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28:妈妈做的对吗?

(2018-05-27 12:54:22) 下一个

两眼望穿

 

 

        不到8点我听有人来开锁。我马上拿着包,走出房门迎了出去。我知道今晚将住在珠海。

     村长问我吃过广东的粥吗。我说没吃过,他说这里没餐馆就是粥店。我们进了一家,粥的种类太多,我吃了一个鱼、鸡、猪肉混和的粥,挺好吃的。

     吃完带我去看赵氏祖宗的祠堂,非常旧,大概没有华侨捐款来修。

    经过了小学,是楼房很好。据说是三三爸爸那一支100多年前开始捐钱修建,后来陆陆续续捐,才修成这样,说明大家重视小孩的教育。

   然后经过了一个棚子,有几排长凳坐满了很老的村民。他说他们是来看我的。我和大家打招呼,小翻译还没来,没法讲什么。本以为他们应当对我很热情,因为祖父财产给了他们,且祖父为他们讲道、看病。但他们很冷淡,还朝我大声喊。我很奇怪,问村长他们在说什么?村长说不用管。就把我带走了。

    他说去见一位老者,他最了解祖父。到了他家,小翻译来了。小翻译说他住的对面就是祖父的教堂和房子,顺着他指的房子其一有个十字架。是个白房子。不高,不是我心中教堂的样子。旁边是个二层的小楼,这是祖父的医院和住房。

     我们到了老人的大门口,村长已经告诉他我会来拜访。只见这是一位中等个,极干瘦的,深褐色皮肤的典型广东老人。他就生在这个房子里,从小在祖父面前长大,祖父把他当儿子,这年爸爸应是82岁,他不到80岁。他长大一点就帮祖父作勤杂工作:整理、清洁教堂,准备茶水给来做礼拜的教徒。也帮祖父清洁医院,特别在手术后,有很大的工作量。

     我问:祖父在美国上过学吗?

     他说:没有。在美国医院作了很长时间的勤杂工,去过大多科室,看过接生,开盲肠、疝气、骨科正骨、及骨科手术等,然后看书明白道理,还学了中药。回国之后就用所学,为村民看病,后来他的医术和为人传到周围很多县。除了病人来,他也出诊。

     他接着说:他接生很多小孩,开盲肠、疝气也常作,他还给自已开过盲肠,是局部麻醉,他半躺着做的。没有护士,大小事全是自已弄。一次一位因车祸一条腿粉碎性骨折,没及时看病造成坏死,祖父亲自给他锯腿救了这人。有许多穷人无钱看病,祖父就不收费或少收。祖父从美国带回来的钱一部分就用在这里了。

     他又说:他的另一部分钱在香港开店。他希望你爸爸来经营。你爸爸不服从,只好让他的侄子管,这些人吃、喝、嫖、赌。把店铺全吃掉了。

     他说:祖父去世时已经没有什么钱了。

     他越说越激动。

     他说:你们不知道祖父是多么的想你们。自从爸爸和妈妈结婚后每年春节、端午节、中秋节都摆上爸爸妈妈的餐具,并写上名字。我们出生后,又摆上我们的餐具,写上我们的名字。所以村民早就知道我们家每个人的名字。就这样一直摆到他们去世。每年这几个节日祖父母非常难过地等呀等,盼呀盼,谁都没盼来。

     村民们非常同情两老,对于妈妈的作为不能原谅,作为儿媳为何如此不理解老人的心!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村民对我这样冷。大概他们在骂我: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这年是祖父离开人世第42年。我听后鼻子酸酸的。想想别的人家团聚、高高兴兴的过节,祖父母孤孤单单两人对望,虽然有儿孙,但只是五份空空的餐具摆在餐桌上,这凄凉的场景,真是催人泪下。

       当我给女儿讲这个故事时,我问她:我妈做的对吗?

        她说:“你不是也是这样吗?

        我说:我去四川木洞看过你奶奶,住了几天,还帮她磨过豆腐,到长江边去提水。而且,你和你爹也去看过你奶奶两次。

             她说:这是半斤八两。

     和女儿的不愉快谈话就此结束。

     我继续和这位老者谈话。

    我问:祖父在什么地方去世的?

    他说:就在这里。

    我问三姑妈在吗?死时不在。但之前来看过,死后是她操办的后事。

     我问:祖父为何不去广州和姑妈住在一起。

     他说:他不愿意去,没有文凭,在广州既不能当牧师、也不能当医生,只能养老等死。

     的确祖父与村民的关系是鱼和水的关系,鱼只有水才能生活,才能有活力。这就是为什么祖父从美国直接回到家乡。他希望在美国自学的知识直接用于村民,不愿自已去做生意,怕风险大,忙于生意,没法用他所学服务于民,所以想培养儿子来管这些生意。这就是祖父一生奋斗目标。他不愿成为别人的负担,愿意工作到最后。他的确这样做的。最后只有这位邻居陪伴到终了。我说太谢谢这位老者。

 

告别爷爷奶奶

 

 

        这位老者、村长和小翻译带我去看教堂。这时的教堂是存放中西药的“库房”。祖父住房的楼下是这时的候诊室和医生看病的办公室。这天是五一假,没见医生。楼上是病房,当天没人住院。

         走出小楼是小院。小院有高低两部分。在高地的最后面有祖父母两个墓地。我仔细的瞻仰了墓碑上他们的照片,可惜太老了已看不清。我抚摸着这墓碑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我对祖父母默默地说:爷爷、奶奶,您们的二孙女来看您们了,对不起,来的太晚了。您们在世时没能相见,我们从没照料过您们,请原谅。祝您们在天堂和我的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他们一定会照料您们的,报答您们的养育之恩。

     我在墓碑前照了像,就算是和祖父母的合影吧。

     我转过头对村长说:不论医院要怎样扩大,请一定保护好他们的墓。让后人记住他们曾为这个村作过这样的贡献。

     村长说:一定。

     可惜我们没有钱,不能树一块牌说明这是祖父母的遗愿,将他们的财产贡献给村民作医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当我给女儿讲这个故事时,我问她:我妈做的对吗?"
"她说:“你不是也是这样吗?"
"我说:我去四川木洞看过你奶奶,住了几天,还帮她磨过豆腐,到长江边去提水。而且,你和你爹也去看过你奶奶两次。"
"她说:这是半斤八两。"
思壮思通 回复 悄悄话 村长问我吃过广东的粥吗。我说没吃过,他说这里没餐馆就是粥店。我们进了一家,粥的种类太多,我吃了一个鱼、鸡、猪肉混和的粥,挺好吃的。

---------------------
广东的早茶和夜宵都有粥喝的。有些老年人,早晨和中午是不吃饭的,一对老夫妻,坐在一般的酒楼里,每人大概十几元钱,可以吃到中午11点多,那种老年生活,非常安逸。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