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通俗易懂双螺旋

(2019-05-19 05:19:00) 下一个

通俗易懂双螺旋

这几天两Yan的小喇叭之争让我不停地想起当年华生和克里克的DNA双螺旋模型,当年这两个人凭着自己对同事工作的了解,丰富的想象,大胆的假说和通俗易懂的文笔提出了双螺旋结构,用了不到两页纸的文章,向《自然》杂志提交了著名的DNA双螺旋结构的模型的文章,揭开了多年未解之谜,把DNA的结构破解,一夜之间成了这个领域的权威人士,并因此和另外一个科学家Walkins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奖。

可是,华生和克里克这一重大发现至今依然有些争议的,因为当时华生和克里克基本上是靠别人的研究成果而提出该模型的,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他们的同事Rosland FranklinDNAX-光晶体图,当时他们都在伦敦的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工作,Franklin在一次讲座的时候公开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但是因为她是新手,不认识在听众里的华生,同时也没有想到华生会因此受启发,搞出双螺旋模型。除此以外,另外一位同事Walkins还将她拍到的照片给华生和克拉克看了,据说如果没有那张图他们就不可能提出双螺旋结构的,所以有人认为真正的功劳应该归于富兰克林小姐。

富小姐,华生及克里克和Walkins当时同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各自的工作,让三篇重磅文章同时出现在一期里。这些工作让华生及克里克和Walkins后来得了诺贝尔奖,而富小姐这个时候却已经因病去世,和诺奖无缘,令很多人为她遗憾,她是那么当之无愧!没有人知道如果她当时在世会不会也被授予这个科学界的最高荣誉。

尽管到现在为止,还有人觉得富小姐而不是华生和克里克该得诺奖,但是却很少有人怀疑华生和克里克比富小姐更为聪明,精明或者知识面更宽,因为同样看着一个图像,富小姐未能提出双螺旋的结构,而华生和克里克却想出来了,不仅想出来了,还用很通俗易懂的图文将这个漂亮的双螺旋完美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至今,人们依然用着这个模型,所以很少有人不服他两在逻辑推理和文笔方面的天才,因此,很多人也认为他们两个得诺奖是当之无愧。

(Watson & Crick的双螺旋链原文链接:http://www.sns.ias.edu/~tlusty/courses/landmark/WatsonCrick1953.pdf)。文章要点:

一,DNA是两股而不是三股螺旋链围着一个看不见的中轴相互盘旋(双螺旋,见图)。

二,两个链子是由核糖核酸的碱基链接而成,并且是互补的,就是说是一个镜像,因此核糖核酸中的碱基向内,而磷酸基则朝外。

三,两条链靠其中含的碱基之间的氢键相连,相连的碱基对和想象的中线垂直(梯子状链接,见图),相连的碱基是固定的,其中一个是嘌呤,另外一个是嘧啶,就像一男一女一样,嘌呤有两个,即腺嘌呤(A)和鸟嘌呤(G);嘧啶也有两个,即胞嘧啶(C)和胸腺嘧啶(T)。搭配是固定的:A-TG-C

四,双螺旋中的核糖核酸是脱氧的,否则太大,不可能成为双螺旋,故为脱氧核糖核酸(DNA)。

五,根据他们假定的配对很难不联想到DNA链间的相互复制(实际上也是如此)。

科学就是这样的,虽然也会奖励辛勤劳作的人,但更会奖励那些有新主意的人。公平吗?不一定,至少对富小姐并非如此。

在大小Yan之间是不是也如此呢?这让我想,将来如果颁诺奖给葡萄糖载体的发现者的时候,这碗水如何才能担平呢?另外,诺贝尔委员会会不会因为城里的茶壶风波而不考虑给这个奖呢?希望老外们不知道老中的这些内斗,不然两个Yan一个都不能得奖了,如果那样,又会少了一个华人诺奖获得者,多可惜,所以别闹了,不然两人都别想得奖。

 

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简简单单的DNA双螺旋图,如果现在这个图肯定更为复杂和Fancy。

左边是富小姐的DNA晶体X-光衍射图,据说华生和克里克就是看到这张图才提出双螺旋结构的,此前很多人相信DNA是三股链子组成。

本来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居里夫人的富小姐却因癌英年早逝,有人说她患癌是因为和居里夫人一样接触了太多的放射线,但是更多人认为是巧合,因为当时的X-光机器已经有很好的屏蔽装置了。总之,富小姐很不幸。

精明的华生和克里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9)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和大Yan一样,有自己的写作小组! :)
SwiperTheFox 回复 悄悄话 博主真是高产啊!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是的,老閻就是用的村民的方法。上访!为这事,县里批评俺好多回了(^-^)!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野路子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农村干部’等的评论 : 正在一阶一阶的重新搭建小Yan登顶时踩过的人梯,希望今晚能发文。再耐心点! :)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那是野蛮,和气量无关。这是城里的常识,农村也是这样的吧?!;)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我说无关,您说有关。而且您的意思,政治理念不同,嘲讽小气,大气是什么?川粉辱骂川黑算大气?还是双方和颜悦色?可能吗?您有亲身经历吧!^_^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厉害,他没有手电筒怎么可以看见喇叭口里面的东西?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是的,政治观点相同的才可以嘲讽! :)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嗯嗯,宝爷说,因政治观点不同而千万百计嘲讽大Yan的末免太小气了些。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纠正“按鬼子的说法.......”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不好理解。至少他开始谈喇叭口里面的东西了。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您得好好向小宝学习。实事求是,理性思考。这个和政治观点无关,与人性有关-贪婪!不能说老阎是“坏人变老了”,但有点儿“老人变坏了”的感觉。有些您认为不好的事情并不一定以坏的方式出现。是老阎诱导阎粉去小颜博客挑事,否则小颜怎会愤怒。俺鬼子的说说“老阎的良心大大的坏了”^_^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在那个年代知识都是一点点积累的,用那种方法很难一个实验室能把一个模型在一两篇文章里弄清楚,而且他和人家根本用的不是一个蛋白,连一个亚类都不是,有人说那些结构是conserved,是的,小Yan也同意,所以她才会在文里用了Typical那个词,就是说所有那个家族的结构都有类似性,这个里面当然也包括大Yan研究的那一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把所有前人的工作都置之不顾,非要说是他的模型。 :)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再说一下动态机理(老阎根本不能谈结构,那是小颜的),下面1992文对1966及以后的假设,结果有很好总结 (GLUT1),具体到TM7,3,5,8,11 (老阎提到TM7等,加了一个证据,但他还是用这个机理描述,机理非他原创,也是不同体糸-UhpT)。

1992 Mike M. Mueckler有关GLUCOSE ABSORPTION文章,动态机理. 他的文章与小颜研究体糸相同。

ScientifiC America (January 1, 1992). How Cells Absorb Glucose. David E. James, Gustav E. Lienhard, Jan W. Slot and Mike M. Mueckler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马上拜读了一下,的确不错。三点:
1. 有没有大Yan的文章,小Yan都能搞出该蛋白的结构。
2,引不引大Yan的文章,小Yan都没有错。
3. 引不引大Yan的文章,小Yan都能在Nature发表。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another very good description about this dispute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49113/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我这么做,是想让人家觉得我比你有钱!:)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如果是我,我不会写的,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工作最重要,科学家更是如此,但是如果是旁观者就知道,每个人的发现实际上是多么的渺小,偶尔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会有一个突破,就像小Yan那样,有一个突破,所有的科学发展都是建立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的,小Yan的也如此,但不一定是他的,看不看他的文章,她都可以发现那个结构。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一个人,要既能看到Tree又能看到forest,不然只会是一个井底之蛙!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哈哈,还是你比较thick way. 换了我在你的位置,我赌一千对一百。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明白大Yan给期刊写信很可能得到的是那封Thank you, but no thank you! 但是,事情已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有退路了吧?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看看我那封恶搞的《自然杂志的回复》,再和我睹点美元,如果他赢我给你两百,我赢你给我一百!:)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的评估也挺专业的,不是我这个生物盲说的,是因为没人来挑出什么错。但是,本着兼听则明的原则,我看了那几个负大Yan粉生物学家的反应。这回TA们不出声反他,那他的质疑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两Yan都是实名的。大Yan的指责挺严重的,说出来就应负责倒底。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得不出机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你呀,还是那么天真!人家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罚你从头在把我所有在这个问题上的文章再读一遍,并好好领会其中的精神,看看是不是会改变你这个观点。
人家自己用X-光弄出的模型,如果有相同的地方也是巧合,再说那个喇叭口也不是他先提出来的,他还不断地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先是说人家的工作做得多好多好,后来怪人家没有引用他的文章,现在有说人家不是用活体研究出来的,得不出来机器,没想像人家是用X-光看见的,比他那用突变间接推测出来的方法要更直观,更准确。况且他的也不是活体的。至于机理,X-光成像的结构也更能说明问题,因为她的三个图是直接在带着Cargo下照出来的,这样就能看到这些Cargo是怎么放,又是怎么转运的,所以,拜托,别跟他瞎起哄,他这么搞下去,真像那个秋菊打官司了。还是算了吧,谁的是原创,谁的更重要,白字黑字写在那里,世人一看就明白,再说,我说诺奖也是侃侃他们的,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我是他,就别再纠着这事不放,因为真理不在他这边。时间久了,反而会被看成是骚扰人家小Yan,Sad!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如果是大Yan在网上指责小Yan给她惹了麻烦,他更有义务去让学术界做个评估,还小Yan一个清白。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是小Yan看到大Yan的研究成果,受到启发但故意不给credit,说她不厚道是往轻了说。时尚的说法是弯道超车。这样的行为不应被纵容,和是不是华人,得不得诺奖无关。我支持大Yan去学术界较真。

重来一遍,把话说完整了。请删前一个留言。

赞繁博简洁生动的科普文。周末快乐!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可惜你也没有看懂我在说什么,还在那里跟着起哄,嗯,你这样下去,我很操心!
明明是自己无事找事,还非要怪人家没有给他Credit,真是荒唐!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是小Yan看见大Yan的研究成果而故意不给credit,说她不厚道是往轻了说。时尚的说法是弯道超车。这样的行为不应被纵容,和是不是华人,得不得诺奖无关。我支持大Yan去学术界较真。

繁博主的科普文简洁明了,赞一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