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世界,喜看人生

我们不能延长生命,但却能让每天活得快乐,活得舒心,活得有质量!
正文

加勒比情缘((7=8)

(2019-09-11 07:42:14) 下一个

(7)
第二天早上,他们约好在门前集合,汪雨等了好一会,笑竹才姗姗来迟。汪雨正要说她,突然被她的打扮惊呆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靓丽姑娘出现在他面前。“打扮是需要时间的”,想到这一点,汪雨释怀了。
 

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汪雨事先打听好的游船码头“马斯卡拉”,到达时已经有条大船准备出海。码头位于一个狭长的港汊旁,码头对面就是一条长长的防风林,与陆地之间形成了这个风平浪静的港汊,放眼望去,沿岸停靠了不少游艇,他们选择了一条人数较少的中等游艇。在汪雨的扶持下,笑竹才上了摇摇晃晃的游艇。
                                                           
沿着港汊,游艇驶向了公海,湛蓝的加勒比海,让人耳目一新,心胸开阔。
“这里海水这么兰?为什么?”笑竹突然发问,汪雨猝不及防,反问她:
“那你认为什么原因 ",笑竹想了想,好像找到了答案:
“因为天是兰色的,大海反应的是天空,所以是蓝色 ”,汪雨想起以前为此做过功课,知道其中的科学道理,就说:
 

“你讲的看似有理,但科学的解释不是这样的。海洋的颜色受到水中悬浮物的影响,当没有悬浮物时,纯净的海水呈现蓝色,是因为太阳光中波长较短的兰光,被海水分子反射和散射造成的。” 汪雨看了看笑竹专心听讲的样子,感觉有必要再深入一点:
“这种散射效应,在固体、液体、气体中都有,是印度科学家拉曼首先发现的,也叫拉曼效应,他因此还得了诺贝尔物理奖。”
 

“那黄海为什么没有这种现象,而是黄色呢?”笑竹想要刁难一下他,提了这个问题。但汪雨已胸有成竹,信心十足地就回答:
“黄河每年携带大量泥沙入黄海,把 黄海染成了黄色,所以水是黄的 ”,笑梅服了,不再提问。
 

 经过半小时的航行,游艇前方出现了一片黑色海域,船主是那就珊瑚礁盘,龙虾一般都寄生在那里。 船主两人穿上脚蹼,戴上游泳用具,跳入了海中。对茫茫的大海,没有一点畏惧,笑竹紧握汪雨的手,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船主他们,只见他们在礁盘处,一会潜入、一会上浮,上上下下游刃有余。
不到20分钟,他们回来了,手里抓着龙虾,大伙为他们鼓掌,既觉得神奇,又为他们庆幸。                           
船主开始加工龙虾,船上还备有淡水清洗龙虾。
                                    
船主说游客现在可以下海游泳,船上的人立刻活耀起来,有的人想下海,却没带泳衣干着急。好在汪雨昨晚就告诉笑梅带泳衣,而且穿在身上,两人很方便就下水了。
                                                          
在公海里游泳,他两都是第一次,心里充满了恐惧,生怕有鲨鱼或者别的动物咬住双脚。虽然没有浪,但涌也令人生畏。笑竹紧紧抓住绳索,不敢远离,汪雨也只是在附近游了一会就上船了,游泳的感觉远不是那么美好。
 

换好衣服,龙虾也加工好了,每人一只。蘸船主提供的调料生吃龙虾,绝对是一次不同凡响的体验。笑竹吃了两口全吐了,她说实在咽不下去,汪雨勉强吃了半只龙虾,表情也很不爽。同船的西人却大饱口福,吃得津津有味。东西方饮食文化的差异,由此可见一斑。 
 

游艇开始返航,觉得坐在船舱不过瘾,他们两人一同来到游艇的前甲板。甲板是弧形,躺着比站着舒服,两人就迎风并排躺了下来,笑竹很怕滚下海,就紧紧搂住汪雨的胳膊。看着乘风破浪掀起的浪花,吹抚着加勒比海的海风,既爽快又刺激。笑竹嘴里的哈气,不断喷在汪雨脸上,嗅到这种女人独有的气息,汪雨有点把持不住了,下面的小帐篷高高鼓起,为了摆脱困境,汪雨说:
 

“小姐,别搂着我行不,我受不了。”笑竹看到了他的窘境,嘻嘻哈哈地对他说:
“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有点反应嘛,说明你身体健康。我不搂着你,滚下海去怎么办 ”,噎得汪雨无话可说。
海风虽然温柔,但是加勒比海的阳光却是火辣辣的,笑竹的脸感到了刺痛,立刻翻了一下身,大胆地将脸趴在了汪雨的胸部,躲避阳光的直射,手却放在汪雨的腹部,汪雨不知所措,但没有反感,因为他真的很喜欢她。
 

“汪雨哥,你的腹肌一块一块的好硬啊,”笑竹将手的感觉说了出来。
“你喜欢吗?”汪雨也心有所动,略带戏弄地问她一句。
“喜欢,越硬越好!”笑竹不假思脱口而出,说完伸了一下舌头觉得不妥,立刻更正说:“我不是那意思,你别往歪处想。”逗得汪雨也笑了:
“死丫头,我往哪里想啊?挺大个姑娘,说话没有把门的。”笑竹难为情地闭眼不语。
 

经过这一番调侃,两人的心热呼呼的,好像靠得更近了,好像有一股岩浆憋在体内涌动、要喷发 !
游艇靠岸了,两人回到舱内,收拾好东西上岸、打车、回家。一路上,笑梅默默不语,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

(8)
晚餐在笑竹的精心安排下,十分有情调。桌上不但摆满了汪雨喜欢的食物,还要了两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她像个小燕子在餐厅内来回穿梭,不让汪雨动一步,汪雨只好享受她的服务,动动嘴就行。 
 

“汪雨哥,今天感谢你领我出海吃龙虾,我将终身难忘。”笑竹坐下来举起酒杯:“为我们的加勒比海之行干杯!” 
汪雨脸露微笑,举起杯呡了一口酒,看着她容光焕发的脸蛋,猜到她内心无比甜蜜。今天在船上发生的一切,出乎他的意外,确也在情理之中。受俄罗斯文化的影响,她反倒比自己还主动,与笑梅含蓄的性格大相径庭。这样也好,使他立马知道了她真实的想法,比中国式的互相猜测、互相试探好多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文娟的电话,他本想回避一下再接,仔细一想还是不回避的好:
“喂,我是汪雨,文娟呀,有什么事?”笑竹一听是女人的声音,立刻竖起了耳朵。
“汪总啊,你玩得好痛快呀,也不来个电话。你明天必须回来了,我们定的是后天回国机票,别忘了!”先是抱怨后才说正事。汪雨还真忘了明天就得回加拿大,无奈机票是事先顶好的,想与笑竹多呆几天,已不可能。
 

“文娟是谁呀?”笑竹的笑容没有了,脸上满是疑问。
“是我的秘书,后天与我一道回中国。”
“只是秘书关系?好像你们关系十分亲密”,笑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她暗恋了我多年,如果不遇见你,我有可能接受她的感情,现在遇到了你完全不可能了”。汪雨坦荡荡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也和你一起回中国,可以吗?”笑竹还是怕失去汪雨,想随时随刻都在他身边。
“当然可以,不过你是随团来的,想自己走恐怕不可以,你可以问问。“汪雨也希望她与自己同行。 汪雨的话提醒了她,她的情绪顿时低落下来,脸色暗淡,沉默不语,一边吃东西,一边想事情.....。
 

饭后,笑竹立刻找到自己旅游团的导游,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导游说不行。而且告诉她,她没有加拿大签证,根本进不了加拿大,她只能随团一起回俄罗斯。笑竹无比失望,怀着沉痛的心情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闷闷不乐。
 

她想,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好不容易碰到了汪雨,这是上帝的安排。既然是上帝的安排,就不能轻易放手,如果就这样分开,自己岂不又回到了原点。总得想办法留一根线牽住汪雨,让他不接受文娟;总得找个正当理由回绝父亲的逼婚,让他心服口服.....。想着想着,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事不宜迟,今晚就是最后的机会。
 

于是她立马起身,趁晚餐还没结束,她到餐厅弄了一些食品,要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准备在房间里设告别晚宴为汪雨送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