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被观察故我在

(2019-07-07 15:38:50) 下一个

周末shopping,grocery store,店里唯一的活物在水箱里,tilapia鱼,每次经过我都驻足,看不喜不悲的他们。他们知道我在看吗?把我的DNA和他们的拧一块儿,能是美人鱼吗?

 

被看不是件好事,被某个食客瞧上了,晚上就是餐桌上的一道菜。想起以前校花的烦恼,总有勇敢的厚脸皮在路上拦截,不甚其扰。猪怕肥壮,鱼怕鲜活。红颜太艳是祸,人有多思添愁。

 

可有时候,又希望别人多看看自己,潜意识里。表演,站在舞台上,万人瞩目,那是每个演员的梦。最寂寞的是,声情并茂了,无人喝彩。

 

我思故我在。笛卡尔说的。版本太老了, version 1.0。

 

我感故我在。现代人对意识的研究,“我思故我在”的升级版,verision 2.0。有些意思了。

 

我被观察故我在。量子物理的结论。双缝干涉实验,如果无观察者,是干涉条纹。有观察者,两根棍子。很可能是“故我在”的最好答案,version 3.0。

 

好比我现在喝咖啡,发呆,脑子不转,散漫,无思。如果对面坐下来一个美女,我肯定活络脑瓜,斟酌言语。我被观察了,自然而然地情感化声音化形体化。

 

有人不遗余力地想成为被观察者。如果再细分一下,有弱观察和强观察。网红和摇滚乐手都想煽动群众,网上交流是异步碎片式,偏弱,音乐会是同步共振式,偏强。但这两者并无太大的分别,观察人数虽然多,因着都是临时性移情,成了夏天里的雨滴,在随后的骄阳里逃遁无踪。

 

超强的被观察是被另一群强观察者观察。代议制民主里,议员被他的选民观察,议员们又观察总统。总统的自我感觉好极了。

 

现在的网络民主坏了规矩。老川被网上众多的弱观察抬到了大统领的位置,他的超强是通过量的积累而成,品质低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在过去是强观察者群体的聚焦,在网络时代是弱观察者的叠加。制度还是那个制度,外面看似乎一样,内里的实质已经变了。

 

为什么这么多老男人想当总统?岁数大了,没啥可求了,成为超强的被观察者,能刷出最强烈的存在感。人之将死,最想要的东西就是“我还在”。

 

男人靠政治,女人呢?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最强的被观察是身体内部的,这个只能女人有。

 

男人的被观察,靠量,选民的数量和精子的数量一样多,男人就赢了。女人的被观察,靠质,完美的爱不要很多,如果达到卵子的个数,已经非常非常幸福。

 

一个猜想,女人的存在感优于男人。顶尖的男人总在探寻世间的奥妙,试图让上帝观察自己,停留在“我思故我在”的“故我在”version 1.0里。而女人在完美的爱里,是强烈的“我感故我在”和“我被观察故我在”的混合情境里,融合了version 2.0和version 3.0,尤其在她的男人本身是超强观察者时。

 

还是当女人好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nMu 回复 悄悄话 有很多观察和思考,哲学物理融会贯通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博主,连续三篇了,你在被追踪观察中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