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forger:极端穆斯林是个怎样的生意(ZT)

(2017-02-08 05:24:05) 下一个

极端穆斯林体系是个多大的生意

有人说,在魁北克一个地方,穆斯林一年吃政府的,各种欺诈和耗费,一年可以吃掉一座新尚普兰桥,这是一个大生意,一端拴着阿尔及利亚这个外国,一端拴着民主党,中间是清真寺和被阿訇们控制的大量吃政府的可怜人。

作为魁省居民,大家必须知道,我们对穆斯林移民的任何慷慨,最后往往不是落到了最需要帮助的可怜人手里,而是落入了对可怜人进行操纵和控制的阿訇集团手里。而可怜人是定期从阿訇手里领取现金,对他们感恩戴德,却对真正提供这些慷慨资助的社会和政府充满了敌意。这是一个很无奈的话题,那些可怜人把自己的社会安全号和银行账户全部委托给清真寺,由阿訇们负责做出各种书面材料,比如报税,比如申请各种补助,以及和阿拉伯裔商人一起,利用这些资料逃税,从中赚取高额的收益。然后,他们再拿出其中的一部分给可怜人,以这个金钱作为锁链,去操纵和利用可怜人,逼迫他们变成极端穆斯林,去做出各种反社会的行为。

这里面,与孩子有关的福利是可怜穆斯林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而为了获得这些政府发的钱(包括欺骗获得的),穆斯林家庭就不得不大量生养小孩,而新一代的孩子再次成为阿訇们操纵的目标。

以清真寺为核心的穆斯林,在魁北克进行的欺诈是系统性的,包括骗取消费税退税(TPS,TVQ),骗取父母津贴(QPIP),骗取失业保险金(EI),骗取政府给予幼儿园(CPE)的托儿补助。帮助阿拉伯小商人虚高成本,进行逃税活动。同时,他们还帮助穆斯林勒索房东,赖账等等。

正是因为有着以上这么多十分有利可图的欺诈行为,可以获得很高的侨汇收入,以国家(阿尔及利亚)的力量去吃垮另一个慷慨的国家就变的十分正常了。实际上,菲律宾也有类似的情形,大力支持对加拿大的移民,同时帮助落地之后的侨民尽一切可能去利用加拿大的制度,最大限度的去拿政府所有应该和不应该(说谎,作假材料)给的福利。

 

这一切很难被发现吗?不是的,根本他们就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之所以这么胆大,乃是背后有人撑腰,司法,执法和行政都被恐吓,贿赂和做了利益交换,所有社会成员都被少数政客出卖了而已。毕竟,每年魁省有上千亿的财政收入,被穆斯林吃掉50亿,也是5%,而所有5%的穆斯林都投自由党的票,在选举中就可以占到对自由党20%的支持票数,足以左右选举,对于政客,是0和100%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民众的利益被出卖就很正常了。

下面我们可以举例说明,这种以清真寺为核心,包括会计,小商人,幼儿园业主以及无法融入主流的穆斯林家庭所组成的体系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又是如何团结在一起,去破坏和侵占各种非法的利益的。

一个初来乍到,抱着在异国他乡开创美好未来的憧憬,来到魁北克的穆斯林移民家庭,有两个未成年孩子。他们一登陆,就有清真寺的阿訇和其他穆斯林前来提供帮助,很温暖吧。阿訇们会开出一个offer,把一切(身份资料,银行账户)交给他们,听他们安排,他们就可以让你们不用辛苦找工作和上班,呆在家里,每个月从阿訇那里领来三千到四千的现金,这足以提供这个家庭在魁北克温饱有余的生活了。这笔钱是到时候去阿訇那里领取的,由会计做好财务安排。

那这个钱又是怎么来的?阿訇们出的吗?不是的,都是魁北克政府的钱。具体的方式有以下这些。首先是虚假雇佣,阿拉伯商人为没有在自己那里上班的人开工资,交失业保险(工资总额1.4%),这样一来,工资支出就是企业的成本,虚增开支就减少了企业的利润,就可以偷漏应该交的企业所得税了。然后,虚开的工作时间到了,可以领取失业保险(EI)的时候,就做假的Laid off,让那个本来就只是在纸面上为他工作的人失业,然后,这个人就可以从政府那里领取失业保险(骗取失业保险)。一个月开3000多加元的工资,失业保险可以拿到1700加元,相当可观,而如果EI快要结束的时候再去读书,读书期间EI就可以延续着拿,远远高于一般助学金的金额。对于商人来说,可以少交税,对于新移民来说,可以白拿政府的失业保险,皆大欢喜。除此之外,清真寺还实物分发很多东西,这些都从相关的阿拉伯商人那里开支,这样他们就能更加做高成本,同时还能获得消费税的退税。也就是说,同样去Costco买卫生纸,阿拉伯商人买了给清真寺,可以获得15%的消费税退税,少交15.5%的企业所得税,等于省了3成。而清真寺分发给没有车的新移民穆斯林,直接从他们的银行账户里面扣钱就行了。

两个孩子,如果是幼儿,魁北克省会给予幼儿园每个孩子每天30多加元的补助,用来支付幼儿园的托儿费用开支。而阿拉伯幼儿园业主会在纸面上接受这两个孩子入托,然后领取这个补助。每个孩子650加元,两个孩子就有1300加元了。而实际上,这些孩子并不需要去幼儿园,在家里呆着,父母看着就行了。虽然父母在纸面上都在上班,但实际上,他们什么也不用干,去清真寺领钱,家里蹲或者满街闲逛就是了。而和幼儿园业主私分政府的补贴之后,再加上联邦和魁省的牛奶金,每个孩子能够给父母带来上千加元的进项,都是摇钱树,能不多生吗?

对于幼儿园的补助是魁省和安省福利制度最大的差别,多伦多动辄2K一个月的托儿费,而在蒙特利尔,只要交200不到,差额就是政府的补贴,正是这种慷慨,造成了穆斯林集中在魁省,同时在托儿产业中占了越来越大的份额。

生孩子对吧,魁省对于休产假的父母还有很慷慨的大肚金和父母金,母亲只要工作很短时间,被laid off,然后拿EI,拿到EI快完了,孩子生出来,接着还可以拿10个月的父母金。然后孩子10个月就可以送幼儿园,就可以和幼儿园业主分政府补贴了。对于穆斯林家庭来说,清真寺会因此给他们更多的钱,自然要多生小孩,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清真寺鼓励穆斯林男性在家里对妇女和孩子施暴,对于女性来说,如果是怀孕生产,丈夫的暴力还有所收敛,自己的地位可以相对更高,处境会更好,为了减少日常受到的来自丈夫和周遭环境的欺凌,也愿意怀孕和生产,毕竟分娩只是疼一时,不怀孕生孩子,那就是十个月天天给老公当人肉沙包,哪个受的罪更大?自然取其轻的。

清真寺对于向他们归顺,接受他们控制的穆斯林发钱发东西,以上的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资金来源,他们还可以向政府,如多元文化部等机构申请更多补贴。而左派人士非常脑残的一个想法,就是认为穆斯林的反社会性是来自于他们的生活太差了,不够尊重清真寺。所以没次有极端事件发生,就会大大的增加对清真寺(或者穆斯林文化团体等)的拨款,给他们更多的钱,希望对他们好了,就可以不闹了,社会可以更安定。但这样的做法,反而是培养了阿訇们的贪欲,越是有极端的事件发生,他们就能拿到更多的钱,获得更大的利益,那么?为什么不多鼓动穆斯林年轻人去反社会呢?他们越反社会,越闹腾,忽悠他们去死的阿訇们就可以吃到越多的人血馒头。反正死的都是傻的,死了形神俱灭什么都没了,反倒是那些教长之类的,可以打电话叫Escort外卖,72个有什么不可以,反正捞了那么多,不差钱。

那么清真寺又是如何去控制这些可怜的穆斯林为自己去火中取栗呢?很简单,每个从清真寺拿钱拿东西的穆斯林,都背上了欺骗政府,违反法律的罪名,如果不听清真寺的话,要脱离控制,就会被法律制裁,失去眼前这种不劳而获的生活,而一旦一个移民不读书不上班不学无术几年之后,往往也就失去了工作的能力,找工作?啥都不会谁要呀。而这样他们就失去了谋生的能力,不得不听命于自己的衣食父母——清真寺了。

而左派政府的另外一点极其脑残的事,就是对穆斯林家庭中暴力的牺牲品,尤其是妇女缺乏保护,好不容易逃出来的,还要给送回去。基督教说妇女凡事要顺从自己的丈夫,有一颗圣母心的社工,会把她们送回穆斯林社区,并要她们容忍而不是逃离他们的丈夫,更没有对于这种没有什么谋生能力的妇女给予经济上的补助。这样一来,追求自由,希望逃离家庭暴力和极端宗教控制的穆斯林妇女,都会遭遇到极其凄惨的虐待,而这种虐待在穆斯林社区内部是半公开和被用来杀鸡儆猴的。所有的穆斯林妇女都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很强的能力,是根本无法在外面的世界立足和谋生的,反而,在家里给老公当人肉沙包至少可以保证衣食无忧。

 

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任人摆布,而自己不学习也不工作,拿着相当于最低工资的收入,吃不饱也饿不死,自然会失去向上的动力,会更加的依赖清真寺,从而身心完全的被控制。最后的结局,其实是十分可悲的,只有沦为炮灰一条出路。哈耶克曾经描述过,“那些愿意放弃基本自由来换得少许暂时保障的人,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真的就是这样,他们最后,既没有得到自由,生活也没有多少保障。越到后来,他们为了得到这些金钱和生活保障付出的代价会越来越大。开始只是按时按点来祈祷,类似中国以前的早请示晚汇报,过组织生活。后来就要越来越多参与清真寺组织的各种活动,比如上街游行,比如给自由党候选人张贴助选广告等等,再到最后——反正天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么这种生意是不是没有竞争的吗?不是,接受良好教育,有能力自食其力的人就会尽量的逃离他们的控制。而这种生意的收益,和自己手里控制的人头数直接相关。所以,为了维持这个体系,他们首先需要大量可怜人不断的进来,扩大集团,其次就是帮助集团内的有能力的人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帮助他们逃税),不断的在幼教领域投入,借助不正当骗取补贴的帮助,占领幼教市场,为社会的大部分人的小孩子洗脑,培养同情者和制造脑残。

点看全图

小孩子白纸一张,在穆斯林老师的言传身教下,潜移默化的会在脑袋里面埋下许多可怕的思想意识,不一定哪天蹿出来,作为父母的就要为了当年把孩子送去付出沉重的代价。

有政府补贴,每天7.3加元托儿费的幼儿园,总是位子有限的,一般来说,除了阿拉伯裔开的之外,经常要排队一两年还进不去。很多家长因为需要上班,家里又没有老人帮忙,没得选择,就只有送去了。阿拉伯裔的幼儿园主要的利润来自欺诈政府,所以可以越开越多,可以敞开位子常年招生。而正常运作的幼儿园就需要真的雇佣老师来看孩子,一旦位子空缺很多,就会入不敷出,就必须保持一种满员状态,这样就只有等待,只有排队了。

但是,小学以后的公立教育,还是有一定效果的,会让孩子世俗化,学习文化与知识,获得找工作的能力,而有了工作,再回头看清真寺给的钱,相比就少了,清真寺给的,也就千把块一个月,有个正式工作,怎么都比这个高,而且,获得的自信和社会满足感,是混清真寺所无法提供的。这个时候,清真寺就会面对着自己族群内聪明人的流失。那怎么办?用商业利益捆绑他们,去帮助聪明的阿拉伯孩子做生意,然后帮他们逃税,这样阿拉伯商人就有了商业上的很大的竞争优势。同样的生意,他可以逃税,可以骗补助,成本就可以比正常人的成本低,他就可以压价,去抢顾客,去把你耗死。而这种低于成本的割喉式竞争,如果应战,自己越做越赔,累死不赚钱,是找死,而不应战,看着他们低价抢客户,慢慢流失顾客,营业额降低,那是等死。

(淘宝也逃税,对正规商业的挤压作用其实和这个类似,只不过马云换成清真寺罢了。)

尤其以餐饮业为例,阿拉伯人看上你这个生意了,那除了卖给他们之外没有别的办法的,他们别的不多,就是闲人多,你的座位有限,饭点时间有限,来一堆闲人,饭点过来点最便宜的东西,还口齿不清半天说不明白,点一单占用你半个小时,堵着你做不了别人生意,那边再来个抱孩子的,小孩子在你这拉屎,臭不可闻,谁吃个饭愿意这么被熏着?折腾下来,很难不倒闭的。

类似的不正当竞争还有很多,穆斯林这样抱团能够获得力量,获得商业上的优势,更大的作用,是把出身穆斯林社区当中的聪明人,用利益笼络,依然留在了穆斯林社区,而不是脱离这个群体,自己逍遥快活去了。所以我们会看到很多本地一流大学毕业的穆斯林,依然和清真寺保持紧密联系,无他,利益共同体而已。

穆斯林社区也不是没有同盟者,意大利黑手党就是,彼此互相利用,一起来敲诈普通老百姓,也都是自由党的铁杆支持者,他们的联盟是有政治背景和基础的。

当然,很多不明真相的本地人会认为黑手党是反穆斯林的,这只是表象,其实上层是勾兑在一起的。

魁省有种现象,就是如果房屋空置了,被无家可归者占据,那么业主是不能把无家可归者直接赶走的,要走法律程序,基本上业主会被扒层皮的。英文叫squatting。如果你去佛罗里达半年过冬,回来房子里面被一家八口穆斯林住了,那怎么办?找政府还是找黑手党?后者可以拿钱之后,一个礼拜之内就让你拿回房子。找政府?你就祈祷去吧。

所以,见过很多这种事例的本地人,会认为黑手党是反穆斯林的,黑手党控制的有一些社区,是绝对没有穆斯林入住的,地产经纪是不可能把房子卖给穆斯林的,你也更不用担心自己出去旅游,房子会被穆斯林squatting。这种社区的房价当然会高出周边一截,放心,这种社区的开发商肯定有黑手党背景,你多付的钱,就是他们的利润。

穆斯林制造恐怖与不安,黑手党提供安全,你为之付费。黑手党让你觉得他们反穆斯林,但实际上,没有穆斯林带来的麻烦,你就不用他们的提供的保护了,也就不用为之付费了。实际上,他们是利益共同体,统一的目标,就是你的钱包,只不过是双簧罢了。

当然,有可怜的中国房东,不小心把房子租给了穆斯林,然后人家赖着不给房租,血泪控诉损失5万多,(房租损失,房屋修缮损失,走法律程序的费用)其实,那是他没找黑手党,否则5K,肯定搞定了。买东区的房子,千万不要随便换房屋保险公司,(你不知道贵的保险有的是黑手党卖的)图便宜今年换了,然后出事了,明年保费上涨之后,你就慢慢哭吧。

都是支持自由党的铁杆,当然是一伙的,放很多难民进来,黑手党是最开心的,又可以多收保护费了。不要以为加拿大的帅哥总理脑残,他背后的黑手党大佬捞得盘满钵满啦。看上去多么人道,多么慈悲,多么圣母,其实,都是生意。

那么,这一切有没有办法改变呢?当然有,就是用选票,选魁人党,选保守党咯。

2011年的时候,保守党政府就曾经取缔了6500个,绝大多数是穆斯林的加拿大国籍,他们都是作假的,都是围绕在清真寺周围的。他们做的其实毫无技术含量,要追查很容易的,唯一的问题,就是政治干涉,不让查。选自由党了,那就没人查了,他们就逍遥了,我们就要买单了。

马华政府要推行魁北克价值宪章,要对托儿服务系统进行调查,但是?绝大部分华人都选自由党,然后,就为自己的愚蠢买单吧。

觉醒吧,被人骗一次可以是无知,一而再再而三,那就是愚蠢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