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拌

餐中花拌香,言中花拌甜,香香甜甜过日子。
正文

飞来的香瓜 - 在广阔天地里(一)

(2018-04-03 06:12:20) 下一个

在广阔天地里(一)

 

飞来的香瓜

 

那是一个秋高气不爽的秋收时节,为什么说气不爽呢,因为闷热并且没有一丝风。

 

东北农场的广阔天地里,刚刚高中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们在地里割黄豆,和前两天割高梁,玉米比起来有所不同,高梁,玉米比人高,收割的时候不用大弯腰,但是要用高梁,玉米的桔子把割下的高梁,玉米一捆捆的都捆好,捆不能太大,太大了不容易捆,而且装车的人拿起来太重会骂人。捆也不能太小,太小了捆起来耽误时间,你会被齐头并进的人们拉下。

 

黄豆相对矮,而且割下来一堆堆放那就行,不用捆。但要大弯腰,而且秋天的豆夹又硬又尖,不多会手就被多处扎伤。特别是刚刚高中毕业不久就来到广阔天地里接受再教育的18岁的孩子们,不得要领,干起活来更吃力。

 

那个年代男生和女生是同工同酬,像我们女生都和男生们干同样的庄稼活,而且还是干同样多的活。男生割几条垅,女生也一样,没有收割机,镰刀是我们的工具。

 

当年上面的政策是在广阔天地里干满三年后就有希望被推荐上大学,所以刚来的时候就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多吃苦,好好干,争取早日被推荐上大学。尽管后来还是考上的大学,但当时并不知道,只知道努力再努力。

 

下午歇气了,我和几位女同学一起在地头半趴半坐的说着悄悄话。远远的听到了挑水扁担的吱嘎吱嘎的声音,这是送水的来了,同学们一拥而上,哪管桶里的水像泥浆,更不怕一个水舀子大家用,喝个痛快。

 

直到后来我一直都在自问,喝那么浑的水,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坏肚子呢?想了许久,自己找到了答案,可能是因为喝进肚里的浑水不一会就化成汗水了,细菌们还都没有繁殖的机会就被排出体外了。另一方面,每天都在那么强大的紫外线照射下,一定会把体内毒素一扫而光。

 

这么重体力的劳动,再加上中午清淡的午餐,下午歇气的时候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咚的一声,一个大香瓜从不远处飞了过来,紧接着又是一个,女同学们这个兴奋呀,也顾不得瓜上还粘着泥土,在衣服上擦了几下,捶开,分享这两个飞来的香瓜。

 

有诗为证,天热,肚饿,体瘫力乏。

                  解饿,解渴,天降神瓜。

                    

那欢悦的笑声清澈悦耳。什么远大理想,在当时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飞来的香瓜,已经把我们变成神仙的感觉了。

 

后来得知,香瓜是几位男同学到临村香瓜地偷的。那个年代,男生和女生都不怎么说话,很封建的,他们怎么好意思把偷来的瓜送给我们呢,所以就来了个飞瓜表演,好在瓜还不是特别的熟,飞来后还没有被砸碎。

 

几位男同学怎么能有那么大的胆,能懵住看瓜人,冒着抓住被打断腿的可能,偷到瓜,还想着和我们女生一起分享,这正是同甘苦,共患难,广阔天地里同学情谊重如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花拌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海土人' 的评论 : 谢谢美言。
上海土人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好,写的非常好
花拌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和溪姐握手,向南方知青敬礼。
花拌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给喜妹敬茶一杯。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是知青啊!南方知青和你握手了。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可爱的男生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