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四十八章

(2018-04-12 07:03:26) 下一个

四十八. 同学相见有点“囧” 

“真的?太好了!”肖雨禾喜出望外,孙丽是她大学同学,又是好朋友:“我应该怎么安排?住我们家吗?”

“人家跟着部里领导来出差,怎么会住在我们家里?只是要有一辆车陪他们活动才行。我看最好是帮他们联系一家旅行社,中国人办的那种,去机场接人,陪他们办事,还可以带他们到处逛逛。”

余争鸣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帮他们预订一个中档旅馆,最好在中国城附近,他们晚上走路就可以去逛逛中国城。你反正有时间,照顾一下。孙丽现在管教育,计划参观休斯敦大学,你最好陪他们去。”

肖雨禾兴奋起来,开始计划:“现在是四月初,是休斯敦最好的季节,北京同乡会要办野餐聚会,我可以带她去玩玩。”

过了一会,她又冒出酸酸的一句:“人家都是处长了,我连工作都没有,都有点不好意思见她了。”

第二天,肖雨禾找出那本中文黄页,休斯敦所有的中文服务电话号码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她先帮孙丽一行订了旅馆,又联系了一家旅行社。所谓旅行社,其实就是一个人的公司,经理自称姓王,口音明显是大陆人。

王先生在电话里说,他开一辆七座的面包车,服务包括机场接送,随时听从调遣,客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费用是跑一趟算一趟。在休斯敦这种没有公共交通的城市,这应该是最佳方式了,肖雨禾就把孙丽一行人到达的日期、航班号、名字,以及下榻酒店的地址等等都详细告诉了他。

孙丽到休斯敦的那天,肖雨禾早早就到预订好的旅馆里等着了。久等不来,算算时间,航班应该已经到了几个小时了,肖雨禾开始有些担心起来。她在大堂里焦急地来回踱步,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机场,问问飞机是不是晚点了。

正在那里坐立不安时,肖雨禾看见一行人拖着行李走进大门,孙丽走在中间。

肖雨禾立刻迎上去招呼:“怎么这么晚啊?飞机晚点了吗?是不是路上堵车了?” 孙丽和那几个人相视而笑,并没有答话。肖雨禾伸手接过孙丽肩上的挎包,陪他们办完手续,进了房间。

因为团里只有孙丽一位女士,所以她自己住一间。关上门,孙丽一边脱外衣一边说:“休斯敦可真热!这么薄的外套都穿不住了。”

她进卫生间洗了把脸,一边往脸上涂着护肤霜,一边埋怨肖雨禾:“你呀!让那个接人的司机打了个大牌子。我们一出机场大厅就看见牌子,上面只写了‘孙丽’,我们局长脸色可不好看了。团里还有其他公司领导,我算老几?怎么能写我的名字呢?”

肖雨禾惬意地倚在另一张空床上,心情极好地看着朋友数落自己,听见埋怨,调侃道:“我就认识你,又不知道你们局长大人的名字,怎么办?这点事也要论资排辈?累不累啊?”

孙丽忙着从箱子里找东西,一边说:“你们在国外,逍遥自在,当然不在乎。我刚刚当上处长,凡事要低调一点才好。”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到旅馆?飞机晚点了吗?付费电话打机场又不方便,急死我了。这个司机我没见过,真怕你们出什么事。”想起刚才在大厅里等了那么久,肖雨禾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嗨,别提了,我们坐错飞机了。”孙丽自己忍不住笑:“从达拉斯到休斯敦的登机口,和从达拉斯到奥斯丁的登机口连着,我们稀里糊涂地就上了去奥斯丁的飞机。”

“飞机很空,所以也没人来赶我们。下了飞机,一直到了取行李的地方,找不到我们的行李,觉得奇怪,问了半天才弄清楚,我们飞到奥斯丁来了。不过航空公司还不错,同意送我们回休斯敦,也不用再另买票。”

肖雨禾笑得歪倒在床上:“你们可真够呛,这么多人,要临时改上同一班飞机还真不容易。要是飞机没那么多空位,你们还得分别上不同航班的飞机。”

 “可不是嘛!”孙丽有点不好意思:“奥斯丁机场给我们换了票,上面打着‘stand by’。 我们还很奇怪,局长说这可能是‘站票’,还说从没听说美国飞机还卖站票。”

肖雨禾笑得差点儿岔了气,半天才说:“‘stand by’ 是说让你们等在那里,只要飞机有空位你们就可以上。这故事太有趣了,简直可以写到相声里了。”

 “咱不是不懂吗!不过你别出去说啊,咱们这个圈子很小,传到国内,局长的脸可没地儿搁了。”孙丽说着拿出一条包装漂亮的丝巾和一个纸盒递给肖雨禾:“丝巾是送给你的,这是领带,给余争鸣的。”

看看离晚饭时间还早,两人各泡上一杯茶。孙丽问肖雨禾:“你们也出来好几年了,都干了些什么呀?”

肖雨禾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不知道怎么回答才不会太难堪。她吹着漂在水面上的茶叶,思索了一阵才说:“我嘛,还没有绿卡,只能在家呆着。自己学点英语。” 

她本想说“我曾经还给女儿当过保姆助理”。可是转念一想,人家孙丽已经是处长了,说自己陪着女儿当孩子保姆,也太惨了点,就把话又咽回去了。

两个人聊起同学们的情况,听孙丽提起好几个熟悉的老同学都已经是大学系主任,某单位副主任,或者自己开公司当老板了等等,总之,大家都干得风生水起。想想自己的处境,肖雨禾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一直聊到局长大人来敲门,说车还在楼下等着,想一起出去逛逛,顺便吃晚饭。肖雨禾便起身告辞,约好第二天开车来接他们去参观大学。

第二天,肖雨禾按约定的时间到旅馆,孙丽和其他几个人都已经等在门口了。几位男士都是西服领带,唯有孙丽,穿着花色艳丽的连衣裙。肖雨禾打量着孙丽,问:“你就穿这身衣服?你们不是去开会吗?”

孙丽低头看看自己,问:“是开会啊,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开会应该穿正装啊,花裙子不太对头,有点像去参加舞会或晚餐什么的,这个场合不合适吧?”

“这可是重磅真丝的,不是正装吗?” 孙丽有些奇怪。

“正装不管面料,只管样式。花裙子不是正装,让我看看你们的邀请函。”肖雨禾解释说。

局长掏出一张纸递给肖雨禾,说:“没有邀请函,只有一封联系信。”

肖雨禾翻看了一下那张纸,说:“信上怎么没有说服装要求?不是正式邀请吧?不过我还是建议你穿正装,庄重一点总是没错的。”

孙丽一下子紧张起来,说:“那怎么办?我就带了几条裙子来啊。”

肖雨禾问:“有没有衬衣和西服裙?”

孙丽说:“有一条黑的。”

肖雨禾说:“太好了,赶紧去换上吧。”

路上,肖雨禾一边开车,一边对孙丽解释:“美国人对不同场合穿什么衣服非常讲究,如果穿错了衣服,不光自己尴尬,让别人看着也不舒服。所以美国人在举办活动的通知或者邀请函上,都会清楚地说明着裝规定。如果没写,像今天这种情况,就穿正装,保险些,免得自己难堪。”

 

孙丽有些不服气地说:“我还以为美国人不讲究,我瞧你们这些人回国的时候,不也都是T恤大裤衩子拖鞋的,穿着很随便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啊,写了如此多的大作,我细细品味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