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正文

沉默与漠不关心是人类的死敌

(2019-06-06 08:37:33) 下一个

犹太作家埃利-维塞尔的作品让我感慨万千。

作家在纳粹集中营中与死亡相邻,九死一生。他来到美国后,整整沉默了十年。是受的精神创伤太重,想把过去的记忆埋葬后开始新生活,还是对人类的希望和追求产生了怀疑?我们现在知道的是,他在沉默了十年之后,终于拿起了笔,并且成了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多产作家。埃利-维塞尔一生写了五十七本书。一九八六年诺贝尔委员会在向他颁发和平奖的时候,称他为“和平的使者”。埃利-维塞尔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致辞说:

“沉默就是助纣为虐。当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人的尊严面临危险,我们必须进行阻止与干涉。”

(Silence encourages the tormentor, never the tormented. Sometimes we must interfere. When human lives are endangered, when human dignity is in jeopardy.)

他出版的第一本书《夜》有这样一段描述,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阿达米-沙克特是位中年妇女。她跟十岁的儿子都被送上了去死亡集中营的火车。由于精神折磨,在火车上的第三晚,她忽然产生了幻觉。她说她看见了车外燃烧的火。她的话使同车的犹太人开始对前途未卜感到惊慌失措。他们一致认为这个女人发疯了。他们动手把她捆了起来,并堵住她的嘴,使她无法再嘶喊。她那十岁的孩子,看着眼前这一切,痛哭失声。很快阿达米挣脱了绳索,又开始尖叫看到了等着他们的焚尸炉。几个同车的男孩子在其他人的鼓励下,开始对她拳脚交加,她终于被打得默不作声了。第二天夜里,阿达米忽然又开始尖叫起来…然后火车停在了奥斯维辛集中营门前。映入他们眼帘的是冒着黑烟的烟囱。阿达米却安静了。

我在二十年前见过埃利-维塞尔。我告诉他,我读过他的很多作品,包括《夜》。他握着我的手,慈祥地看着我,眼睛里带着孩子般的笑。那是一种经历了生死后的镇定自若。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他的高大和力量。

埃利-维塞尔去世了。他用最黑的笔刻画了一个充满邪恶的世界。他让我们懂得,在这个世界上邪恶永远无可能战胜善良。

让我在结束本文前,引述两句埃利-维塞尔说过的话:

(一)忘记罹难者就等于二度杀死他们。我无法阻止第一次死亡,但一定会尽力防止他们被二度杀害。

(二)爱的相反不是仇恨,而是漠不关心。美丽的相反不是丑恶,而是漠不关心。生命的相反不是死亡,而是介于二者之间的漠不关心。

漠不关心者是最没有良心的帮凶。

2019年6月6日星期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枫叶树下 回复 悄悄话 遗憾的是,在现实生活里,多数人选择的是沉默的大多数的角色。能发出你这样声音的人却是少数。我为少数人点赞!
secuncle 回复 悄悄话 很有哲理的好文,谢分享!
qing_us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的好文!赞!
PasserbyY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刘国文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有深度。多谢!
OutOf_Africa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谢谢你!最后两句一针见血。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应物兄' 的评论 :
对的,本质是以天下为私产,以国民为家奴。非统治阶层的个别人可以往上爬进统治阶层,但是作为整体,绝不允许被统治者组织起来分享国家政治权力。给被统治者最好的待遇就是吃饱喝足,当猪羊。如果不是全体国民的觉醒和努力,情况是不会变好的。堵人嘴巴,塞人耳朵,豢养五毛就是统治阶层的负隅顽抗。从大势上看,前途绝对是光明的。具体要花多少时间不好说,世界上文明国家的觉醒和正面影响会大大加快这个过程。
可以阅读川普的D-Day演讲,如果欧美主要民主国家清醒过来,重新举起罗斯福“四大自由”精神的旗帜,不被短期的经济利益所迷惑,而是以世界、亚洲、中国的真正安全和进步为最高考量,来制定对中国政策,对中国人民大众的长远福祉,将是最好的消息。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说到了核心,这也是当时共产党不能忍受而下令屠杀的根本原因。说到底他们还是把国家当作了私有财产,怎么能容许被他们视为下人的人民来要求平等。另外一篇文章中(作者为老_钱)提到:一个社会到了中年人,老年人不敢说话,只有靠冲动的年轻人来表达、来反抗,只有靠年轻人生命和鲜血来开路时,就说明这个社会已经腐朽了,不可救药了。青年人的不成熟,其实反映的是社会的不成熟和当权者的愚味。
SCNC 回复 悄悄话 我們記念這64 是為我們的後代能生活在一個公正以及被人信任的環境中做一些努力。希望華人都能這麼想。
驻足闻香 回复 悄悄话 我们或许做不到振臂高呼,但至少也应该利用墙外网络的自由,发出自己的一点声音。
SCNC 回复 悄悄话 還好,這裡的學校都會教育小孩勇於發言,我們這裡學校的高中世界歷史課就要求同學們畫圖或拍照或做一本雜誌來形象的講述64, 民主,這個project每個學生都做的,看了非常感動和有創意。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有一些拙见与朋友们分享,欢迎批评指正。窃以为,这中间的一些分析可以用来回击不少似是而非的五毛言论,诸如用学运/民运头面人物的个人品格缺陷否定民主运动或中国民主化前途等等拙劣伎俩。
-------
从纯功利的视角,六四学生运动有诸多明显的欠缺之处。
然而从人类感性和理念追求的角度,六四的意义无与伦比。如果没有理念的追求,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又与蚂蚁筑窝何异?现实的考量和理想的冲动,构成了人类社会的潮起潮落。对年轻学生的不成熟,可以有策略的批评,却不适用价值的贬低。不以成败论英雄!
八九时大学生以太学生身份自居,自以为是预备阶段的国家管理阶层,可以与顶端的国家统治阶层有接近的谈判地位,被证明是误判。在现代社会里,任何一个公民都应该有参与国家政治事务的权利,这是文明国家的标志。虽然如何实现的具体途径有待探讨,但是发出这样的呼声和要求是正当的,不能说是意淫。如果没有这样的呼声和要求,并且接着采取各种方式去争取实现这样的权利,统治阶层是不会发善心主动放权的。
六四的意义即在于此,公民有权参与国家政治事务。即使学生在某种程度上因自认“赵家亲戚”而脱节劳动阶层也不能否定这样的意义。时至今日,更广泛的视野当然是所有每个公民,工人农民小贩商人,无论职业身份都有这样“天赋”的权利,这样的权利也只有靠他们每一个人去努力争取和捍卫。可以说,学生运动在民智大开的社会里其重要性必然相对下降,但是在1989那个年代,其意义不可低估。需要知道,那个时候,工人农民的政治组织和行动是被最残酷无情地打击和镇压的。学生运动那一点点特殊的地位,给了劳动大众稍微多一点发声的空隙。这也就是为什么学生有广泛的社会支持,而统治阶层则因为恐惧而大开杀戒。学生运动可以类比美国的民权运动,要求的是政治改革,而不是夺权坐天下。
“时至今日,更广泛的视野当然是所有每个公民,工人农民小贩商人,无论职业身份都有这样‘天赋’的权利,这样的权利也只有靠他们每一个人去努力争取和捍卫。”这里面就有“把精英搁在一边,人人争取自己权利”的意思。精英违逆了民意,就把他们抛到一边;精英掌控了权力,就防贼一样防着他们堕落。不要迷信和依赖精英。如果投机取巧依赖“精英”去替自己争取权利,则“精英”必然会要抽取报酬,甚至获得权力后背叛民众。既不要高估了精英们,也不要苛求年轻幼稚或者有那么点鬼机灵小算盘的“学运领袖”。
天下法术有万千,正道却没有几条。美式欧式台湾式的民主根本原则也就那么相通的那么几条。特色论不过是抵赖现实、拒绝进步的遮羞布罢了。
经济自由化,财产私有化实际上正在推动中国社会往那个方向走,各类维权、钉子户,如果不专注于个案的特性,这些案例其实就是国民向国家机器争取个人权利的起点。而国进民退可以认为是统治阶层对这种人民觉醒、公民抗争前景及后果的忧虑和反动。在鸡屁股银行都可以令行禁止的年代,您能想象到竟然有这样规模的群众反抗吗?俗人喻以利,从个人经济财产权开始,将会是最自然、最深入人心、权力最难防范的公民权、政治权利分配的变革之路。其过程和短中期结果也许未必那么美丽,但好像是唯一的路了,除非人们愿意重新回到三十年前的生活。
模仿一下那位开国太祖的语言:“为别人眼里也许是鸡毛蒜皮的个人利益抗争的俗人们,才会是社会进步的真正动力。
明月天天有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诸友的支持。

我们这些人因为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而在此相遇。正因为我们对中国爱之深,所以能恨之切!我们恨铁不成钢!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对它的流弊执行批判。让那些装模做样的伪道学,骗子,卖国贼无处藏身。放出脓疮,肌体才能康愈。

在寻求真相与真理的路上没有先后之分,更没有老幼之别。你们的勇敢就是对弱者的鼓励与示范。

知道和知情才能使改变成为可能。如果我们这些生活在自由世界里的人不讲真话,我们就只有与邪恶同流合污。我们不敢站起来,魔鬼就会变本加厉。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从来不期望去改变阴毒下作之徒。我想做的就是说实话,启发思考,让读者通过比较,身体力行地去改造世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相信世界属于年轻人,属于真理与未来。

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努力,世界就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谢谢诸友。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路上有你们不寂寞。谢谢。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鄙视“年轻人”?要让美国人、加拿大人、欧洲人笑掉大牙的吧。
诸葛亮骂王朗“皓首匹夫,苍髯老贼,...,即将命归九泉之下,...,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里的年龄歧视不太“政治正确”,但是对上“厚颜无耻之人”也不冤枉老贼。呵呵!
要耍“中国特色”、“五千年智慧”么,咱们毫不费力就能奉陪。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应物兄' 的评论 :
三观是藏不住的,画皮下面依然是蛇蝎。准备好打狗棍,就如鲁老爷子说的“一个都不宽恕”。
咱们穿新鞋的脚,也不值得去踩蛇们的屎坑。共勉!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我是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人每年能看一遍(那怕不能看懂)你放的那个葡葡人军人的电影,只有看懂的人多了,中国才有希望。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其实我的标准已经比博主低多了,你所说的几种人我都能接受,就像你说的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当圣人。我也不在乎那些赤膊上阵的人,因为太好辩别了。我所在意的是那些披着善意的外衣而做着腐化人心的“心灵导师”,更容易把人引向歧途。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啊,几乎所有的外民族的理论,外民族的经历,都不会对华人有什么作用的,我们一定是坚持摸着石头过街的……

另外,再把人家恩赐给我的几句拷贝过来“扔”你这儿:“你太年轻,你太年轻,再大一点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如果大家问你:你希望我们具体做些什么呢?
如何回答?? :(((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应物兄' 的评论 :

同意,可以稍微放低一点标准。
自私胆怯冷漠都是人性自然的一部分,即使拿六四血卡回大陆赚钱都可以接受。
可以容忍周围有自私胆怯冷漠的人,毕竟谁也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当英雄作圣人;但是谁愿意与恶毒残暴做帮凶的“人”混在一起?
判断人性的最低标准不复杂:是在华老栓茶馆只顾蒙头喝茶,还是像康大叔、花白胡子那样为红眼睛阿义拍手叫好?
菏庄 回复 悄悄话 现在还读这种沉重题材文学的真是很少了,就冲这个也点个赞。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应该是"让人深思"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博主这篇文章发人生思,印象中王小波也说过沉默的大多数,如果神州大地包括海外的华人思维仍然如王所说的,这个民族,国家未来没有任何希望,英雄也需要帮手,每个不掌握权力的人的声音都很小,但只要有很多人发出声音,坏人就会不敢做坏事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漠不关心是帮凶之一,但与那些买人血馒头的“华老栓”们还差一点,看看城中这几天的文章就知道。更有某些爱扮心灵导师的“名博”嘲讽人把六四当抗日,一个人可以没文化,但不能再没良心。而一个既没文化又没良心的人还要充当心灵导师,这个威害就太大了。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一针见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