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香水迷幻剂

(2019-07-27 20:04:13) 下一个

阿城在一次访谈中,说到毒品,欲言又止。稍稍停顿,语出惊人:毒品和宗教是一样的性质,都是营造虚幻体验。

 

佛教是虚幻,在那种虚幻中人活得安详又幸福。岁月静好,平安是福,在宗教中都能快速满足。我们的所谓真实世界充满痛苦,却又不能证明生活本事不是一个虚幻。“如梦如幻影”,在现世的跋涉中,也能偶尔冒出来。在毒品和宗教里,重构另一层虚幻,有利无害,如果没有本体的自毁。

 

阿城进一步引申:香料也是兴奋剂。那香水也是有迷幻作用的,妥妥的吧。意乱情迷时,“味道”常常助兴,到底是肉身本味,还是香水夺主,有没有可能是两者混合?闻香识女人里的香是哪种香?男人的狗鼻子啊。

 

埃及艳后用过香水组合,在帮她俘获凯撒安东尼的两性战役中,香水居功至伟。太阳王把香水带入巅峰期,那是因为巴黎人太懒了,不洗澡,臭,要香水遮味。

 

凡事都怕琢磨。巴黎人跟香水结缘后,不断创新。香水从掩盖体臭,以香为主,发展到香臭共体,混合发劲,增加性感魅力。好的香水是对体味的修剪,增强迷惑的散发,抹去不适的异味。所以香水怎么用,是因人而异的,用哪种,用多少,啥时候用,用在啥部位,能写成一本厚书。

 

女人用香水,似乎是本能,稍上点儿心思,就能扬长避短。

 

而香水在男人那里,是个难题,尤其是东亚男人。西方男人体味重,本来是毛病,用了香水后,变短为长,激素分泌经香水加成,倍增性感,毛病反而成了优势。

 

中国男人用香水的历史很短,用的人也少。由于市场不大,商家对这类人群的定向开发不够,并没有特别适合中国男人的香水。直接借用西方男人的香水,只能是粉末导致,没有阐发魅力,香水自身成了主角,不伦不类。

 

但男人上了年纪,体味越来越重。人对自己的味道无感,可别人有感啊。尽量不做一个“糟老头”,在重要的场合,用点儿香水还是有必要的,为了不让想接近你的人难堪。

 

如果为中国男人定制一种香水,该怎么做呢?照抄不行,激素不同,拿法国人意大利人的配方不成。他们走的是性感爆冲路线,中国男人该有内蕴轻发环绕迷惑的神韵。

 

找对气质,再配香料。尽量从东亚选材,同一片水土,脾性相谐。

 

哪里专产给中国男人用的香水?没有的话,自己做一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有部电影:香水 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2006)。

觉得咱们东亚男人适用的香水,应该混有土豆/禾苗/酱油这几种味道。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lalacoin' 的评论 : 我都分不清哪是阿城的哪是你的观点~~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lalacoin' 的评论 : 路边就长着很多Rosemary,可以种在花园里,气温低的地方可能不适合生长。
balalaco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看时代,用香水的,春秋男人多,战国女人多,魏晋又是男人多。
现在女人多,将来可能是男人多。
balalaco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是阿城对宗教的理解,不是我的。我只有对现世的理解。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古人是男人用还是女人用。应该是女人用吧。也不好说。
播西都之丽草兮,应青春而凝晖。
流翠叶于纤柯兮,结微根于丹墀。
信繁华之速实兮,弗见凋于严霜。
芳暮秋之幽兰兮,丽昆仑之英芝。
既经时而收采兮,遂幽杀以增芳。
去枝叶而特御兮,入绡縠之雾裳。
附玉体以行止兮,顺微风而舒光。
LinMu 回复 悄悄话 还以为要推广产品。不过佩服,长知识,还能从香水联想到宗教和毒品。马克思说过宗教是毒品,阿城反着说。从你对宗教的理解说明你还不是有信仰的人~~
西方男人体味重,本来是毛病,用了香水后,变短为长,激素分泌经香水加成,倍增性感,毛病反而成了优势。恕我孤陋寡闻,真的没听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