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以后国际社会没有实体经济,只剩下完全的虚拟经济??

(2019-01-27 21:48:53) 下一个

以后国际社会没有实体经济,只剩下完全的虚拟经济??

 

我昨天因为工作的需要而向别人推销手机扫描二维码之时,就曾经跟别人提到了,当【手机变成货币】成为了将来社会普遍趋势之际,那时候我们很可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实体经济了,变成了完完全全的【虚拟经济】


之后在昨晚睡觉之前,不断回想着我这样的【观点】,突然想了很多相关的联想。因为我也向别人略略提及了【金融科技】的概念


每次提到了【虚拟经济】,我们脑袋里想到的大概就是,股票,汇率,或资产错配,货币错配,衍生品交易并贷款证券化,各种“利率交易名目”等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是——让有限的【社会资源】,在分配上尽量达到最优化的效果,效率,效用


于是,从这意义上,再想想随着金融科技成为现实,直到【想象】以后的环境,充斥着【科技】,就例如智能城市,或者在街上可以打开“虚拟通信网络”而能直接与人“面对面说话”,就如同Star War的那种场景,


那时候我们的【社会经济】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完全如同【虚拟经济】的网络化形态??


因为那时候,我们人类似乎只能是说——到处看到了“虚拟科技”——虚拟经济与虚拟科技之间,没有了界限


我们现在国际社会的【贫富差距扩大的】普遍现象,从基本层面而言,就反映了——大多数的【资源】全部都集中在上层建筑的“少数份子”手里


也许我们想到【实体经济】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联想到的可能是,例如传统的纺织工业,手工业,小贩中心或者餐馆员工,基本的服务业,实体店面等等


这样的【实体经济】的“简陋经验”都似乎表露了这样残酷的“想象”——实体经济如同【底下阶级】那样“没有价值的”,只能被动的受到影响,与贸易或金融这样【精英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从经济学所面对的“少数资源”这一个意义上而言,似乎我们弄错一个基本的概念——在18实际英国工业化革命以来,实体经济向来就代表了或象征了【资源集中】的地方


有资源集中的地方,就有实体经济而贸易需要的地方——贸易只是为了【那个实体经济】而发展,扩张的【需求】而已


那么从历史这样格局看来,可以说是【贸易】制造了【市场】,以至于在贸易国际化之中,实体经济中固有的【资源集中】形象,逐渐变成了——上层建筑的【权力集中】这样的“形象”


从此,上层建筑,资源集中,与权力集中【三者之间】,在贸易流动之下就“绑在一起”了


以至于,历史上拥有资源最多的实体经济最后变成了——用习近平曾经的一句话来形容——【脱实向虚】蜕变或者异化了


从历史学习而言,那上层建筑的资源集中的【格局】严格而言,才是真正的【实体经济】


而异化成了【底下阶级】意义的实体经济,却要承受着例如股市动荡,或汇率大幅度贬值,资产错配,与国家债务高企,高房价诸如此类的【风险转嫁】的成本


这样的【实体经济】才是被国际贸易搞出来的【虚拟经济】


我重点要强调的是——有资源集中的地方,才是实体经济的【形象】,而没有资源之处,只能够被动受【市场震荡】而连带效应,受了影响的传统意义上的“社会性实体经济”,已经是被【市场】这样“复杂格局”异化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虚拟经济


同样的,随着数码货币,电子货币等的,代表着【手机货币化】格局之下


以后我们未来社会,就凭着当下已经足够虚构的【贫困经济】之下,虚拟经济的形象就会越来越与其——虚拟科技【相融合】,而进入到真正形态上的【虚拟经济】


以前的“虚拟经济”是与国际贸易,或市场动荡,而【被动的】自我异化


如今传统的实体经济在【科技化】的冲击下,把原本实体经济的“虚拟”的被动掏空的演化之中,更加的【自我虚拟化】,把“虚拟”实体化,现实化的环境格局了


那么以后的环境科技化,经济科技化以及【手机科技化】的相互融合,或相互“一体化”之后——那时的未来社会是否还有:贫富差距扩大的格局?


正如我刚才提到的,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诠释】——有资源集中之处才具有“实体经济”的象征意义,与历史意义的话


那么,以后我们这些“底下人民”,或市井小民这些带着贫苦阶级含义的【社会概念】,在上层建筑逐渐的掌握更多的【资源集中】,以至权力集中的意义之下,我们这些的【底下阶级】就完全被“虚拟化”了


因为,是【资源集中】的上层建筑把社会上普遍存在着的“落后的实体经济发展”,用它们自身【权力集中】大量开发了——虚拟科技之下的虚拟经济


让原本【存在着】的贫困底下人民就变成了——被网络“二维码”围困包操成一种【虚拟世界中的人】


在那个世界之中,人已经没有实体性或者实质意义上,存在性的人。剩下了——虚拟科技之下,虚拟经济之中的【虚拟之人】


以后【贫富差距】就表现在——只有底下的人,才需要【条码】,才需要把【晶片】安置在细胞里,脑袋神经之中


而那些掌握【权力集中】(资源集中的)上层建筑,却可以凭着自己的【意志力】,脱离将来社会的科技捆绑


那时,所有的【精英】就是不被晶片监管,不被“手机货币化”绑架,具有创新的【策略份子】


于是乎,以后的【贫富差距】的定义不是集中在【财富】这意义上,而是集中在【科技捆绑】这个虚拟层面上


从这个意义上,贫富差距在将来社会不可能因“科技”普遍化而消失,反而是【更加虚拟化】


就如同【比特币】那种虚拟货币那样的【自我隐秘】一样


于是,看看现在美国,欧洲,亚洲等那些因为所谓的【贫富差距】而崛起的——民粹主义,右翼势力,并民族主义等等浪潮


他们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反抗】


要真正消灭【贫富差距】不应该只是针对——财富不对等的分配


只有把上层建筑中的【资源集中】都全部【还政与民(实体经济)】,才能够——釜底抽薪的解决,夹在底下阶级与其精英阶层之间的不公平等级制度之下的【财富分配问题】


只有富人,精英【失去了资源】,才能够让它们在真正恐慌之中,把那些他们得以【依赖的】背后的庞大系统及其权力体系,彻底地“土崩瓦解”


因为富人,精英,权力欲的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害怕自己的【生活资源】完全失去的“底下阶级”或普通的人民罢了哈哈哈


他们唯一的差别仅仅是,聪明到诡诈的把【虚假东西】,通过与我们手中拥有【实质】却不懂得“珍惜”的底下阶级,进行——利益交换


他们留给我们的仅仅就是——想象的信用,实际上是他们连自己也都没有把握的【虚假之物】


结果,我们,甚至国家就为了那一点例如财富,权力,货币,股市收益等的【虚假利益】,拱手把——宝贵的资源集中的【实体性】——交给这些虚假之人“精英阶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