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正文

讲几个笑话

(2019-05-20 15:04:12) 下一个

我可爱讲笑话了,可能我的笑点与别人的不太一致,每次都没有人笑,虽然我很真诚的看着他们,鼓励他们想笑就笑出来啊,不要那么见外,也依然很少有人领会我的精神。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人世间最孤独的事莫过于伯牙子期,知音难觅。如此一来,我也渐渐失去了讲笑话的兴趣,变得沉默寡言。

 

以上都是我胡说的,事实是我依然厚着脸皮契而不舍的追在别人背后,试图说服他们听我说个笑话啊。每当这时候就好像凭空刮起了大风一般,人人都想起来要下雨回去收衣服的事,作鸟兽散。


每次听郭德纲讲相声时,我都笑得跟个傻瓜一样颠三倒四,转眼又觉得甚是悲哀,你看看人家,说什么不说什么都那么逗,为啥我认真想要讲个笑话就那么难呢?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可能有以下因素。第一,我不会讲笑话。第二,我的笑话不好笑。


听多了发现,郭德纲的段子也就是那么几个。就像我的笑话,永远是那么几个。


小时候:昨天真是太好笑了。你知道吗,我妈打我了,可我一点都不疼。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大家一脸迷惑的脸,我才弱弱的问,是不是不好笑?


长大了:我就是一个笑话。不好笑吗?你们为什么都不笑?


不说笑话了。我今天要讲一个比较悲哀的故事。就是,今天到处都是520。只有我是一个250。


好吧,不说郭德纲也不说我。说几个真正的笑话界的奇葩。


比如,我妈吧。我妈特别像我,不是长得像,是爱说笑话这个特点,特别像我。我的特点是讲笑话没人笑,她的特点是,她的笑话不等别人笑,她自己先笑得一塌糊涂。


我妈这个人笑点极低,她讲笑话之前自己先笑成一团,然后再开始讲,讲着讲着,又是一阵乐,接着再讲。她说我外公文化大革命坐牢的时候,家里一贫如洗。有一天,她得了一个红薯,好大一个红薯,她用手比划着(笑),我舅舅那会儿也小,比她还馋,哭着喊着也要吃。你说小孩子就是馋啊。哈哈哈,笑完她又接着说,那我也没办法啊,就只好骗你舅舅,拿到河里洗干净给他吃。又是一阵不明所以的乐。结果呢,我想趁洗红薯的时候把红薯掰一半下来留给自己吃。哈哈哈哈哈,结果呢,连人带红薯全栽水里了。我也不会游泳啊。哈哈哈哈哈,你舅舅就急急忙忙跑回家,把你外婆喊来了,我当时就在水里扑腾啊,你外婆拿着竹竿把我拉上来了。哈哈哈哈真是命大啊哈哈哈哈哈


讲完,她还要时不时的忍俊不禁噗嗤一笑。


我当时就捏着一把老汗。要是你为了一个破红薯小命没了,岂不是连累我也不得此生了?我看了看我爸,我弟弟,他们都淡定的各做各的事,看电视的看电视,玩游戏的玩游戏,早就习惯了这一切。


我想起来我妈近年讲得比较少的一个笑话。早年她跟风开了一个成衣店,生意还不错,三天两头去进货,那时候还没有高铁,高峰期的火车,人就好像塞肉肠,多到让人发指。有时候到了站,乘务员根本挤不过去开门,只好干停,想下的下不来,想上的上不去。我妈是个女中豪杰,她把进的货从窗户口扔下去,仗着自己身材苗条,身手也矫健,一个飞身穿过窗户跳下来,结果不知道哪个该死的把她扔下来的货物挪开了,本想落在货物上的我妈,一屁股摔到了月台水泥地上。我妈在众目睽睽下迅速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假装没事人背起大行李一瘸一拐的去抢的士。你说好笑不好笑。


哈哈哈哈,我妈每次都笑得不能自已。可我实在不忍心讲这个笑话。


我还有一个弟弟。讲起笑话来也是和我妈如出一辙。很多凄惨的事他都当笑话,云淡风轻,没心没肺。


他说他喜欢一个东北女孩,交往了一阵,人家嫌他游手好闲,爱打游戏,没前途。又不太好意思因为这个理由提分手,就说自己是独生女,终究还是要回东北的。我弟不懂啊,拍着胸脯说,别说东北,就算是西伯利亚,我也愿意陪你过一生。于是南方长大的男孩子穿着单薄的衣裳就去了东北,零下二十度的气温,没有秋裤,也没有羽绒服,差点没冻死。人家女孩子还拒绝见他,只好把结了冰的眼泪鼻涕留在了东北,灰溜溜的回来了。


他和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一脸的牛掰。我觉得一点不好笑,我他妈的都快哭了,不过现在这么一写,倒也是有了几分喜感。回头看,谁还没傻比过呢。


还有一个同学的哥哥,有一只眼睛是假体。后来接触多熟悉了,他笑嘻嘻的告诉我,他哥哥抢了别人的女朋友,出差回家,刚下火车就被人拿刀子扎瞎了一只眼。整件衬衣都是鲜血。那场景就像是黑社会火拼。


我当时听得毛骨悚然,不知道他怎么会把这么惨烈的事情描述得如此日常,一点都不好笑好吗。那他俩现在咋样?早分手了。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爽朗的笑。


是不是有的人就是神经那么大条,像歌里唱的,你伤害了我,我却一笑而过?还是生活本身就是如此,撕心裂肺,哭过挣扎过,最后不过是一个笑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嗯嗯。二百五比臭皮匠厉害。
喵儿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天津包头,第二故乡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喵儿爸' 的评论 : 好在不是下去了,上不来。你从天津去山西啊?我去过天津没去过山西。:)
喵儿爸 回复 悄悄话 我也讲个有关火车的。1992年,不知小娃出生了没,有回经过大同,停车十几分钟,想下去透透气,结果好不容易蹭到车门口,下不去,又折回来了。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睡懒觉好啊。:)) 我现在都没法睡懒觉,平时早上弄娃,周末早上娃自动早醒。=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因为早上睡懒觉去了:))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为啥不是早上好?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两个二百五,顶个诸葛亮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才一个二百五不多。人家两个。伍佰。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晚上好!:)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中午好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哈哈哈哈这个也很有趣。估计人家得哭了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tsx' 的评论 : 为啥叫老汗?陈年的汗都吓出来了的意思吧:)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风再起' 的评论 : :)有道理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挨枪子的估计是我了。还是别配枪了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我又想起来一个有关的笑话。 火车开动了,有个人突然发现他应该下车,于是马上跳了下来,由于惯性,他又跟着火车跑了几步,这时一双大手把他一把拉上了越来越快的火车。那个人得意洋洋的对他说,不用谢我了。
qtsx 回复 悄悄话 你妈跳下来我笑了。不过看完整个觉得你讲的笑话都不太像笑话。怪不得别人不笑。“老汗”是几个味啊?:)
东风再起 回复 悄悄话 笑一笑也好,总比麻木了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你妈妈那么好的身手,你可以给她买两只枪!:)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我讲个真正的冷笑话吧。从前有个赶路人,差一点就赶上了末班车,她不死心,拼命追,拼命挥手示意司机停车,可是车子还是绝尘而去。看着身边人潮汹涌,她突然停止追逐,但没有放下挥舞的手臂,人们听到她大声的冲着开走的汽车喊:再见啊!一定多保重哦!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离厕所的距离是那么近,又那么远。。。" 这句经典啊。:))) 可以写成歌词。:DDD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哈,厕所那个真的很好笑。我舅妈也说过好多个陌生人挤在火车厕所里回家过年,那时候的她离厕所的距离是那么近,又那么远。。。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沙发。这一篇可以评论的地方很多啊。 520, 250 那个真是厉害。你怎么想出来的 = =
郭德纲的相声我都没听过。有一次听了一个啥红事白事。发现接受不了,后来就啥都不听了 = =
小娃的妈妈不容易啊。我以前上大学也是挤火车。人下不去的场景经常见。跳窗户也很普通。不过我没有跳过。汗。那时我同学最喜欢讲的一个关于火车的笑话是,有人想上厕所,发现有人,于是敲门让人家出来。结果咚咚咚,你猜走出来几个人?(提示很多人,因为没地方呆)
你弟也不容易啊。话说没去过东北也听说过吧。当然要穿厚衣服了。 = = 不过东北女孩不错。:)))
现在我看明白了。这一篇是冷笑话集。你啥时出个笑话专辑吧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