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王毅的【弦外之音】

(2019-03-10 18:20:01) 下一个

王毅的“弦外之音”


中国外交部王毅周五在两会【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记者会上,说的话,在凤凰卫视资讯台的新闻播报之中,相信大家也看过了。我在今天周六《星洲日报》第24版的国际版面之中,看到了两个(我想要分析)的转述段落——

第一个,“王毅称,公道自在人心。我们今天要维护的,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权益,而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正当发展权力,更是世界上所有希望提高自身科技发展水平的国家的应有权利”


第二个,王毅说:有个别人声称要让中美“脱钩”,我认为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与中国“脱钩”,就是与机遇“脱钩的”,就是与未来“脱钩”,某种意义上也是与世界“脱钩”


如果把以上王毅的两段叙事,配合着中国历史文化的【政统—道统】形态及其中国当代历史中,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改革】把道统,政统的文化融入到了——也某种程度上的【修正主义路线】——儒教科学化,民主化而科学与民主的“儒教化”,加上之后的马克思主义,中国人对意识形态的【滥用】


把【中国政治历史】的前后起承转合的“文化霸权”之转变,我们大概能够看透——中国人内心之中,一直无法改变的【命运】


中国古代文化,看起来是儒教的传承或者其“历史性”。但是我在学院就读中文系之际,历史讲师却指出,中国的【政统】或者【道统】,都是“外儒内法”。也就是,看起来是儒教,但是实际上【本质形态】却是一种,儒教的法家化


亦即,对社会(伦理)上采用【儒教说教】,推崇着——礼的教化


但是在政治与制度管理上,却推崇了韩非子的——(用现在的话说)严刑峻法。把儒教的【礼乐精神】的礼仪变成了【法】的代言人


这个也是为什么中国朝代的中央集权制度及其血缘(宗法)制度,能延续几千年至鸦片战争的原因——礼教与法理,或者“法教”【统一】起来


后来到了辛亥革命,直至五四运动的时期,欧美世界的外国科学理论,与民主要素“传播”在中国时期——礼教与法教,被【民主——科学】的精神而包装起来


中国的民主,仍然强调着——法理或礼仪,包括了血缘,宗法等等


老实说,中国历史到了血缘已经不是血缘制度,宗法结构了。只剩下了用【纯粹的法理】来维系——远古的礼教精神


而【中国近代】看起来受了欧美世界的民主,科学影响。但是那时候中国人民,只想着【救国】,而中国近代上层建筑的【达官贵族】只想着讨好所谓的“列强”,明哲保身,却骨子里仍然认为——外国人就是【蛮夷】的化身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中国近代并不是继承了民主或者科学,乃是衍生一种变相的,只有【中国文化包装】具有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


欧美世界乃是凭着【工业科技】以及独特的君主集权,或君主立宪的政治结构而【融入了】民族主义,并且将民族主义“等价于”爱国精神


但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发生以来,就混淆了,或者【简化了】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之间的关联性。


中国近代史,首先是不承认外国力量以至于【爱国主义】当做了治国方法的路径,以至于“被诠释为”民族主义


中国人的内斗告诉中国历史,中国人从来没有,或者“不曾相信”,中国人自己就是【民族】的概念集合——因中国人的【文化记忆】,只相信血缘关系,遵循着“宗法精神”


中国人所谓的【民族主义情绪】,却仅仅在于【对照着】——外国文化并政治操作之上的“民族主义概念”,而套用在中国人及其“历史土地”上


如果没有——列强入侵——中国人压根不知道,也不会【想到】(听过)民族主义这个概念


中国人的血缘制度,已经【内化】到一种【道统】的层次,及其约束力了——根本没有【市场需要】所谓的民族主义的“概念建构”


从这个【历史意识僵化】的意义总结出,这个也是为什么文中会提到
——王毅称,公道自在人心。我们今天要维护的,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权益,而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正当发展权力,更是世界上所有希望提高自身科技发展水平的国家的应有权利”


企业的【权益】,与其他的:【公道自在人心】,已经混淆起来了。也许中国人自己认为的——权益,压根儿就是建立在“远古意识”之中,那一个天道与人心相互对应的【道统意识】


欧美世界的【权益】是法律概念,但中国人的骨子里,仍然【跟不上时代步伐】,仍然——固守在远古文化中的——天道,人心的思维模式之中


但是,王毅心中设想的【权益】,其重点却不是“聚焦在”企业的权益,而更加集中在——而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正当发展权力,更是世界上所有希望提高自身科技发展水平的国家的应有权利

 

可以说,王毅的【权益保护】,仍然在【政治潜意识】里,混淆了权力的概念。以至于,王毅的意识里,想到的却是——权益,权力,发展,科技水平


正如所谓的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就是王毅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远古意识的】权益观念,实际是——科技发展的权力,也就是“国家意识”上的权力


可以说,王毅心中的【科技发展水平】,压根儿就是——国家意识的权力(全力)发展水平


王毅,以至于中国整体的政治文化中那一个【民族复兴大业】的理念,与梦想,压根儿仅仅【回归】——国家意识的权力发展水平


换句话说,中国统治阶级之中,只有相信——国家意识,或者权力水平的变化——却从来不相信,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等等的【意识形态】能救国与治国


齐家治国平天下,并不是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只不过就是——血缘宗法制度的【无限扩大】


正如中国人,只要事业发达,并且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就希望他的儿女甚至后代能够【发扬光大】


中国的——国有企业,不就是最好的【注脚】的吗??


好听叫做“国有企业”,实际就是远古文化之中,当代【变相的】——家族文化的【基因突变】罢了


家族文化,就是中国人【盲目】跟随的——爱国主义。甚至,还用【民族主义】进行“自我包装”


但是,家族文化的另一隐藏概念就是中国人在【礼教法理化】熏陶与欺瞒之下不会,也无法洞察以至于承认的——权力文化


家族文化,就是权力文化,以至揭露了——爱国主义,说到底就是【追求权力的】主义


于是乎王毅称的,希望提高自身科技发展水平的国家的应有权利,重点并不是科技发展,科技水平,权利等等


王毅说的不是以上的——法律概念或国家发展——说的,就是中国发展的权力在科技上的【法律政权化】


王毅的权利观,就是把法律政权化的过程,就是把法律通过科技水平融入到——政权的稳定。可以说是,透过了科技与法律的【整合】,进行再次的——政权重组


这个也就是中国政体,到中国人,在舆论造势上【迷恋】的——国际局势转移,国际大变局的——本质意识


想要用5G发展及其部署,稳固政权而发展中国经济的【崛起】(又是一个政治性概念),不就是说明了一切的吗??


于是,这个问题又能够解释,甚至于可以诠释,为什么报道中会提到
——王毅说:有个别人声称要让中美“脱钩”,我认为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与中国“脱钩”,就是与机遇“脱钩的”,就是与未来“脱钩”,某种意义上也是与世界“脱钩”


这里显然不是【强调】,中美关系不能“脱钩”,乃是强调了中国权力意识之中自己暴露,自己【解构】的一个隐秘夺权,那就是


——透过中美关系,把文中并列结构的【中国,机遇,未来,世界】这个语法联动性,当做——中国政权意识的【战略部署】


换句话说,说到底,中国政治操作只想到,利用中美关系,把世界,机遇甚至于【未来】——统合在【中国的意识】之中


不过,王毅的话也暴露出国际局势的一个【内幕】


原来,中美【关系】,就是关于所谓的【世界机遇】的关系,国际局势的权力“关系”,就以其【中美关系】为其主轴而运转着


如果把【国际局势】之中“局势”含义或者概念,——对应着——文中提到的【未来】,以及【机遇】,并且将两个概念,“配套着”权力结构的关联交易,我们不难——推理,或洞察着——所有国际局势的演化的【内在规律】


而这个规律,又是以【未来的】中美之间的【关系】而——自我演化


于是乎,国际局势的演化,可能更多以——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未来及【什么机遇】,进行【变化组合】


这一个变化组合,就是关于国际局势演化的【数理模型】,也可以看作是【哲学模型】


不过,无论什么样的变化组合,永远离不开文中提到的【有个别人声称要让中美“脱钩”】


也就是说,国际局势演化的——因式分解,就是【脱钩与非脱钩】的博弈格局及其变化方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