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正文

美国职场的铁饭碗(2)

(2018-12-05 13:40:46) 下一个

我的师傅老团长贾克林告诉我,申请晋级,要经过五关: 1. 团级委员会;2. 团长; 3. 师级委员会; 4. 师长; 5. 军长。

第一轮团级委员会的投票结果至关重要。委员会通过了,团长打勾同意,就是走个过场,无悬念。委员会通不过,或者反对票接近赞成票,团长的决定会比较微妙。团级的两票都是yes, 以后的基本无悬念。 

团级和师级委员会开会商议的时候,申请人可以要求公开讨论会,即申请人可以参加,别人也可以旁听。 俺的团级委员会审议是公开的,所以去参加了。 与会的12位委员都是本团各连的连长付连长,以及几个老兵。 一圈客套之后,别的连长说,我们不是你连的, 我们尊重你连长的意见。 这么说的意思,一般连长都会护着本连的兵,那肯定是基本是赞成票了。

大家都转向连长马一浆,只见他面无表情, 说,“我觉得七月是个好同事, 但是她的资格一般般。我见过比她的资格更强的。 别的我不想多说。” 我当时脑子里如爆惊雷,这明摆着是不赞成啊!别的人也都愣了几秒钟。 

我的师傅老团长接过话茬, 说,“我们几年前雇七月的时候严格审核过她的资格,大家有目共睹,她的表现受到了来自国际上业内人士的肯定。你们别的连队的虽然对她的业务不熟悉, 但是你们可以根据这几年的观察,决定是否愿意跟这个人长期做同事。 说白了,让不让她的泥饭碗变铁饭碗, 无非是你愿不愿意以后的几十年经常在同一幢楼里见到她,在重大会议上让她参与意见,她这个人的职业道德和做人的操守值不值得信任。”

大家接着问了我几个专业方面的问题, 以及我自己的申请材料不明确的地方。 讨论完毕, 申请人和其他不投票人员离开会议室。 委员们开始不记名投票。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等结果。 10分钟后有人敲门,一位老同事约翰简单说了一句:“恭喜你! 11比1, 你通过了!” 

两分钟后,老团长来了,传达了同样的好消息。 紧随老团长之后,马一浆也来了,满脸和气地说,“恭喜你! 我投的是yes!" 

我当时不知道如何应对马一浆,脑子是木的,机械地说了声 “谢谢”。 

待马连长离开,老团长问我,“你是不是得罪过马连长? 否则他怎么在开会上临时捅你一刀?” 

我想了想, 真没有得罪过他呀。 工作上我基本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各挺一摊。 他每年给我写的评价都不错呀。倒是有点私事儿, 我对他说过no, 我想我们都是恪守职业道德的人, 不会把私事儿掺杂到工作上吧? 

老团长问我啥私事。 我说, 我们团里有时候搞potluck party,我自己不会做饭,某日让我老公百科全书给切了水果盘,有孔雀形状的菠萝和小灯笼状的橙子。在party上,马一浆问我谁做的, 我说我老公百科全书。马问能否帮他切一个, 我说好呀。约好那个周末y他把菠萝橙子带到我家去当场切。

结果,周六一大早马一浆来敲门,带了10个菠萝,2袋(每袋8磅)橙子! 我着实吃了一惊。问他为何要切那么多,马说每年感恩节他都会给他那条街上的邻居送个礼物,今年就每家送盘切的水果,另外也要送给新团长家。

百科全书客气地把马让进屋, 我们在餐桌边等着看着, 百科全书就在厨房帮他一个个切水果。 

边等边聊,马一浆说他虽然不是中国人, 但是他的国家也算亚洲的, 他们一家曾经在新加坡住过,他还会几句中文。 他提到成龙, 说人称“大哥”。 马说,“在我们团, 团长是大哥, 所以我过会儿就去他家帮他搞卫生准备过节,顺便送些切好的水果去团长家; 在我们连, 我马一浆就是大哥,那么连里的新兵老兵的也一定知道该怎么对待我。”

我听了,以为他在开玩笑。 我告诉他, 我们大陆来的,不时兴大哥啥的,那是封建思想。 再说了, 我可不会拍团长或者连长的马屁。 如果愿意拍马屁, 我就不用来美国了。 我还劝他不要去团长家, 这样会让人家美国人瞧不起咱们亚洲人的。 

一年后,马连长在办公室遇到我,又问,“你老公这个周末有空吗? 我买好了水果,想让他帮忙切一下。” 我想起前一年的经历, 说,“可以, 你就带一个菠萝和两个橙子来学徒吧,你看着他切, 然后回家用更多的水果练习。 不会了再给我打电话, 我让他去你家亲自教你。”

马连长说,“我不想学, 也学不会。就让你老公都给切了吧。”

我回答,“你大概不知道, 我老公也要工作, 每周40小时, 很累的。 切一两个可以, 多了还真没有时间。再说, 你上次搞了那么多水果, 你走了以后剩下的垃圾一大堆。 我周末还想睡个懒觉,你那么大早上的来敲门,弄得我一天都没有精神。”

最后折中了一下,马一浆说,可以让我老公去他家,这样垃圾他们自己处理, 我也可以睡我的懒觉。 虽然我不太情愿, 我家百科全书说,顾全大局, 还是如约去马家了。 

我问老团长, “这难道算得罪马连长啦?” 

老团长听了后哈哈大笑, 说,“这个马一浆,爱占小便宜的毛病不改。 以前他曾经要我给他们家拍照(老团长曾经做过专业摄影记者), 我告诉他,我太贵,恐怕你雇不起我,每拍一次至少1000美元, 约吗? 然后他再没有提过。 你第一次让你老公收他工钱就把他吓跑了。” 可是咱中国人一般也不好意思收人家工钱嘛。

我们聊了之后,分析着,无论如何,投票结果很乐观,11票赞成,1票反对,团长很忙,估计俩月后就划勾同意委员会的决定。 老团长贾克林让我放宽心,等着。 

结果,两个月后, 现任麦团长给我发了封邮件, 说,“对不起, 我不同意你晋级。”

又一个惊雷, 我马上回邮件问团长是否开玩笑,他秒回, “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如果你想谈, 请直接联系副团长白二鱼。” 

我的师傅老团长也傻了,说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团长否认委员会的赞成票的, 不知道如何解释这史无前例的状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OldJohn_02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軽鬆,期待下集。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您太谦虚啦!只要能过两次的,在我看来就是最优秀的!您分析的有道理,接下来我也会说到挫折的理由。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我没有你那么优秀,是提前晋升。其实问题也有可能是出在你是提前申请上。即使只提前一年,the standard can be considerably higher than normal promotion. 这样的话,一切就more reasonable.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哇,恭喜您大功告成!没有了目标,所以就 play nice? :-)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我自然是过来人。已经过了两次晋升。现在已经没有生活目标了。呵呵。与你的专业不一样。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嗯嗯是的群兄,这样的例子我见过两个。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是呀,前几年我这里有一位申请晋升正职。他人比较聪明,但极其自私,还经常喜欢指责别人。结果一路都是反对票,最后只有一个人,就是军长,给翻盘了,得到了晋升。我觉得这个军长不咋地,不过她现在已经离开了。如果所有的人都反对一个人,一定是有原因的。后来得到晋升的这小子收敛了一些,吸取点教训,改正了一些。:)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您对内幕了如指掌啊,莫非也是本军系统的“自己人”?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军长否决团长和师长的。这些事情多想无益啊。不管顺利与否,当事人都是觉得惊心动魄的。都不容易。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若芙姐。 是的,老团长是个典型的君子。 百科全书是我的军师和战友,哈哈。 他的刀工不错,上次去苏珊家吃饭他做的蔬菜水果色拉也倍受欢迎呢。 将来有机会一定让您尝尝:)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群兄判断得对。 是的, 后来远离了他。 之前对他的人格还抱一丝希望,因为他总把自己是基督徒挂在嘴边。 我想, 基督徒一般都比较心善的。 这个细节下次再交代。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尔! 很高兴你喜欢!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妹妹好率真,真难得。 刚为你通过投票开心, 想不到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读得我在这儿干着急。那个亚洲马屁精真闹心。 喜欢老团长。读了这篇文章,更欣赏你和百科全书。 有一个如此懂你, 疼你的他,真是太好了, 缘分注定。 以后有机会还请百科全书抽空教我们一手。:-) 好事多磨。 希望妹妹以后顺顺利利。 期盼下集。 :-)
qun0 回复 悄悄话 对了从切水果这件事就看出这位马连长人品不好,最好远离这样的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切水果的事太好玩了,片片漂亮,谢谢分享!:)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528A' 的评论 : 谢谢528A(我爱发?)新朋友感兴趣。 然后,就是焦灼的几个月... 等下章再细说。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谢谢亲爱的铃兰妹妹替我着急, 说明你真的关心我。好幸福啊!
我不是很善于把玩文字, 所以一般描述比较干瘪。 谢谢妹妹鼓励!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群兄, 好开心让你看得直乐!
我们这里的传统是open meeting optional at the request of the candidate. 不过有人提议要改规矩, 以后的故事我可能会提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jszh' 的评论 : 哇,好感动您注意到这句话! 我当初读到它马上被触动了。 谢谢新朋友。
我猜您的名字是“北京苏真”? 嘿嘿,其实猜不出来。不知道如何称呼。
**********************************

喜欢这句: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博主正是身体力行,赞。
528A 回复 悄悄话 不错的职场故事。。。然后呢?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在哪儿都是围绕着一个字啊 --- 人!

看得我直焦急. 好在瞥见你给其他朋友的回复, 知道 bitter 已是过去时啦, 不然今晚我可能转辗转难眠了 : ))

有本事写得我犹如身置其中呵, 棒棒的, 七月.
qun0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写得有意思,还挺惊险的。期待后续的故事。亏你能想出这些古里古怪的名字,看得我直乐。我第一次听说当事人还可以旁听会议。我这里都是暗箱作业啊(州的法律是所有的会议都是公开的,只有这个是例外)。当事人直到这一步结束看到正式行文前心里都是没有数的。但如果里面有铁哥们会透露给你些许信息。
bjszh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句: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博主正是身体力行,赞。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哈哈,您是洞察秋毫啊。 我可能也bitter了些日子。 现在已经过去好久了,故事仍然在脑子里不时冒出来 所以想写出来,让脑子完全清静,然后翻篇儿了。 Move on with life.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难道你有好心情写出来。一般经过这些的人都会有一些bitter。佩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