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羽球场的故事(27)

(2018-01-08 09:30:10) 下一个

(故事纯属虚构)

这场比赛惠子和小星合作得相当成功,虽然初次出马,就赢下了混双冠军,两人相当兴奋。小星的男双也拿到了不错的名次,他的新搭档对他也是欣赏赞扬有加,不断介绍赛场上遇见的其他球友们给小星和惠子。所以这一天下来,他们这两个新人真的是收获颇丰。他们兴奋之余,也很感激球友们的热情,同时很觉欣慰的是以后不愁场上无伙伴了。

这一天的比赛一直进行到近七点钟。虽然大家都各自带了一些饮料和能量棒之类的充饥,现在也已是饥肠辘辘了。领取完获奖者的奖杯奖牌和合过影之后,大家都各自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小星想了一下,就走过去问惠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吃晚饭?我想庆祝一下我们初次合作的胜利,也顺便感谢一下我的搭档。打了一整天了,真的好饿啊!”然后就一边夸张的摸着肚子,一边裂开了嘴傻笑着。惠子其实也是饿极了的。看着小星真诚又搞笑的模样,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爽快地说:“好啊好啊,我也饿坏了呢!你请客是吗?”小星马上不住点头道:“当然我请了,这个不用说的嘛。嘿嘿。“惠子又调皮了一下:”我可警告你噢,我的胃口好大的,饿极了时能够吃下一头大象的呢。所以,你需要有心理准备哦!“小星这下可太高兴了:”啊呀,我也是啊,吃相会很难看的啊。本来还担心呢,看来大家是同道中人,谁也不用担心谁啦。放开肚子使劲吃就是了!“

两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地就背上球袋一起往外走去。不远处,飞扬本来就阴沉着脸谁也懒得答理,再加上冷眼瞧见这两人的兴奋模样,心里更是醋坛子打翻了不知多少瓶。飞扬打这个比赛已经是第5个年头了。几乎每年都是兼打女双和混双两个项目的,每年也都能拿到一些不错的名次。去年更是双喜临门,两个项目都打进了决赛,以一金一银的收获圆满结束的。哪成想今年真是不利,两个项目上都毫无建树,女双好歹还算打进了前4名,也止步于第4名,混双在小组赛里就节节败退,根本没有打入第二轮的机会。这对她绝对是个非常大的打击。

在赛前飞扬就感到有些奇怪和不习惯的微妙变化。以前许多相熟的球友们,不管是平时在球馆玩或者是在这种比赛场合,都是对她众星捧月的,称赞奉承有加。平时打球好多男生围着她转,以求合作的机会。一到有比赛报名时间,更是不论男女都争着拉她做搭档。她享受惯了这种待遇,心里也就真的有点把自己当作球场女皇来看待。可是今年的形势有点突然变化,首先是找搭档不利,比如去年和她一起打女双的搭档,今年就早早地约下别人了,原来是个外球馆的年轻女孩。混双搭档她就找的更坎坷了。以前的一些熟人伤的伤,走的走,竟然让她一下子落了空,最后放下架子来自己出口相邀的两次,居然被拒了两次,一个是那位高冷男奇诺,另一个是这个球场新人小伙子。这真的让她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的失落感很大。飞扬一向是进取却又骄傲的女人,自觉天赋也很高,所以做什么都几乎是顺顺利利的,哪有这种频受挫折的时候啊。

今年她也注意到了这个比赛中,有些非常年轻的选手加入,看着都像是在这里本土长大的孩子,从小都受过比较正规和系统的训练。当然这个比赛规定是业余级别的,但这些孩子们从小打着球长大的,虽然没有进入职业级别的比赛,但基本功是非常的扎实,不像飞扬这些中年球友们,小时候没有这种机会。到了成年之后都是自己凭着兴趣出发,一边琢磨一边打一边学,慢慢进步着,但总是心里知道其实自己的许多动作或步伐或球路,都是业余级别的。有许多不正统的地方。可是飞扬自己感觉是有悟性的,协调性也好,所以她自己的进步比旁人要快,同时也一直留意着不断纠正自己提高自己。这么多年打下来,也算是老球手了,不会轻易落败。可是这一天比赛下来,却看到了包括小星在内的一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真的是要身手有身手,要技术有技术,要体力有体力。几番交战和观察下来,飞扬突然有种相形见绌的感觉,非常不习惯,非常不愿意接受。可是俗话说得好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时间,终究是残酷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