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城

在双鱼城里说故事
正文

朱丽,快跑!(18)

(2017-11-14 08:37:21) 下一个

十多天过去了,尽管有薛姨的好汤好水,朱丽还是不停地消瘦憔悴下去。

戴维突然变得忙碌起来,要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每次回家,他会到朱丽的房间里坐一会儿,叮嘱朱丽好好休息。他把朱丽藏起来的手机找了出来,存了一张孩子的照片在朱丽的手机里,说是给朱丽留个纪念。

照片上的婴儿小脸儿红红的,头发黑黑的,眼睛还没有睁开。朱丽常常盯着这张照片看,一盯就是一整天。安护士有时也会看上一眼,然后叹口气说:“真可惜。”她把戴维给朱丽开的安眠药放在床头柜里,每天晚上给朱丽吃上一粒,然后对朱丽说:“睡着了就好了,就不觉得痛苦了。”朱丽开始很反感吃安眠药,渐渐地觉得安护士说得对,只有睡眠才可以使她忘记痛苦。

朱丽吃安眠药越来越多,已经从一粒增加到了三粒,薛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想帮助朱丽振作起来,但是安护士却不让她过多地接触朱丽。

这天薛姨把午饭给朱丽端上来后,对安护士说:“你到楼下和我一块儿吃吧,我一个人闷的慌,咱俩聊聊天儿。”安护士看了一眼朱丽,问:“朱丽,你自己吃,没问题吧?”朱丽摇摇头。薛姨和安护士一起向门外走去,薛姨突然回过头对朱丽说:“朱丽,你吃鱼的时候,把鱼刺吐到旁边的空碗里,我收拾起来容易些。你小心点儿哦,别让鱼刺扎到。”说完对着空碗给朱丽使了个眼色。

朱丽觉得有些奇怪,前两次吃鱼也没见薛姨提醒过自己,今天为什么她要特意提醒自己呢?她等薛姨和安护士出了房间以后,拿起那只空碗看了一下,下面有一张折好的纸条。朱丽把纸条展开,纸条上写着:“朱丽,有些事情戴维不让我说,但是看着你这么痛苦,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我和戴维那天是坐了火车去了X市的一家医院,所以时间才会那么长。那个和戴维一起的医生好象叫史密斯,孩子我看着不大象有呼吸障碍的样子,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你得振作起来。”

这纸条上的字真的象一把重锤一下一下地敲在朱丽的心上,让她震惊。孩子发生呼吸障碍的话,戴维应该把她送到最近的急救室,而不是坐三个小时的火车送到X市,而且还交给了史密斯医生。戴维为什么要这么做?孩子会不会没有死?想到这里,朱丽的心狂跳起来。她把纸条重新折好,放进自己的睡衣口袋。她的胃口不好,可她决定多吃点儿东西,让食物里的营养帮助她消化吸收一下这新消息。

吃了些东西之后,朱丽把碗碟放在一旁,躺了下来,她闭上眼睛,努力思索着。从三年前戴维告诉她真相开始,到她跟随戴维离家,戴维向她求婚,再到她怀孕生子,一幕一幕。有一种感觉渐渐地清晰起来:戴维爱她,但不是爱她这个人,而是爱她的生命,以及她能够带来的生命。应该说他更爱她可能带来的生命。当她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之后,她的生命就显得没那么有价值了,而且她的存在更可能成为一种障碍。这个想法把朱丽吓着了。如果她的想法是成立的,那么孩子真的有可能还活着,而她自己倒是处于危险之中了。想想安护士对她说的话,看看自己现在的心理和身体状况,她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戴维早就做了周密的计划,并且为这个计划耐心地等待了三年。朱丽打了个冷战,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

周末,戴维回来了。朱丽试探着问:“你在忙什么项目?怎么要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

哦,就是在测试一种新药。你最近睡眠怎么样?”戴维很快转移了话题。

不好。”

戴维从口袋里拿出两瓶安眠药,放进床头柜的抽屉里。

又给你开了两瓶,放在这里了,你要睡好觉才行。”戴维说。

我想给孩子办个葬礼”朱丽说。

朱丽,这个孩子对医学研究很重要,你是学医的,你应该理解。”

朱丽低头不语。

戴维拍了拍朱丽的肩膀:“好了,别多想了,休息吧。”戴维起身要走。

你查出孩子发生呼吸障碍的原因了吗?”朱丽又问。

查出来了,是先天肺发育不完全。”

是我的原因?”

有这个可能。”戴维冷酷地回答,然后转身走了。

朱丽一时恍惚,戴维说的这么肯定,会不会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戴维呆了一天就走了。他走后,朱丽渐渐冷静下来,她决定不管她的猜测是对是错,她都要离开这里,回到X市找到孩子。要离开这里,她就必须恢复体力。为了不引起安护士的怀疑,每天她在的时候,朱丽都装出无精打采的样子,安护士出去或者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朱丽会悄悄起来,活动一下腿脚,做做拉伸。睡前,她会照样拿出三粒安眠药,假装吃掉,其实是藏起来,然后悄悄扔到马桶里冲走。安护士对她没有起丝毫的疑心。

三天之后,朱丽决定行动,她不能再等下去了。朱丽找了个机会把一粒安眠药给了薛姨,求薛姨帮她加到安护士的午饭里。薛姨有些犹豫不决,朱丽红着眼圈告诉她自己要去找孩子,不管孩子是死是活。薛姨答应了。安护士吃了掺了安眠药的午饭后,很快困意袭来,去自己屋里睡觉了。朱丽和薛姨拿着绳子把她绑在床上,无论怎样,朱丽都觉得戴维能越晚知道自己离开越好。朱丽随便收拾了个包,准备离开。薛姨说我开车送你。到了车站,薛姨把自己身上的钱都掏出来给了朱丽。朱丽问她自己打算怎么办。薛姨说她回去看着安护士,不能让她出什么意外,不然我们就成杀人犯了。等戴维一回来,她就离开,她又没犯什么法,戴维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朱丽坐上了回X市的火车。三年过去了,她的心境已经迥然不同,三年前她为自己,现在她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