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食物森林(food forest)

(2018-04-15 18:53:36) 下一个

自从一年多前接触到 Permaculture(朴门永续农业)之后,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为之着迷。

关于什么是朴门,这里引用wiki上的介绍——

Permaculture is a system of agricultural and social design principles centered around simulating or directly utilizing the patterns and features observed in natural ecosystems. The term permaculture was developed and coined by David Holmgren, then a graduate student, and his professor, Bill Mollison, in 1978. The word permaculture originally referred to "permanent agriculture",[1][2] but was expanded to stand also for "permanent culture", as it was understood that social aspects were integral to a truly sustainable system as inspired by Masanobu Fukuoka’snatural farming philosophy.

It has many branches that include, but are not limited to, ecological design, ecological engineering, environmental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Permaculture also includes integrated water resources management that develops sustainable architecture, and regenerative and self-maintained habitat and agricultural systems modelled from natural ecosystems.[3][4]

Mollison has said: "Permaculture is a philosophy of working with, rather than against nature; of protracted and thoughtful observation rather than protracted and thoughtless labour; and of looking at plants and animals in all their functions, rather than treating any area as a single product system."[5]

庆幸生活在网络时代,能够在很短的时间收集到大量的资料。一年多来,细研朴门奥秘,同时在菜地里,零星地实践朴门技巧。最终在今年初,决定着手开辟一片地,运用朴门原理,营建一个“食物森林”。

“食物森林”将以种植多年生可食(或可用)植物为主(包括树、灌木和本草),通过水渠设计与植物共生互养原理,营建一个自动灌溉、少人工多收获的食物生产区,以期待这样的田园生活能够最大限度地延续,直到80岁甚至更长久,都有能力继续这种自食其力的生活。

朴门设计可大可小,大到整个社区或整个property作一个系统建设,小到一个阳台。虽然恨不得买一块 bare land 从零开始玩个尽兴,但毕竟不太现实。于是开辟一个角落,大约2000平方,来实现我的蓝图。

这是一块坡地,原本是草地。

一般人眼里漂亮的草地,在朴门人看来,是“地球上的毒瘤”,是人类最“stupid”的设计。他们认为,草地除了人类自以为的“好看”之外,无一用处。不但无用,还常年浪费能源和劳力,污染环境。关于这个观点,我发自内心认同,且深有体会。当初因“无知无畏”买了这个有着巨大草坪的“好看”的物业,住进来之后才发现,除草是一个问题。开着大型除草机,两周除一次得三个半小时,四周除一次就得五个小时。所以这次借此机会,“砍掉”一块草坪改造成“食物森林”,至少能少去半小时甚至四十分钟的除草时间。当我越接近大自然,越体会了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之后,就越能摆脱被审美暗示下的视觉束缚。原来,“好看”与“不好看”是可能相互颠覆的。

这块坡地的设计,我选择了这个方案:

 

工程正在进行中。

老豆不在家,回国三周。发来信息:辛苦总设计师了!我回复:你不在我轻松多了。老豆回了一个笑脸。

为什么老豆不在家我反而轻松了呢?是因为,免去了argue。

这次的物业改造,这块“食物森林”只是其中一个部分,除此之外,修建围墙、新建泳池、屋前屋后园林景观改造,树木迁移.....,每一个细节都可能有无数的想法出现,有无数次变化,于是就有了无数次的意见分歧。除了审美上的“各持己见”之外,更主要的是,老豆另有工作在身,无法像我全身心投入。对自己不十分了解的事物自然就会有很多疑问和不放心,这些常常变成了我的阻力。而我,在亲自动手,完全手工开垦出一片新的菜地、经历了三年辛勤耕耘的种植生活之后,变得愈加清晰与坚定。大自然给予了我用不完的能量。当这些能量用在与老豆的argue上的时候,他是抵挡不住的。以至于老豆几次用既感慨又惊讶的语气说:你太man了!

随着工程一步步进行,想象中的蓝图一点点在眼前实现,而且非常幸运地"so far so good",老豆便不再坚持自己的保守,几乎全部交到我手上,还自嘲:太羡慕你了,活成这样。(意思是,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他只有买单的份。)

这回的确是玩大了,花草树木大搬家,挖地三尺!期待三年五年后,这一片坡地将呈现出一片美丽生机的食物森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胡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天的夏' 的评论 : 热烈欢迎!四季都能种菜种粮食,来这里当农民很爽的,哈哈。
夏天的夏 回复 悄悄话 哇,原来风景这边独好!现在多了一个愿望,就是能够成为你的邻居!
胡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10601' 的评论 : 原来也不是素,只是放弃吃肉。到新西兰后慢慢就开始吃点牛羊肉了,再后来,又不吃了,现在肉类只吃家养的鸡鸭。当时不吃肉是因为游走的关节疼痛,起初有明显效果,后来只是缓解,应该是与食物有一定关系,但不完全。
胡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10601' 的评论 : 能介绍一下你们选的品种吗?我这只是规划成食物区的一个角落。其它还有很多地方要考虑。
y10601 回复 悄悄话 对了, 贵府的大队长还在素斋吗? 应该有N年了吧, 效果如何? 严重好奇中.
y10601 回复 悄悄话 呵呵, 有点相似, 我没有挖, 只有种, 刚种了最高的, 我用的是 Willow Hybrid (一种新品种柳树, 成熟时20米高). 未来是香檩, 茱萸 (Japanese dog wood), 白桃, ?薇.... (其他还在探讨中, 但不以食为先)
胡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是的,希望五年后开始“少劳多收”,十年后“不劳而获”,老年时就躺在地里等着天上掉果实了。哈哈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厉害!期待你的食物森林!
胡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是的,朴门理念很棒,让我激动了很久。 喜欢你的那句回复:“所有的生命都很积极”。真的是从这些积极的生命得到了能量,从以前懒懒不爱动的人变成一个有行动力的人。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期待,非常棒的设计理念,赞行动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