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l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八十二章

(2018-09-10 09:32:33) 下一个

八十二. 儿子的“豪宅” 

听到父亲责备自己说话夹带英文,余争鸣哭笑不得。

 

这些我都知道,他有些冤屈地辩解说: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我也是很讨厌别人说话夹英语。现在我才知道,在美国住久了,其实倒不是故意这样说,只是很多英文词儿,在咱们中文里找不到对应的词儿,为了省事,也就毫不讲究地夹杂着乱说一气,就是图个方便。

 

办公室里其它国籍的人也都这样的,我平时听他们用自己母语聊天,也常常蹦出几个英语词。我们已经尽量注意,说话很小心,唯恐不经意地蹦出一个英文词来,妈妈听不懂。其实这样说话很累的。肖雨禾替老公辩护了一句。

 

余爸爸这才完全释然:你们这些第一代移民真正成了生活在中美文化夹缝中的人。上班说英语,回家讲中文。特殊人群啊。

 

余妈妈放下筷子:我也没有看见你家的空调在哪里,外头这么热,屋子里就这么凉快。” 

 

这就叫中央空调,余爸爸一副很明白的样子对老伴说:国内我认识的人里还没有人用。咱们一般都是用挂在墙上的那种,只管一间屋子。

 

明天我们都要上班,青青上学。爸爸妈妈在家可能会寂寞,先休息几天,慢慢适应吧。余争鸣对父母说。

 

余妈妈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到了美国还能寂寞?!

 

第二天是周一,早晨不到六点,肖雨禾和余青青就都出门了,余争鸣今天特意走得晚些,六点半才动身。

 

离家前,他看两位老人还没起床,就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写上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并告诉父母,如果有急事就打电话到办公室。

 

老两口毕竟年纪大了,一路疲劳加上倒时差,起床时已经过了中饭时间。

 

余妈妈打开冰箱找东西:这时差倒得我糊里糊涂的,都过中午了,怎么会睡到这时候?咱俩随便弄点吃的,我也不饿,一会该做晚饭了。

 

说着,从冰箱里提出一大桶牛奶:这么大一桶!找个小锅倒点出来热吧。说着就到处找锅。

 

打开所有的柜子,余妈妈也没找到锅,她又拉开过道旁边的一道门,大约两平方米的空间,三面墙上都安装着几层架子。架子上面堆放着碗,盘子,大大小小的锅,米,面,和很多杂七杂八的家什,还有些装干货的食品塑料袋,有香菇,绿豆,粉丝等等,很是凌乱。

 

 “喔,锅都在这里呢。这么大的碗橱,也不知道弄整齐点。都乱成这个样子了!余妈妈叹息一声,翻弄了一阵:你看看,还有红枣,美国还能买到这些东西,难怪鸣儿说不要带。

 

余爸爸说:昨天晚上,我看见青青倒了一杯牛奶喝,就这么喝凉的,没见她加热。

 

凉的?我们可受不了。余妈妈说着,又找出一盒鸡蛋来,准备煎一下。

 

看着老伴张罗吃的,余爸爸在早餐桌边坐下来,这才注意到桌上的纸条。他拿起来读了一遍,说:这上面写的时间是六点二十,他们都六点来钟就都走了,这里坐班的人怎么走得这么早,我们以前上班都是八点才出门。” 

 

吃完简单的午餐,余妈妈收拾完厨房,给老伴泡了一杯茶,端到他面前,自己却没有坐下。她对儿子的家充满好奇,儿子和媳妇不在家,她正好可以仔细看看屋里的一切。

 

这么多的门,在这屋里找人我看都得打电话了。余妈妈说着,便好奇地打开每一扇门,还一边叫余爸爸过来看。余爸爸虽然没有像老伴那样大惊小怪,倒也乐意跟在后面,饶有兴致地和她一起探索。

 

老两口像逛博物馆一般,仔仔细细查看了房子里每一个角落,光一楼就看了半个多小时。

 

余妈妈一边看一边总结:主人卧室在楼下,好大喔。那个卫生间,中间都能放张床。真是浪费地方。

 

美国的房子没有大衣柜。连体恤衫也挂着

 

这雨禾,怎么也没件像样的衣服?

 

到处都是卫生间,厅侧面还有个小的,只有马桶和洗手的台子,没有洗澡的地方。

 

鸣儿不是说过吗,这叫半个卫生间,楼上两个卫生间是带浴盆的,主卧那个卫生间,有淋浴间,还有那么大的一个带鼓泡的浴盆,这都算一个卫生间,加上这个,就叫做三个半卫生间嘛。余爸爸跟在后面说。

 

转了一圈回到厨房,余妈妈有些累了,她坐下来喝茶:这厨房真大,咱家厨房要是有这么大就好了。不过厨房和厅之间也没堵墙,油烟还不到处跑吗。

 

这里有个餐桌了,为什么那边还要摆那么大一张餐桌啊?桌子中间还摆着大花瓶,看来平时也不用吧?

 

余爸爸也有些困惑:那个餐厅的墙上还挂着那么大的画,镜框看上去死沉的,就像展览馆里的一样,那餐桌上花瓶看起来也不轻,应该不会整天搬来搬去,的确不是常用的桌子。这么大的地方,真浪费。

 

休息了一会,他们又到二楼余青青的房间,只见床上的被子堆在一边,床上和地上扔着衣服,卫生间地上扔着用过的毛巾和换下来的衣服。穿过卫生间,就是余青青的书房,满地是书、本子,还有游戏机和CD盘。

 

天啦,这满地的东西,我得踢一脚才能走一步啊。青青怎么这么乱啊,雨禾也不帮她收拾一下。余妈妈絮絮叨叨着开始动手帮孙女收拾卧室,又收拾书房。

 

你不要乱放她的书,一会她回来找不着了。 余爸爸跟在老伴后面提醒。

 

怎么说乱放,我只是放到桌子上而已。余妈妈说着话,手却不停,利索地把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整齐地堆在桌上。

 

收拾整齐了,余妈妈才抱着一堆脏衣服准备下楼,一侧身,发现走廊角上有一扇小门,她走过去拉开,伸头往里看,里面是阁楼,木头梁七横八竖,屋顶的隔热海绵也是七拱八翘。

 

她不禁哎呀了一声,赶紧叫余爸爸也过来看:你快看这房子里面,就这几根木头棍撑着,能行吗?连块砖也看不见。

 

余爸爸伸进脑袋去看了看,也觉得奇怪:房子外边看着倒是像砖墙,里面怎么看不见砖,难道砖只是贴在外面的?

 

那是什么东西?余妈妈问。余爸爸顺着余妈妈的手指看过去,见阁楼地板中间,一个大约直径半米,高一米半的园柱。他小心地走进阁楼,靠近那东西仔细看,只见园柱周围连接着管子,电线,还有一闪一闪的小绿灯。

 

研究了一阵,余爸爸说:不知道,别乱动,等鸣儿回来再问吧。

 

探索完了室内,他们又到后院,只见靠木板墙边种了两棵很小的橘子树,还有一排整齐的灌木,中间就是草坪。

 

 “美国人就知道种草,这块地要是用来种菜,一家人吃也吃不完。余妈妈说着,绕到车库后面,居然看见一小片菜地。地里种了几种菜,显然是沒有尽心照顾,菜已经快干瘪了。她叹息说:这么大的院子,在国内想都不敢想。过几天我来收拾这片菜地吧,不知道能不能买到韭菜籽。

 

正说着话,听见屋里的门铃响了,老两口赶紧进屋,果然有个人影在门外。老两口互相看看,不知所措。余妈妈说:鸣儿说了,不要给任何人开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