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80:春天爸发表三篇论文

(2018-07-18 18:14:56) 下一个

运动、运动、运动 

 春天来了吗?

 

 

       解放后运动太多,后来又有批武训传,批胡风反革命集团等。我在女一中没受很多影响。但爸爸每天没有笑容,紧皱眉头。一直没有研究方向,社会学已被打倒,取消,不可能再作社会学的研究,所以没再写什么论文。再来查查那些旧知识分子,解放后、文革前有多少论文和科研成果发表呢?是他们变笨了还是什么原因?

       到1955年底,特别是1956年初,爸爸有了较大的变化,在吃饭时,他说要抓紧干,要为中国科技赶上世界水平贡献微薄力量。并说周总理讲旧社会来的知识分子面貌已发生巨大变化,是社会主义建设中一支伟大的力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份。工、农、知识分子是兄弟的联盟。要发挥所长,给与信任、支持,并给必要的工作条件和待遇。这时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口号。

       就在这少有的温暖环境中,爸爸抓紧时间写了三篇文章。这是他新专业劳动系和社会系相结合的论文。对我国的按劳取酬政策和人口再生产与国民经济再生产相适应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评价苏联教授的书“人口统计学”,对中国的人口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分析。

      如果当时的政府组织这些专家研究,就有可能阻止人口爆炸,中国的经济也有可能比较好的向前发展。这时大众出版社请爸爸写一本人口论的通俗读物。可惜政治气候的变化,没能完成。

       我们中学也有变化,大家都觉得要好好念书为国家赶上世界先进科技水平而奋斗。这时全国的政治空气是轻松的,爸爸脸上有了红润光泽。这就是爸爸带我去看东欧歌舞表演的时候,他可以轻松地看,说了那样多的俏皮话,大笑、如此开心。

      我也是在这样放松的情况下进入了大学。我想要好好学习,抓紧时间多学一点。特别想知道在大学的学习特点,学习方法,怎样作大考的复习。所以那些高年级同学抓住了我的这个想法,来和我接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毛小毛 回复 悄悄话 我正在北大念书,五六年最佳读书的一年,前后都是大搞运动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