。 如何解释? 盲人摸象!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qioji' 的评论 : 谢谢八王子来访,理解和鼓励。 我能否学您的饲养员称呼您“老8”?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haJi' 的评论 : 这位新朋友, 为了认真对待你的留言,我特意去搜了“爱国贼”的定义, 发现我还真搭不上。 估计你是个年轻人,不喜欢踏实地学习, 哪儿听了一耳朵就拿来乱用。 中文叫扣帽子,英语是labeling.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8%B1%E5%9B%BD%E8%B4%BC 这里是爱国贼的定义,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另外, 我用了近一天的时间好好自我反省了一下,最后得出结论,我没有“自甘堕落”, 一点也不。 我很自信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 我做的贡献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应该不会比你少。
你大段的留言回头有空我再回复。
多学习,多干实事儿, 少说空话吧,年轻人。
祝你进步。
******************************************************
作者处在民主社会,还在为独裁辩解,只能用自甘堕落来形容了。

一个问题就可以让爱国贼原形毕现:你为什么不回国定居?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向东之东' 的评论 : 你好,向东, 本来想昨天给您一个更详细的回复,后来忙起来,拖至今日。
对于您说的,国内的高雾霾,毒奶粉,食品安全等问题,以及台湾作为亚洲四小龙的崛起,我没有异议 -- 只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当年我也羡慕过亚洲四小龙, 并且为收到来自四小龙国家的礼物而欣喜。 如今,雾霾食品安全等问题已经得到治理和改进,亚洲四小龙已经在羡慕中国的经济,并试图开发中国的消费者市场。 中国的老百姓可以在国内买到许多满意的商品。甚至,许多法律(如房产税的出台)也在慢慢健全,基础设施(如告诉公路,高铁)在世界上的领先程度也是有目共睹的。 川普总统在讲话中还曾经拿中国的高铁做比照,敦促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
当然,情况远远不完美,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空间。
我们在美国享受着岁月静好,为什么不能容许在中国的家人朋友也喘口气,享受一下今年的进步呢? If something is not broken, why fix it? If people are doing well, why push them to change?
不知道您与过内有多少联系。 我跟国内的同学朋友亲人联系频繁, 也经常接触中国来的游客, 学生,学者。 游客里男女老幼都有,来自中国多个城市地区。 我目睹的是幸福, 安逸,自豪。 所以,作为已经离开中国的人, 我只能祈祷他们的好日子继续下去,以后越来越好。 至于我们“外人”心目中的理想制度,跟国民的生活质量比起来,应该往后放一放。
等有空我会尽快写一篇比较详细的博文,阐述我的观点。
谢谢您来讨论。
***************************************
很多海外的华人,自己把家安在欧美,享受着自由人权,岁月静好。对国内忍受着高房价,雾霾,毒奶粉,毒疫苗,各种食品安全问题,发表一点见解就要担心被请去喝茶的老百姓说:你们忍一忍,循序渐进的来,别着急,千万别听信西方思想的蛊惑,清政府亡了,社会就会乱了,生活质量就会严重下降了。要做一个头埋在沙子里面的鸵鸟,每天就享受“岁月静好”就行了。

我始终觉得,就凭中国人的勤劳智慧,哪一个政党亡了,中国还是会迅速崛起。纵观历史:封建王朝每一个朝代都会有盛世,有衰落。只要政府于民休息,接下来就是盛世,只要政府腐败堕落,不仅政权亡掉,百姓也会遭受战乱之苦。中国之所以几千年起起落落,恰恰因为一党制式的统治不稳定。远的不说,一母同胞的台湾,在国民党结束专制的时候不仅没乱,反而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
qun0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写得很客观,很平和。当时大部分人都有凑热闹的心态。但最后变成了悲剧。
lingqi 回复 悄悄话 难得好文。事发时已经听话回家了,当时留京同学的讲述和楼主的回忆相似。另外楼主别介意那些刺耳的留言,让他们把包袱一直背下去吧。
睿智与弱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8341bd' 的评论 : 我就是不相信,那个政府有这个胆量,有这个经验,有这样的把握操控好事态的发展,请别自作多情以你自己的情商来揣摩估量他人的情怀!
睿智与弱智 回复 悄悄话 在城里,人们对六四有很多的说法。你是亲身参加了,可是,为什么还有很多人会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他们好像是救世主,貌似的义正言辞,但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在网上谩骂,对人进行人身攻击。感谢你的文章,客观公正,没有偏激。仅仅只是在叙述事件的过程!可以让人们更好的了解事件的真相,祝你愉快!
haqioji 回复 悄悄话 客观,实际,做人就应该向您一样诚实,冷静,认真,全方面的去思考问题。赞好文!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8341bd' 的评论 : 哈哈,一针见血! 我先投降,等下回来好好写回复啊。
8341bd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是个”最不关心也不懂政治的人“写的。政府基调早已订好,把运动拖成"闹剧"大开杀戒。也许当时处理好,也不会有习近平上台后大规模反腐反贪。我当时在天坛东门住......
ShaJi 回复 悄悄话 这就是统治者愚弄人民的口径:维稳+发展经济。这两个借口已经用了70年了,GDP现在世界第二了,维稳已经到网络封锁了摄像头平均每2个人一个,诺大中国甚至没人公开谈论六四。你们说的时机成熟是什么时候??没有渐进的民主法制推进,人民没有经过民主教育和实践,等到你们说得时机成熟,人民一下子就能适应??漫长的等待,现在是什么结果?中共已经倒退回世袭制了。时机成熟的谎言早已经被统治者自己揭穿了。

六四不管人们道德素质如何,民主的水平如何,它表达了人们最简单朴素的对民主自由法制的诉求。这是民主的真谛,不管出身‘教育水平、背景,人人都有权发表意见。你见过世界上什么地方的人是全面统一高素质一起步入民主?民主难道不是一个学习和渐进的过程?现在人们连一个学习渐进的过程都被剥夺了。一说起民主就如临大敌。就像猪一样被圈养了。越是这样到时候中共倒台越容易出现暴民。中共自己不开启民智,正是给自己掘墓。

作者处在民主社会,还在为独裁辩解,只能用自甘堕落来形容了。

一个问题就可以让爱国贼原形毕现:你为什么不回国定居?


--------------------------------------------------

对于不懈地呼吁中共下台的人,试想, 假如如你们所愿,换个执政党, 或者中国真的实行了你们说的民主自由, 但是结果中国的经济衰退, 或者社会秩序紊乱,人民生活质量下降, 你们也坚持要换党, 换体制吗?我幼稚的想法, 是维持现状, 稳定中求发展。 无论什么变化改革,要根据国情,可以借鉴,不能照搬。 时间上不要操之过急,等待时机成熟,水到渠成。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哈哈,土豆你太可爱了! 相信我,你得罪的人比我得罪的少多了。
I enjoyed such candid and civil conversation very much. Thank you for indulging me.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刚刚落了后半段。我很喜欢读心灵鸡汤的,欢迎多上哈。
土豆你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某个危机没有涉及自己的利益时,人们往往不以为然,不会有动力去斗争或者改变。 这个规律不仅适用国家之间的战争,也适用于小的民事纠纷(我最近亲身经历了一个类似的案例,在美国, 以后可能会写出来分享)。 所以如果想让那些暂时没有受到影响的"我”参与,就要说服他们,不行动的后果,迟早会让他们也受到危害。 抗日战争是个例子,日本侵略军逐步深入,才让越来越多的同胞热血沸腾,加入抗日,因为不抗日自己就会灭亡。 而89年的学生运动呢, 如果全民参与的结果会如何?会是学生们以为的自由的好日子吗? 政府不制止的话结果如何? 国家乱了以后大多数人会得益吗?
我可能是个实用主义者,凡事要考虑结果。 如果一件事做了痛快, 但是损失比不做要大, 我宁可先吃点亏,节省resources. 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网络上的争斗,我不喜欢逞一时之勇。。。 得, 说远了,因为想起了你前些时候写的一篇博文,鼓励女博主骂回去的那篇,当时很想写一篇回应你的。 这个话题以后再聊。

*****************************************************
"即便为抗日“牺牲”,我也不觉得值得,因为我住在北平,我住在沈阳,我住在大连…… 又该如何解读这个“我”呢???"

假设“我”是1935年生活在东北的普通华人,“我”的抗战热情是远远不如1943的重庆人,云南人,……的。

这里有个我们的“国家”意识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我们现在的“国家”概念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心灵鸡汤写多了,就容易把心灵鸡汤作为“智慧”传授的,当然,也不能多说什么了,确实,“现实生活”是老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7月,我不再多说什么了,我知道我得罪了很多人,:))

只是,一点,在这漫长历史中培训出来的华夏顺民,他们对“当下”会特别“冷静理性/不极端”,对遥远的过去可以非常的“壮烈牺牲”……

也别相信我是什么好东西,把自己放到一个场景中去,我只有“不知所措”!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土豆答疑。 这下我明白了。
我不敢想象自己是否有勇气去主动面对日本侵略者的枪口(牺牲), 但是如果让我在做汉奸(出卖自己同胞)和自己死之间选择, 我会选择后者。
如果作为旁观者, 对于当年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勇士们, 我敬佩,尊重,纪念,并愿意把他们的故事传递给后人。 因为他们的行为是为了defend our country, 他们的牺牲让我们大家免做亡国奴。 他们的牺牲值得。
对于在天安门广场面对坦克的“英雄”(今日Today Show on NBC如此说), 我只能说, 他太年轻,如果他是我的孩子, 我会劝他珍惜自己的生命,尊重法律(哪怕是个不完美不完善的法律),不要以身试法。 他的牺牲为了一个信念,而那个信念成熟吗? 有没有被人利用? 多年后自己会不会后悔?任何信念(甚至是投资策略)都要深思熟虑,不可凭一时冲动,何况那时的行动牵扯到很多人的well being,社会治安,工厂机关的生产, 等等。 对于所有的生命, 我珍惜, 同情, 遗憾。
谢谢土豆探讨。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向东之东' 的评论 : 向东先生好。 您的第一句话说明你是个很nice的人, 否则不会担心自己的评论很mean, 让人不舒服。 我看您是就事论事,没有人身攻击,完全不必删除。
我没有安邦治国的雄图伟略,本来只想写下自己的经历。 不过您的留言让我feel intrigued, 我就试着回复一下。

***************************************************
我的评论会很MEAN,让人不舒服,但是忍不住了,博主不想看可以删掉:

很多海外的华人,自己把家安在欧美,享受着自由人权,岁月静好。对国内忍受着高房价,雾霾,毒奶粉,毒疫苗,各种食品安全问题,发表一点见解就要担心被请去喝茶的老百姓说:你们忍一忍,循序渐进的来,别着急,千万别听信西方思想的蛊惑,清政府亡了,社会就会乱了,生活质量就会严重下降了。要做一个头埋在沙子里面的鸵鸟,每天就享受“岁月静好”就行了。

我始终觉得,就凭中国人的勤劳智慧,哪一个政党亡了,中国还是会迅速崛起。纵观历史:封建王朝每一个朝代都会有盛世,有衰落。只要政府于民休息,接下来就是盛世,只要政府腐败堕落,不仅政权亡掉,百姓也会遭受战乱之苦。中国之所以几千年起起落落,恰恰因为一党制式的统治不稳定。远的不说,一母同胞的台湾,在国民党结束专制的时候不仅没乱,反而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该如何相信/判断他们的“回答”呢?? ” -- 他们指的谁呢? 回答哪个问题?

“他们”是指说“这不是抗日战争!”的人群。
如果他们说:“这不是抗日战争!”,
那么我问:如果是抗日战争,会??
他们的回答,我猜似乎是:“如果这是抗日战争,我会牺牲,或者这样的牺牲很值得”
我本人是不相信这种对80年前事情的“壮烈”回答的!!!这个太容易了!!
假如2080年大陆翻盘,说不定那时的子孙们会说“如果我在广场,我一定会坚决炮口对准中南海……”
搞笑吗??不!!!

……………………………………………………

"即便为抗日“牺牲”,我也不觉得值得,因为我住在北平,我住在沈阳,我住在大连…… 又该如何解读这个“我”呢???"

假设“我”是1935年生活在东北的普通华人,“我”的抗战热情是远远不如1943的重庆人,云南人,……的。

这里有个我们的“国家”意识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我们现在的“国家”概念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心灵鸡汤写多了,就容易把心灵鸡汤作为“智慧”传授的,当然,也不能多说什么了,确实,“现实生活”是老大!!

但愿这次说明白了,谢谢7月的追问。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raker999' 的评论 : 感谢braker999留言。 跟你同感,开始时周围的人(同学同事)都支持学生的诉求, 很多也都上街游行。 后来事态发展偏离了最初的愿望,大部分民众不希望再来一次动乱。 另外你说的年轻幼稚不听父母劝告我也深有同感。 想象一下我的孩子在20岁时的任何大的决策, 我们做父母的不都得参与? 哪里有全面支持的道理?
是呀, 那个自由女神像我没有亲自去看(我先生当时很坚决地不让我去广场,他自己常去),去看过的人好多都说反感。 后来才知道是美国政府资助的。
**************************************************
简单朴素的字句却给人非常真实的感觉。其实一开始时城市里差不多人人都支持学生,我当时也是很兴奋,不过后来人人都不支持以致反对学生的做法。父辈们其实都看得挺清楚的,所以六四后其它城市的人都不对开枪镇压有大异议,年轻人没有父母辈的指引确实很容易犯大错。还有那恶心死人的民主自由女像,绝不是大家的同路人所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柳兄深得求同存异的精髓。 没错,我们都希望任何改革都尽量把代价减少到最小。 握手!
*******************************************
七月,你好!在现代社会里,暴力或者说革命是于事无济的,所以,我向来主张改良的方法,这样社会付出的代价更小。这与你渐进的主张是相通的。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谢谢小树来访:))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86' 的评论 : 谢谢诗人! I wish you more luck:))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鹊' 的评论 : 抱抱喜鹊! 理解万岁!
**************************************
冷静的头脑,认真客观的看待历史发生的事实,懂得国家利益与法制社会的重要性,这些才是对社会的责任。赞7月的好文。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fengjiayuan' 的评论 : 感谢佳园理解。
********************************
发自肺腑,一片赤子之心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落花起作回风舞' 的评论 : 谢谢花舞!喜欢你的ID。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qdeer' 的评论 : 谢谢dqdeer鼓励和支持。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问好无法弄妹妹!
妹妹的留言提醒了我,回顾当时的情况,运动初期北京的治安不错, 小偷罢偷的说法也记得。 后来社会上各类人都参加进来,运动就变了味。 烧军车,推翻公交车, 学生可以随便拦截客车,机关工作人员借故不上班,工人罢工,学生不买票上火车, 等等,已经是国家动荡的症状, law and order was being threatened, and the country was slipping into chaos。 Something had to be done. 也许应该有更好的办法。可是更好的办法是什么? 如果是我, 改如何呢? 我没有答案。 好在今天的中国变化这么大, 人民的生活质量提高,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飞跃了几个阶梯,让我们这些海外华人也跟着腰杆更直了。 祝愿我们的母国更好。
****************************************
我也是这样想的。当初我也支持学生。有一点得说,当时社会秩序良好,没交通警察,学生维护交通,大家都特自觉,文明礼貌,据说连小偷都罢偷,以支持学生:)但是今天反思64,我已经不是那时的我。回首40年改革开放的成就,我们脱贫的速度是举世无双的,我们奔小康的步伐没人能阻挡。政府苦口婆心,从胡耀邦的死到64,这几个月事情越发激烈,开枪不对,说到哪也不对,但怎么扭转局面?今天的反腐虽然难说其目的,但没冤枉他们,只是大贪子还逍遥法外,还高高在上。咱不懂政治,明白自由是相对的,但言论自由就是放屁,连做梦都是枉议,这是倒退。不管64是什么,它在中国文明进程中起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它永远提醒统治者,人民的要求、反抗不会灭,你只有老老实实为人民服务,否则74、84、94 不会完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兰花地主' 的评论 : 谢谢兰花地主! 我也喜欢兰花:))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土豆来访并留言。 你的问题似乎有点太深奥了, 或者是我太过愚钝,读了好几遍还是没懂。非常愿意与你探讨, 我的confusion请看下面: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该如何相信/判断他们的“回答”呢?? ” -- 他们指的谁呢? 回答哪个问题?

"即便为抗日“牺牲”,我也不觉得值得,因为我住在北平,我住在沈阳,我住在大连……
又该如何解读这个“我”呢???" -- 当年参加抗日的人, 我想是抵抗别国侵略,不希望让自己的祖国和同胞沦为别国的殖民地, 或者受奴役? 他们的牺牲是为了民族的尊严和独立。 土豆这个“我”,显然不是指土豆本人?
向东之东 回复 悄悄话 我的评论会很MEAN,让人不舒服,但是忍不住了,博主不想看可以删掉:

很多海外的华人,自己把家安在欧美,享受着自由人权,岁月静好。对国内忍受着高房价,雾霾,毒奶粉,毒疫苗,各种食品安全问题,发表一点见解就要担心被请去喝茶的老百姓说:你们忍一忍,循序渐进的来,别着急,千万别听信西方思想的蛊惑,清政府亡了,社会就会乱了,生活质量就会严重下降了。要做一个头埋在沙子里面的鸵鸟,每天就享受“岁月静好”就行了。

我始终觉得,就凭中国人的勤劳智慧,哪一个政党亡了,中国还是会迅速崛起。纵观历史:封建王朝每一个朝代都会有盛世,有衰落。只要政府于民休息,接下来就是盛世,只要政府腐败堕落,不仅政权亡掉,百姓也会遭受战乱之苦。中国之所以几千年起起落落,恰恰因为一党制式的统治不稳定。远的不说,一母同胞的台湾,在国民党结束专制的时候不仅没乱,反而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

braker999 回复 悄悄话 简单朴素的字句却给人非常真实的感觉。其实一开始时城市里差不多人人都支持学生,我当时也是很兴奋,不过后来人人都不支持以致反对学生的做法。父辈们其实都看得挺清楚的,所以六四后其它城市的人都不对开枪镇压有大异议,年轻人没有父母辈的指引确实很容易犯大错。还有那恶心死人的民主自由女像,绝不是大家的同路人所为。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七月,你好!在现代社会里,暴力或者说革命是于事无济的,所以,我向来主张改良的方法,这样社会付出的代价更小。这与你渐进的主张是相通的。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我来问候七月!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冷静客观的文章。
喜鹊 回复 悄悄话 冷静的头脑,认真客观的看待历史发生的事实,懂得国家利益与法制社会的重要性,这些才是对社会的责任。赞7月的好文。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细读了,谢谢七月的思考和记述。
xiaofengjiayuan 回复 悄悄话 发自肺腑,一片赤子之心
落花起作回风舞 回复 悄悄话 不得不赞的好文!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真实。出国以后,我也在网上找了很久有关64的资料,最后看到的没有多少。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这样想的。当初我也支持学生。有一点得说,当时社会秩序良好,没交通警察,学生维护交通,大家都特自觉,文明礼貌,据说连小偷都罢偷,以支持学生:)但是今天反思64,我已经不是那时的我。回首40年改革开放的成就,我们脱贫的速度是举世无双的,我们奔小康的步伐没人能阻挡。政府苦口婆心,从胡耀邦的死到64,这几个月事情越发激烈,开枪不对,说到哪也不对,但怎么扭转局面?今天的反腐虽然难说其目的,但没冤枉他们,只是大贪子还逍遥法外,还高高在上。咱不懂政治,明白自由是相对的,但言论自由就是放屁,连做梦都是枉议,这是倒退。不管64是什么,它在中国文明进程中起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它永远提醒统治者,人民的要求、反抗不会灭,你只有老老实实为人民服务,否则74、84、94 不会完
兰花地主 回复 悄悄话 赞赞????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这句话值得深思:“这不是抗日!》

这句话确实值得“深思”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该如何相信/判断他们的“回答”呢??

即便为抗日“牺牲”,我也不觉得值得,因为我住在北平,我住在沈阳,我住在大连……
又该如何解读这个“我”呢???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芝蘭芝蘭' 的评论 : 谢谢芝兰支持!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支持!是呀,这句话值得深思:“这不是抗日!” 您姑姑夫妇有远见明事理,他们管得太英明了。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SL1234' 的评论 : 谢谢露露妈来访,更感谢你分享身边的人的经历!朋友的哥哥的心态代表相当一批参与者的心态,好奇,随大流,机会主义,等等。也非常有同感你国企朋友对习的看法的转变。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goxin' 的评论 : 谢谢兰心!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谢谢赛欧来访!也感谢你的客观真实的分享!
芝蘭芝蘭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抱抱亲爱的迪儿!喜欢你!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若芙姐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说得非常有道理!很多孩子根本啥也不懂,结果白白牺牲。他们如果有幸活到今天,该多幸福。
当是我姑姑的儿子在清华大学读书,被父母关在家里,今天都要当祖父了。他是我姑姑的独生子,试想当时牺牲了呢?不值得,是不是有人这样说过?这不是抗日战争!
SSL1234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姐姐的文章有理有据有节,我也是亲历者,也尽量竭尽所能给外地的朋友们解释当时发生了什么,确切地说是我记得什么,现在还留了一些当年在天安门抄的诗。其实后来学生运动也变味了,朋友的哥哥去静坐,说是所有的饮料都尝了个遍。现在想想,如果当年让学生领袖上台,中国得乱成啥样?去年和国企的朋友聊天,他们开始是最反习的,因为没有公款花了,但是现在开始理解并且尝到了一带一路的甜头。有人说政府宁与外贼不与家奴,请去做做调查,每年美国外援金额是多少,最大的慈善国之一。习不需要权和钱,所以能静心做点事。
digoxin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分享!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挺七月好文,发自肺腑,一片赤子之心。
不忘六四。我也刚刚回国一趟,感受到你所提到的中国种种令人欣慰的变化。我同意你的观点:

对于不懈地呼吁中共下台的人,试想, 假如如你们所愿,换个执政党, 或者中国真的实行了你们说的民主自由, 但是结果中国的经济衰退, 或者社会秩序紊乱,人民生活质量下降, 你们也坚持要换党, 换体制吗?我幼稚的想法, 是维持现状, 稳定中求发展。 无论什么变化改革,要根据国情,可以借鉴,不能照搬。 时间上不要操之过急,等待时机成熟,水到渠成。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七月妹妹好文。 同纪念。 晚上拜读。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