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也来粗浅思考为什么国际社会普遍出现民粹主义等思潮

(2019-01-22 01:53:04) 下一个

我也来粗浅思考为什么国际社会普遍出现民粹主义等思潮

 

为什么自从金融一体化,或者全球化以来总是会出现例如贸易保护主义或甚至于民粹主义思潮的呢??尤其是特朗谱上台被诠释为【历史转折】的国际舆论,也放眼国际社会上似乎从美国,欧洲,到例如普京,或习近平与安倍晋三,杜特尔特等等的领导人强势【崛起现象】


国际舆论或者某些网络评论都认为,这是反映了——民粹主义的崛起或者民族主义情绪更加“突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全球化】现象的呢??


不论市场讯息,国际社会,或网络上的【答案】几乎大部分都是说,贫富差距扩大引发了社会矛盾


这个观点看起来没有问题。我之前也深信不疑。如今,我却心里好像看到另一个可能性的【本质问题】:科技的变革,金融的创新,才是导致人性对很多价值观的东西【反馈】


什么意思呢?我刚才两点看凤凰卫视资讯台的新闻播报中提到,德国似乎也开始考虑或者讨论“禁止华为5G”的报道


科技革命的【大国博弈】,本质是否可以“定性为”,大国之间为了所谓的国家安全问题的【借口】,而在科技与科技之间进行的——民粹主义类型的态度以及反映呢??


难道【科技博弈】就能够说明,大国之间是因为——贫富差距扩大——才会想要进行,例如中国5G战略的遏制或民粹主义式的反对,甚至反抗吗??


这是我第一个思考方向


当然,我也想到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基本上是否可以理解为,个人崇拜的【现象】,就是因为当时文化大革命的中国存在“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矛盾的吗??


1960多年代,中国社会基本上很穷困的,只有到80年代邓小平改革开放下才逐渐富裕起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的话,当时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人对【资本主义】的仇视,难道仅仅是因为——当时中国社会贫富差距严重或者扩大才具有【民粹主义】现象的吗??


这是我第二个思考的方向


不过当我看到凤凰新闻播报讲述关于德国对5G科技的【谈论】,我就马上想到我在80多年代,在马来西亚社会上就有这样的——偏见观点:就认为那些读IT资讯科技的大学生,中学生似乎很少与人打交道,甚至于对外界事物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这是我在80年代以来听到最“传统”的社会偏见


其实我在学院阅读中文系之际,也是发现了,中文系里头也会存在着思想乖癖或者行为怪癖的学生。那时同学之间常常会调侃说——读中文系就是为了让自己与别人不一样,需要标新立异的


这样看来,【冷漠】就不是读IT科系之人的【专利】


科技与【语言学】,都可能使到阅读相关科系的人,“世界更狭隘”,没有一定的【大同世界】价值取向


后来我在社会上,也听到有人把日本的大都会比喻成【铁森林】的,解释说,整个城市就如同纵横在荒野森林之中的【钢凅水泥】包围圈里头


这时我也想起了,以前中学阅读中国传统文化,或者看中国古装电影之时我都会听到【深墙大院】这个形容词


从这些影响中,我就把【社会】想象成:铁森林,深墙大院,钢凅水泥等的【影响】


所以今天听德国方面也要讨论5G审查之际,我是突然想到造成了民粹主义与种族主义,或反犹太人势力的各自社会矛盾,是否真正本质原因就在于——【金融科技】的发展对于城市发展而言,已经“无形间”,以及无意间给与【人心】造成巨大的【压迫感


就如同整天叫您们【呆在房间里】也会让您们觉得——莫名的烦躁,无聊等等“心理反应”一样


我们连中学,大学时期,也不一定会整天【呆在课室里】的呢


从这个意义而言,人心最重要的关心并不是【贫富差距扩大】的严重问题


人心,一般人只是注重着——空间感的问题。包括【环境压力】


就例如《经济全球化》第一章【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相互依赖】,第18到19页之中就提到了


——国际经济的增长阶段并不简单地导致了国与国之间实际流通的货物量增多罢了。商品运输的可能性,使得经济活动在新中心区具有魅力。数以百万计的人也跟着反应。。。。人口的压力早在16实际时期,就使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帝国主义扩张,后来也就成了荷兰,法国以及英国的帝国主义扩张的动力之一。但人口在19世纪的流动,规模更大了。1871至1915年之间,从欧洲向外流动的人口,高达了3600万人,绝大部分流向北美洲和南美洲。。。。日愈增加的国际货运引起了人民的震惊,引起了贸易保护主义;人口的流动使得大量的人员就就去了典型的移民国家的边界,于是那里的人们就产生了减少人口流入的念头。1882年,美国就禁止中国移民流入美国;1921年及1924年,美国政府又用【定额法】对来自东欧和地中海地区的移民进行了数量上的限制


从以上的【叙事结构】不难发现几个值得重新思考的问题


第一个,【人口流动的压力】与帝国主义扩张之间的某种联动性


第二个,国际贸易在之前也会因为——日愈增加的国际货运——引起了震惊,而采取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恐慌情绪


第三个,更重要的讯息是,贸易保护主义与其【限制人口流量】竟然存在一定形式的关系


这样说来,我们或者国家,甚至国际社会必须【反省自己】这样的经济与政治问题——


当我们【迷恋而崇拜】经济发展,以至于不断——扩张“城市化规模”——的时候,我们有那些人曾经想过大规模的发展,【引入的大规模人口压力】的问题意识的呢??


直到城市化扩张已经无法持续,经济分配又是无法【满足】解决人口不断流入的【危机压力】——难道我们就在这个时候,只怪“分配不均”而不是去责怪您们之前大力宣扬城市化进程之际【幼稚忽略】的。。。人口流动的压力???


好像只有当【金融市场持续大动荡】的时候,人民,不对是那些挑衅的政党甚至是政客,才会去控诉政府的【财富分配不平等】,以至于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现象???

 

我们可以说,是【人口的压力】导致了或者“催生了”——看起来很像是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距扩大的本质原因


是本质原因的吗?——如果人们不要为所谓的【经济活动在新中心区具有魅力。数以百万计的人跟着反应】的羊群效应


如果不是每个人看到别人有汽车,而全部人都涌去买汽车,造成了【交通大阻塞】,以至——人口流动的压力不断增加,——从而只能让政府设定了一些,例如“限制某阶级的人”购买奢侈品牌,大款的名牌车,结果引发了人们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歧视】


如果每个人不要【羊群效应】,请问经济发展之下会出现“贫富差距扩大的现象”的吗??


可以说,第一个经济发展【起初】是不存在什么:贫富差距的问题


第二个,只有【人口流动】引发城市发展的压力,才可能出现:贫富差距的问题


第三个,理由是,经济学教科书最为简单的定义就是——如何在资源少的格局之下,对社会【分配】采取最优的政策选择。。。。但是,分配到了最后仍然具有【局限性】


您不可能叫【一个集中地】能让所有分配,都能【满足百万流动】的人口变动


毕竟,不是所有人有能力,也有心愿去【资源创造】或者【技术创造】的


在人口压力之下,大部分的人只想着了——自己的福利,成就,消费——而不是自己对社会的贡献

 

第四个,第二个理由就是,在《经济全球化》里头给我看到的,历史上已不可避免的【历史经验】

——资本的转移随投资可能性的相关讯息而波动。。。。。资本是由技术知识及其技能伴随着的,但是货币的流量是不均匀的。在接受欧洲资本的国家发生的危机,会引起了欧洲市场上人们的惊慌失措


——贸易的发展显露了国际化的速度没有连续性及规律性。随着日愈强有力的一体化而来的,就是试图拆散和解体。新的贸易结构可能会带来就业状况上的戏剧性和破坏性的变化


——金融恐慌的周期表现,一方面是一体化程度的标志,另外一方面就是许许多多的人把国际金融界看成了是一个不稳定因素的理由


从以上就可以说明,贫富差距扩大并不是唯一引起【社会矛盾】的问题


首先,金融一体化在历史发展初期就已经给人一种【不稳定】的形象或者现象


再来就是,贸易的发展显露了国际化的速度没连续性及规律性。——而且也存在着【贸易结构的改变】影响了就业状况的戏剧性变化


接着就是,资本的转移【一开始】就遇上了——货币的流量是不均匀的


再加上之前提到的【两个因素】

第一个,因为“新中心区具有魅力”而引发的【人口流动的压力】


第二个,日愈增加的国际货运引起了人民的震惊,引起了贸易保护主义


金融不信任问题,贸易结构问题,与国际化不连贯性以及没有规律性,并人口压力的经济发展【盲点】,最后就是——人们对“高速率国际货运”恐慌引发的【贸易保护主义】意识


所有这一切,才是真正的【内在动力因素】,贫富差距或者其扩大因素就只不过——所有问题的【后遗症】或爆发点——根本不是什么:主要原因


特别注重着【贫富差距】的人,才是那些——想要更多分配,而忽略了【经济学】一直努力担忧的,资源缺少的恐惧心里


城市的发展,必须同时考虑到【人口流动的分配】的政策问题


否则,经济的分配就存在着漏洞从而只引发【底层人民】关心自己的经济发展,而忽略了——人口压力之一也存在着他自己造成的【催化效应】


实际上,【人口流动】本身就说明了,每个人从来不关心自己的迁移对其他城市发展造成多大的压力。所有的人,骨子里就像【墙头草】,风往哪里吹就往哪里倒——结果风停了还是:墙头草。一点都没有成长与变化


城市的压力,就是人口的压力。发展的压力,只是并且只有在人口压力的凸显之下,才会被人们发现的问题


如果城市发展之下存在——最优化的人口流动【分配】——发展从来没有什么政策问题


但是,民粹主义者却【颠倒是非】

它们只想要【发展均匀】,却忘记了自己的【贪婪,野心】与政府同样是造就了一个——庞大人口压力的城市发展的【贸易结构不平衡】问题


再加上历史上,原始存在着的对金融一体化的不信任

 

 

是人性对经济的迷信,疯狂或者部分野心,才造就了【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而不是【分配不均匀】的问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匡吉 回复 悄悄话 哎,没说到点子上.根本原因是,目前所谓的全球化是个半调子,只是经济,金融全球化,而政治,法律,社会制度,社会保障等等还是区域化,即各国为单位,这就必然造成占西方国家人口大部分的中产阶级衰落,贫困,而他们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于是所谓的贸易保护主义或甚至于民粹主义就出现了.懂吗?而且,不解决半调子全球化的问题,民粹主义将一直存在,越来越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