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为何这护小颜

(2019-05-18 05:32:43) 下一个

我为何这护小颜

对于大Yan和小Yan的事情,我已经写了好多篇了,为什么呢?我在有些文和评论中都说过,原因就是怜香惜玉。怜香惜玉的时候,写几篇博文,比写下几百首长诗要容易的多。不过我是开玩笑的,人家现在是美国院士,美国第一大藤的教授,我再怎么,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弄不好,又被那勾耳的图森破作为说书时的反面人物,再戏弄一番,到时我的名声就更臭了。所以,第一,我不是怜香惜玉,至少这里不是。我这么做,主要是她不在城里,不管她领不领情,都需要一个人为她主持一下公道。

第二我也不是批大Yan,其实我对大Yan的成就是很欣赏的,我在一个评论上说过我写这些文的目的不是为了批大Yan以前的工作,实际上,作为同行,大家知道能在《细胞》杂志上发文,肯定是出类拔萃的。大Yan在细菌糖载体方面的研究能够被《细胞》和《(美)国家科学院院报》发表,说明有其新颖性和影响力,值得大家尊重和学习,搞科研的没有人不想在这种级别的杂志上发表文章的。《细胞》是生物医学基础研究领域的顶级杂志,做生物医学基础研究的人如果做梦在《细胞》上发表文章都会笑醒的。而且,细看一下大Yan的文章,也知道他当年的不易,没有献身科学,追求真理的精神是做不到的,一看那里面的内容,和只有两个作者,就知道那文章是他一个人一点一点的心血和汗水换来的,当然更多是智慧和思维,同样奋斗过的你我都应该知道那样是多么辛苦,得到成果是多么的不易,当这些成果被《细胞》和《院报》时会有多么兴奋,所以,大Yan是有成就的,这个是不能淹没也淹没不了的。

第三,正因为科研的不容易,我们同样要给小Yan以尊重,小Yan至少和大Yan一样的努力,才能达到今天的地位,人家长得怎样都不只是一个好看的花瓶,是有真本事加上奋斗来的,这个是事实,同样要得到尊重。

第四,我写这些文章纯粹是就事论事,我和小Yan和大Yan都没有交集,如果有的话,更应该向着在城里很有威信的大Yan,但是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个旁观者,有曰:旁观者清。我觉得小Yan没有引大Yan的文章没有错,原因就是两者不是一种基因,甚至不是一个Subfamily的,在这种情况下,可引可不引,所以,不引是完全恰当的。退一万步讲,即使引了,也不会影响小Yan文章在《自然》杂志的发表,新颖性和影响力,这一点从众多文章引用小Yan的文而不是大Yan的文中就可见,再说,小Yan研究的出发点就是盯着人的葡萄糖载体的,了解这些载体的结构不仅有理论意义,而且有实用意义,因为它对了解甚至诊治和这些载体出现问题有关的疾病会有帮助。

第五,有人因为小Yan在微博上回复质疑的时候有点小态度而义愤填膺,这个大可不必,像小Yan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成就的有时肯定会有点小脾气的,特别是在她没有心理准备情况下,无端地遭到疑问,生气是可以理解的。再说和我们很多城里人比起来,她还不够老成,但我们不能把这个和她的成就扯在一起。

第六,我写这个也是为了让大家别因为大Yan是城里名人就跟着起哄,特别是那些不懂专业,对投稿,审稿及最终发表程序一无所知的人别瞎掺和,有人甚至喊出打假,人家虽然不是在阳光下看见的,但也是在X-光下看见那蛋白的庐山真面目,属于第一次,何假之有?真是蠢到不怕人笑话的地步,唉,这些人在城里混,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真是奇怪。真是蠢人,做什么都蠢。

最后,我希望大Yan和他的支持者都能冷静一下,想想前因后果,不要去以君子A之腹去度君子B之心,就是说别乱猜人家当是为什么没有引用他的文章的心理活动过程,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相关性不够。即使你认为够,也没有用,因为她没有义务去引一篇她认为没有相关性的文章。再说,即使当时引了,后果也不会有任何二样。同时,我也注意到了很多人因为和大Yan的政治观点不同而千方百计地嘲讽他,这个未免有点太小气了一点,他对科学和文学城的贡献,不仅是有目共睹的,也是很多人望尘莫及的,再说他以实名实姓写博,敢做敢为,比藏在马甲后面暗箭伤人要高尚多了,希望大家都能够就事论事,不然就先去洒泼尿照照自己,再来嘲讽他。

总之,我想借此文澄清一下我为什么这么执着或者固执,即使不是小Yan而是一个五短三粗的汉子被这么消费我也会出来护一护的。还有,想给大Yan一个shout out,不管怎样,我们很多人都还尊重你,别再为这件事搞下去了,你和小Yan都有贡献,科研之宏宇,宽阔的很,相遇时,相互让一步,海阔天空。

Cell - the most prestigious biomedical sciences journal.  大Yan的文章之一就发在这个上面,比小Yan发的《自然》杂志更牛逼!

怪只能怪喇叭形状都是一样的

其实两Yan的喇叭模型还不够准确,我这里提出一个新的Fan氏黄鳝笼子模型,有进无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9)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哈哈,这些笨蛋为什么不用黄鳝? :)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喇叭门已经晋升到大龙虾和小龙虾之争的境界了。博主看看这个。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009931.html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你别小看Nature,他们什么都见过!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eorgegan' 的评论 : 谢谢,大Yan可不这么认为!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你真是太逗了,不喜欢你都不行!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You made the cage!! another good description about the dispute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49113/
SCNC 回复 悄悄话 對,這美食就是油條。這要是鬧到nature,多丟人呀。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据说那天他们刚好在一家中国餐馆吃了中国人的油条!
SCNC 回复 悄悄话 不大清楚是如何想到的。不過我想大概也是為了抓什麼滑溜溜的美食才想到的吧。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你可知道Watson和Crick的双螺旋模型是如何得来的吗?:)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狡猾狡猾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要做手脚滴' 的评论 :
哈哈,这个和哪里出来的大概也没有关系,只要是自己一时糊涂,加上不知内情,不懂行规,不明事理的博友们在哪里让他打假,他还真的以为有case,等他冷静下来就会明白。
要做手脚滴 回复 悄悄话 老闫是高智商的,能人一个,可能是因为小地方出来的,虽然才华横溢但是格局不大,这次和小颜的引用之争就更能说明这点。换作是我,人都退休了,已是耳顺之年,见到这类事一笑而过,真犯不着花大力气去折腾。就算最后争赢了,又能得到什么呢,加封院士,奖励金?劝老闫还是写写自己的博客给城里的瓜众解解闷才是正道。
SCNC 回复 悄悄话 Nice? You are not very nice. Are you saying old yan is like an eel ,how dare you.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Very nice. I am still hoping that one can get out of the cage one designed for oneself, using alternating access?
SCNC 回复 悄悄话 你當心被告。用別人的發明。
SCNC 回复 悄悄话 不錯,很像。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加上去了,看看是否形象?一看就懂。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黄鳝笼子比喇叭更准确,因为不仅有喇叭,还会自动关掉防止进去的货跑出来,算了两Yan都不要争了,不叫Yan氏喇叭模型,而是叫Fan氏黄鳝笼子模型!
SCNC 回复 悄悄话 那就叫黃鱔籠子結構算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谢谢你!还是有人理解我的苦心!
Zucker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理性和公正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utochen' 的评论 : 这个还不简单,以前中国有些地方的农村里有一种捉黄鳝的笼子,就是喇叭口,这样鳝鱼有进无出。不知大Yan有没有捉过鳝鱼,如果是受过这个启发,而又没有在文里引用,就是对发明鳝鱼笼子人的不公平。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ensei321' 的评论 :哈!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玫瑰花香.' 的评论 : 哈哈,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plutochen 回复 悄悄话 等老阎写出来,他当年是怎么想象出来的喇叭口翘翘板,你们再评判,如何?
sensei321 回复 悄悄话 男人嘛,不爱美女,那才是有毛病。
玫瑰花香. 回复 悄悄话 我怎么觉得你再怎么澄清,也撇不清你这般护小颜跟小Yan是美女大有关系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ensei321' 的评论 : 很多人都有个类似的经历,就是发了某方面的研究的首篇文章,后来人在引用的时候并不引用他的,而是引用其他人的,这个没有什么道理,引用文献是为了忖托自己的发现,而不是为了综述在该领域的所以重大发现,即使是写GLUT综述的,也没有人引用他的,问题不是他的东西有问题,而是不是同一个东西,自己在学术界呆了大半辈子,应该很清楚这些了,难道他写的文章就把前人的东西都罗列了吗?
sensei321 回复 悄悄话 这种事情在学术界多了去了。第一次看到还有为这事打架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不是,差不多就是了,可惜没有找到两Yan穿喇叭裤的照片,所以只能借用一下,假的,如果想打假,打我最好,不过我不是院士,所以,请人家打人家都不打! :)
SCNC 回复 悄悄话 这照片上的美女是小颜吗?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哈哈,知我者,村干也! :)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啰嗦,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不过这也符合小宝的风格哈!^_^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哈哈,我英文水平太低,也许是意思太深奥,不知道你说的是何意思! :)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回复。it is absolutely true! But for the virtuous who have lost their way, the Fates often provide a guide.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侃下大Yan,没有不敬之意!:)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这个也可能是自己的选择或者也是身不由己,第一代移民即使再聪明,有很多地方条件不如人家,即使在这里长大的也有没有做PI的,我以前就遇上几个当地的这样的人,也无可厚非。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好的,Thick Way!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Sorry for my typo: 华人科学家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从阎先生对颜宁工作的文学城的争议纷纷,我想到,其实科学家也是一个职业,为人风格很重要。周末看到有人说,阎先生现在一个实验室做research staff, 而一直没有自己的实验室,也就是说不是PI。十分惊讶!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尊敬身边的人,同行,social 能力和 teamwork精神对科学家的成功是极为重要的。这里就包括了很多因素了。
我希望年轻的一代在美国的科学家,包括生物学家们,能够做得更好,因为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文革”,苦大仇深,而是应该有更远大宽阔的视野和胸怀,走向更高的境界,真的展现新一代华大科学家们的风采。
cng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微小说文笔不错!就是不大厚道啊,罚你以后发文前默念三遍: THICK WAY, THICK WAY, THICK WAY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在看。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哈哈,有的,还有露屁屁的呢! :)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是这回事。让老阎在我们小城再多显摆一下有补丁的牛仔裤吗。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好主意。还是写个微型小说吧:


一天大Yan穿着喇叭裤在华盛顿的大街上行走,被小Yan看见了,觉得很好看。于是,小Yan也去搞了一条喇叭裤穿。?
两个人虽然穿的喇叭裤都好看,但小Yan的更为时髦,因为上面有闪光的晶状,两人走在街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小Yan的两条长腿上。?
大Yan一看,不高兴了,忙说我先发现这种裤子并穿着的,你怎么能随便也买来穿,而且不说是学我的呢??
小Yan一听,发脾气了,说:你这人才怪,在你前面早就有人穿过喇叭裤了,而且我这喇叭裤比你的高级,你再说,我就告诉大家你有多么的霸道了。?
大Yan见了小Yan那么不客气,就更生气了,说: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动不动就生气,这样的人怎么能够穿这么漂亮的喇叭裤呢??
小Yan说:懒得理你了。?
大Yan说:我要去店里告你!?
小Yan一听:告就告,谁怕谁!?
吃瓜群众见这一对时髦的俊男美女当街吵架,就跑了过来,围着两人大喊:大Yan,去告这个小贱人,看她那样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院士和大藤教授吗?告她造假!?
小Yan成了过街老鼠,吓得躲到新泽西的一个叫普林斯顿的小镇,从此再也不敢出来了。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应该容易找到funding, 建议用野路子强攻,用活体,八十年代大家都穿喇叭裤,也是一个好的切入点。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哈哈,我以后改行研究大小Yan好了! :)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支持再写。我认为小颜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老阎说自己先画喇叭口,就不许小颜画喇叭口。小颜只好把六十年代第一个画喇叭口的相关文献搬出来。这第一文献可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之源,现在仍是主流理论。一场混战就开始了。九十年代的文章总不能吞了六十年代的成果(老阎为什么不引用第一个画喇叭口的文章),又抹黑新近的研究吧。老阎在九十年是有成果,限于topological, domain, 如果他一开始就谈他真正的当时的成果,不夸大,就没什么事。但是他应该知道,他当时做的不同体系,也与构象差远了。老阎谈求真,求善,求美。看不出来。至于在他那里要求打假表示祝贺的,也是老阎所谓的乌泱乌泱之类。very sad。本来不想说,但他还在自说自话(topoligical model 变成动态机理模型)。另外也不理解他老板前几年的文章不引用老阎九三年画喇叭口的文章。老阎有想象力,其它方面,有支持过老阎,有反对过。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