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七十一章

(2018-07-19 05:27:01) 下一个

七十一. 实验室里一地鸡毛

和在小工厂时一样,中班夜班有点空闲的时候,肖雨禾喜欢和同事聊天。她从不传闲话,只是喜欢听别人说的那些闻所未闻的新鲜事而已。

常和她闲聊的人是一个哥伦比亚老太太露帕斯,六十出头,是个有化学硕士学历的实验员。据露帕斯说,这家公司沿着高尔夫海湾分布着数不清的实验室,她自己就在好几个实验室里工作过,加起来有十几年,在这里也九年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两个小时前你就应该下班了。” 肖雨禾今天不忙,只是想搭讪,就明知故问。

“我还没干完,要把这两个实验做完了,我才能走。”露帕斯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回答。

肖雨禾知道,露帕斯老太太常常下了中班后不走,找一些事干,拖到下半夜,这样可以拿点加班费。她平时生活非常节俭,开的那辆车看起来就是一堆垃圾。

有一次,露帕斯说自己的车出了毛病,请肖雨禾下班时顺便送她回家。回家的路上,露帕斯问肖雨禾:“你饿了吧?去我家附近的快餐店怎么样。”

“路口有家批萨店。”肖雨禾建议说。

“批萨不好吃,卡萨帝亚怎么样?我觉得比批萨好吃多了。”露帕斯说。

“什么?卡萨帝亚是什么?”肖雨禾好奇地问。

“你不知道吗?是墨西哥人的批萨,我很喜欢。”露帕斯也十分惊讶,天下竟然有人不知道这么普通的食品。

她们进了路边一家Taco Bell快餐店,肖雨禾仔细读着牌子上的菜单:Quesadilla(卡萨帝亚),看上去不像是英文。

所谓的卡萨帝亚原来是两层薄饼,中间夹着碎牛肉和奶酪,热腾腾的,果然好吃。肖雨禾很高兴又找到了一种好吃的墨西哥食品,觉得送一趟老太太挺值的。

把露帕斯送到公寓门口,肖雨禾才发现,这里就是她天天路过的那片最便宜的公寓,环境很差。以露帕斯的收入,应该不至于这样。肖雨禾猜想,“大概她需要寄钱给哥伦比亚的家人吧。”

有一天,露帕斯神神秘秘地拿了两个装样品的铁皮桶给肖雨禾:“Andy,这两个桶给你,拿回家去吧。”

“拿回家?”肖雨禾一脸诧异。

“这是送丙稀样品的桶,你知道样品瓶子必须放在冰里送过来,所以每次送样品都有桶,是消耗品,不是公司财产,装一次冰就当废品扔掉了。沃尔玛要卖十几美元一个呢。我都拿了好多个了,大家都拿,我看你从来不拿,我就猜你不知道这事儿,帮你拿了两个。”露帕斯笑了笑,小声解释。

“喔,谢谢。”肖雨禾接过两只几乎是全新的铁皮桶,心想:“难怪好几次看见送样品过来时,不论是谁接过样品,都赶紧的把桶收起来,藏到大门外边,原来是准备下班时带回家的。”

她突然又有些醒悟,实验室里这么多的东西,他们从来不拿一针一线,因为那明确是公司的财产。她原以为美国人不爱占便宜呢,原来他们只占合法许可的便宜。”

露帕斯也常常干点不太光彩的事,晚上不忙的时候,她会先到公司打了卡,然后偷偷溜出去,有时候要两三个小时才回来。经理也是哥伦比亚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意无意地袒护她。

“你走吧,我来照顾这个。” 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说话的是肖雨禾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曾经当过她几天临时“师傅”的老头劳格。劳格对露帕斯拖着工作,想多呆几个小时的做法十分不屑,说话常常很不客气。那种强势的口气让肖玉禾很反感。

不过劳格对肖雨禾要客气很多,有时还会主动地和肖雨禾聊聊家长里短。

他告诉肖雨禾自己最近正在办理房子的抵押贷款,他说:“这栋房子我住了二十几年了,小儿子上大学的时候,我把几乎就要付清的房子再次贷款,换钱来给儿子付了一半的学费。现在快付清了,大儿子要离婚,他是牧师,没什么钱,说是要向我借,我计划把房子重新再贷款十五年,换些现金出来。”

肖雨禾知道他是犹太人,猜想:“犹太人是不是比其它的美国人更愿意为孩子花钱一些呢?”

伊朗人皮拉也可以算是肖雨禾的朋友,都六十岁了,有学士文凭,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二十几年,仍然是一个三班倒的化验员。他对人很和气,总是笑眯眯的。

肖雨禾常常和皮拉聊闲天,知道他的孩子们都大学毕业了,知道他自己周末在家修理厨房的下水道,还知道他老伴有病,他一直坚持不跳槽,是因为这家公司的医疗保险不错等等。

公司里还有两个美国人,肖雨禾听他们说话,能感觉到他们的化学理论知识比较贫乏些,不过是仗着自己英文好,偶尔说话很噎人。像皮拉,露帕斯这些技术知识明显高出一大截的外国人,遇到这种情况,竟然毫不反驳,只是低头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知道是因为英语差一步,还是根本不屑于理睬。

“第一代移民最辛苦,真是千真万确,不论来自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肖雨禾这样想,她只希望自己赶快拿到绿卡,那样就可以另外找工作了,她可不能就这样混下去,太委屈自己了。

一天下午,墨西哥籍的副经理思里突然走进实验室,叫大家停下手上的工作到会议室开会。会议室的长条会议桌上摆着一个大蛋糕。

大家都进来,随意地围着桌子坐下,副经理说:“经理旺要离开公司了,今天是他最后一天在这里上班,我们祝贺他找到新工作。”

被叫做“旺”的经理也说了几句话,感谢大家这些年的合作等等;来的人也说了些告别祝福的话,吃了蛋糕就散了,欢送会总共开了十来分钟。

大家立刻又回到自己手边的工作中。肖雨禾听见有人在悄悄地议论,说这回哥伦比亚经理走了,老太太露帕斯再也没有后台了。

才过了几天,下午,肖雨禾正在忙碌,恍惚觉得实验室门口有人,一抬头,见是那位刚刚离职的哥伦比亚经理旺。旺一脸微笑地向肖雨禾打招呼,身上的白衬衣像刚从洗衣店里拿出来的,裤子也是笔挺。

肖雨禾赶紧对他笑笑,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这位经理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脸总是仰着,很少主动和实验员打招呼,而且从来不愿意进实验室,因为受不了那些化学品的味道。今天这付笑容可掬的样子很反常啊,他不是走了吗?又来这里干什么?

想到这里,肖雨禾回头看看那位正在查看表格的墨西哥经理思里,只见这位思里老兄一脸冰冷地翻着手上的表格,头也不抬,对那位来访的老上级视而不见。

两个美国同事小声议论,年轻人说:“旺回来干什么?看看思里那副样子,好像很不欢迎啊。”

老一些的那个人说:“我听说旺到新公司就职,因为职位和薪水问题发生了争执,竟然被新公司开除了。所以他回来看看,大概是还希望回来做回原来的位置吧。”

年轻人笑起来:“难怪思里头都不抬,他刚刚顶替了旺的位置,怎么可能再还给他。”

肖雨禾心里叹息一声:“就这么芝麻大点的权利都要争,看来全世界无论哪里都一样。”

日子就这样滑过去了,转眼就是盛夏。一天,有人把电话打到了余争鸣的办公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过去从头到你的小说,感觉你写的就像我太太当年经历的,但她不爱说自己,你的文章好像折射出当时她内心的感受
蓝莓格格五 回复 悄悄话 偶遇此文,打算从头读起。
★火眼金睛☆ 回复 悄悄话 没头没尾看了这么一段,居然还很吸引人,想从头看起。作者辛苦,请继续努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