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流穿石(30)谎言难圆

(2018-04-16 07:04:30) 下一个

30.谎言难圆
黄欢用酒精绵擦父亲胳膊肘窝处,让血管膨胀,清晰可见。
琳琳的话一直在她耳边萦绕。她记得那天晚上在父母家楼下遇到田明送喝醉了的琳琳回家,他没有看到田明非分暧昧之举,倒有点像柳下惠坐怀不乱。酒桌上有琳琳作陪,她多少心里可以放心。现在琳琳不再陪田明应酬,田明又整天半夜才回家,难道这其中有猫腻。她憎恨自己太粗心大意。
黄欢百思不得其解,心头的困惑挥之不去。她在父母家住了足足一个星期。田明只是在父亲生病的第一天晚上10点多,匆匆忙忙拎着水果赶来看过一次。他难道就忙得那么不可开交,就不能推掉饭局过来陪陪病中的岳父。她越想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胸口堵得慌。他希望田明站在他身边。他不期望他来安慰他,帮她操劳,他只是希望田明过来,那怕是装装样子也好。
黄欢拿起针头用力扎下去,父亲哎呀一声。
母亲推门探进头,看到女儿在把点滴瓶子挂在衣服架子上。
“没事。”黄欢听到开门声,扫一眼闭眼躺着的父亲,转头朝向门口说道。
“妈妈,”诺儿听到妈妈的声音,喊道。黄欢示意母亲进来绑紧吊瓶,自己走到客厅。
黄欢妈一边系吊瓶,一边问半躺着的老伴。
“刚才叫啥?”她侧头瞧着闭上眼睛的老伴。
老头半睁眼,懒得说话,下巴指向针头的方向。
“这孩子。”黄母轻声嘟囔句,又在针头上方贴块创可贴。

母亲煮的骨头汤是黄欢的最爱。黄欢每次生病,难咽饭菜,黄母必定要熬些骨头老汤。黄欢让诺儿坐到儿童椅子上,前方摆放玩具。自己凑到厨房,站在母亲身后。母亲打开汤锅盖子,黄欢双手扶着母亲的肩膀,顺着妈妈的耳根探过鼻子,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整个厨房弥漫汤汁的清香。
“卖猪肉的说,这猪是早上杀的。”黄欢靠在厨房门廊,一面看女儿,一面和母亲说话。
“闺女,你有多久不逛菜市场啦,新鲜的猪肉得到几十里外的乡下才能买到。”
自从结了婚,黄欢和田明压根就没自己开过火。黄欢不是叫外卖,就是在妈妈家蹭饭。田明大半时间在外面有应酬的饭局,基本不在家里吃饭。
“刚才我在门口碰到琳琳。”黄欢对妈妈说。
“你林姨过来聊天,说琳琳嫂子怀了二胎。你们也该再要个,省得诺儿长大像你没个姐妹,那样妈走了也放心。妈就后悔只生你一个。”
“妈,瞧你说的。再过一年诺儿去幼儿园,我还想回去上班那。成天在家里带孩子,郁闷的我都快憋死了。”自从生了诺儿,黄欢就和诺儿睡在一起,对田明没有一点肌肤之渴。要生个二胎,那得先和田明同床才是。一想到这,她就莫名其妙产生厌恶之感。
“你这几年不上班,医院哪里还会留位子。现在不像你爸还在位的时候。”
“妈,我可没心思再回医院挨那累。”
“那就再生个。”黄母催促道。
“你最近见过琳琳吗?”黄欢想从黄母那里打听琳琳是否晚上常在家。
“我楼下倒垃圾碰到过几回。每次总问你啥时回来。”黄母叹口气。“琳琳这丫头,还没男朋友?”黄母好奇地问。“她还和田明在一个银行吧,打个电话让田明也过来顺便吃个饭。成天在外面吃,吃的都是味精,对身体没啥好处。”
“我一会给他发条短信。”黄欢回应道。
”别一会,现在就发。“黄母催促道。

“晚上,来妈家吃饭。”黄欢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字。
“饭局。”田明即时回短信。

田明说的一点没错,他确实有饭局,可那不是行里应酬的饭局。他正在灯光幽暗的西餐厅急不可耐地等雪儿。雪儿才是他再生的天使。
雪儿穿着海军蓝和绿色相间的格子落地长裙、牛皮色靴子,外套短衫,满身散发女人味的芳香。她在门口看到田明,朝她挥手。田明站起身,挪开对面的椅子,等雪儿入座,眼睛一刻也不愿移开雪儿。
侍者拿着餐单跟过来,“来两杯鲜橘汁。”田明说道。
侍者走开,田明握着雪儿在餐桌上的手,两个人手心对着手心。“你今天好美。”雪儿不答,只是含笑看着田明。
“这家的三文鱼不错,加拿大进口的。”田明松开雪儿的手,拿起菜单建议道。“还有温哥华螃蟹和爱德华王子岛的龙虾,都是加拿大的。温哥华的螃蟹和上海大闸蟹不一样,是从海里打捞的,个大的有几斤重。”
“我看过抓龙虾,都是用养兔子的笼子。”雪儿想起自己看过的纪录片。
“我们以前吃得都是淡水小龙虾,头大肉少。要不我们尝尝鲜。”田明建议道。
“听你的。”雪儿附和道。
“那就要一盘三文鱼,一只大龙虾,一碗米饭.....你辣的还行吧。再加碗酸辣汤。”
“都听你的。”雪儿柔声细语地又附和道。
“今天有什么好听的新闻。”田明随便问道。
“我有时晚上去补习班,在新东方学英语,不看新闻。”
“公司里还顺心吧。”田明关心地问道。
“张总建议我接触些业务,公司要拓展声像方面的广告。”
“栋梁是机灵人,在我们上学时,他就脑子特别活,点子多。”
“现在网络很火,好多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几乎和电视台同时开播,张总想在网络这块试试水。”雪儿说得头头是道。“有机会,我也学学网络制作。”
“你现在新东方学外语,紧张吗?”
“除了和你在一起,我晚上的时间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要不我晚上一个人也是闲着无聊。”
“也好。多一门手艺吃不了亏。”

黄欢的父母家是三室两厅的公寓。黄欢的单间父母一直按老样子空闲着。梳妆台摆放黄欢幼儿园、小学、中学的照片。黄欢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她可以看见自己眼角冒出了鱼尾纹。黄欢打开抽屉,里面还是存放着自己出嫁前的衣服。
诺儿嚷着要妈妈陪睡觉,黄欢躺在床上给诺儿讲《白雪公主》的故事。诺儿听着听着不知不觉进入梦香。黄欢也想入眠。她一闭眼脑海里就是琳琳说的“没饭局。”和田明“有饭局”的短信,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搅得她头脑发胀,太阳穴阵阵疼痛,嗓子干渴。
黄欢下床出了卧室,走到客厅角落饮水机接杯冷水。“诺儿睡了。”黄欢走到母亲身边,妈妈问道。
母亲坐在沙发上,身体挪动一下,拍拍沙发。黄欢默默地坐在母亲身边,头依在母亲肩膀,和母亲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电视剧《蜗居》,宋思明和海藻在饭店约会。
“宋思明。”黄欢嘟囔一句。
“现在的小三真不要脸。”妈妈指着电视里的海藻骂道。
“妈,我去睡了。”电视剧惹得黄欢心情更不是滋味,她站起身,走回卧室。
“没饭局,有饭局,饭店约会,宋思明,海藻。”黄欢满脑子都是这些画面。她反反复复在床上翻滚了几次,还是睡不着。
这似乎就是女人的神秘第六感,有种不详的预兆抓挠黄欢的心窝。黄欢又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卧室。
“妈,我回家取诺儿要换洗的衣服。”黄欢一面对母亲说,一面走向房门。
“都快半夜了,明天再去取。”母亲在身后喊道。
黄欢没回头,径直走出房门。
“这孩子。”黄母无奈地嘟囔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