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十章

(2017-11-16 05:40:23) 下一个

10 月饼长霉了

 

公寓距余青青的学校很近,肖雨禾很高兴自己可以每天走路把余青青送到学校,比看着女儿上校车放心多了。每逢周二、周四,教堂有英语课时,她送完青青,就直接去教堂上课,没课的日子她就在家里读那几本英语书。没有车,哪里也去不了,她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也不愿去想,但她清楚,努力学英语是没有错的。

这天,她正在家里查着字典,读余争鸣用过的那本《考驾照指南》,赵跃进敲门进来了,她现在是肖雨禾家的常客。赵跃进进门就说:我就知道你天天用功,这周一是美国的劳动节,别人都放一天假,我们公司属于政府机构,多放一天。所以今天来看看你在干什么。

肖雨禾扬了一下手上的小册子,说:明天,我的美国朋友苏珊要带我去考驾照,我想一次考过,所以赶紧读书,想早点自己开车,不能总麻烦别人。

快过中秋节了,你还没有买月饼吧?不等肖雨禾回话,赵跃进又说:魏军就是事儿多,中秋节一定要吃月饼,非让我上周末专门跑到中国城去买两盒。结果昨天一打开,你猜怎么着?一盒月饼长满了绿毛,另外一盒莲蓉的,虽然没长毛,我们也不敢吃了。三十几美元一盒的月饼,我可不能就算了,专门又跑一趟中国城,还好,商店给退了。算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买中国城的月饼了,来回白跑四十多英里,真倒霉。

肖雨禾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月饼!还有地方可以买这些中国食品啊?我们来美国快两个月了,连瓶酱油都找不到,做的菜是真不好吃。我又没车,门也出不去,只能走路去对面的那家超市。美国人的东西五花八门,看得我眼花缭乱,不认识,也不敢乱买。

赵跃进也有些吃惊地看着肖雨禾:你竟然不知道?干嘛不问我啊?我们这边很近就有家香港超市,老板是越南人,日常用的中国东西那里都有。中国城要远一些,在休斯敦市区的西南,咱这里是东南,跑一趟中国城要来回四十多英里。我去中国城,是因为波儿每个周末在那里上舞蹈学校,我顺便就买点菜带回来,那里的中国东西更全乎些。赵跃进详细告诉了肖雨禾中国城的位置,又说:波儿上的舞蹈学校就在超市旁边,附近还有一些其他的小店,中药店、理发店之类的,中国东西基本都有。

你让儿子学跳舞?肖雨禾有点好奇。

跳什么舞啊,赵跃进笑起来:波儿走路有点内八字,那些跳舞的人走路不都是外八字吗,老魏说让波儿去学跳舞,纠正一下走路的姿势。再说,所谓的舞蹈学校,不过是一间屋子,七八个不同年龄的孩子在那里玩玩而已。谁指望真能学什么跳舞。不过老师倒是以前国内的名演员,出来后自己办的学校。她说着,从包里掏出几本小册子递给肖雨禾,说:看你这么用功,我就不打搅你了,我是给你送东西来的。

肖雨禾接过来赵跃进递来的小册子,扫了一眼,惊讶地问:中文的!还是繁体字。是什么书啊?

有空看看吧,是介绍耶稣基督的材料,周末我带你们去中国教堂认识一些人。赵跃进走进厨房,自己去找茶杯。

肖雨禾翻着手上的书,有些发懵:中国教堂?你信基督教?

赵跃进给自己的茶杯里加上开水,说:嗬,你居然连暖水瓶都带来了,我就没想到,我们家喝热水总要现烧,真不方便。

肖雨禾笑道:我多亏带来了,这里的商店里还真找不到。咱们中国人还是习惯喝热水,美国人恐怕都不认识暖水瓶是什么东西。喔,你还没说,你信教了吗?

还没信,只是常去教堂。你刚来不知道,在美国,我们中国人到了一个新地方,人生地不熟,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中国教堂。在教堂里认识一些中国人,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教堂里一般周日有免费午餐。如果真有困难,也可以得到一点帮助。那儿的人都挺好的,他们正在劝魏军受洗呢,老魏不太想,可是又不好意思说。他说人家那么热情,拒绝的话说不出口。赵跃进的口气里有点嘲笑的味道。

肖雨禾也到厨房给自己的杯子里加了些开水,随口问道:你家老魏找工作有眉目了吗?

还没有。赵跃进端着杯子坐到早餐桌边,她吹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喝了一口,说:他只能继续读博士后。现在读博士后的钱越来越少,导师找科研经费越来越难。魏军的导师没能申请到明年的项目经费,估计他这博士后也快做不成了。你看我每天还要接送他,多辛苦,我们想再买一辆车都不行。魏军也着急,可有什么办法。我劝他多往外送简历,希望今年能找到一份工作。

肖雨禾不由得感叹:这要是在国内,两个博士学位,得多牛啊,可在美国,找工作都困难。

赵跃进说:美国人很现实,除非是特别有兴趣搞研究的人,否则才不去花那个时间和钱读什么博士。我在北边上学的时侯,就发现那所大学里,所有读博士的人几乎全是外国人。好些人读完了博士找不到工作,只好给导师打小工,工资这么低还美其名曰读博士后,其实就是待业博士。魏军的父母还到处夸耀他们的儿子是博士后,觉得光彩得很,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其实是因为找不到工作,只好在学校呆着。导师也愿意用这种廉价劳动力。

赵跃进说着说着,有些激动,忍不住抱怨起来:你说吧,我们在这里这么辛苦,魏军一点也不敢跟他父母说。今年春天他回国一趟,大方得很。他家老老少少十几口人,他给每人都买了礼物,给他哥的女儿买的鞋比我的都贵。他还尽拣好听的跟家里人说,他家人还以为我们活在天堂里,满地都是钱,随便捡还不用弯腰。

肖雨禾笑起来,赵跃进也笑了,她学着魏军的口气说:我出国快八年了,第一次回国,总不能回家哭穷吧。再说了,我们是没钱,可是一美元等于八块多人民币啊,我爸的工资一个月才一百多人民币。我们的确是比他们有钱啊。中国东西也便宜啊,我随便给他们一点钱,他们就能买好多东西。他们高兴,我也高兴啊。

 他说的也没错,如果能在美国挣钱,在中国花钱就太好了。肖雨禾说。

赵跃进叹气道:我也知道,他觉得回国不能显得穷酸,可是他连工作都没有,真的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俩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然后约定周日一起去教堂,赵跃进就告辞了,临出门前又补充一句:去教堂要穿整齐些。

 

为了方便手机阅读,同名小说也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上,请大家扫描关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顶级朋友 回复 悄悄话 出国8年,97年中国工资已经涨了,就连我父母退休工资都涨到800-2000,所以不会月工资一百的,你写的不错,希望能真实一些,希望别介意提意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