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哈佛撤了录取信

(2019-06-17 17:10:53) 下一个

哈佛撤了录取信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报道,说是哈佛撤销了给佛罗里达州Parkland高中的持枪权利活动分子Kyle Kashuv的录取通知书,原因是他在两年前在网上发表了种族主义的言论被人抖出来了,哈佛知道后,请他在限期内予以解释,他说他是说了,但是那么做是为了用极端的语言制造冲击效应,引人注意,他表明他已经就此事公开道歉了。同时,他还给哈佛的多元委员会写信,请他们指导他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原谅和谅解。尽管如此,哈佛招生委员会还是决定撤销三个多月前给他的录取通知书。

这一事件说明,每个人,即使是孩子,也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随便发表各种歧视或仇恨的言论,虽然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是言论自由有时也会付出代价。因为言论是内心的体现,一个有歧视和仇恨的人,往往会有丑恶的人格或人品。

这种人品的人虽然能够被选为总统,但是在很多学校或单位是没有市场的,就是因为总统是人们雇的,如果选举他的人不在乎,他可以被雇用,但是在学校或者单位,雇主不一定会能够容忍这类人品或者人格低下的人,即使他们能够容忍,也不一定能够受得了来自社会的舆论压力,所以,言论可以自由,但自由的言论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这就是以前我为什么说一些博友,自己即使想发表种族主义的言论也别让孩子那么做,因为不小心就会耽误孩子的前途。而且,即使不会耽误,做一个心胸狭隘的种族主义者也是一种很可怜的人。

希望那些喜欢拿人家的肤色,性征或出生地开心的人能够引以为戒。

顺便说一下,这个孩子在他的高中发生枪击事件,多数同学呼吁控制枪支的时候,他却支持拥枪,成为持枪权利的活动分子,并因此成为IRA,保守党甚至川普的宠儿。除了在各地发表演讲,接受狐视等电视台的采访外,还被川普在白宫亲自召见,可见其活动能力,兴许川普能够给他下一道行政命令,让哈佛录取他。即使他不这样,这小伙在美国应该也很有前途的,很有潜力,是年版Steve Miller。肯定会有学校比如说自由大学会录取他的,说不定会给全额奖学金。

因两年前发表极端种族歧视言论被哈佛撤销录取的保守党新宠儿,Parkland高中生,持枪权利活动分子Kyle Kashuv。

因鼓吹持枪权利受川普接见

 

原报道:https://www.yahoo.com/news/harvard-rescinds-offer-to-parkland-kyle-kashuv-racist-slurs-191409135.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9)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86' 的评论 : 当然!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种族歧视是不对的,双重标准也是不对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种族主义的小人们!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今天中午出去吃饭,看了一篇米雪儿奥巴马的书。她说舆论说她是疯黑女人。她很伤心,她问自己他们到底强调我疯,黑还是女人啊!还有人质问她是男,是女。她很困惑,她说她认为她根本不理解美国人民,她对美国有很多疑问。连她都不理解美国,咱们一代移民就更是糊涂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你是种族主义专家!:)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种族主义,欧洲人早把它分类透彻了。欧洲人在希特勒之前就把欧洲人按头颅长短,鼻子和祖先来源分成五类。最高级的是nordic种,金发碧眼,超白皮肤,颅骨窄,下一个是Alpine种,祖先从亚洲来,墨索里尼就是这个种,和北欧种主要区分是宽颅骨。再下来是地中海种,皮肤已经发深。还有两种不赘述。吃惊的是伊朗和阿富汗人种的都算欧洲大白人种族分类里一个亚种。川总说美国要挪威人的时候,其实种族优劣在他心里是根深蒂固。极端种族论的人最大危险的一个理论就认为凭借出生血统优越的一小部分人就该统治管理普通大众。希特勒是坚定的种族分子,他在早年在奥匈帝国服兵役后说他很讨厌军队里的各种人种。希特勒移民德国后,不少出于种族清洗成分的外侵让欧洲二战一千万人丧生。我们都可能是种族分子,但千万别当希特勒式样的极端种族分子。毕竟我觉得华人不在种族中占优势。如果我是挪威人,我才不在乎呢。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westshore:

You say "言论自由与极端言论不能划等号,后者其实是精神有问题,这与左右没多大关系。
当然,什么算是极端言论,解释权在这个例子里是哈佛,而不是有公共统一标准。" If extremist speech is defined by each individual, it is as arbitrary, neutral and innocuous as whether one feels like taking a piss. It is then of course covered and protected by freedom of speech.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每天一讲:

Can you be more specific about "He turns his back on his own people, because he does not know his own identity. "? What constitute turning one's back on one's own people? What does knowing one's own identity mean?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有原文的链接,读者可以自己看。BTW后面不是不相关的呀,它可以让读者更多了解这个人,而且也可能是因为他的Activism让哈佛考虑录取他的,不过我只是猜测而已。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哈佛当然不好直接公开针对2A,但抓住别的小辫子就可以做掉他了。楼主在文章中为什么没有告诉读者这个学生的种族言论有多么极端,而是BTW不相关的东西?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枪迷球迷' 的评论 : 我只是称述事实,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双重标准是左派的特点。 楼主和所有左派一个样,反种族歧视是假,反对美国的立国原则包括第二修正案才是真。 如果Kyle Kashuv是个左派同道,楼主会有无数借口原谅他当年年幼无知。

照你的意思把枪禁了, 半夜贼人入门你让你先生跟他打拳?想想看。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首先要人领着川普看看那个小镇!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哈哈,上川普大学也不错!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种族主义言论不光是哈佛,其它学校恐怕也不一定会容忍。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川普该带他参观一下奥斯维辛小镇。看看种族主义给人类文明带来啥好处?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除了在各地发表演讲,接受狐视等电视台的采访外,还被川普在白宫亲自召见,可见其活动能力,兴许川普能够给他下一道行政命令,让哈佛录取他。即使他不这样,这小伙在美国应该也很有前途的,很有潜力,是年少版Steve Miller”

等着川普给下行政命令, 给这孩子找个好学校。

这孩子也是个人才, 培养些年也许能当个白宫发言人呢。 白宫的很多位置都空着。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言论自由与极端言论不能划等号,后者其实是精神有问题,这与左右没多大关系。
当然,什么算是极端言论,解释权在这个例子里是哈佛,而不是有公共统一标准。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I am not sure because I see people here talking trash about Chinese people everyday! :)
=======

小宝, You bet, people here talk trash on China and Chinese people every day, everywhere and every way!!!

BTW, 苗大哥怎么也玩失踪了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是的,不应该分左右,但应该分对错!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I am not sure because I see people here talking trash about Chinese people everyday! :)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看了英文报道。谢谢你的博客作了详细解释。这也说明了哈佛喜欢各方面的出头人物。包括右派。但是种族主义者除外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He also made anti-semitic comment!!!
=========

小宝,He turns his back on his own people, because he does not know his own identity. I hope he finds out his identity and embraces his Jewish people.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谢谢!:)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如果哈佛是针对2A,完全可以不录取他,没有必要不情不愿的。哈佛取消他的资格是因为他是一个很极端的种族主义者。你应该去看看他的那些言论,在一个句子里用一个N word还不够,要用上十个才痛快。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在现代文语境中,BTW后面说出来的意思往往是最关键的。楼主文章最后一段“顺便说一下,”点出了该学生录取通知书被取消的真正原因。做为左派大本营,哈佛当初给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肯定是不情不愿的,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一条辫子,当然毫不留情取消了事。换做是反对2A或者支持堕胎的,即使说了更过格的话做了更过格的事,哈佛也会千方百计替他糊弄过去。民主党籍的弗吉尼亚州一二三把手前一阵都被揭出来年轻时有过更出格的种族主义言行,假惺惺道歉之后自由派帮着洗地蒙混过关屁事没有,官照当舞照跳。而不久前被主媒肆意污蔑抹黑的Covington中学生,后续如何?讨没讨回公道又有哪些媒体在跟进?

其实美国的宪法1A是不许政府妨害公民的言论与信仰自由,却不能或难以限制某些利益集团打压公民的言论自由。

自由不是免费的。既然因为1A要付出上不了学的代价,那么为了2A付出血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没有1A和2A,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所谓的美国,因之也肯定不会有所谓的自由世界。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同意哈佛有权力这样做。而且做对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He also made anti-semitic comment!!!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觉得这人面相有些象Joseph Goeppels, 再看看他家庭背景,是90年代从以色列来的移民,应该是犹太人吧。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招不招一个学生由大学招生委员会根据自己的标准决定,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为什么什么对你来说都是政治斗争呢?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涉嫌政治斗争的找茬。

哈佛是私人拥有的公共场合,录取与否应该以公共标准而非私人好恶。 (2019-06-17 19:50:11) 下一个
这就好比餐馆和家的区别。虽然都是私人拥有,但是主人可以拒绝非白人到家里来访问,却不能拒绝非白人到餐馆吃饭。而且点同样的菜要收同样的钱,提供同样的味道和量。否则也就不用诟病什么考试成绩不公AA什么的了,直接拍卖或看谁顺眼不就得了。

又比如社交媒体,网络连接都是私人拥有的。可以按照公共标准删帖销号。但是如果按照党派标准,必然党同伐异,天下大乱。垃圾公司邮递公司也是私人的,难道可以按自己的标准切断客户的服务?完全不可以的。

总之,提供公共服务的私人场所和纯私人空间是不能等同的。

另外,同样的事情和言辞,在纯私人交流和在公共场合(不论拥有者是公是私),也是完全不同的。就好比艳照本身无所谓道德,谁发表在公共场合谁不道德甚至犯罪。告密揭发的是告密揭发的有罪,而不是拍照的有罪。除非是自己主动发表。

具体公私的分界可能有所争议,但是基本原则是清晰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文中的IRA应该是NRA。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谢谢!这个是个实话实说的文章。小伙子怪可怜的,小时候父母没有教育好,形成了一种扭曲的世界观。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应该顶。范小包有正义感。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哈哈,你说什么呀?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饮食男女,能吃一起,睡一起最重要。政见不同就算了。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咱政见一致,就是吃不到一起。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好久不见你的人了,苗大嫂可好? :)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我来点了赞吧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