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老子中的勤与救

(2019-02-01 08:55:43) 下一个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開其兌,濟其事,終身不。見小曰明,守柔曰強。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遺身殃,是為習常。<第52章>

这里的勤,不是形容词的勤快的勤,而是动词,使动,为。。所动。终身不勤,就是不为感知所动。终身,大概应该解为“周身”,而不是终其一生。前边的没身不殆,更可能是终生的意思。

这里 的救,应该是全其天性,使脱离险境。与塞兑闭门相反,开兑济事,那么其身即陷于险境,或不能脱离某境。27章说“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數不用籌策,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是以聖人常善人,故無棄人;常善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救与弃相对。弃为遗弃,怎么算遗弃?不管就是遗弃,照顾不到就是遗弃。什么情况下会照顾不到?从“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數不用籌策,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来看,善行善言善数善闭善结就是无弃。善V的特征或者方法是什么呢?就是不着痕迹。不着痕迹就是善V,无弃N。着痕迹就是不善V,就是弃N。

回 到救上来,救就是全 其性,使离险。“不救”,则是不能全其性。所有的官能都不能如实作用,就是终身不救。这个理解有没有可能呢?看下文:“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遺身殃,是為習常。” 见小不是小见,而是见微----见到平常不见的叫明,守柔才是强。用其光(见粗)而复归于明(见细),不要给身制造祸端,这就是习常。则可知,把救理解为“全其性使离险”是可能的。

再看一段:“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之,以慈衛之。<第67章>”

天 怎么救?以慈卫之。则 可知,就是回到根本上 来就是救之。开 兑济事,终身不 救,就会造成天性的 偏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