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城

在双鱼城里说故事
正文

我也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

(2017-12-24 09:13:55) 下一个

 

这些天一直在读关于《芳华》的影评,觉得比影片本身还好看。看了许多网友对往事的回忆,忽然想起我也算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呢。于是我在记忆的箱子里仔细搜寻,直到那些记忆象一帧帧的照片都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五岁的时候妈妈才获得随军的资格,我们从东北一个小县城火车道旁的小房子里搬到了东北一个中等城市。妈妈回忆起那五年的时光,总是说我小时候受了好多苦,可我却只记得妈妈那时腌的糖醋蒜苔味道真是好极了,还有就是爸爸杀鸡时的笨模样。爸爸虽然是农村长大的,可他一不会耕田,二不会种地,杀个鸡就会把鸡头一剁,把鸡扔到院子里,然后和我和妈妈一起躲在屋子里看着没了头的鸡在院子里疯跑,直到倒下不动。这成了我们家多年的笑料。

我们搬到城市以后,住进了部队家属大院。它不能算是真正的部队大院,因为离着师部还很远,听不到起床号也看不到战士们出操练兵。不过每逢周末,爸爸都会骑车带着我和妈妈去师部电影院看电影,我的感冒发烧也都是师部里的军医给我看的。

家属院由三幢两层楼组成,都是日本人留下的,外面还看得到枪眼。我们住的楼,层高很高,妈妈要踩着梯子挂窗帘。窗户是两层的,妈妈在两层窗户之间又拉了个半截儿的窗帘。妈妈有时会把我锁在家里去上班。她走了以后,我的小伙伴就来敲我们家的窗户,我从窗户里爬出去,和她们玩儿够了再爬回来。这么来回一爬,半截儿的窗帘儿就松了,所以我偷着出去玩儿的事儿从来没有瞒住过妈妈。厕所水房是公用的。厕所只有两个,有一个还常常不好用。我们一层住四户人家,所以上厕所常常要排队。水龙头我记得有三个,冬天水池和墙的接缝处都结了厚厚的冰,妈妈就用这刺骨的冰水把家里的水泥地刷得发白。这幢楼里最多的是老鼠,晚上睡觉就听见天花板上老鼠的大部队哗啦啦一下子跑到那边,哗啦啦一下子跑到这边。听说有人上厕所的时候,有老鼠从鞋上跑过,吓得那人差点儿一屁股坐在便池里。我家的第一个邻居家里有一个十几岁的大哥哥,特别酷,能用胶水粘老鼠,他是我崇拜的第一个男孩儿。

离我家很近的第二幢楼比较矮,里面住着我最好的朋友艳秋。她比我大一岁,我们俩在一起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因为她又高又胖,而我又矮又瘦。艳秋性格很厚道,白白圆圆的脸上总是带着笑。我特别喜欢和她拉着手,因为她的手肉肉的,天冷的时候还总是暖暖的。自从和艳秋成了朋友,我每天一做完作业或者一吃完饭就和妈妈说:“我去艳秋家玩了。”然后连蹦带跳地跑出去。妈妈太爱干净了,小朋友只到我们家玩儿过一次就不来了,我也不敢叫他们来。艳秋家住一楼,二楼的楼板朽了,艳秋的哥哥走在昏暗的走廊里,走着走着,就听咔嚓一声,一条人腿出现在他头顶,艳秋的哥哥吓得大叫,然后就哭了。她哥哥胆子小,看《画皮》的时候也哭了,被艳秋和她的弟弟当笑话讲给我们听。我看画皮的时候没有被吓哭,因为我的眼睛基本上都被妈妈捂着,掏心的那段儿,我觉得自己的眼珠都快被妈妈勒出来了,大概当时妈妈也被吓得够呛。那块朽掉的楼板隔了好几天才修补好,那几天,我们常常跑去看那个敞开的窟窿,觉得很有意思。

第三幢楼在我和艳秋住的两幢楼的后面,也是最大的一幢楼,我们叫它大房子。大房子里面曲曲折折,走廊里几乎没有灯,走在里面,会有脚步的回声,听起来很瘆人。大房子里住着一群小姑娘,其中的一个骄傲得很,那个楼里的小姑娘都听她的。我和艳秋也想加入她们的小集团,就去她家找她,她要我们脱下鞋子,然后拿着我们的鞋闻了一下说:好臭。她把我们的鞋子扔了出去,关了门。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被羞辱的滋味。从那以后,我,艳秋就只和前面两幢楼里的小姑娘玩儿。我们一起扮家家,用曲别针和珠子做耳环;我们在一起跳皮筋,跳到路灯亮起,跳到爸爸妈妈出来喊我们回家吃饭;我们一起丢沙包,丢到男孩子也跑来参加。

我们在一起玩儿了五六年,突然有一天,爸爸妈妈告诉我们,楼要拆了,我们要搬家了。我与艳秋说再见的那一天好难过啊,那是我第一次流着眼泪和朋友道别。

我们家搬到了爸爸所在的炮团,这下可是真正的部队大院。

我们每天听着起床号起床;和战士们一起拎着小板凳看露天电影,听他们一个排一个排地互相拉歌;爸爸领着我去食堂打饭,大锅蒸出的馒头米饭,大锅炖的豆角土豆吃着特别香;半夜里会突然听到敲锣打鼓响,原来是新兵们到了;在这个院里我还吃到了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马肉,印象中是出奇的好吃,但是具体的味道我却又记不清。我就在这个院里学会了骑车,学会了打羽毛球,只是很可惜我没有在这个院里交到象艳秋那样的好朋友。因为这个炮团在郊区,院里的小朋友都在郊区上学,只有我和妈妈要去市内上班上学。

爸爸转业后,我们离开了那个住了快十年的城市。一直都想再回去一次,找找艳秋,看看我们常常去的体育场还在不在,可是总是没能成行。

我有一次问爸爸当年怎么不让我报考个军校,他反问我:“你喜欢吗?”我摇摇头,但其实我想表达的也许是不知道。毕竟我也算是在部队大院儿生活过的,部队生活对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影响的,我总觉得穿了军装的人都很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双鱼是大院的孩子,读来好亲切,我曾有个好朋友也是大院儿的孩子。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故事,非常耐看!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祝小树节日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是的,我特别喜欢《芳华》里的军装,那种军装我父亲穿了好多年。祝水沫节日快乐!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十1,我有几个发小也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小时候和她们在一起玩得挺开心!,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握手。圣诞快乐!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温馨好文。原来双鱼是部队大院的孩子,怪不得对军装那么亲切熟悉。节日快乐!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也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赞一个!
圣诞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呵呵,恩朵,你真可爱!节日快乐!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杀鸡耶,呜呜呜

杀公鸡,不要杀母鸡

鱼儿快乐!
羡慕大院里的孩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BW\': 呵呵,我可打击不了海外华人,这里写博的,留言的,潜水的,能人太多了。再次祝你节日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山地\': 我也喜欢看怀旧的军队题材的电影电视。节日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生常谈12\': 谢谢! 节日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晓青\': 祝你节日快乐!今晚收到好礼物:)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羡慕!写得真好!节日快乐!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好回忆。
山地 回复 悄悄话 我住在军区招待所隔壁的机关大院,其实生活也很类似。看着那些怀旧电影里熟悉的家具和房间还是有留恋的感觉。
HBW 回复 悄悄话 不喜纪律约束的人都是有点资质的。你资质平凡还跑国外谋生来了,自谦顺带打击了大批海外华人。我们大院里从军的都是学习略差但还算服从纪律的。最自由散漫学习又不好的父母也没办法,知道违纪会被开除。军队里也混不下去。父母冒着生命危险卖身部队给下一代提供个飞得更高更远的平台。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握手。祝节日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我们今晚吃翠花排骨,你的方子,老公要求的 :)也谢谢你的分享!祝节日快乐!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BW' 的评论 : 我知道自己资质平凡,但是听了你的夸奖还是特别的高兴,谢谢!我父亲知道我不喜欢纪律的约束,所以从未建议过我考军校。祝节日快乐!
HBW 回复 悄悄话 军人是个特别的职业罢了。有相对优越的生活环境但是需要绝对的忍耐和服从。你父亲知道你天资优秀,以后有比部队更好的未来。所以没有让你从军。军人子弟也继续从军的都是学习略差的。到部队里忍忍委屈混口饭吃。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让人怀想的记忆,多么好。
谢谢双鱼城分享,节日快乐!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握握手。穿军装的人的确有种特别的精气神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