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彼岸洋插队

一介教书匠,酷爱自家乡;寓居多伦多,桑梓永难忘。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巩县兵工厂(11)扣工资弄巧成拙 闹宏饷大获全胜

(2017-12-14 08:38:33) 下一个

扣工资弄巧成拙  闹宏饷大获全胜 

 

    吴可润虽然在祝寿上吃了败仗,但他本性难改,总要找机会表演一番。1931年年底,他趁年终工人要发双份工资(宏饷)的机会,克扣工人工资35万元私分。党支部得知这一消息后,就召集四个党小组的20多名党员开会,决定分头发动工人,挫败私分工资的阴谋,争回全厂工人的“宏饷”利益。接着,支部印发了大量的传单散发到工人中,号召大家一齐罢工。工人们争相传阅,情绪激昂。12月23日下午,工人们一齐关闭了机器,静坐抗议。工头们听喧闹的车间突然静寂起来,立刻慌了手脚,匆忙赶往车间,连喊带叫,催促工人复工。党员熊炳烈见时机已到,奋起振臂高呼,带领工人要找总务处长张宗敬算帐。有一位工人同工程长发生争执,被警备队长扣起,另几位青工气愤地抓起砖头,冲上去要和他们拼命,其余工人也一拥而上,将他们团团围起,据理力争。这两个工头平日霸道,但在众人的斥责下,只好乖乖放人,夹着尾巴溜走了。此后,厂方贴出6条训令,极尽恫吓之词,最后一条宣布一周内发“宏饷”。

    转眼到了12月27日。下午上工前,有几个工人见发饷无望,对上工也失去了兴趣,遂坐在炮弹厂门外的铁斗车里,在小铁轨上推着消磨时间。其他的工人对发饷也没有信心,聚集在厂门口议论纷纷。党员见状,就趁机鼓动说:“不是说一周内发饷吗?准是想一推六二五啊!”“弟兄们走啊,咱们要‘宏饷’去!”工人们一听,群情激愤,便簇拥着包围了总务处、公务处、厂长办公室,愤怒的吼声此起彼伏。公务处长方兆镐、总务处长张宗敬等都先后出面,说政府因“九、一八”事变财政吃紧,今年的双薪不发了。工人们岂能被谎言蒙骗,纷纷质问:“为什么汉阳兵工厂发了?”“是政府不发了?还是你们私分了?”“为什么上一次说发,这一次又改了?”面对工人的质问,他们无言答对,一个个灰溜溜地缩了回去。办公室主任王越趁机把门关上,任外面怎样吆喝,一概置之不理。工人们忍无可忍,拾起砖头,有的砸门,有的砸玻璃,那咚咚的砸门声,尖哨的碎玻璃声,工人的怒骂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警备队长见事情越闹越大,忙集合荷枪实弹的厂警赶往现场,妄图用武力替工头解围。共产党员杨树勋见状喊了起来:“弟兄们,快去打开军械库,拿起武器和他们拼啊!”这喊声让工人如梦初醒,便赶快砸开军械库,见枪就拿,见手榴弹就掂,个个武器在手,人人气愤填膺,决心舍命相拼。共产党员李占元、张绍珍趁机鼓励大家说:“弟兄们,咱们这样准备是对的,但硬拼不是办法。要把住大门,守住围墙,和他们讲理!”当警备队气势汹汹地赶来时,围墙上的工人高声喊:“警备队的弟兄们,我们都是受骗的穷苦人,犯不着为那些贪污自肥、坑害大家的工头卖命啊!我们要双薪,你们也有份。要是真动武,我们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警备队听工人讲得有理,看工人严阵以待,手里的武器寒气逼人,都吓得趴在地上,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敢上前一步。躲在里面的工头们左等右等,不见援兵,又听外面越闹劲头越大,越乱势头越凶,都渐渐沉不住气了。听外面让厂长出来答话的喊声理直气壮,里面只敢连声答应,谁也没有胆量出面应付。最后,工务处长方兆镐哆哆嗦嗦地钻了出来,向工人保证三天后发饷。工人们再也不信他们的鬼话了,连喊“不行!不行!”有一人高声问大家:“叫他们什么时候发?”工人们齐声回答:“明——天——!”这声音惊天动地,震耳欲聋。方兆镐也吓得连连答应。

    第二天,厂里被迫发放了年终奖金,但随即通知让工人放假三天,庆祝元旦。意外的通知引起了大家的怀疑,敌人的“仁慈”也让党支部高度警惕。当晚,支部避开了敌人的视线,召集成员到孝义外滩的赵普(北宋名相)墓旁研究对策。书记老何提示大家说,厂方的被迫“出血”,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还是一场阴谋,另有他图?大家经过分析,都认为放假是分散工人力量,麻痹斗志,而伺机报复才是真正的目的。党支部因此要求党员和积极分子,必须提高警惕,严防敌人突然报复。

    1932年1月1日,厂部一道密令,警备队倾巢出动,他们荷枪实弹,凶神恶煞,一夜之间就抓了170多人。由于大家早有防备,被抓的人中,只有一个党员段炳恒,其余全是无辜群众。尤其可笑的是,一个忠心耿耿为他们卖命的工头罗耀章,也在被抓之列,饱受了皮肉之苦。主任、科长都兔死狐悲,纷纷责问是何原因。一时,他们统治集团内部,也都草木皆兵,人人自危。直到事情结束后他们才清楚,这是厂长的“高招”。他们绞尽脑汁也找不到闹事的头头,但又咽不下这口恶气,吴可润于是找来全厂的花名册,看相片上哪个人不顺眼,就在名下作个记号,警备队按“图”索“骥”,统统抓来解气。 

后来,共产党员段炳恒虽身遭重刑而坚贞不屈,保住了党的秘密。党支部审时度势,又提出“不放人,绝不开工”的条件,同时帮助被抓工人家属解决生活上的困难,稳定了罢工队伍的情绪。经一个月坚持,迫使厂方答应了工人的要求,释放了被抓的工友,补发了罢工期间的薪饷,取得了我国军工史上最大规模的斗争胜利,当时就受到了刘少奇的点评。

    罢工的后期,有一个湖南籍工人李友竹的,被厂方押到洛阳军法处监禁,在处决犯人时,抓李友竹培斩,虽斩完后当场释放,但统治阶级视工人性命如儿戏的暴行让大家永远难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