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重新看看东北亚的……幕后表演?!

(2019-07-20 10:31:09) 下一个
重新看看东北亚的“幕后表演”?!
 
 
 
刚刚看文茜世界周报,一个标题为——贸易战拉长,日韩经济“脱钩”?
 
 
这个马上,即刻让我联想到我最近看的明镜电视台新闻,也“最近”讨论了或者评论了——中美关系脱钩论?!
 
 
 
 
7/8/2019 路德时评:南华早报“美中经济准备脱钩“;美当委会成员、里根总统幕僚谈”美中经济一定脱钩“;伊中正式建立网络战联盟关系对抗国际秩序
 
时评路德
 
 
 
今天大新闻 | 准备中美脱钩,危言耸听还是残酷现实?香港瞄准G20极限施压,民意能够改变香港?习近平示警危险无处不在,政治局警惕70年执政诅咒(陈小平 彭涛 江森哲 鲁难:20190627)
 
 
 
 
大事小评 | 陈小平:中美脱钩不可能?三大板块正在进行(20190712 第58期)
 
 
 
 
 
我第一个时间在想,或者在问
 
难道又是一场“无形的情报战”??
 
我那时候是把,香港反送中游行,到之后台北反红色媒体的“运动”,接着就发生了, 日韩半导体输出限制的风波——三件事,全部联系来“思考”
 
 
然后,文茜世界周报就报道日韩冲突的相关新闻之际,画面有一个主题是写着——朝鲜与韩国似乎是已经“联合起来”,努力拜托对日本的依赖
 
 
这个新闻,让我觉得,甚至意识到——几乎可以“近乎确立”情报战围绕着中国“引发”——如果把最近大规模的,不同区域的“冲突”,都看作背后有一个。。。。共同的“外部势力的介入”,就更加“意会理解”的了
 
 
自从5月8日前后,以及“以来”,中美贸易战的“突发演变”就围绕着,伊朗局势不断的恶化,再到朝鲜一个星期之内发射短程导弹,然后6月开始的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活动的有形无形之恶化
 
 
然后,在大阪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实际上也应该……纳入到……特朗普之后去与韩国文在寅访问之际,“顺便”进行了与“美朝对话”的“舆论造势”
 
 
二十国集团峰会的前后,也刚好邂逅了——美伊关系局势“持续的”恶化
 
 
这样看来的话,似乎存在一股“多重幕后势力”在——伊朗,朝鲜,贸易战持续性,香港,台湾,日本,韩国等的——“周边区域”,进行了不同意义并且不同因素的。。。。博弈
 
 
这个博弈,还掺杂着——情报战情节的“自我演化”
 
 
演化的方向,或者“规律型态”我自己的判断有两个
 
第一个,如果不是为了“中美脱钩”而进行“预演”的,~连串“幕后控制”或给与中方,甚至于“更大的背后”暗示一样的威胁,预告,断定的话
 
 
第二个,那么就是,中美脱钩已经在“幕后高层确立”之下,……衍生,而不是预演……出来的——连串情报的攻防战
 
 
问题的关键,到底是中国的情报单位为了……避免或者“间接性反制”美国的贸易战给与中共政治之威胁,而在伊朗威胁,朝鲜威胁,香港威胁,与日韩冲突/威胁发动的——情报战的呢
 
 
还是美国的中央情报局,为中美脱钩成为“现实考量”,而在伊朗,香港与台湾方面发动——情报战意义的政治动乱——而中国情报力量,只在日本与韩国这两个。。。美国盟友,进行一场的(策反韩国)与朝鲜联手,对日本这个“亚太战略~美国盟友”打手或者“重要战略起点”的呢??
 
 
 
附录。。。。
 
 
日本对韩经济报复,或导致日韩半导体产业“脱钩”
 
?手机报在线2019-07-01 17:35
 
手机面板 半导体材料 光刻胶 阅读(17516)
 
导语韩国专家们担心,韩国半导体、显示器产业所占的韩国GDP比重原本就很大,因此此次事件对韩国的冲击也会更大。
 
  这次日韩两国算是闹翻了!据媒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日宣布,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材料。日本限制出口韩国的三种材料分别是用于电视和智能手机面板上使用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作过程中的核心材料光刻胶和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总产量的90%,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需从日本进口。日本对韩国实施出口管制后,韩国半导体企业和面板企业短期内很难找到替代厂家,三星和LG等公司将受到冲击。
 
 
 
  日方解释称,采取这一措施是因为(两国)互信关系明显受损,明言此举是针对韩国最高法院强征劳工案判决的报复措施。
 
 
 
  韩国产业部副部长Park对此回应称:日本出口限制将违反WTO准则,韩国将对日本出口限制计划做出坚决应对。
 
 
 
  今天下午,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赵世暎召见日本驻韩国大使长岭安政,向其抗议日本宣布限制对韩出口部分半导体材料一事。报道称,赵世暎向长岭安政抗议了日本的“报复性举措”,并表示了遗憾之意。
 
 
 
  制裁措施会对韩国进口产生什么影响?《中央日报》援引日本时事社消息称,这意味着日本供应商今后向韩方出口相关材料时,每一笔合同都需要经过日本政府批准。
 
 
 
  日本《读卖新闻》认为,由于日本政府基本不会批准申请,日本实际上是禁止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
 
 
 
  《中央日报》认为,日方的公告,不仅直接点名“大韩民国”,还提及“日韩关系受到严重损害”,由此可见这明显是日方对于韩国劳工赔偿诉讼的“对抗措施”。
 
 
 
  制裁的对象包括OLED制造必不可少的氟化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中不可或缺的电阻以及高纯度氟化氢。其中氟化聚酰亚胺日本占世界产量的90%,高純度氟化氢日本占世界产量的70%。可以说这两项材料日本基本处于世界垄断地位。
 
 
 
  路透社报道,日本打算对韩国限制出口的几种材料:一种是用来制造可折叠屏的含氟聚酰亚胺,一种是在集成电路制造中用来蚀刻硅片的高纯度氟化氢,还有一种同样是用于集成电路和芯片制造的光阻层材料,这种材料是用来将电路的构造转移到半导体基底的。
 
 
 
  对于日方的举措,《日本经济新闻》表达了担忧。该媒体指出,日本可能会被外界批判“随意运用通商规则”,毕竟日本政府一向在国际社会呼吁自由公正的贸易。与此同时,若韩国企业开辟其他供货渠道,也可能导致日韩半导体产业“脱钩”的结局。
 
 
 
 
附录2
 
 
 
中国经济学家警告北京方面要准备好与美国脱钩
 
?
 
By 东西编译 邢好 on 2019年7月8日
 
经济学者们在有关贸易战的研讨会上表示,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断裂正逐渐成为现实,智库负责人说,华盛顿试图遏制中国崛起可能被视为“战略讹诈”。
 
上周六,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打响贸易战第一枪一年后,北京的学者们警告称,中国更有可能与美国经济脱钩,中国应该做好准备。
 
中国社科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下属智库——国家国际战略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rategy)所长李向阳表示,随着中美两国在贸易以外的问题上发生冲突,以及白宫寻求将中国赶出全球价值链,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解体正逐渐成为一种切实的可能性。
 
“从理论上讲,这种经济脱钩是完全可能的,”李上周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的贸易战研讨会上表示。
 
去年7月6日,华盛顿对36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了第一轮惩罚性关税,作为报复,中国对同样数量的美国商品征收了关税,标志着两国针锋相对的关税大战开始。
 
但竞争已从贸易蔓延至技术和安全领域,一些观察人士甚至警告称,一场“新冷战”正在兴起。
 
李说:“美国的终极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游戏,”并补充说华盛顿试图遏制中国崛起可能被视为“战略讹诈”。
 
他发表上述言论之际,美国和中国都在热烈讨论潜在的经济脱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在圣彼得堡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说,他不希望与华盛顿脱钩,他认为特朗普也不希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后来表示,脱钩论是“非常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论点”,不会得到任何支持。
 
与此同时,100名美国学者、外交政策专家和商界领袖周三发表了一封致特朗普的公开信,警告称,中国与全球经济脱钩将损害华盛顿的全球利益。
 
然而,中国一些人辩称,中美脱钩不太可能发生,因为两国之间有着深厚的经济和商业联系。
 
“但这(论点)不能成为我们拒绝研究它的理由,”李说。
 
他表示,中国政府目前处境艰难,其决策者可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做出更多让步,以防止经济崩溃——但如果他们忽视了这种可能性,这种情况最终将自然发生。
 
李说,在最坏的情况下,中国可能完全与世界其他地区脱钩,而最好的情况是中国和美国脱钩,这意味着北京可以继续寻求与其他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合作。
 
他补充称,脱钩还可能改变中国未来的开放方式。他表示,北京方面正在形成一种共识,即向世界其它地区提供更广泛的市场准入,可能有助于抵御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带来的不确定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刘庆也赞同这一观点。他在研讨会上表示,如果其他国家决定减少对中国资源和产品的依赖,这些不确定性也可能破坏中国科技行业的发展。
 
他呼吁决策者更好地管理国际关系,因为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正在利用贸易冲突,在它们的一些产业链上取代中国供应商。
 
“我们应该避免被一群国家打败的局面,”刘说。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王晓松表示,中国应更战略性地看待中美关系。他指出,如果美国和中国继续征收现有关税,经济增长可能会被拖累1.3个百分点。
 
本周早些时候,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只有美国取消对中国产品增加的所有关税,才有可能达成贸易协议。
 
此前,习近平和特朗普上周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期间会晤,同意暂时休战,重启陷入僵局的会谈。
 
但中国的分析人士持谨慎态度,许多人预计这将是一场长期的争端。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杰表示,中美之间的竞争不会仅靠一项协议就能解决。
 
他表示,北京方面可以与亚洲邻国加强合作,为可能与美国脱钩做准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