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妄议川普的律师

(2019-05-06 12:58:02) 下一个

妄议川普的律师

刚才看报道说有快400名前联邦检察官和司法部官员联署了一封信 (该信的链接),说川普如果不是总统的话,会被判妨碍司法。该信说:我们每个人都认为在没有法律咨询办公室不能指控现任总统的政策保护下,任何人像他这么做都会被判妨碍司法的多项重罪。其中包括:

·总统试图解雇穆勒并伪造和该企图有关的证据;

·总统试图限制穆勒旨在以排除他的行为的调查范围;和

·总统试图防止证人与调查他及其竞选活动的调查人员合作。

一,对于“总统试图解雇穆勒并伪造和该企图有关的证据”,该信说:

解雇穆勒会严重阻碍对总统及其同伙的调查 - 这是他最直接意义上的妨碍司法。指导创建虚假的政府记录以防止或抹黑真实的证词同样是非法的。特别法律顾问的报告指出:“有大量的证据表表明川普反复劝谏McGahn去抵赖他被命令解雇特别法律顾问,总统那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转移或防止对总统行为的审查调查。” 

二,对于“总统试图限制穆勒旨在以排除他的行为的调查范围”该信说:

首先总统反复给前联邦检察总长Jeff Sessions施压,让其扭转他按法律规定而做出的对该调查回避的决定。总统自己说那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Sessions保护他不受米勒调查。在Sessions拒绝后,他指示当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莱因哈德·普里布斯解雇他遭普里布斯拒绝。

其次,在白宫律师McGahn告诉川普他不能直接去和Jeff Sessions谈关于米勒的事情时,川普指示其前竞选办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向塞申斯(Sessions)提出请求,指示穆勒将他的调查限制在未来的选举中。在联系Sessions未果的情况下,莱万多夫斯基将特朗普的信息递给白宫高级官员迪尔伯恩(Rick Dearborn),因为他认为迪尔伯恩因以前和Sessions的关系会是一位更好的使者,迪尔伯恩没有传递特朗普的信息。

对川普的这些行为,报告指出:“大量证据证明总统试图让Sessions将特别调查的范围限制在未来的选举干预,目的是防止对其及其竞选活动的进一步的调查。”

三,对于“总统试图防止证人与调查他及其竞选活动的调查人员合作”,该信认为构成了篡改证词和恐吓证人 (Witness tempering and intimidation)。总统试图通过用其推特及公开讲话上保证可以特赦,或通过其私人律师传话来影响Michael Cohen和Paul Manafort作证,通过私人律师传话的例子有让鲁迪朱利安尼向科恩的律师发出信息,让他告诉科恩“今晚应该美美地睡一觉,因为他高处有朋友。“

该信还指出,除了上面的这些行为外,报告里还有很多其它行为也可以被起诉。

该信最后指出,根据他们的经验,这些足够对一个人进行妨碍司法的起诉。如果不起诉,而放任这种妨碍司法的行为的话,美国的整个司法系统都会面临着危险。因此,他们认为用专业判断有压倒性的证据支持对Mueller报告中所提及的行为进行起诉。

这封信让我真吃惊,这不是明明在妄议核心川普总统,说他是个罪犯吗?这怎么了得? 如果任由他们这样妄议,那岂不是会重创总统的威信? 是该逮捕法办他们的时候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3)
评论
HCC 回复 悄悄话 >>>刑事案件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社会黑老大,设法威胁证人作证。例如把个刀子/子弹邮寄给证人。用语言威胁。结果证人不作证了。黑老大不会因此而定罪。法官也没有办法。因为寄子弹刀子不属于罪的范畴。


这完全是错的。

兄弟,知道川老的朋友Roger Stone为甚么被抓了么?知道川老的前经理Paul Manafort为甚么要坐七年的牢么?
黑老大寄刀子/子弹给证人 - 这叫作Witness Tampering,有听过么?干扰证人在美国是犯法要坐牢的,你阁下知道么?
cng 回复 悄悄话 说黑社会老大威胁利诱证人是“思想犯”,就是搞笑了。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两条。
第一,你我来美国的原因,恐怕就是不希望国家元首是黑老大,这个总该有共识吧。

第二,你的概念好像不大清楚。黑老大的这些威胁利诱证人的行为,只要被盯上了,肯定会再起诉书里有,然后,能不能CONVICT, 是另一回事,门槛高很多。我们现在根本不是谈川普能否被CONVICT,那个还早着呢。谈的是起诉(INDICT)或者弹劾(IMPEACH),既然根据司法部规定总统不能被起诉,那面临弹劾就是应该的。这一点看来你也承认。

能不能入狱或REMOVE FROM OFFICE, 是后面的事。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谢谢你对我的翻译的肯定,不然我还觉得有点不踏实!你说的我懂,我们不是学法律的,比较崇尚专业意见而已! :)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的翻译没有问题,原文确实有阿附efforts / attempting 这样的词。这都不构成犯罪,不算干涉/扰司法。只算是瞎嚷嚷,吓唬人而已。任何人都会make efforts,让自己脱罪。关键是他没有动用手中的权力,例如实际上开除了穆勒 或派人阻挡穆勒等。因为实际上穆勒一直可以自由的行使自己的权力。

同样,如果警察办案,被调查者可以嚷嚷,甚至侮骂/口头威胁警察,都不构成犯罪。但是拉了一下警察的胳膊,则构成妨碍司法罪。还有如果A在法庭上威胁B:“你要是胡说八道,等出来再找你算账。” 按法律,这样的话也不构成犯罪。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cng 发表评论于 2019-05-07 09:33:05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不是思想罪那么简单的。

比如川普拿着个“特赦权”到处招摇,掌握通俄罪证的证人,本来要向穆勒招供的,结果一看总统要特赦,嘴就严了,所以,通俄的证据链就断了。这样的妨害司法,其后果是无法挽回的。

当然,这样的情况对川普有利,你可能不在乎。那就换位思维,假如一个谋杀犯共犯,本来要招供,结果总统说你挺住我就特赦你,共犯挺住了,凶手就逍遥法外。如果被害之人是你的亲朋好友,那么你对总统挥舞特赦权的行为,感观恐怕就大不一样了吧。
************
也许在实际效果上是这样,但是这不构成犯罪。
刑事案件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社会黑老大,设法威胁证人作证。例如把个刀子/子弹邮寄给证人。用语言威胁。结果证人不作证了。黑老大不会因此而定罪。法官也没有办法。因为寄子弹刀子不属于罪的范畴。
除非黑老大派人伤害了证人,否则法官,检察官也无可奈何。邮寄子弹还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 信不信由你。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CC' 的评论 : 愚忠!:)
HCC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通俄不成立,那么妨碍司法的目的是什么?

再简单明白不过了:
通俄或许没有,但川公他老人家其他犯了王法的事情多了开了。怕被穆勒公节外生枝给查出,于是大动手脚想把调查给喀碴了。可是这叫作妨碍司法,在美国是犯罪的。司法部本身不能起诉现任总统,这不代表川公他无罪。不过到今天为止有680个忠于国家的前司法部人员挺身而出告诉人民总统其实犯了法,让大家对美利坚谋国的老臣们还能有一点信心。

大家也不用担心:川公现下有16个被刑事调查在进行中,且让群众拭目以待。(所谓的Law and Order总统,呵呵)。

而川粉们总爱视而不见,对川公他老人家作的那些狗皮倒灶见不得人的事统统假装没有发生。不怪他扶不上墙,而怪媒体太凶狠 - 那就呵呵了。挨不得热就不要进厨房。你川普先前拿假消息假证据攻击拉莉巴马民主党时,俺可从来没看过他手下的嘍囉们说过川公的政治斗争太过头。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不是思想罪那么简单的。

比如川普拿着个“特赦权”到处招摇,掌握通俄罪证的证人,本来要向穆勒招供的,结果一看总统要特赦,嘴就严了,所以,通俄的证据链就断了。这样的妨害司法,其后果是无法挽回的。

当然,这样的情况对川普有利,你可能不在乎。那就换位思维,假如一个谋杀犯共犯,本来要招供,结果总统说你挺住我就特赦你,共犯挺住了,凶手就逍遥法外。如果被害之人是你的亲朋好友,那么你对总统挥舞特赦权的行为,感观恐怕就大不一样了吧。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这400名deep state的前联邦检察官和司法部官员还是洗干净自己的屁股等着反调查吧"

你点到实质了, 把这帮子人都抓起来,就都消停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 西方的政治实际上就是执政和在野相互作梗, 说得好听一点就是checks and balances。 :)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这400名deep state的前联邦检察官和司法部官员还是洗干净自己的屁股等着反调查吧。

司法部是总统管的,不是政府的独立分支,总统当然有权解雇其部长(总检察长)或命令其解雇其他下属。

有两个要件,一,确有通俄实锤证据,现在穆勒确认没有,所以通俄不成立;二,妨碍司法的动机要成立,如果通俄不成立,那么妨碍司法的目的是什么?

尼克松辞职是因为水门旅馆装窃听器的人被当场抓获;克林顿被弹劾是因为上班时间在白宫办公室射到莱温斯基裙子上的精液没被洗掉。

如果反调查证明通俄调查本身就是非法的,又当如何?

穆勒调查报告已经不能对川普构成法律威胁。民主党不过是绝望地在继续他们的政治斗争而已,其所作所为对美国司法公正和政治伦理的损坏是无法估量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俺英文不好,原文是efforts,这里翻译成“试图或企图”也许不当,请多包涵!:)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mmonsense2' 的评论 : 哈哈,别那么激动,不过是传播一下信息而已,don't kill the messenger!:)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总统试图解雇穆勒并伪造和该企图有关的证据;
总统试图限制穆勒旨在以排除他的行为的调查范围;和
总统试图防止证人与调查他及其竞选活动的调查人员合作。
**************
-----总统试图..... ,都可以判其为“思想罪”。
commonsense2 回复 悄悄话 还有,no collusion的结论都下了,还在唧歪有没有妨碍司法?不是吃饱了撑的,就是和主党一样别有用心。妨碍司法的理由都不存在了,妨碍个毛球啊?再说,老川当选前一介平民,就是他想通俄也没条件。
主党没有任何agenda,就靠纯粹的anti-Trummp想赢2020,不是缘木求鱼吗?
commonsense2 回复 悄悄话 这几位职业川黑就像鹿鼎记里的陈近南,当韦小宝问他,现在康熙盛世,人人有钱赚,人人有书读,为什么要反清复明?陈近南答不上来,只好说,这是我毕生的志愿。哈哈,这几位就是当代陈近南。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am大树' 的评论 : 西方的政治实际上就是执政和在野相互作梗。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hhh' 的评论 : 你这话虽然有点情绪化,但也在理。就是有点自相矛盾,就是说明知川普不对,却因为想和媒体对着干去支持他,至少你自己听上去是这样。
ahhhh 回复 悄悄话 @Fanreninus,那是你们自慰的说法。实际上,很多支持川普的人经得住媒体几年的洗脑,比起你们给美宣部当传声筒要强太多。川普的很多政策和做法都不是很得人心。
如果不是左派撒泼打滚惹人恨,对川普的支持度肯定会下降很多。
Sam大树 回复 悄悄话 老川和民主党合演双簧娱乐大众,这两年表现都很出色。
通俄调查,就是一出闹剧而已,本意并非干掉老川。
后面两年,甚至再给他一百年,也还是纯娱乐,无业绩。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ask' 的评论 : 现在谈"通俄",意义不大了。因为妨害司法的罪证条条在案,通俄铁政,可能已被销毁,也可能本来就不存在,说不清了。

这就是为什么千万不要干扰调查,特别是高官。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ask' 的评论 : 如果没有也没有必要去妨碍司法。不过你也不用那么defensive,美国是个法制国家,是不是妨碍司法也不是这些人说了算的,人家只是表达一下观点而已!
iask 回复 悄悄话 到底通俄了没有?当选总统之前川普拿什么去通俄? 如果没有证据为什么怀疑一位从未涉足政坛的人通俄?

有人居心叵测,然后捕风捉影,只怕让中间选民都看不下去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hhh' 的评论 : 对于他的支持者来说不管他做什么都不会有错!
ahhhh 回复 悄悄话 记性好的话,我们来数一下:
一开始有几百个医生说川普有精神病。
然后有多少个经济学家说川普要搞垮经济。
然后是几百检察官法官说他妨碍司法。

谢谢你们。如果不是这些妖孽,很多人早就不支持川普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是的,特别是那些整天把主挂在嘴上的!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哈哈,川普和其粉们真是什么歪主意都想得出来,不过这个应该是只能说说而已。
cng 回复 悄悄话 这所自由大学,校长见识如此冤深,必是一所世界名校,文学城川粉子女,不上可惜。
cng 回复 悄悄话 因此
cng 回复 悄悄话 自由大学校长法维尔炎症指出,这些妄议中央行为,浪费总统两年时间,因为,川普任期自动延长两年。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nnifer2000' 的评论 : 哈哈,就算是吧!:)
Jennifer2000 回复 悄悄话 是民主党的胡说八道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