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61:大开刀,校长卡,爸过关

(2018-06-29 14:42:43) 下一个

         燕京大学的命运

接收、大开刀

 

 

        抗美援朝开战后的1951年,下半年政府接收了燕大的申请,成为国家办的大学,同时任命原校长陆志韦是接收后的新校长。

         但没有对美国正式宣布没收美国在中国的全部财产,如果没收,美国政府可能会作对中国不利的事,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对中国是有好处的。没法制可耍无赖,悄悄的就把美国在中国的财产全部没收。

         大领导写了”燕京大学“校名,挂在西校门的校门口。全校师生员工非常振奋。

         燕京人是否有骄傲情绪:燕大交给国家办就认为是向党表忠心。解放前为解放摇旗呐喊,就是大大的政治资本。没有睁大眼睛看看全国当时的形势。

         这时辅仁大学校长陈桓替中共写公开信给胡适,动员他回来。浙江某大学校长马寅初给中央写信:国家变化极快,自己感到要好好学习,才能跟上形势。北大副校长汤用彤带领其他高层教授、领导共12人给中央写信表示要好好学习,跟上形势。而燕京没有任何人向中央表这样的忠心。

         本来大领导在解放前就得到老大哥的指令:解放后逐渐消弱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的力量。现在正好顺着这些知识分子的要求马上来整知识分子,消弱他们的力量。

        1951年11月工作组驻进了燕京,组长正是当年地下党的负责人张大中。这次运动与批司徒,和抗美援朝初期的思想改造不同,这次是在全国范围的大、中学校进行,重点学校上级派来工作组。工作组掌管、领导。

        工作组在校内先选出可依靠力量,然后把人分成进步、中间、落后。并决定重点批判对象。给人的感觉是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学校空气顿时非常紧张,人人自危,担心自己会被挨整。

         这位工作组长张大中应当很了解燕京大学和陆校长:解放前支持学生运动,不许国民党进校逮学生,拒绝跟着胡适走,坚定的保护好学校迎解放,一解放就要求把燕京交给政府等等。是否受到那些大笔杆子的上纲上线,把知识分子自觉要求学习变成大批判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每个小领导都要表现越革命越左越好。在这种气氛下,仍然选出校长陆志韦、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张东荪为重点批判对象。

        解放后各运动中的被整的人之间的关系和抗日战争被日寇捉的人之间的关系大不相同。抗日被捉的人在狱里团结一致,互相出主意,互相关心。没被捉的人也在设法帮他们,大家拧成一股劲。而解放后变成运动重点的人是非常孤立无援,有的老伴打离婚走了。子女要划清界限,让子女揭发。不认父子、父女的关系。好朋友都似乎从不相识。人人自危,生怕沾边,明哲保身,自扫门前雪。还有人投机,紧跟整人,不想哪一天自己就是被整重点。

          整人者采用各个击破,任意宰割,开创了非常残忍的运动,做的无法无天。这次燕京工作组选了三人为重点,他们三人互不敢说话,别人更不敢理他们。这次定的三个对象全在日本监狱呆过,但是他们的感觉和在日本监狱犯人之间的关系完全不同。

         校长就倒霉了,怎样检讨也通不过,在抄家时发现了他给一位美国人写信说:一方面按中国政府要求培养人才,一方面也要看好这个美国的财产。这就是亲美、崇美、恐美的最好证据。其实从法律的角度,没有宣布没收,就是美国的财产。他的罪名是忠实执行美帝文化侵略的罪恶政策,美帝国主义分子。

          为让校长感到孤立,动员其唯一的爱女、燕大学生当众批他,美其名曰“大义灭亲”。还动员多年在他家工作的年近六旬的老保姆来控诉:受到残酷剥削。老保姆被逼急了,拿出菜刀抹脖子,差点出人命。还有校长非常器重的学贯中西的典范、才子,又是他谈天说地、玩桥牌的忘年之交吴兴华,也被动员来批判他。这位才子一反常态,说被校长学者面貌所欺骗,满口批判的八股。使校长听后非常难过,自我扣了许多大帽子,算是检查结束。

          结果是去掉校长的职务,分到中科院心理所做一般的研究员。

          这位才子后被任命为北大英文系系主任。

         而上面提到的那些主动向中央表忠心的人两位校长成为北京大学、师范大学校长,那位副校长保持副校长的地位。

         燕京人太傻了吧!燕京的校长从任命到下台不到一年,让人怀疑是真心任命为校长吗?

        如果不是真心让他当校长,不如不任命,宣布政府接收燕京后,派工作组进驻,做完批判之后直接发派到心理所,还显得真诚。这时的作法是对人没有起码的尊重,似乎校长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兔子,被一只大狮子的脚踩住,在地上随便碾。

         赵紫宸的罪行是由于他是世界基督教理事会六主席之一,用此来证明他和国际宗教反动势力相勾结。并且他曾和艾森豪威尔总统同台接受普林斯顿大学颁发的荣誉博士学位,扣的帽子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美帝国主义分子。多没水平。把一位温文尔雅的典型大儒、大诗人,说成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战争贩子!

        爸爸这时已在严伯伯、雷姑姑的介绍下加入了民进党,不再是无党派民主人士了。虽然不是重点批判对象,但每人都要在自己单位过关,爸爸是法学院院长,就不是在一个小教研室检讨过关。

        这些日子爸爸的压力是很大的。

       这个运动是在抗美援朝的第二年,需要教育全国人民和党的思想一致,坚定的支持抗美援朝。燕京是美国教会办的大学,所以这次的教育目标是大家必须认识到美国教会大学是美帝文化侵略中国的工具。不是简单的批判亲美、崇美、恐美。每一个人应当认识到自己自觉或不自觉的为美帝服务。  

        这个目标爸爸也和大家一样很难接受。回想这么多年自己培养的学生,有去解放区的、大多数在中国做社会服务等各种工作、有极少数是到美国或其它国家学习或工作,不是为美帝工作。

       再来看司徒校务长,他否定让教会来统治大学,他要求学校是为中国培养人才。1919年他第一次给燕京学生讲话时,学生去参加五四活动,没有几个学生来听,他并没有生气。他认为学生关心自己国家的命运是对的。大学就要为国家培养人才。在学校他是非常支持学生各种活动的。

       抗日胜利司徒去当大使当然是为美国政府工作,但他并没有干涉燕京的办学方针。

       再来看在燕京工作的外国教师,他们都在教他们专业的课程。特别是夏仁德教授,保护了一大批地下党员、进步学生,并帮助他们去解放区,这怎是为美帝文化侵略工作呢。

       以上这些就是爸爸想不明白怎样理解燕京是美国文化侵略中国的工具,感到压力很大。

      爸爸一直拥护共产党、新中国,所以必须对这场运动尽快跟上形势。这是爸爸对自己的要求。要去理解,也希望帮助党来做群众的工作。

       爸爸首先认识到当前的运动是必须的,因为抗美援朝需要统一思想,团结在党的周围。其次要把美国政府和自己周围的美国人区分开。具体的美国人好不等于美国政府没有对中国做文化侵略。再结合自己出身在小自由职业者的家庭,父亲在美国当华工学了知识挣了些钱,当然一直给自己的教育是美国好,上教会学校、去美国留学。所以亲美崇美思想当然有。美国二次大战损失比其它国家小,本身工业发达、科技先进、武器优良,中国和朝鲜并肩作战能否因为是正义的战争就会胜利呢?这是否就是自己的恐美思想呢?这样一缕就清楚了,自己要好好检讨。

       据说在大家的帮助下,他勇于解剖自己,虚心接受群众的帮助,思想觉悟大大提高,漂亮地过关了,还让他到协和医学院做典型发言。

       爸爸认真带头检讨绝不是哗众取宠,投机取巧,想尽办法往上爬。在这次运动后他仍然是一名普通教授,没有得到任何一官半职。但是当时有人就非常不理解他的所做所为,认为他是拍马屁,有个人的目的。

       实际上爸爸是过了初一,过不了十五。经过多年的观察,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最后就大翻车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1951年,建国不久,又值抗美援朝,形势比较复杂。大多数1949年可以走、但却选择留下的大知识分子,包括文中所提到的几个人,即马寅初、陈垣(yuan)、汤用彤等人,他们的想法应该和你父亲是一样的,对共党抱有希望,决心为国家效力,也愿意学习改造,想尽快跟上形势。但你在遣词用句之间,明显有所褒贬,感觉有失客观。
城西兔儿爷 回复 悄悄话 美国人走了,经费断了,GCD是不可能养这所贵族大学的。变成北大了,未必是坏事。园子还在,可以常回去看看。
城西兔儿爷 回复 悄悄话 陆志韦调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任一级研究员,以后相继任汉语史研究组组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筹备委员会主任,中国心理学会会长。
但“文革”中,他又在横扫‘反动学术权威’运动中受到冲击。“文革“中陆志韦先生再遭凌辱批斗,身心受到摧残,七十多岁高龄还被迫下放河南劳动改造,历尽折磨而致沉疴。当生活不能自理方获准回京时,方知夫人已不幸病逝,家中亲人也被迫流散四方。家无亲人,瞬间抑郁……陆志韦先生患病医治无效,1970年11月21日含冤病逝于北京,终年76岁。
张大中是育英和燕京的毕业生,油管上有对他都采访,他也认为当年做得不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